争议EOS超级节点竞选 平民玩不起的游戏

EOS计划在6月2日主网上线,上线前夕,看空方和看好方的频频交锋。5月31日,Dfund的创始人赵东连发三条朋友圈,称EOS的安全问题太大,猜EOS主网无法如期上线。5月30日,在“霞客行&EOS踢馆护馆”微信群中,Ruff CEO Roy Li分享认为,安全漏洞不会让EOS归零,也不支持完全无视这种风险。

在EOS生态中,“超级节点”是核心经济体设计。记者访问了众多EOS的超级节点和投资机构,深入探讨EOS超级节点的发展状态。

参加EOS超级节点竞选,并不像想象中赌性十足。

尽管对EOS的认知和判断存在争议,但是从今年3月开始,越来越多的团队宣布加入EOS超级节点竞选。他们热情地四处布道,尝试着让“大妈”也听懂极为艰深的技术问题,然后投上他们一票。

这是区块链诞生历史上,第一次吸引规模如此庞大、参与者如此庞杂的社群,它让区块链技术第一次走出技术极客这个即为小众的群体。以至于有区块链行业的老兵向记者感慨:“这波进来的主要是大妈(并不是指年龄和性别,而是之前对区块链并不了解的人)。”

参与竞选的团队们都在这个时点上获得了相当的资源,或者带着带着好奇心和探索的热情、或者带着对财富的渴望,投入EOS这场巨大的实验中。他们竭尽所能,努力争取在持有EOS的大约150万人当中的影响力。

未来,没有人能说得准。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即使实现不了,验证的过程也可能比预想中缓慢,故事才刚刚拉开帷幕。

“平民节点”玩不起

EOS超级节点竞选的实质,从一个“平民节点”的搁浅中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没有相当的号召力、没有资金,是没有任何竞争力的。

5月7日,记者被朋友拉入名为“区块链进化史”的微信群,这是一个想要参加竞选的一些“平民”组建的。

发起人崔瑞敏希望能够成立一个“群众节点”——EOS People,颇有些“农村包围城市”的意味。崔瑞敏自己从2012年开始关注区块链,正筹备在区块链领域创业。

他在发动大家参加竞选的留言中写道:“目前的参与者都是以’地主’为主,平民参与很少,如果地主只维护地主的利益,那么平民未来将丧失诸多利益和话语权。所以,必须将由代表平民的组织去代表平民的利益争取节点,在未来的话语权中才能有维护平民的权利。EOS给予了平民参与的权利,平民不应该认为自己弱小而放弃了参与的权利。”

一开始,这个群进展迅速。崔瑞敏通过微信联系到一些在区块链领域人脉较广的朋友,朋友们帮忙拉了很多人进群。崔瑞敏拟了详细的竞选方案和分工,招募群友自觉自愿承担相应工作,如果竞选EOS超级节点成功,按照贡献大小分享收益。

可是,很快就发现了问题——团队需要钱才能运作起来。愿意真正参加竞选工作的,有十几家公司和近百的个人,大家手里的票数加起来非常有限。要想竞选成功,必须从外部获得更多的选票,这就需要搞活动进行宣传——活动得有经费,因为场地、人员都需要花钱。

在这样一个临时由陌生人组建起的群里,由于信任基础的薄弱,钱成了一道难以迈过的坎。崔瑞敏初期的活动预算大约25万,有一个公司愿意出5万,如果再有4家愿意出钱的公司就可以了,可是没人愿意出钱了。其他公司希望出了钱之后,就保证能竞选上,如果竞选不上,就不愿出钱。

在这样的停顿中,群友的立场发生了分化。群里本来所有的选票加起来有1000万票,其中两个公司的票就占大约一半。这两个公司的立场发生了动摇,他们想以自己的名义去竞选,因为那样可以吸引大量的媒体曝光,对自己公司的品牌建设大有好处。这两个公司如果撤出,剩下的选票就很少了,零零散散的500万票,在EOS的300亿总票数中分分钟就被淹没。再加上没有钱搞宣传,几乎没有胜算。

崔瑞敏深感自己号召力不够,他愿意将“创始人”的身份让出来,希望有能力来组织竞选的群友站出来。可是,也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挑起这个重担。

5月12号之后,这个群几乎没有竞选的动静了,变成了一个大家随意发各种信息的地方。

“无损”策略

事实上,像崔瑞敏这样单纯想来参加竞争的人并不多。公开宣布参加竞选的团队,都有各自的背景。对他们来说,参加竞选是一个“无损策略”。

记者对目前公开宣布参加竞选的团队进行了梳理。根据EOS Go发布的第9份节点报告,截止到5月16日,全球参加EOS超级节点竞选的团队来自41个国家,团队数量已经达到147个,其中中国区(包括香港在内)有49个团队,占所有参选团队的三分之一。

中国区的竞选团队大致有如下几类:区块链技术团队、矿池、投资机构、交易所占到了大约一半,其余的竞选团队有EOS社区、大V、媒体、金融等。

大多数团队本来在区块链领域都有各自从事的工作,竞选只是顺便的事,并不需要过多额外的资金和人力投入。

参加竞选,可以让团队获得平常难以获得的大量媒体曝光,这是树立品牌的好时机。同时,可以通过竞选进入更多的圈子,获得更多的资源。如果竞选成功,不但能获得每年1500万—2500万的收入,还能成为整个EOS生态中的一个枢纽,能够获得的资源不言而喻。如果竞选失败,还可能成为备选节点,日后依然有成为超级节点的机会,不过是花一些微不足道的宣传费用,何况还能带来大量的媒体曝光。

以欧链为例。这个团队从2017年6月开始组建,组建之初便预计到EOS上会产生大量的Dapp应用,欧链瞄准的切入点是为这些智能合约应用提供数据服务,未来还希望成为一个开源技术平台。团队很重视超级节点的竞选,但是参加超级节点竞选所需要的技术和人员的配置,欧链本来就有。所需要付出的,不过是一些宣传费用。这些费用,欧链自身进行品牌宣传也需要支出,竞选超级节点会获得更多的媒体曝光。

以EosStore为例。EosStore手里有八位数的EOS基金,他们希望投资基于EOS开发的Dapp应用,并且掌握Dapp应用的入口。他们正在努力构建基金、商店、社区的生态闭环——投资Dapp,建立Dapp商店,建立Dapp开发者和投资人的社区。EosStore创始人陆海峰介绍,EosStore未来会优先在社区成员里挑选出好的DApp开发者去做投资,或将基金里面的全部资金投入到EOS生态当中去,帮助DAPP的开发和孵化。参加EOS超级节点竞选,EosStore只举办了一场媒体发布会,他们还计划举办多场技术沙龙——这是本来就要办的,即使不参加竞选,他们也要建立和开发者的联系。

以火币矿池为例。之所以会参加超级节点竞选,火币矿池首席执行官曹飞告诉记者,这是因为参加竞选本身就是挖矿。因为未来挖矿机制可能会发生变化,而EOS的DPOS机制可能是一个趋势,不是根据算力来决定谁来记账,而是由支持率高的节点来进行记账,火币希望尝试新的方式。参加竞选,火币矿池甚至不会举办太多的线下活动,他们只是在火币矿池社区设计了投票的入口。

有些参加竞选的考量是不得不为之。根据火币Pro月度报告,火币Pro 4月各项目的月交易额在100亿美元以上的只有EOS,比特币在4月退居交易额排名第二。另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如果火币矿池不参加超级节点竞选,可能会造成火币交易平台交易量的流失。坊间有说法称,一开始火币犹豫要不要参加竞选,4月中旬OK Blockchain Capital宣布加入EOS超级节点的竞选,4月底火币矿池便很快宣布了参加超级节点竞选。不过,此说法并没有得到当事人印证,尽管时间是没错的。

在所有参与竞选的团队中,单纯的社区是参选目的比较单一的,他们暂时还没有在区块链产业的更多布局,但是他们的动机也有相当的差异。

EOS引力区是全球最大的EOS社区之一。创始人廖洋阳向记者谈起组建社区的初衷时透露,他个人在这件事中最想探究的是,社群和公司的组织方式到底有什么不同。

在所有的竞选者中,EOS Cannon社区有些与众不同。他们的社区中有很多“大户”,是EOS最大的持仓社区,由100W个EOS门槛的百万柚子群、10W个EOS门槛的十万佳能群、5W个EOS门槛的佳能感动常在群、1W个EOS门槛的佳能感动新势力群和零门槛的EOS Cannon柚子群组成。EOS Cannon社区持有的EOS数量,占到EOS总数的大约10%。这看上去是一个“豪赌”EOS的社区。

但有业内人士提醒记者,很多大户的EOS都是在EOS价格极低的时候买的,比如在EOS价格3块钱的时候买的。参加EOS超级节点竞选,让EOS被更多的人认可,对他们只有好处。

All in EOS?不明智

EOS超级节点的竞争中群星璀璨,让人感觉全部的大佬都加入了。然而不是的,还有相当多区块链领域的重量级机构并没有参加。

全球最大的综合性数字货币矿池——鱼池就是其中之一,截止2017年11月,鱼池的比特币算力全球排名第五。鱼池旗下的Cobo钱包也为EOS提供钱包、投票、DAPP应用支持等服务。鱼池创始人毛世行告诉记者,目前还在观察EOS的进展,他认为现在还不是进入的最好时机。

“最好的时机是Dapp爆发的前夜。”毛世行告诉记者。他认为,EOS主网上线之初难免有各种Bug,有可能还会发生一些“黑天鹅”事件,这可能会造成EOS的持有者在早期发生洗牌——轻的,很多持币者会撤出;重的,有可能一些社区会发生分裂。由于EOS的投票是实时会发生变化的,因此他并不认为先发者有太多的优势。

暂时的中立者中还包括最早开始区块链投资的重量级投资机构丹华资本。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丁若宇告诉记者,对于是否参加竞选EOS超级节点,丹华资本在做相关的考虑和潜在布局。

丁若宇对EOS的判断是EOS发展还处在早期,现在还没有一个高性能应用真正完整地跑在EOS上面世,达到EOS在白皮书中提到的性能参数,所以还有待市场落地检验。从原理上来判断,他认为EOS暂时用相对中心化的21节点方式来换取TPS性能提高,一些对去中心化安全性要求不高的垂直行业应用可能会在EOS公链上找到契合点。但是,这些原理还需要工程实现和进一步优化,还需要时间,现在实测EOS性能与白皮书中提到的指标还有距离。

未来EOS也会和有各类下一代共识机制的公链在各种性能和生态上进一步PK,比如其他亮点在基于BFT,VRF,sharding,DAG,virtual gossip等技术创新突破的公链扩容方案。未来每条有技术差异化选择并能生态落地的公链都会找到自己的对应市场位置,形成层次分明的多链和跨链格局。

“我们布局了50余家区块链企业,会经常紧密地帮助创始人提供增值服务,很多时间都围绕着投资伟大的区块链的技术和伟大的区块链的应用,并且投资了以后,我们会深度去参与,去建立社区等等,这是我们的第一要务。”丁若宇表示。”在EOS超级节点竞选上,丹华资本区块链生态投资组合中已经有提交EOS超级节点竞选的优秀团队。未来,丹华资本也会继续考虑孵化或投资超级节点团队和公司。”

暂时的中立者中还包括国内在区块链领域较有影响力的投资机构BKFUND,该机构是由国内在区块链领域最有影响力的投资机构分布式资本孵化成立的。

BKFUND创始合伙人许超逸向记者表示,我们觉得数字货币的世界应该是丰富多彩的,为了竞选超级节点而使我们把所有的资源押在EOS上,无论是对行业而言,还是对我们机构自身而言,目前来看都不是一个最好的方案,我们希望在现阶段保持技术方向选择的中立性。

“作为投资者来讲,我们关注的是整个行业,所以我们在前期不过度地站队,不过度地把资源集中在一个点上。如果我们把所有的资产、资源都变成EOS来竞选超级节点,后面在做出投资决策的时候可能出于自己的利益,更多的倾向于投资EOS生态的项目,必然会这样做。那对于其他平台、其他生态的优秀项目过来了以后,你是不是要投,如果投了你准备如何去帮助他们更好的发展。”许超逸坦言。

“创业团队是从项目本身的角度和团队的能力去考虑选择什么样的技术方案,但是投资机构如果逼迫创业团队选择哪一个技术方案,这是不合理的。”他说。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