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探索DeFi创意迷宫

几年前,我的朋友Jon Choi写了一篇名为《走进密码学货币迷宫》的博客文章。这篇文章是基于“探索创意迷宫”这一概念写就的。这个概念通常用来分析某个技术/行业在发展道路上所面临的曲折。

在本文中,Jon阐述了关于密码学货币的三种主要路线图/叙事:健全货币(sound money)、Web 3.0和开放式货币(open money),并解释了为什么不同的目标和需求会导致三者之间的分歧。

我强烈推荐各位读者先阅读一下Jon的文章,再随着本文作进一步探索。在本文中,我将给出我自己对健全货币和开放式金融的一些看法,并提出另一个新的愿景开放式法律(open law)。

健全货币

比特币最初的设想是,可以建立一个完全不受任何中心化参与者,乃至政府或央行控制的货币系统。这一设想远不止实现了付款的免审查性(就其自身而言,有人会说这不过是开放式金融的一种形式),更实现了货币政策的完全去中心化。现在,单就这个叙事而言,也有一个子迷宫可供我们探索。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个人推荐你阅读Nic Carter和Hasufly所写的这篇文章。

法币辩护者

不可否认的是,正是在健全货币这一愿景的吸引下,我在2015年进入了密码学货币行业。但是自那以后,我想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方面,我个人总体上没那么自由主义了,但是我认为在不同的时期,密码学货币的愿景也发生了改变。那时,我天真地以为自己在如此简单的视频中看到了曙光,并且看透了腐败的美联储系统。

但是在去年夏天,我在Coursera上学习了《货币和银行经济学》课程。这个课程彻底颠覆了我对货币系统的看法。我更加了解了现代货币系统的运作方式。不得不说,我已经成了一名法币辩护者。我甚至认为,虽然美联储不那么讨人喜欢,但是它其实是个很棒的主意!我在Conspiratus第8集中深入探讨了这一变化,因此我强烈建议你们听一下。

简而言之,我开始意识到,稳定性可能是“良币”最重要的特性之一。为了实现稳定性,货币系统不能是一成不变的。它需要从外界获得反馈回路,因为货币供应量需要根据需求量进行相应调整。因此,你需要通过某种方式让货币系统具备这种能力。

说句题外话:虽然比特币圈子里的“固定上限硬通货主义”具有误导性,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区块链对健全货币完全没有用处。我认为央行数字货币的算法型货币政策是一个未经充分探索的领域,可以推动我们的货币政策系统从基于自由裁量权向基于规则转变。

凯撒的归凯撒

此外,颠覆“货币”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

我非常推荐阅读Epsilon Theory上的文章《没有最优对策,你会怎么做?一封致密码学社区的公开信》。

“与货币有关的一切——我说的就是一切,包括银行和信贷,而不只是货币本身——都属于凯撒。货币就是凯撒存在的意义……如果你在有关货币的事情上挑战凯撒的权威……如果你没有将显然属于凯撒的东西归还给凯撒,你就会大难临头了。”

一旦政府发现自己对货币的控制权遭到威胁,它们就会竭力回击。人们都说,比特币可以抵挡政府的控制。但事实上,如果政府想要打击比特币,它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将比特币划定为非法资产,并禁止比特币交易。过去几年来,印度就是这么做的。

事实上,在我看来,去中心化货币的未来并不在于创造新的货币,而是重新思考“货币”的定义。如果我们想实现健全货币,我们应该努力增强所有资产的货币属性(即,付款方能够使用自己想使用的货币来付款,收款方能够收到自己想收到的货币),从而实现一个符合字典定义的记账单位系统。

如果想了解更多详细内容,可以看看我去年的演讲《货币性——没有货币的未来》。

开放式金融

在Jon Choi的《走进密码学迷宫》一文中,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是他显然认为开放式金融是正确的发展方向。我同意这一点。

开放式金融(俗称DeFi)是发展最快的叙事,而且是有原因的。区块链的优势在于,可以管理财产所有权并强制执行财产转移规则。但是在DeFi中,我们面临着一个遍布可能性的迷宫。

法币至上

Jon在他的文章中留下了一个开放式问题:

“将来,开放式金融可能会有密码学货币原生和法币原生之分。”

我认为,法币原生的开放式金融可能是正确方向,具体原因我已经在本文的“健全货币”一节中解释过了。法币原生的开放式金融没有试图从核心部分(货币)改变整个金融系统,而是聚焦于对外围部分(交易所、银行、保险、支付等)进行改革,同时维持金融系统原有的基础货币不变。随着美元背书的稳定币兴起,我们正在目睹这一情况发生。

“论点:稳定币基本上扼杀了所有智能合约平台大幅提升货币溢价的机会。”——Qiao Wang( QWQiao),2019年12月26日

免信任性

Jon在他的文章中提出了另一个有趣的分论点:“货币与证券之争”。他是这么描述的:

“货币是一种特殊的不记名资产,它的价值只取决于一点:人们对货币发行方的信任……相比之下,记名证券(股票、信贷和房地产)的持有者不仅需要信任法律(发行方所属司法辖区的产权法、证券法等),还需要信任交易对手方。”

我认为DeFi领域目前最主要的问题之一就是过度关注“免信任性”。当前的DeFi生态系统将大部分关注点都放在了如何设计超额质押型DeFi上。对于面向小众市场(主要是ETH投机者)的用例来说,这么做无可厚非。但是,对于实现真正的使命(创建一个新的金融系统来取代传统金融系统)来说,这似乎没什么用。如果我想筹集资金,我才不愿意使用流动资产进行超额质押呢!之所以会有超额质押的要求,是为了创建一个不基于身份或声誉的完全免信任型系统。

然而,如果能够引入少许信任,我们就能设计出更加高效易用的系统。(引入声誉可以大幅降低系统的开发难度,Interledger正是通过这种方式解决了闪电网络的许多问题)。

但是,如果免信任性不再是设计目标,那DeFi的意义何在?我认为最主要的两点是开放性和透明性。

开放性

开放性很重要,因为现行金融系统是碎片化的,而且会赋予那些有访问权限的人特权。在全球许多地方,商业银行服务的壁垒非常高,将很多人拒之门外。有了基于区块链的银行,用户只需要联网即可享受服务。这种开放性可以推动金融服务的普及。

除了用户之外,提供商也可以享受开放性带来的好处。传统金融机构有太多黑幕。从本质上来说,现行监管制度会帮助大型金融机构巩固其垄断地位。过去10年来,美国几乎没有签发新的银行牌照。这种反竞争行为并不利于用户。我们应该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让任何人都可以成立去中心化银行,努力提供最好的服务,在竞争中胜出。一个开放式的金融系统可以让所有人都参与进来,成为整个系统的一份子,并从中受益。

透明性

透明性同样很重要。2008年金融危机之所以会如此大规模爆发,一部分原因是金融系统的不透明性。没人知道真正的抵押品是什么。保险公司本应防范系统性风险,却同样持有MBS(房贷支撑型证券),同时还在提供保险服务!整个金融生态系统深陷在这种复杂隐蔽的关系网中,一有风吹草动就掀起滔天巨浪。

从根本上来说,我相信公开透明的系统有助于避免系统性风险,因为在透明的系统中,人们可以访问数据,尽早发现问题并正确认识当前情况。透明的系统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彻底放弃隐私性。通过巧妙利用零知识证明等技术,我们可以保留所有权等方面的隐私性,同时可以深入检验资产的其它属性。如果我拥有一种金融资产,我希望能够通过尽可能简单的方式了解其内部结构和潜在依赖性,来决定是否继续信任这个系统。

超额质押->部分质押

我很高兴看到MakerDAO上线了多担保Dai系统,开始支持更多资产类型,甚至是USDC这样的非原生密码学货币。我认为,MakerDAO下一步将支持以股票和房契(房屋所有权证明)作为担保品的代币化证券,最后扩展至债券、商业贷款等基于负债的资产。

我设计了一个协议,可以用来构建一个能够发行基于声誉的债券的链上信用评分系统。虽然我已经介绍过了这个协议,但是还没有机会完整写下来。如果有谁感兴趣,愿意帮我一起撰写的话,请联系我!

开放式法律——第四种叙事

我认为,开放式法律是密码学货币行业冉冉升起的第四种叙事。有人可能将其视为开放式金融的子迷宫,但是我个人认为应该将开放式法律单独拿出来讨论。

最终来看,法律合约未来将转变为智能合约。“DAO复兴”就是一个标志。相比签署法律文件来创办公司或基金会,创建DAO更加高效且低成本!如果说健全货币是“货币即软件”,DeFi是“金融服务即软件”,那么开放式法律就是“法律即软件”。

我认为这将满足我们对诚信的需求。例如,我通过在线法律服务网站Rocket Lawyer成立了一家名为Sikka的公司。可我这么做了之后,在哪里可以实现Sikka可视化?为什么不能有个地方让我可以看到这家公司的股权结构表,并向合伙人转让股份?为什么不能像Aragon的控制面板那么简单??

可以看看我朋友Chris Goes发布的文章《分布式账本的比较优势》。他在这篇文章中讨论了区块链可以为治理机制带来哪些创新。我尤其喜欢门限承诺(Threshold Commitments)一节。我认为,这些都属于开放式法律的范畴。

不过,我有一个观点可能与Chris不同。就像我坚信DeFi会成功一样,我认为区块链原生系统最后会与传统系统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例如,我最近在Epicenter上发布了一期关于Nexus Mutual的采访,得知他们实际上是一家位于英国的法律公司,在以太坊上发行了一种ERC 20代币,作为代表公司所有权的不记名票据。是不是很酷!还有OpenLaw(“开放式法律”叙事就是借用了这家公司的名字)也在致力于为这类DAO制定一个名为“LAO(有限责任自治组织)”的框架。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认为智能合约将成为法律系统的“前端”,最后一切问题都将在法律系统中得到解决,但是理想情况下,会通过编程的方式在链上执行。我认为Accord、Agreements Network和OpenLaw之类的公司将成为中坚力量,因为它们正在构建可以让用户生成智能合约和等效法律合约的平台。我非常看好这些项目的前景。

未来

虽然现在还不到最后阶段,但是赛程已经过半。区块链技术已发展十年有余,我们真的需要开始认真思考如何实现大规模普及了。相信你已经看懂本文的大意了,我认为我们应该将区块链技术整合到现有系统中。未来的密码学系统将在现有系统的基础上引入基于声誉的法币原生开放式金融以及开放式法律。我认为区块链的改良意义大于革命意义。不过没关系,区块链还有很多方面有待发展,它确实能够为所有人的生活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你的看法是什么?我们能否成功走到迷宫的中心?会不会在某个角落碰上弥诺陶洛斯(希腊神话中的牛头怪)?还有我没考虑到的路线吗?请告诉我!

附言:Web 3.0

这一节最开始是放在正文中的,但是我决定将它拿出来,因为我不确定自己的见解是否到位。考虑到有的人会感兴趣,我把这段放到了正文之后:

不像其它两个叙事那样聚焦于“经济去中心化”,Web 3.0叙事聚焦于“技术去中心化”,尤其是与互联网本身相关的。从带有网状网络的硬件层一直到数据层都可以实现去中心化。

对于实现数据隐私性、言论自由和抗审查性来说,这一点尤为重要。

“使用这一代去中心化技术能够有效抵御专制制度吗?”#IPFS#catalonia https://t.co/aU7wQCsf7Z——Sunny Aggarwal( sunnya97),2017年10月1日

我认为Web 3.0领域比较酷的一些项目有:

IPFS(去中心化内容分发网络)

SecureScuttlebutt、Mastodon、Steem(去中心化社交网络)

Althea(网状网络)

Sia、LBRY、Storj(去中心化存储市场)

Akash Network、Livepeer(去中心化计算市场)

Coil(网络微支付)

Iden3(开源身份)

Status、Signal(私信)

Mozilla、Brave(开源浏览器)

等等

老实说,虽然这些项目都非常重要,但是我总感觉它们与区块链不太搭。

例如,在我看来,上述产品其实本身并不需要区块链。如果它们需要接受付款,可以接受密码学货币,或者使用Interledger,但是我不会把它们称为密码学应用。

我认为真正需要使用区块链的用例是DNS(域名服务)和其它名称服务。虽然这个用例是最显而易见而且最简单的,但是我不确定它是不是最有价值或最重要的。正如我之前向Handshake社区成员提过这样一个问题:ICANN(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真的是对网络最大的中心化威胁吗?

(顺带一提,在Web 3.0领域,另一个有价值的区块链用例就是创建一个去中心化的Github。)

我认为,去中心化网络运动与密码学货币运动是独立并行的(二者之间有很多人和概念都存在交集)。虽然很多去中心化网络应用选择添加区块链组件(通常是为了追赶潮流),但是我不确定这就是密码学货币的未来。尽管如此,我还是要再强调一次,我很高兴看到密码学货币行业如此蓬勃发展。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8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