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P的货币化升级,有望成为经济内循环的加速器

一、什么是经济内循环

最近在很多经济类的新闻及信息中,“内循环”这个词出现得十分高频。

什么是“内循环”呢?

在一个经济产业链中,一般有三个环节,投资——生产——消费。对于我国来说,过去的运营逻辑是:由外方进行投资,由我国进行生产,然后再出口到国外消费,如此周而复始。这个也叫做“外循环”。

由于经济形式,中国的出口受到了很大的影响,2020年上半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额同比分别下降3.3%和3%,从数据可以看出,中国的出口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外部环境受到困扰的情况下,为了弥补因此带来的损失,就必须打通另一条脉络。这就是所说的“内循环”。

“内循环”和“外循环”不同,内循环就整条产业链都放在国内,把市场的重心放在国内,也就是通过提升居民收入,缩小贫富差距,打造一个有巨大消费能力的国内市场。

二、经济内循环会有什么特征

经济内循环的最大的特点是,把需求端转移到国内,本质上就是扩大内需。

中国是一个有14亿人口的国家,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人,在而人就代表了流量,代表了消费需求,但是过往中国的消费端往往低端,消费能力仍与发达国家有很大差距。2019年,中国总体GDP已经跃居世界第二,但是人均GDP排名仅居92位。2019年,中国社会消费零售总额为59672亿美元,在人口比美国多10亿多人的情况下,消费却比美国少2703亿人,换算下来就是一个美国人的消费能力和4个中国人是差不多的,大部分中国人仍然把收入的很大一部分作为储蓄,而不是消费。

那么,用什么具体举措才能更好地扩大内需,有些人说,拉动内需是不又要拉动房地产了,最近可以看出部份城市的房价明显抬头。不过,中国的房价与政策深受政策影响,从最近的举措可以看出房价管控的政策仍然没有放松。2020年7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为房地产市场再定调:“房住不炒”!各地几乎同时部署,哪个城市房价大幅度上涨,哪个城市就会重点出台调控政策,今年上涨最快的深圳,东莞升级限购。

那么,还有什么方法拉动内需,打通经济内循环呢?

黄奇帆在“内循环”最新演讲中,有一段这样的表述:

“一是要牢牢抓住创新这个驱动发展的不竭动力,尽快打通支撑科技强国的全流程创新链条,以创新创业引领内循环;二是要抢抓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新机遇,以新基建推动数字技术产业化、传统产业数字化,以数字经济赋能内循环;三是要创新发展思路,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和布局优化,以培育新增长极和动力源拉动内循环。”

三、DCEP为什么会成为经济内循环的加速器

在黄奇帆的演讲中,关键词是:创新、科技、数字化,这可以视为第四次城市大洗牌的题眼。

今年在百年不遇的疫情黑天鹅下,全球都出现流动性不足,全球的货币政策都陷入困境,而DCEP有望成为经济“内循环”的未来加速器。

首先,在疫情下,人们的风险意识加强,更愿意寻找更安全的方式储存资产,比如储蓄,而不愿意消费或者投资。即使利率水平再低,人们的消费意愿也很难调动,容易造成流动性陷阱。

今年疫情以来,有28个省份、170多个地市统筹地方政府和社会资金,累计发放消费券达190多亿元。

针对消费券的发放,全国政协委员、中投公司原副董事长屠光绍也指出,接下来消费券发放时间可以更长、力度更大,让更多消费者和小微企业受益。

而蚂蚁集团CEO胡晓明更在上述论坛上呼吁,把消费券从短期的应急手段转为长期的政策杠杆,政府主导、平台运营、多方参与,让消费券成为下一步复工复产、拉动消费的核心措施。

而如果发行了DCEP,实现政策直达,国内货币政策能够结构性地深入“内循环”中的短板领域,包括中小微企业、低收入人群等。央行可以直接将一些政策补贴精准地发放到政策扶持人群的钱包里,可以很好地拉动消费,跨越“消费性陷阱”。而DCEP有望为央行提供更为详尽的资金“内循环”信息,实现流动性投放的精准化、结构化,并抑制资金的套利空转。

另外,DCEP有助于对外形成人民币的“电子货币区,由于抵减外部政策干扰。数字货币将引起新一轮的、新赛道上的“货币替代”,形成跨国家、跨地域的“电子货币区”。如果DCEP能够抢抓这一历史机遇,与“一带一路”建设、全球价值链重构相结合,则将在新赛道上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和“网络效应”,这将在数字货币时代提前构建金融“护城河”,减弱美元流动性的大起大落对中国货币政策的外溢冲击。

结语

在外部环境受到困扰的经济形势下,要开启内循环模式,而内循环的重点在于拉动内需。中国最大的资源是人口,通过新经济的重新洗牌进行拉动内需,而DCEP作为新经济货币政策的支点,有望成为经济内循环的加速器,让运转更流畅。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