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世界的玩家:80后跑步入场,90后成为不可忽视的力量

“区块链确实能给90后一个巨大的翻身机会,没有区块链,我今天不可能坐到这里。”

“我进入区块链的行业,完全是被动的,因为我受到了身边很多90后一夜暴富的影响,刺激太大。”

“我发现现在给我们讲故事的,很多都是90后。区块链投资,我们得跑步入场。”

“这个时代,是90后跟我们掀桌子的时代。”

6月6日在杭州举行的全球无眠区块链领袖峰会上,诸如此类的言语从雷神科技执行董事陈雪涛、海豚区块链创始人Helen、比莱资本创始人曾林钏等分享嘉宾的口中不时蹦出,总引来台下一丝骚动,年轻听众忍不住激动鼓掌。喧闹的活动现场,有人带着行李箱从机场赶来,有人坐下后就开始派发名片或直接加周围人的微信,“信息互通、合作共赢”是他们加人时的招呼语。当然,台上嘉宾也不能错过,手机拍几张,发几条朋友圈呼朋唤友。

人类发展史上,似乎还从没有哪次革命能像区块链技术一样,在短时间内就批量制造出大量的财富神话,让参与者陷入集体癫狂。互联网开始走向“古典”的历史关口,时代出其不意的给了年轻一代新的机会。几乎每一天都可能诞生新的千万富翁,年轻的千万富翁。

区块链为什么这么火,陈雪涛说,“因为它离钱太近了。”这场狂潮中,技术就是财富本身,技术发展过程中不断交织着颠覆和改革,金钱与暴富,自由与梦想,信仰和投机,背叛和欺骗。而其中,90后成了不可忽视的力量。

尚没有确切数据显示,这个行业到底有多少90后从业者,但他们的确在各个项目路演、行业会议等场所频繁现身,涉足的区块链领域遍及投资、游戏、媒体、电商、安全、金融等,有些人不过25岁,却早成了圈内的“大佬”“币圈老人”。与创业者、投资人有关的新闻标题往往是“套现120亿后回国”、“投资半年回报率百倍”,吸睛,诱人。

90后的造富神话不只发生在中国。在这一号称全球7天24小时无眠的场域,也挤满了全球知名的90后投资人,其中最知名的“巨富”,是以太坊的创始人维塔利克·巴特林(Vitalik Buterin),人称V神。V神2013年创立的以太坊被,视为区块链2.0,是目前市值仅次于比特币的第二大加密货币。如果按照技术本身就是金钱的说法,V神可以位列全求最富有的90后之一。

从作家到投资人,他转得快

在中国,最知名的90后区块链投资者,不得不提到一个人:孙宇晨。这名毁誉参半的前北大学子,曾是马云湖畔大学的第一位90后门徒。

成功的创业者往往都有传奇的故事经历,孙宇晨也不例外。出生于广东惠州一个普通家庭,孙宇晨厌恶高考,却热爱写作,人生梦想是当一名作家。

成绩一般,他却另辟蹊径,因为新概念一等奖,他有幸进入北大。

年少轻狂的孙宇晨不满课程设置,怼学校;他甚至也瞧不上北大会商制度,在微博上公开炮轰这一制度,一度引得北大校长亲自出面说明,全国媒体争相跟踪。意识到可能难以毕业的孙宇晨,开始剑走偏锋,提前毕业,之后去宾夕法尼亚大学继续读研。

在美求学时,孙宇晨接触到比特币、特斯拉等,开始学投资。两年内获得了80倍左右的投资回报,他曾公开澄清,“第一桶金的具体数字是数千万人民币,不是美元”。

回国后的他继续创业,并在2015年成立锐波,专注分布式互联网清算协议开发,在锐波获得成功后他继续创建区块链项目“波场TRON”,意欲构建全球去中心化自由内容娱乐体系。

这些项目为他带来了巨额财富,以及与之匹配的社会声望,他成为湖畔大学首批学员中唯一一位90后学员,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2017年福布斯亚洲30名30岁以下创业者。

当然,在波场币ICO期间,孙宇晨和其TRON遭遇了很多质疑,有人指责他是骗子,波场是空气币项目,网上关于孙宇晨卷款潜逃以及“波场币是圈钱工具”的言论甚嚣尘上,波场币应声下跌五分之一。

网传,这场孙宇晨的个人和公司危机中,有他的偶像、著名投资人“火星人”的身影。然而,几个月之后,两人之间的画风又演变成共话区块链美好未来。就如徐小平喊齐圈内大咖一起饭局相聚一样,币圈大佬们的真真实实,着实玄幻,只因利益难舍。

如今的波场和孙宇晨,仍旧在市场中沉浮屹立。曾轻狂的孙宇晨,偶尔也会在微博上发点鸡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和归宿,各自精彩,人生道路没有好坏之别”,言语间是千帆阅尽后的释然。

游戏内外的人生,他玩得溜

以孙宇晨为代表的早期区块链创业者和投资者,是最早获得丰厚财富回报的一批90后。他们之后,依然有大批90后追随者,1994年出生的阮萧是其中之一。

22岁进入区块链领域,阮萧归因说,“一切都是因为我懒”。

大学四年挂科四门,阮萧解释,“游戏不可辜负”。2016年大四最后一学期,班里同学已经开始陆续拿到阿里、华为等大公司的offer,阮萧的简历上,除了名字,其他都空着。辅导员关心他工作进展,阮萧不耐烦,丢给对方一个“你丫闭嘴”的表情包。

阮萧父母在老家台州经营一家小超市,他们每个月给阮萧1200元生活费。最后一学期,生活费涨到了每月1800,“吃好点,考公务员”,这是父母对阮萧最大的期许。

阮萧不想工作,更不愿考公务员,他讨厌一成不变的生活。某次游戏时,他随口跟网上游戏玩家透露未来迷茫,对方神秘兮兮告诉他,现在有个保证赚钱的机会,来不来?

以公务员报班培训费的名义,阮萧从父母处“融到”起始资金3万元,闯入币圈。跟着“老韭菜”买进卖出,短短半个月,阮萧的3万,就膨胀到了60多万,“比游戏世界还刺激……就看到你的钱一直在涨涨涨,太兴奋了,一天不吃不喝都没觉得饿。”毕业时,阮萧已经手握百万资产,在学校的最后一天,他请宿舍哥们去黄龙大饭店吃了一顿自助餐,还给辅导员送了一块价值不菲的手表,“她没少为我操心”。

毕业一年,如今的阮萧已在区块链投资公司谋得一份不错的工作,“工资和投资回报相比,可以忽略不计”。

身边不乏链圈和币圈大佬,阮萧也跟着他们学。对于投资,他不再像刚入行时那样“跟风乱买,闭眼睛瞎投”。现在的他,每一次投资都更慎重,要去研究白皮书,看项目团队,请教更有经验的技术人员。阮萧有一套自己的项目投资偏好:不参与私募2018年之后成立的团队项目,除BTC外其他越火爆的币种越不重仓,但游戏相关的项目他一旦看好会大量投资,已投的加密猫(CryptoKitties)为他赚了一笔,他关注BAT的区块链游戏项目,“我爱游戏,始终如一。”虽然现在市面上的区块链游戏在他看来“都傻乎乎的”,但他觉得,这才是区块链努力的未来。

交谈期间,他一直盯着手机,交易所和财经消息他一个也不愿错过,“时间就是金钱,信息也是。”阮萧说,这一年多来,他睡得极少,每天都在看盘看项目,混迹于各类社群,“离财务自由还差一点点,马上了!”他期待着能把房子买到,父母就不再唠叨他不务正业。

由激动到失眠,她不甘撤

阮萧算是后入场的幸运儿之一,更多晚入场的90后投资者没那么幸运。26岁的程雪现在很怵再听到别人说投资区块链可以发财致富的话。

“90后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但也是被互联网压制的一代。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创业机会,甚至边角料的机会,都被70后和80后垄断了,当区块链到来的时候,给了他们一个掀桌子、重新洗牌的机会。”

第一次听到乐博资本创始人、消费链常务顾问杨宁说这个观点时,程雪激动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然而,6日在全球无眠区块链领袖峰会上,她再听到演讲者说类似观点时,程雪有点焦虑,“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就是如果自己没有ALL IN区块链、没有发财致富,感觉就像个loser。”

程雪是个谨慎的投资者,在没有了解清楚行业之前,她没有一把梭哈的勇气。今年4月开始,她把工作三年的积蓄投入了BTC和ETH,却不料遭遇了一波市场震荡,“我现在别说挣钱,连买护肤品都要开始考虑再三。”反而是其他的不知名币种(项目ICO),让程雪的同事挣了数十倍。程雪羡慕,却学不来,“跟赌博一样,我可能真的没这个命。”相比阮萧的意气风发,程雪更理性。她认为,区块链很多项目都像圈钱,投资者也不乏投机捞钱,而且这样的心态不只是90后独有。

程雪说,也许因为和互联网离得更近,90后才更早入场区块链。但相比已经拥有更多财富积累、人脉资源和经验技术的80后、70后,90后现在能抢占的先机越来越少了,投资获利的机会正在减少。

睡前看行情已成了程雪的习惯,但有时走势跌得她睡不着觉。男朋友催她换个工作,把钱套回来,程雪依然心有不甘:可能有反弹的那天,再等等吧。

一切都在快速变化,传统的信息摩尔定律每18个月每单位面积上集成的芯片数量和性能会翻一倍,而区块链里是每6-9个月,芯片和性能就翻一倍科技的加速迭代,意味着财富的重新洗牌,阶层上升与下降的通道被冲开,曾经的普通人、所谓的年轻人,都等着这个机会跃升。

然而,资本也在快速加码,据说温州帮已扛着4万亿狂奔突进。杭州、贵州和海南,正角逐中国的区块链之都,谁也不想落后。这场被称为划时代的技术浪潮中,必将有人登顶,也必将有人从顶峰衰落。回溯历史时,时代将不会把他们归为谁是90后,谁是80后,谁又是70后或60后,他们都将只是:区块链先驱者。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