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点与火币翻脸,区块链投资新旧势力竞争升级

2018年,区块链投资基金/资本“泛滥成灾”,周末币圈也不消停。

上个周六,节点资本创始人杜均在朋友圈表示,节点资本即日起退出火币超级节点,不再参与HADAX任何项目投票事宜,并表示“交易所的强势和独裁一去不复返”,除此之外,DFund、币信资本、了得资本等区块链投资基金等也相继退出火币超级节点。

而导致这一出“反目好戏”上演的导火索,就在于火币旗下自主交易所HADAX未经沟通,便宣布更改规则将超级节点人为分为两个层级,引起无故“被降级”区块链投资基金们的不满。

“反目”背后的利益之争

根据新规则,只有常务节点支持的项目才能进入HADAX公投列表,而此前未获常务节点支持的项目,则将从公投列表中清除。其中,真格基金、比特大陆等14个节点被认定为“常务节点”,仍然享有项目推介资格;而节点资本、DFund、创世资本、BlockVC、LinkVC等31个节点,则变成了次一级别的“优选节点”。从名单来看,即使在币圈已经“声名远扬”,还是没逃过交易所对机构的归类。

“海带丝”事件发生后,LinkVC合伙人张力发朋友圈阐释原因:火币超级节点的评选没有规则,火币有些部门“官僚”,另外,她还表示,“超级节点的评选规则似乎是没有的”,他们尊重old money朋友们的历史经验和地位,但是投资最重要的参考标准是项目。

自从币安与红杉之间发生纠葛后,不仅传统投资机构与区块链投资机构之间的矛盾逐渐不可调和、走上台面;随着越来越多的区块链基金出现,新旧区块链基金(至于两者能否在时间上区分出来都无定论)之间的矛盾也逐渐显露。

去年我们在文章《机构进场不如自我生长?ICO投资的另一种玩法》中就提到:由于早期区块链投资带来的高回报,这部分掌握大量筹码的投资人开始抱团聚一起,成立所谓的区块链投资基金/资本,这股势力迟早会成为整个区块链投资市场的中流砥柱,事实证明的确如此。

新旧投资基金背后的生态打法

据了解,去年年底,圈内较为知名的区块链投资基金还屈指可数,只有分布式资本、FBG、千方基金、无引力ICO基金和华数基金,还有一些公开资料很少的基金,比如币视界ICO。

但进入2018年,区块链投资圈的基金/资本已经泛滥成灾。除了凭借早期红利的投资人集合发起的基金,加上自媒体发起的基金、传统投资人转型发起的基金,还有国家背景的专投无币区块链项目的基金,甚至专门做成区块链项目的基金。正如区块链媒体人惊叹XX财经泛滥,颜色不够用的时候,基金机构同样出现撞名等尴尬的情况。

5月底,BlockVC发布声明称,没有名叫陈九的合伙人,但是陈九表示,BlockVC早已在去年向中国商标注册局提交相应商标注册,“从合法的角度来说”,他们才是中国大陆地区使用该商标的唯一合法方。

而在被问及在决定“是否投资一个项目”先看什么指标时,很多人会回答“会看白皮书后面的投资机构和顾问是否有知名机构/人士的名称”,的确,投资机构设计的筛选标准的确可以筛选掉部分“空气项目”,但随着火币超级节点事件暴露出来的新旧区块链基金之争,基金之间对“好项目”的争夺进入白热化的时候,中小投资者们已经无须跟风。

“现在的情况是好项目少,基金争先恐后而上”,但抢到项目的也不一定能保证稳赚,“今年能让基金赚钱项目越来越少,‘收割机构’甚至成了一种普遍现象”。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基金手里的筹码远多于普通投资者,他们可以承受以百搏一的结果,也能承受投资该项目根本带不回利润的结果。

区块链投资发展到现在,已经发展到“不再追求投资回报为第一要义”的阶段,更多基金越来越擅长生态打法,所以大家才会看到有的基金名称不仅在项目白皮书出现,还布局了区块链媒体、数字资产交易所,甚至评级机构、超级节点等等。

公然和火币闹掰、扶植新贵崛起、交易即挖矿搅浑市场,区块链投资已经开始进入深水区,这对中小投资者来说,绝非好事。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