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黑:腐败的DeFi和这个圈子的臭味

为了不被当作是自我道德标榜,我决定匿名发布本文。任何人发布与本文类似的观点,都会受到DeFi社区排斥。

DeFi圈内人和他们保护的作恶者之间已达成某种默契。圈内人不会挑战不端行为,作为他们宽宏大量的回报,会得到内部信息。要是有圈外人注意到这种腐败,圈内人便会起身为不端行为辩护说:「觉得不好的都是外行人」。

这种合理化的说法就像是在说:「不在行业内做事很难理解这一切有多么合理。没给圈内做过贡献觉得被圈内人士欺骗的,责任都在自己,这些人都是自愿参与。这是个无需许可的系统。」

这就是推动今年DeFi赚钱效应的胡说八道。为圈内做点事,接近核心圈子。要是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呢?要么沉默增进与核心圈子的关系,要么引起波澜而受到冷落。

奖励不端行为,惩罚好人的社区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的社区成员公开敌对讨论美德。新人会效仿,老成员熟视无睹,默许恶的存在。

令人惊讶的是,技术分析师随处可见的圈子,没有人关心长期发展。

美国社区银行历史已经说明,没有道德界限的理想主义性项目的结果。加密货币社区想要替代的每个冷漠贪婪的银行,当初也是像「V神」笔下描绘的那样充满理想。让银行腐败的并不是丧失理想的某个银行行长或董事会成员。

腐败是多数人因为获利而放纵,一点点的腐蚀。

好人被排除在有影响力圈子之外。 DegenSpartan这类败类变成重要人物。庄家制造拉盘砸盘,之后又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从「收益耕种」到$FEW

我们再来回顾一下DeFi的腐败编年史:一切都发展太快,过几年这些事件就会被遗忘。

「收益耕种」源起于开放式组织的游戏性质实验。YFI和Yam说明一群开发者短时内制造轰动效应的能力。源自社区无限的信仰变为价格爆炸式增长。

这些组织存在一些问题。组织设计基因中便有资金和信息不对称。

腐败的诱惑很大。圈内人可以在「农场」公开宣布前几分钟或几个小时就冲进「农场」。池内资金扩增创造想象「农耕」的需求,更有动力让「开放式机构」变成暂时秘密小团体。

紧随其后的资金池放大这个趋势的坏处。只要鲸鱼决定继续耕种,这些资金池的惊人年化收益率(APY)就能让「韭菜」赚点小钱。鲸鱼一撤,价格就一泻千里,「韭菜」还要支付高额gas费把这些没价值的「耕种」所得代币转到钱包。这里的庄家万无一失。他们的玩的积木游戏资金量大又容易退出,根本没有风险。对其他玩家,终将就是被「割韭菜」。

DeFi圈的领袖在这次热潮中背叛了理想。熊市中专注发展会创造价值系统,而非代币。不要再重复「发币狂热潮」的老路!不要让DeFi变成以太坊开发者小圈子!

揭黑:腐败的DeFi和这个圈子的臭味提示:早在「收益耕种」之前Eric Conner就不再是社交达人

但之后DeFi就来了个大转向。百倍千倍收益再现。每个项目都重新定位为DeFi。到处都是参加「收益耕种」或meme代币或空投,毫不费力一夜之间变身百万富翁的故事。

以太坊价格滞后。「胖协议」的忠实捍卫者受到唾弃。造就真正钱的不再是勤奋的投资者,而是社交达人。要在这场代币游戏中获胜,就得和正确的人做朋友。有势力的DeFi圈内人凭借Crypto Twitter获得影响力,互相捧场。羡慕的旁观者竭力从中搜寻下一个热门品种的蛛丝马迹,才不管他们是不是这场游戏中的「混蛋」。

声明一点:这次DeFi热潮的大赢家是Arthur Cheong、Vance Spencer、Michael Anderson、Jason Choi等。早在2018年中旬就能在Discord看到Arthur为Synthetix等社区做贡献,这些都是这次牛市基本面推动的成功故事。本文中谴责的「收益耕种」并不涉及这些建设者的成就。 DegenSpartan也分享他们的荣光,但他所崇尚的是另一回事。

$FEW只会在目前这种有害的环境下出现。Twitter社交达人们一边大肆吹嘘日盈利十万美元,一边要求粉丝不要参加。当然,他们之所以能获利,完全就是因为粉丝冲着同样的暴富机会冲进资金池。

社交达人们告诉自己,受害者都是自找的,来宽慰自己的良心。这就是个丑恶的游戏。大家都知道赢家就是先进先出的人。这场游戏中被割的「韭菜们」也知道最差的结果是什么。「韭菜」知道有损失概率,但不知道赚钱的概率几乎没有。准确来说这就是一场骗局。

要知道,宣传这些骗局的社交达人,和几个月前大吹创造互惠价值和无代币经济的人都是同一批人。

没人能笑出来

$FEW这场闹剧可以从两方面来看。首先是相信参与者讲的故事。领头者Sam Ratnakar声称整件事就是一场组织建设的玩闹实验。

Ratnakar还喊过话「再过几个小时,整个行业都会来关注我们」。没人知道这场实验的真正目的,大家还以为真是在创造价值。

打断一下。其他联合创始人以玩笑作为托辞,但怎么看这都不像是一场玩笑,开放式组织也没有这样搞的。这里是精英真空。唯一能免除他们不受SEC调查的就是,他们搞的是否火热到真的创造了价值。我觉得对这场闹剧最贴心的解释就是,真觉得他们有这天赋。这就说明傲慢自大的社交达人数量之多。

揭黑:腐败的DeFi和这个圈子的臭味

他们的目标不是聚集五十个有智慧的人。而是聚集五十个有影响力的人。其他群组成员开始在推特为项目创造热度。Cooper Turley发过帖谈到这个实验,之后删除。Alex Masmej也推过项目热度让自己赚到了钱。

就在代币发行几分钟,数百人冲进Telegram群要空投。

毫无疑问,大家都得到了$FEW。只有笨蛋才会相信创始人没有拿空投。不用说,Ratnakar最丑恶的暗示就是「再过几个小时,整个行业都会来关注我们」。

我不是要支持每个说这是拉盘砸盘把戏的解释。你可以看这里的聊天记录自己判断。最能说明问题的应该就是那些被邀请加群的人后来谴责他们。Anthony Bertolino说「太恶心了」,而且粉丝众多的推特社交达人「还要设计凭空发起项目的计策,通过市场营销了推高价格。」

揭黑:腐败的DeFi和这个圈子的臭味来源:https://twitter.com/DegenAgent/status/1308622024856670208

某些群成员私下说,创始人实际上对创造有价值的东西不感兴趣。那些傀儡不顾一次次警告,让他们不要参与推广没名声的代币和域名。

以太坊社区对这次事件的回应也很可鄙。表示遗憾的人远多过批评者。$FEW说明DeFi业内人士完全缺乏自我判断能力。这些人与「收益耕种」骗局眉来眼去已经好几个月。现在他们公开为参与骗局的同僚开脱。对$FEW的沉默源自贪婪、傲慢和害怕报复。维护自己在圈子里的地位就要避开这类讨论,或避免提出警告或全新事实趟浑水。我觉得这方面的失能说明DeFi界在酝酿更大骗局。

映射出的反社会人格

DegenSpartan有趣又聪明。不能否认,他洒脱有魅力,对市场走势敏锐。对Synthetix的远见让Spartan变成准社交达人。

不幸的是,Spartan承认自己的反社会人格,特别厌倦交易中的失败者。

大家都知道Spartan代表什么。同时,Spartan的存在只是社区的映射。批评Spartan为行业败类的社区持有道德准则。认Spartan为领袖的社区没骨气地希望跟着他混点名气,一步步迷失。

加密货币社区满是有魅力的败类和无情的反社会人。从善如流者少之又少,即使有也会有很强的理由避开与不道德行为纠缠。保持美德实际上什么也得不到。

对目前DeFi精神应该引起警觉,自我道德标榜并不意味着会揭穿骗局。你们靠着责怪「吹哨人」浪费大家的时间而上位变成社交达人。

我在指出普遍现象。也有些人以身作则在为行业正名。除了Spartan大家都是优缺点并存。他完全是个败类。这是他的本质。

我们越是跟Spartan的世界观一致,就会越腐烂。崇尚点反社会卡通人物之外别的东西并不难。

但Spartan已经揭示了我们的本来面目。要是我们因此获得财务自由,就会高兴地发帖互骂傻逼。

我们在这行就是冲着赚钱,我们的价值有待商榷。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6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