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深夜,两个炒币男人的对白

“最近币圈的行情就像舆论的变化,啥都持续不了几天。”在烧烤店的方桌上雷斌和友人李锐漫不经心地调侃道。

见对方不置可否,他点了根香烟继续说道:且不说前些日子爆雷不断地P2P平台,一个比亚迪阿森纳违约的事情就开始了,吃瓜群众还没把屁股坐稳,这不,又是疫苗,又是虎扑吴亦凡大战。要我说,这人的兴趣还真是持续不了几天。

呵,你还别说,我家那口子现在还在愁小孩以前打疫苗的事,前几天还看疫苗新闻,忽的一下就都变成了虎扑吴亦凡大战。这不气的直对我发火,可我有啥办法啊。

哎,你也别愁,嫂子不也是着急嘛。来来来,走一杯。

酒杯碰撞的叮当声在这个夜里倒不显得突兀,周围是嘈杂的人声,沉默是两个人的间歇。

不过想想看,这过程倒是和最近的XMX蛮像,玉红说“要做就做全球第一的公链”,我以为XMX靠谱,还有王峰、陈伟星这些大佬站台,就入手了一万块。没想到啊没想到,上午还30元,下午就变两块。昨天一看盘,好家伙,直接暴跌25%,7厘,稀碎。

我贷款加刷信用卡在18美元的价格买了4000多个EOS。本来想年底结婚的时候搏一辆奥迪A6给女朋友一个惊喜,没想到主网上线后行情一路下行,工资还完信用卡和贷款所剩无几,现在拍婚纱的钱都是自己偷偷跟朋友借的。再加上之前想去翻身,抽出来一部分来赌球,结果,赌球赌不赢,买币亏成狗。这叫什么事儿啊?

说到这儿,雷斌回身向老板喊道:“两瓶啤酒,一盘花生米”。末了,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吩咐服务员“啤酒要本地的那种,拿一瓶就好”。

对面李锐喝了口酒,随即开口道“还是拿两瓶吧,再来10个肉串。”说着举起酒杯把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

啤酒杯厚重而沉,杯落的时候发出闷响。

李锐冷哼了一声道:“都说币圈离钱最近,可把这些钱装进自己的口袋比登天还难。”

年初的时候我买的比特币价格12000多美元,刚进场听大佬的建议“拿稳不动”。可后来看以太坊涨的比较凶就开始频繁操作,账户的余额很快缩水了四分之一。

吃亏后开始回归佛系,不再天天盯盘。但有段时间平台币开始猛涨,周围有个朋友找人借了60万买了5万个HT一把赚了140多万。知道这事后我坐不住了。陆续开通了蚂蚁借呗、微粒贷,把一直放在抽屉里的信用卡去银行办理了激活,准备进场。

说着他抓起几粒花生米,一边嚼一边说:

没想到刚进去就一脚踏空HT,没有投资经验的我吓得立马割肉卖出。可谁知道没过几天HT又涨了起来。涨到自己买入价的那一刻,我气得把手机给砸了,不过这手机质量还行,还能使,现在可没闲钱换手机。

当时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得学大佬的套路,拿着不动才是硬道理。索性把剩余的账户资金全换成了比特币,删掉了炒币APP后打算安心上班。

然而,没过多久又动摇了。有一天和炒币的朋友聊到了FCOIN这个币。“交易即挖矿”的模式当即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试着把一部分比特币换成了FCOIN结果几天之内涨了20倍,欣喜若狂下我把剩余的比特币全换成了FT。

我沉浸在疯狂刷单的过程里,却忽视了市场上的消息。随着币安、OKCOIN也加入到“交易即挖矿”的竞争,而且分红比例还高于FCOIN,导致FT的价格持续走低。不明真相的我还以为是正常的技术回调,直到FT价格跌到实在太猛我才发现事情不对,匆忙卖出离场。

这波完结束后,我算了一笔账,前前后后没亏也没赚。可是自己工作基本没心思打理,整个人变得很浮躁,经常因为小事和人争吵。主动学习也处于一种停滞状态,隔一会儿就想看看行情,时间已经被炒币打碎,根本无法集中精力。

雷斌听了这一番话后把酒杯举了起来,对着李锐苦笑道:

“你至少没亏,我现在都不敢回去跟女朋友说这事儿。真希望给丈母娘的彩礼可以用EOS支付”此言一出,两人相视大笑起来。

今年媒体上都说区块链是“公链元年”,链圈的人都跑去做各种公链了,你看看今年一年有多少个在融资,还有上线的。

说到这个,我觉得这才是真正区块链的东西,EOS还有别的什么不都是。今年还有好多媒体说什么应用不能落地,公链才是核心,说白了,估计现在只不过是公链站上了风口。毕竟,风口上的猪也是能飞的猪。

嗯,所以我也投了一点,我记得之前有人经常说“不要把鸡蛋都装在一个篮子里”,投资了好几个公链项目,也不算多,前后加起来6、7个吧。

那不是还可以吗?今年上线的好几个公链不都涨的不错,我也有几个涨的不错的。现在收益也还行。

那是你,我现在投的这些,大部分拖着还没上线,仅有的几个破发的破发,低价的低价,根本动不了。

罢了,李锐收起笑容,一边撸串一边问道:接下来什么打算?我记得是年底结婚吧,是卖掉EOS先把女方的彩礼钱付了还是怎么样?

卖是不可能卖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卖的。我还是看好EOS,行情一定会反弹的。而且好多干区块链的都是清华北大毕业,还有好几个项目是美国技术中国落地,加上硅谷那帮人,我就不信这些人都是为了信仰!

“我也觉得肯定会反弹,但是有些钱命里有时终归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啊。就说的币能涨回来?你结婚啥的能等回来?”李锐回复到。

前段时间我认为比特币7000是底,结果一夜之间跌到6500。吓得我不敢持太多,先卖了一半,后来又降到了5800,我就一股脑儿都卖了。每次抄底抄到半山腰,没有更低只有最低。结果,结果上周一看又涨回来了,8000多都快小一万了,给我悔的。

巴菲特说“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问题是贪婪是要有资本的,你有的是生活的钱,不是抄底的钱,有啥用?有啥用?”

雷斌长叹一口气说:“我总跟别人说,我不会再投钱了。但是每次遇到行情瀑布,还是忍不住去充值。尤其看着USDT的价格猛涨,总觉得还是有人想进入这个市场抄底的,自己也跟着买进去了。”

抄底后会让人产生一种幻觉,或者说自己脑子里会去算一笔账:比特币最高的时候20000美元,我这么低的价格买到,将来有一天涨回去将是多少倍的收入。

而且涨起来的话是挡不住的,什么利空消息都是浮云。EOS从6美元涨到22美元的过程中,市场上没有利空消息吗?政策监管、交易所被盗的事件依然存在,但是币价起飞后谁又会在乎这些?

还有那些公链项目,一个个的说的天花乱坠,各种概念和技术层出不穷,我就不信都是假的。而且一个个的融资那么迅速,我不信这帮玩金融的也是傻子。

李锐没有回应,平时不怎么抽烟的他也拿起桌上的烟盒,抽出一根给自己点上。猛吸一口后,说到:

即便如你所说的那样,我也不想再进入这个市场。币圈的钱,可遇不可求。我曾经试着去按庄家的思维买币,结果都是打了自己的脸。

要是听大佬的‘拿着不放’,从12000到现在的5800得亏多少钱?FT那些真的算是运气,靠着这笔意外之财终于让自己上了岸!提现后,立马将钱还了信用卡和网络贷款。现在的我无债一身轻!

李锐说着点了下手机屏幕,时至午夜,对面的雷斌还想争论什么,看到手机上的数字又把话咽了回去。

雷斌不甘心!他始终相信币圈那句话:“怎么跌下来的,怎么涨回去。跌得越猛将来涨得越凶”。

此刻的雷斌根本不再想什么一夜暴富,他想要的无非是迅速上岸回归正常生活,只不过男人之间的面子让他不得不吞下活受罪的苦果。

空气安静了一分钟。李锐一边回复着微信一边起身招呼老板结账,沉默围绕在两个人之间,晃动的杯子里流淌着最后一点酒。

近处是喧嚣的人声,远处是沉默的夜。

身影淹没在夜色里,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发表评论
加载中...
  • wzh6666 2周前 (08-04)

    币圈风险大的惊人,请高手指点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