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是俄罗斯反击西方制裁的有力武器

没有国家会错过区块链,因为未来已来。可是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信仰,它的政策环境,它的落地场景,吸引着资本,聚集着人才,强者恒强还是重新洗牌?区块链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当区块链的狂风卷集着第二代互联网的讯息刮过亚欧大陆,无数国家蠢蠢欲动,相比日本交易所的泛滥和韩国人民对加密货币的狂热,俄罗斯像一个智者,显得格外成熟和理性。

在国际标准化组织(International Standards Organization)会议上,俄罗斯代表团团长马尔沙寇曾表示:“互联网属于美国,但区块链将属于我们。“在国际上显露野心的俄国政府,对国内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问题上,却一直犹豫不决。

2014年,俄罗斯政府曾禁止比特币在国内的活动。就像上世纪沙皇统治的黑暗却带来了文学革命的绚烂多姿一样,对于区块链1.0虚拟货币的遏制和监管却让区块链2.0迸发出火花,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Buterin的出现再次让世界沸腾。

2017年6月,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见了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Buterin,在这次会面中,普京和Buterin讨论了区块链技术在俄罗斯的应用。随后,俄罗斯对区块链技术的态度发生了极大的转变,俄罗斯议会成立了区块链专家组议会,政策开始变得开放。很显然,是VitalikButerin影响了普京对区块链的看法。

时常遭受美国制裁之困,普京更愿意把区块链看成是俄罗斯反击西方制裁的有力武器。这一点,从普京与Sberbank(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总裁Herman Gref的对话就可以看出,普京表示“我们需要区块链技术。石器时代的终结不是因为缺石头了,而是因为出现了新技术。在这场比赛中一旦落于下风,会很快、非常快地被赛道中的领先者碾压”。

为了不处于下风并且占据优势地位,区块链已经成为了俄罗斯事实上的“国家战略”,于是,打算后来居上的俄罗斯,由此开展了一系列举措。

普京:创建区块链政府联盟,要发“联盟国家币”

由于俄罗斯的经济过于依赖石油,所以卢布的稳定性时常会因油价的波动而受影响。现在,区块链技术可以让俄罗斯发行自己的“国家代币”,它可以和俄罗斯的众多资源相绑定,而石油只是其中一项。

据美国CNBC报道,在委内瑞拉推出世界首个政府主导发行的虚拟货币“石油币”后,普京对此表示了极大的关注。为了躲避西方的制裁,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打算开发该国的国家加密货币“cryptorouble”(加密卢布)。普京总统的经济顾问Sergei Glazev在一次政府会议上提到,这一加密货币将作为避免西方经济制裁的有用工具。

二月份,普京联合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Buterin和包括美国、印度、以色列、亚美尼亚、土耳其等在内的15个国家的区块链专家讨论了未来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网络协议。普京表示,各国政府之间区块链联盟的创建可以消除各国的孤立状态,也使区块链带来的潜在利益能让每一个国家受益。

所以他和15个国家一起,商量要发个“联盟国家币”,来解决各国之间的经济和贸易等问题。

与此同时,银行业也在积极拥抱加密货币与区块链技术。

俄罗斯第三大国有银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Gazprombank)希望政府允许其大客户进行加密货币交易。

俄罗斯央行第一副行长奥尔加斯科罗博加托娃(OlgaSkorobogatova)透露将推出一个名为“Masterchain”的以太坊支付网络,为整个欧亚经济联盟提供金融服务支持。

而在与俄罗斯最大的银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行长赫尔曼格里夫会面时,普京谈到了在区块链开发中不落后的重要性。

普京把区块链作为俄罗斯“数字经济”项目的核心,政府还就打造类似比特币的加密卢布进行了探讨。

这些区块链会议的举办和召开,代表了俄罗斯努力推动区块链应用落地的态度和决心,同时也凸显了俄罗斯对新技术的拥抱姿态,也可以吸引更多的区块链人才加入俄罗斯的区块链阵营。

区块链人才培养,亟不可待

人才稀缺,仿佛成为了一个魔咒。当一项新的技术快速兴起的时候,技术市场对于人才的需要就像溺水的人对于氧气的渴望。

为了更好地促进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在市场推动下,俄罗斯多所顶尖高校都增开了有关密码学和区块链技术的新课程。莫斯科国立大学、俄罗斯的高等经济学院、圣彼得堡国立经济大学、莫斯科物理和技术学院、国家科技大学(MISIS)等众多高校都开设了区块链技术相关的课程,以满足俄罗斯对区块链技术人才的需求。

俄罗斯沃罗涅日国立大学推出的专注于数字经济和区块链技术研究的学士学位课程,主要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分析方法深度研究区块链技术应用。根据沃罗涅日国立大学发布的一份声明中所言,希望确保学生能够对区块链知识有普遍性了解,同时知道如何在各种经济活动和政府部门内广泛应用。

此外,Don State Technical University(DSTU)也推出了两个区块链硕士课程,分别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智能系统”和“数字会计和管理”,为学生讲学习开发区块链信息系统所需的知识,以及创建现代电子支付的结构和方法。

新西伯利亚国立大学(NSU)则在相关课程设计上采用了英语授课,来自德国、丹麦、比利时、挪威、法国、印度和美国的行业专家,以及俄罗斯加密专家将受邀进行教学,以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

根据该校网站上发布的公告,他们将于今年九月在机械和数学系招收15名密码学硕士学生。这些学生将研究加密技术和区块链技术,这也是该校为期两年的密集模块化培训计划的一部分。同时,新西伯利亚国立大学还希望他们推出的硕士学位文凭能够得到国际认可。

实际上,俄罗斯很多知名大学从去年开始就陆续推出了加密货币和区块链专业课程,包括莫斯科国立大学、俄罗斯国立研究大学高等经济学院、莫斯科物理与技术学院和圣彼得堡国立经济大学等。

在一个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飞速发展的大环境下,时不我待。毋庸置疑,俄罗斯对于区块链专业人才的培养有着先见之明。

莫斯科,ICO创始人之乡

有人说,俄罗斯程序员是区块链这个神秘世界中分量最重的虚拟财富,尤其是他们与ICO关系密切。

不得不说俄罗斯是一个奇特的国家,不仅盛产音乐家、文学家和诗人,还诞生了一大批数学、编程和加密学天才,V神的出现绝不是偶然。有人分析称这应该归功于苏联时代优先发展科学教育的政策,在苏联解体后,大批科学家闲置,僧多粥少让部分科学家分流到了科技初创企业。

这些初创企业不仅没有限制他们的研究,反而让他们的灵感喷薄而出,ICO开始大规模盛行。一方面科技企业需要较少的启动资金;而另一方面,在俄罗斯面临国际社会制裁之际,科技企业将产品和服务卖到国外还相对容易。

如果你参加过国际上的ICO路演就会发现,俄罗斯口音司空见惯。不过,俄罗斯的影响在数字上暂时还没有体现出来。ICO金额靠前的国家是分别是美国、新加坡、瑞士和英国。如果以项目注册地衡量,俄罗斯显然也不占优势。

但是,据风险投资基金Atomico统计,莫斯科是居住ICO项目创始人和CEO最多的城市。

缺乏传统资金支持是俄罗斯盛产ICO企业的原因之一。俄罗斯有很多技术人员,但风险投资基金较少。ICO是一种较快融资的办法。据技术咨询公司和投资企业GP Bullhound统计,区块链公司去年通过ICO融资超过40亿美元,比从风险投资基金拿到的钱多出三倍有余。

提供ICO评级的机构DigRate的首席运营官Olga Smirnova表示,甚至有一次她走错了会场,因为同一天在同一栋大楼里同时有两个ICO会议。

可见,ICO在俄罗斯司空见惯,但由于ICO是指项目通过发行代币募集资金。很多ICO企业具有欺诈性,代币价格被人为操纵的可能性也很高。外界担心俄罗斯政府试图影响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标准,以方便俄罗斯破坏这一技术社区。

前几年俄罗斯政府对于数字货币的态度一直摇摆不定,并且出台了一系列的监管政策,现在尽管监管政策依旧存在,但俄罗斯对于加密货币的立场已经开始软化。

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的发展都需要在混乱中监管、规范,杂草中成长起来的技术才是根正苗红的,尽管一路上杂草丛生,但可以看到俄罗斯的缓步前进。

不管怎么说,俄罗斯还是表现出了对区块链的重视。现有的技术已应用于金融交易、投票等多个领域,甚至已经重要到了成为地缘政治斗争主题的地步。

复兴需要勇气,尽管各种担忧和疑虑在我们每个人心里滋长,国家发展也要在稳定中缓慢地前进。和迪拜飞跃发展、韩国跑步前进、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双管齐下相比,俄罗斯的步伐非常稳定。

在万国争相前进的序列中,在区块链发展的道路上,这个世界上版图最大的帝国,或许并不会成为第一个,但也绝不是最后一个。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