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社群混战:操盘手半年揽金5.2亿 10万人群1天建成

“币圈的生意千千万万,不管熊市牛市,有这样一桩看似无门槛的生意,一直在疯狂揽金,他们是发币项目的送水者,众多炒币群幕后的操盘手。

以朱潘打造的Beecool为例,通过为发币项目拉群,在半年左右便盈利5.2亿多,并且其业务的运作模式多为外包,即团队主要负责对接买家——发币项目,然后将拉群等累活外包给其他运营者。

运营者只需要添加足够多的微信或者telegram好友,建立庞大的数据库,帮区块链项目方拉群即可。据了解,10万人的电报群一天就可以拉满。如果登录交易所的2000多个项目方都有一个电报群和10个微信群的话,初步估计现在币圈已有20000多个社群。

基层从业者需要付出的是每日长达12小时以上(有时候24小时)的辛劳,以及忍受工作的枯燥。但即便如此,依然有越来越多的人涌了进来,他们之中既有原来的社群运营老人,也有微商转身。

吸引他们的是背后丰厚的回报。社群服务商至少每天入8万,基层从业者月收入在1万~2万之间。即使熊市当道,送水者依然不缺生意,造福神话仍在继续。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QBD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底层小哥和币圈新贵看中的生意

“项目方要拉群,要马上。”王蒙(化名)的微信里传来这样一条消息。即使已深夜12点,他的手机却一直“叮叮”,震个不停。

虽然王蒙身处二线城市,然而他从事的工作,劳动程度和收入均可比肩北上广深。毕竟,他进入的是新兴的区块链行业,日常工作是帮助区块链项目成立社群,并且运营好项目方的群,社群的成员便可以成为项目方未来可能收割的“韭菜”。

白天工作异常繁忙,“吃饭都要干活,很多时候都要通宵做服务,最早也要12点下班”。因为劳累,公司的同事大部分是男生,“女生干不了这活儿”。好在他还年轻,小身板够硬。当然,收入也很客观,有时候一个月近2万,有时候1万左右。

这样的日子他已经持续了一年。白天,在公司他一般用电脑帮助项目方拉群和维护,同时,办公桌旁边,七八部手机同时充电,预备下班后项目方突然要拉群所用。这些手机的微信号里早就加满了人,而此刻,这些手机恰好发挥了价值。

搭上区块链列车,王蒙说自己赚得是辛苦钱,但有人却凭借“运气”身价上亿,比如币圈新贵——朱潘。

胖胖的朱潘爱笑,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如果说爱笑的人运气不会太差,有些讽刺的是,朱潘显然是这句话最好的验证。他黑掉薛蛮子账号获得千万投资,随后又依托深脑链获得百倍收益,一战成名。

去年11月,币圈迎来大牛市。比特币价格一路高歌猛进,从年初的800美元一路涨到19000美元。伴随着大牛市,朱潘决定给项目方送水。在他眼中,"社群运营是区块链项目的刚需,上交易所的时候,对方会派尽调人员加到你的群里去看活跃度和粉丝数,此外,项目本身的运营更离不开社群,所以这一块很重要"。

如今看来,按照李笑来的标准,朱潘似乎具备做社群运营的天然优势。在今年4月,李笑来被泄露的录音中,他曾表示,“在这个世界里想达到那个目标,需要做几件事,第一件事情,你必须是个网红。有个人IP,然后有个社群”。

此时的朱潘,早已成为币圈新贵,显然符合网红的标准。在接受网易科技总监杨霞清采访时,朱潘把这一切归为运气,“作为90后来讲,天不怕地不怕,敢于追随梦想,同时也敢于梭哈,如果失败了,还年轻,还能从头来过,因为我们毕竟没有什么负担”。

看上去毫无交集的两人在同一块矿场掘金。不同的是,王蒙是不知名公司的底层员工,朱潘是号称有300万粉丝,身价上亿,而这样一门生意让他们后来成为了利益共同体。

无门槛VS有门槛

回归到生意本身,做了十多年社群的老人杨明(化名)对记者表示,“做社群看上去门槛不高,实际门槛也不高,有什么门槛呢?”

拉群有一套方法论。首先,需要足够多的人脉。一般而言,社群运营人员会混到项目方官方的电报群或者微信群里,将群内所有人的账号复制下来,添加其为微信好友或者电报好友。

据此,社群运营团队不断建立起庞大的数据库。建立数据库是一个慢活,往往需要几月时间,但一旦数据库有了规模,一切变得简单起来。“你的微信号或者电报号里有足够多的好友,你就随便拉呗。这个不进群,那个也会进。”杨明说道。

但这样建立起来的社群往往粘度不高。“从想象上来说,项目方可能会觉得很有效果,因为你拉得都是区块链粉丝,如果项目很好的话,转化率就会很高。但其实这仅仅限于想象,比如你有一个微信,会拉很多人进各种群,但实际上你和他们也不熟,他们对项目也未必了解。”杨明表示。

大部分社群运营团队并不对转化率负责,“转化率和项目好坏也有关系”。虽然社群运营人员都会说自己拉的是精准粉丝,但群的质量有好有坏。无论你是币圈还是链圈,在拉群人眼中,只要加上了微信好友,都是为了帮助他完成KPI。

区块链从业者钱冰(化名)曾表示,自己总是莫名其妙被拉到很多群里,但其实自己对项目并不了解,进去了也几乎不发言,有时候还会把群退了。但胡亮表示,退了没关系,这个退了,还可以找下一个,反正最终目标是交给项目方一个500人的微信群。

简简单单拉群,这似乎是无门槛的生意。但能否持续获得项目方的加码,需要足够多的资源。

普通的项目群和大佬群有明显的区别,后者需要以拥有币的数量作为准入劵。“大家会捆绑在一起帮助项目方投票上币,你有10万个ETH,我有10万个ETH,大家捆绑在一起,谁能上火币,谁能上OK,就是我说了算的。投完之后才能收到收益。”这些决定了项目方是否能上交易所的持币大佬们聚集在一起,他们目的性强,平常言语不多,行动却极其一致。

半年5.2亿

这看似无门槛的生意,如今吸引越来越多人想来分一杯羹。除去币圈新贵,还有原本就做社群运营的老人,亦有嗅觉敏锐的微商。

他们形成了这门生意的不同派系,要价不尽相同:电报群0.8元/人~2元/人不等,微信群800元/个~3000元/个不等。然而,他们对买家的许诺却一致:自家的粉丝很精准,都是炒币的。

王蒙表示如果项目方直接找Beecool做社群,费用和直接找自己的公司存在一定的差别,“他们的要价差不多是我们的5倍”。同时,自己公司的平台平时会承接一些Beecool的业务,“他们就是一个外包公司,他们是一包,我们是二包,他们主要负责维护项目方”。维护好了项目方,钱才可以源源不断地送来。

如果要负责运营,价格则需要另算。以电报群为例,有人要价4万/月,有人直接要数字货币:8个ETH。但大部分情况下,代运营只负责活跃度,不为转化率负责。

运营并无多少新意。每一个项目方的社群里一定要有几个自己人。这些人在群里经常不断地对话,营造群很活跃的气氛。

王蒙表示,自己的团队有一套运营方式。客服负责维护社区,解答问题,配合水军。而水军就是负责在社区里聊天,说项目利好,带动活跃度,配合项目方推广、做活动、唱空、拉盘等。

朱潘在接受某区块链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会给群里的用户,每天发放福利,以及红包,也会找美女福利出来给大家做互动。同时,辅以机器人维护管理,自动追踪用户聊天关键词,自动回复等。

除去拉群和运营,大部分社群服务商还提供其他服务。比如微信炸群,一条内容,早晚各一次,则需要支付近万元费用。

无一例外,乘着币圈的东风,不少人获得不菲收益。

在前期数据库建设好的情况下,完成10万人规模的电报群,也只需要一天。照此计算,社群运营服务商一天最低便可以收入8万,这还不计算运营等其他服务的收入。

朱潘在接受采访时,曾公开表示,Beecool从11月份到2月份的季度财报是47000个以太坊,开发三个月的盈利大概是3.7亿人民币,从2月份到5月份,大概是32000个以太坊,盈利1.5亿人民币。短短半年,盈利5.2亿。

如今,社群似乎成了项目方的标配。根据非小号消息,现在上交易所的项目有2000多个,如果每个项目方都有一个电报群和10个微信群的话,初步估计现在币圈已有20000多个社群。

但这些社群并非真正活跃。一位币圈人士告诉记者,自己所在的项目群几乎没什么人说话,币价已经跌到3分钱,跟死了差不多。

今年3月以来,币圈步入熊市。不少项目一上线交易所便破发,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这些社群操盘手的生意。比如已经加入了区块链社群运营一年的王东(化名),其团队服务了几十家项目。当记者向其咨询业务时,他表示,近期业务排满,有需求等到月中。于是,短短沟通了几句,便以“有业务再联系,我得去跟别的客户聊了”结束了对话。

熊市当道,他们并不缺“金主”。

发表评论
加载中...
  • Belinda 3个月前 (08-06)

    为什么总是有人投机成功?

  • 浪漫传奇 3个月前 (08-06)

    聪明的人用头脑赚钱

  • Aomen 3个月前 (08-06)

    还是共识,没有共识就没有活跃的社群,更没法收割

  • 8965 7297 3个月前 (08-06)

    赚钱背后是艰辛的付出

  • zfd518 3个月前 (08-06)

    赏了吗,了买,了能看看电视呢了,

  • 13766279188 3个月前 (08-06)

    帮建社群这么赚钱,以前真不知道。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