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ETC中美社区负责人:布局生态,锚定跨设备通信“物联网”

2016年的“硬分叉”,产生了两个不同的以太坊区块链。以太坊经典遵从“代码即法律”,反对修改既定规则,坚持通过其他方式解决DAO代码漏洞。以太坊则决定通过硬分叉方式,将时间调整到DAO受攻击之前,避免加密资产流失。很多人因为以太坊快速的变通,对其大为赞赏,甚至觉得以太坊经典并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当大部分成员带着资源离开以太坊经典的时候,Anthony Lusardi、Virgil Griffith等早期的以太坊基金会成员选择了坚守。

2018年7月,记者邀请到了ETC社区分别负责美国和中国两地区的负责人Anthony Lusardi、胥康(Christian)。就DAO攻击事件、“代码即法律”、TPS、ETC重建、ETC未来规划等话题,记者对两位嘉宾进行了深度访谈。此外,ETC社区还在专访期间,回应了“骗局说”和“币价不高”的问题。

访谈嘉宾:

Anthony Lusardi,ETC美国社区负责人。自2014年开始涉足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领域,一直是以太坊的忠实拥护者。硬分叉之后,仍坚持维护ETC。自ETC成立以来,Anthony一直致力于社区的管理和运营工作。

胥康(Christian),上海市交通大学计算机科学学士、IT项目管理硕士,深耕区块链行业3年以上,在区块链及加密货币资产领域业绩卓著。现为以太经典(ETC)中国社区经理,全面负责ETC中国社区培育和以太经典生态的建设工作。

以下为专访内容。

硬分叉让DAO攻击者更容易摆脱他们的“罪行”

记者:DAO攻击事件之前,Anthony Lusardi就在为以太坊社区服务了。你为什么要反对那次的硬分叉,但最终硬分叉还是以90%的赞成票通过了?

Anthony:我只是很热爱以太坊,所以在社区表现得非常活跃。

赞成票其实并不是90%。投票的时候,结果大概是80:20的样子。实际上,只有很少的人听说过那次硬分叉投票,大概只有6%(我想应该是5.5%,取整的话是6%)的ETH参与了投票。如果回看聊天室和Reddit的讨论,你会发现存在更多的分歧,差不多是一半一半。

所以,不能说哪方胜过了另一方。投票本身就很仓促、沟通也不畅,很难进行。这跟DAO事件的紧迫性有关,在大量资产流向攻击者之前,留给以太坊社区的时间限制。我们并不能完全归咎于以太坊社区。

为什么我会反对硬分叉?首先,我们在一开始就同意了这些规则。即使区块链发生了什么,规则保持不变。

其他的加密资产,比如比特币,也曾在2013年遭遇重大的黑客攻击——Mt.Gox。当时,Mt.Gox承担了大约70%的比特币交易量。攻击之后,大量资金丢失。现在,Mt.Gox已经向日本政府申请了资产保管,希望通过拍卖方式返还被窃资产。

我认为,这是应对黑客攻击的完美方式。找到DAO的攻击者,然后把他们带到法庭或类似的机构接受处罚。不幸地是,由于种种原因,事情并没有这样发生。实际上,正因为以太坊退款的决定,DAO攻击者才更容易摆脱他们的“罪行”,人们的目光被转移了。我认为,以太坊所有的经济利益相关者和领导都应该花费更多的精力来追踪攻击者。一定程度上讲,以太坊社区允许一些人有可能逃脱犯罪。这里我并不会讨论DAO攻击到底算不算是犯罪行为。

有趣的是,DAO攻击者仍然有超过90%的资金,大约350万枚的ETC留在他们的以太坊经典地址,因为销售这些非法获得的资金是非常困难的。

ETC倾向更保守的区块链,致敬比特币模式

记者:DAO事件之后,以太坊经典就诞生了。以太坊经典选择了遵守“code is law”,保持DAO最开始的规则。除了对“代码即法律”原则和硬分叉的不同态度外,以太坊和以太坊经典还存在哪些区别?

Anthony:除了意识形态,还有其他一些东西。总体来说,以太坊经典试图成为一个更保守的区块链,更符合比特币区块链的模式。

另外,以太坊更倾向于“权益证明”算法。至于最后怎样,我们拭目以待。但以太坊经典的倾向是保持“工作量证明”,因为PoW是经过充分测试的共识算法。任何一种其他的共识算法都还没有经过实际的测试验证。

就两个网络上的代码运行方式而言,我们非常相似,99%的代码都是一样的。核心网络方面的差异很少,开发人员的关注点却存在越来越多的不同。以太坊的开发人员希望将重点放在终端应用程序上,把所有的数据都存储在以太坊上。这种想法不错,但因为区块链容量的限制,这将使区块链变得非常昂贵。以太坊经典更多地关注侧链,不完全和闪电网络一样,但是类似,强调机器之间的交流或者物联网。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区块链带来了很多非常重要的好处,但不是每个人都必须。即使我自己也不会一直使用区块链,我还喜欢其他的很多服务。比如,我几乎从来没有给其他人转过ETC,但我可能会使用PayPal。

记者:硬分叉以后,ETC团队是否和以太坊有过合作,还是你们相互反对?

Anthony:一开始的时候,还是有很多的敌意,现在这种情况基本消失了。这些仇恨并不一定是在以太坊基金会和以太坊经典官方组织之间的,更多的是在两个不同的用户群体之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相互排斥的情绪也变缓和了。

现在我们之间有了更多的合作。比如,以太坊社区邀请我参加开发会议。Virgil Griffith和Bob Summerwill也会参加ETC于9月份在首尔举行的峰会。KyberNetwork开发了一个基于以太坊的项目,叫做PeaceRelay。

PeaceRelay可以方便用户从以太坊转到以太坊经典区块链,反之亦然。我们正在共同努力改进PeaceRelay,帮助用户同时在两个以太坊区块链上进行交易。当然,还有其他的项目。Parity是两个网络上都相当流行的软件。我正在和Parity合作,希望为ETC争取更多的支持。

硬分叉后,ETC的重建

记者:以太坊经典曾一度被人们所抛弃,被主流遗忘。面对十分有限的资源,你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Anthony:嗯,我也不知道(笑)。几乎没有留下任何资源。我们失去了所有主要的社交网络,网站,等等。我想说,那段时间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第一年。幸运的是,多亏了ETCDEV和IOHK,他们投入一些资源。虽然是一个缓慢的开始,但是以太坊经典会以同样的方式成长。现在,我们看到ETC有了更多可用的资源。我经常跟朋友开玩笑说,Coinbase不也宣布把ETC加入他们的交易平台。

有趣的是,Charles Hoskinson在去年的第一届ETC峰会上表示,事实上一直都存在两派以太坊势力,只是DAO事件以后我们大家才知道。

记者:既然我们谈到了这部分,您认为ETC在Coinbase和Binance等加密交易所上线的原因是什么?

Anthony:首先,我想说,除了Coinbase和Binance以外,现在几乎每一家重要的交易所都上线了ETC。至于为什么他们上架ETC,原因可能是以太坊经典研究区块链的历史很长,即使以太坊基金会和其他一些人因为硬分叉离开了,以太坊经典的网络仍然继续运行,从未间断。

“工作量证明”共识算法使以太坊经典更具“去中心化”的特性。除了这些,我就不太能够确切地说出他们上线ETC的原因。

我认为,ETC有很好的流动性,某种程度上更能抵抗价格波动。因为ETC刚刚出现的时候,有很多人因为以太坊经典的继续存在而鄙视ETC。所以,他们随意地大量卖出ETC,市面上也出现了更多自由流动的ETC。如果把日交易量和市值相比,大多数加密资产的24小时交易量甚至是月交易量占总市值的5%左右。ETC的24小时交易量在10%~40%之间。我认为,ETC特殊的流通量是吸引加密交易所上线的原因。很多其他的加密资产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如果某个持币大户决定出售所有的ETH,价格势必会急剧下降。

记者:ETC在各大加密交易所的上线离不开ETC团队的努力,比如合作机构、开发团队、投资者等。你能从这些角度向我们解释下以太坊经典目前的动态吗?

Anthony:首先,以太坊经典的社区结构和其他项目相比,存在一些不同。大多数项目基本上都有一个非常大的组织,同时处理很多事情,包括编程、社区管理、市场营销和其他的事情。以太坊经典则是“分散”的合作组织关系,如果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想要进行高风险的、产生两个不同社区的“硬分叉”,他们会很难实施,因为无法达成共识。

以太坊经典强调高度共识,每个人负责不同的事物。我们甚至有两个开发团队,ETCDEV和IOHK。ETCDEV目前正在开发核心的区块链技术。研究的SputnikVM允许基于以太坊的代码运行在区块链之外,就像你可以在手机上运行以太坊代码一样。就我所知,ETH和ETC的很多开发人员都打算利用SputnikVM。

他们的另一个核心研发计划叫作侧链,帮助其他开发者启动侧链并完成算力。开发过程中只要涉及区块确认的情况,我们都可以放回到主链上运行。

他们还在开发Emerald项目。该项目本质上是为开发人员设计的一套工具,让技术开发变得更容易。目前,在区块链上进行编程有点类似于上世纪80年代或90年代的互联网编程,没有很好用的工具。

至于ETC Cooperative方面,我们的工作主要是填补开发领域以外的空白,和IOHK一起做部分的社区管理。中国部分有胥康,我负责西方国家地区。另外,我们也在做一些事情提高人们对ETC的认识。在一段时间里,人们实际上对ETC还是很感兴趣的。再有,我们也在帮助团队之间建立沟通,协调不同团队的工作。这些不同的团队都是独自运作,只不过我们的协调工作可以让他们之间的交流变得更顺畅。

我们不认为,存在某一个区块链独领风骚的局面,多个区块链并存的现象更可信。所以,ETC Cooperative会和很多的区块链项目合作。

记者:中国区ETC Cooperative做些什么工作?

胥康:我们也在做一些市场方面的工作,比如帮助人们了解更多的以太坊经典技术和运营知识。老实说,大多数中国社区只关心加密资产的价格。我们应该承担这方面的责任。

“骗局说”只是凭空妄断而已!

记者:有声音说,“ETC是垃圾项目,是骗局”。对这种说法,你怎么看待?

Anthony:对我来说,“骗局说”只是那些试图想要解释ETC不好却又找不到理由的人,在凭空妄断而已。如果他们自己研究过ETC,就不能说出ETC项目不好的原因。从采用“工作量证明”算法的项目来看,以太坊经典位居第五。

我也没有什么可反驳的,因为那些人只是凭空妄断,没有提供任何令人信服的理由。为了抬高再售,有那么一两个人会选择公开讲一些可能是错误的观点。另一方面,这也说明普通大众确实没有正确地了解以太坊经典。与其把时间花在理解ETC上,人们更愿意按别人的想法去做。这就导致很多人一边把ETC归类为骗局,一边又持续地使用比特币。ETC和BTC在意识形态领域是完全一样的。

胥康:说ETC是骗局的观点其实是相当荒谬的,因为就运行时间来看以太坊经典可能排在第四或第五位。ETC几乎在每一家主要的交易所都有上线。在中国,ETC上架了Binance,OKEx和Huobi。在韩国,你可以在Coinone和Bithumb上找到ETC。在日本,最大的交易所Bitflyer上线了ETC。在这些交易所当中,ETC大多数情况都进入了法币交易对。

记者:ETH的价格确实高于ETC。你是否认为通证的价格与项目本身存在一定的自然联系?

Anthony:我不知道在中国有没有。但在20世纪90年代的时候,美国盛行一种叫作“豆豆娃”的填充动物玩具,供应量非常有限。因此,价格飞涨,就是有人愿意为某些特定款的豆豆娃支付几百甚至几千美元。

后来,豆豆娃的价格开始下降,接近于零。我并不是说,某些加密资产也会遇到这种情况,但价格确实不是衡量质量的指标。再举另外一个例子,目前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约为6.7。但是中国是最大的制造商,也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我不会说,因为人民币和美元不是等价的,一个国家的价值就低于另一个国家。ETC只是价格方面低一些。许多其他项目方会把自己的资产锁起来,人为地抬高价格。所以,价格并不能准确反映项目的质量或价值。

胥康:在中国,如果项目的营销工作做得好,即使项目本身与区块链毫无关系,它的通证价格也会很高。不过,价格最终还是会大幅下降。我认为,ETC的价格很可能跟之前的市场营销不够有关。

Anthony:我们大概有两年没有做市场营销了。

记者:你们在市场营销方面是怎样合作的?

Anthony:我负责西部国家地区,胥康负责东部国家和地区。未来,除了市场方面,我们还可以一起做更多其他的事情。

不同社区在认知程度上也是不同的,胥康传达给社区的信息很可能是我要很早就传达给美国社区的。对有些人来说,美国社区的历史会稍长。所以,各地区的市场营销侧重点会不同,但是有很多事情我们可以在未来共同推进。

ETC最适合跨设备通信和物联网

记者:回到区块链本身,你认为以太坊经典最适合怎样的场景?

Anthony:以太坊经典最合适的应用场景是机器间的通信和物联网,通过许多的侧链连接到主链。补充一点,以太坊经典的核心用例是:达成协议时,投入最少的信任。

在区块链上,我们可以开发出类似支付宝和PayPal的东西。这样,用户就可以很容易地取出资产或者得到某种程序上的担保,无论是在侧链上还是在主链上。我们可以不用经过任何人,只告诉主链我们想要的诉求,就可以完成资产的支配权利。

我认为,以太坊经典可以带给人们更多的权利,支配自己的个人财产。

未来,ETC从技术研发和品牌宣传发力

记者:未来,ETC团队获得主流认可的长期计划是什么?

Anthony:我们会从技术工具研发和胥康说的营销方面发力。一方面为开发者提供便捷的工具,生产更多的基于ETC的项目,一方面帮助人们重新认识以太坊经典。

很快,我们就会做一些营销宣传活动,然后赞助行业内的会议,向依旧看好以太坊经典的人们展示我们最近的工作。也许只是一两分钟的关注,人们就会读到一些让他们接受的东西,不再消极地看待我们。

记者:基于以太坊经典区块链开发出的DApp是否真的存在?他们是什么?

Anthony:ETC网络上确实运行着一些应用,主要基于两种类型的智能合约。去中心化的加密交易所,以及各种博彩契约或零和博弈的游戏。

ETCLabs的努力,当然还有其他开发人员越来越多的兴趣,一定会开发出更多的创新项目。虽然现在可能有人在写DApp,就现实生活的使用情况而言,似乎使用率非常低。与基于其他区块链的智能合约相比,以太坊经典仍处于相对优势的竞争地位。

TPS并不是评判区块链好坏的标准

记者:目前,以太坊经典每秒可以验证多少笔交易?

Anthony:以太坊经典和以太坊的TPS是一样的。如果是简单的价值交换,TPS大约是50。当然,有朝一日TPS将会达到成千上万。

需要注意的是,有些人可能听说过某些区块链宣称已经达到了数千的TPS。但是,这些区块链都太过中心化。

胥康:我认为,TPS并不是评判区块链好坏的标准。对于区块链技术来说,要达到百万级的TPS并不容易。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的技术已经达到了十万级别的TPS,但是这些技术都是中心化的。如果需要高的TPS,应该使用这些技术而不是区块链。之后,可以把应用附加到侧链或者其他技术上,来分散网络。从长远来看,确实有一些伟大的研究人员正在研究如何改善区块链的TPS,但我们可能要等上几年。

没有去中心化的区块链,也就失去了区块链的意义

记者:你对“去中心化是区块链的最终目标,一开始可以稍微中心化”的观点,怎么看?

Anthony:以太坊经典认同对代码进行无争议的修改。举例来说,自DAO以来,ETC先后又经历了三次硬分叉,ETH也有过几次。他们都没有导致另一个加密币的产生。有些情况下,可以在征得每个人的同意之后,继续使用相同的区块链升级技术。

“去中心化”是区块链唯一解决的问题。没有去中心化的区块链,也就失去了区块链的意义。区块链天然对标需要分布式解决的问题。我也理解人们试图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目前仍以集中的方式解决问题的事物上,但这需要时间。

所以,我绝对不同意先从中心化开始,否则,我们最终会得到一个确信是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却并不比以前更好,甚至可能更糟的感觉。

胥康:如果需要中心化的解决方案,用数据库就可以了,也更有效率。顺便说一下,我认为关于硬分叉存在一种误解。硬分叉并不意味着一定会产生新的区块链。事实上,比特币和以太坊经典上,不止发生过一次硬分叉。之所以没有产生新的区块链是因为这些硬分叉是大家一致认可的,不具有争议性。

同样,“代码即法律”也不意味着我们永远不改变既定规则,或者我们总是遵循同样的规则。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