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区块链破产实录:他在5天内丢了工作、赔了存款

实习生“何总”

何碌碌是一个长沙XXX链公司的实习生,这个公司加上两个老板一共5个人。

实习生当然只是个对内的称呼,阿碌对外的称呼每天都在变化,有时候是售前,有时候是售后,有时候叫COO,而更多的是何总——这时候的阿碌往往随身携带PPT,时刻准备忽悠别人。

之前有个项目,本来投资人承诺只要项目完成,几百个客户不在话下,结果实际下来只获得了几十个。几十个客户上薅的羊毛,连阿碌一个人都养不起。

于是投资人出马说,来和我去参加一个会议,我们去推销一把。对于这样的差事,阿碌还是非常期待的,总觉得跟电视上的男主一样可以在会议上指点江山拯救世界。

以前阿碌从来都认为海澜之家的衣服绝对不会有人买,那么丑那么土那么贵,可是这次去之前阿碌特意从,男人的衣柜——海澜之家上下单了一件商务POLO衫,120大洋有点痛,但是至少看起来正式一点。

有点失望的会议

还好今天参会的地方就在本市的一个小镇上,一路地铁公交加打车,提前了半个时候达到跟投资人约定的地方。半小时后,投资人把见面时间往后推了一小时,让阿碌自己先找地方休息一下。

阿碌只好走了两公里路找了一家奶茶店点了饮料,暂时休息了起来。不过悲剧的是,奶茶刚上,投资人就打来电话说他到了,于是只好千米长跑而回。

第一次见客户,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特别是说后面的与会者,都是这样那样的人物,阿碌就开始幻想这是一个多么高大上的会议,甚至考虑起了是否该提前上厕所。

终于来到了会议地点,会议地点真是让人大跌眼镜。所谓的大佬汇聚的会议竟然挤在一个不足30平的房间里,投影屏幕也小的瞎了阿碌的狗眼。有些大佬们的助手只能站着,阿碌比较幸运,占据了最后一个位置。

商人们的会议其实一点都不严肃,完全感受不到影视剧里那种正式的气氛,与会的甲方乙方虽然有讨价还价,但是总体而言其实更加像是茶话会聊天,气氛和谐,各位企业家其实都是相互认识的,他们说着和阿碌永远无关的家长里短。

这场景和几个月前在广西旅游看到的某传销现场的气氛十分相似,甚至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会议历程很长,但是实际上只是一群老板想举办一个活动,Fomo3D最近特别火,他们想做一个一样的游戏出来割上一波韭菜而已,阿碌第一次见识到了有钱人的精打细算。因为他们的计划中从技术开发、到推广运营的经费都比想象中的要低很多。

会议一直开到晚饭时分,几乎就要受不了的时候,投资人给阿碌使了个眼色,提示阿碌“请开始你的表演”。投资人先说了一大堆客套话,然后就换上了阿碌的PPT,请“何总”给大家解说。

天才阿碌

阿碌在刚才的会议里虽然一言不发,但是思路一直都是跟着会议走的。他们这群大佬里明显对运营一窍不通,而阿碌这个“COO”可是专门做这个的。想到这阿碌自信的走上了讲台,并向投资人投去了感谢的目光,这个大忽悠还是有点靠谱的。

大佬们最初的想法是找炸群的代理,5毛大洋炸一个群,炸完10000个群就万事大吉,等鱼上钩。且不说炸群的代理可不可靠,就算可靠炸了10000个群转化率上也觉得不会乐观。

阿碌最近发现了一个叫inchat的APP,那就是新的区块链聚集地,APP刚刚上线就两天下载量就突破了100W,正处于流量疯涨期。所以他建议在那上面建立社群,推广项目,并且现场演示了起来。

演示完毕,大佬们的眼睛里发出了诡异的光。在阿碌狐疑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掌声,接下来什么后生可畏,明日新星的称赞随之而来。大佬们从刚才的冷漠突然变得称兄道弟,很看好阿碌的方案,想邀请他个人技术入伙。

但条件就是,即便是技术入股也要象征性的拿点钱出来。投资人看出了阿碌的迟疑,过来拍拍阿碌的肩膀说道:“不着急做决定,这么晚了我们先去吃饭。”

阿碌以前吃饭都是真的吃饭,而这次不一样。这些老板们喝酒,个个海量,一直从六点半喝到11点还没结束,攀着阿碌的肩膀一直描绘着伟大的未来,并且这么伟大的计划里就缺他这么一个天才。

喝高了的阿碌也觉得自己真是个天才,当即从支付宝里把大学四年的存款2万块,提了出来,最后技术加2万现金的投入让阿碌占了10%的股份,阿碌从来都没有像那天那么高兴过,直接喝到了医院醒酒,在医院躺了一天才缓过来,请假?不用请假了,当天阿碌就已经向公司提出离职。

一夜梦醒

阿碌出院立刻就投入了工作,因为他们的FOMO3D还有三天就要上线了。当天发动了所有力量,从早上6点奋战到第三天23点,以一己之力建立了79个500人群,阿碌向股东群里报告了一下,群里发起了一阵红包雨,一片热烈的气氛。直到快午夜十二点时,连续工作了两天,因为实在太累,终于睡下了。

决胜的一天阿碌起得格外早。原计划今天上午9点上线的FOMO3D到了10点钟还没有上线。在群里第四次催促了,得到的回复依旧是有重大BUG不能上线。

接着第二天第三天依旧没有上线,阿碌终于忍不住了,跑去了投资人的公司。等了整整一天,临走时等到了投资人,投资人说,“开发已经收尾了,等这几天过了,我们就坐等收钱吧。”

阿碌隐隐觉得有问题,但也想不出哪有问题。

接下来的两三天,股东群里的质疑越来越多。群里开始变得人心惶惶,有人开始传言团队卷钱跑路了,游戏根本没有开发。阿碌的心里也开始打鼓,但他内心深处仍然做着那个暴富的梦。

当另一群同样绝望的“核心团队”跑来群里维权的时候,阿碌才真正开始相信他的钱没有了。他们组织了一个线下的维权会,原来这个项目的投资方在原本上线的当天就卷钱跑了。

直到快午夜十二点时,股东们的维权依然没有结束,因为觉得实在没有太大希望,阿碌先行离开了。周边根本没有出租车,他顺着通往家方向的马路走下去。阿碌从来没觉得晚上的长沙能这么安静。

这是阿碌第一次出去见客户,丢了工作赔了存款,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到自己也许并不适合当天才。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