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骗子少女被骗记:区块链SpherePay项目归零曝币圈代投乱象

近日,币圈发生了一件ICO维权闹剧,一个号称要做“新加坡支付宝”的区块链项目SAY因内部团队分歧严重,代币上线后价值归零,参与方互相指责欺诈、跑路。神奇少女王凯歆作为该项目的ICO代投人高调维权,展开了一场对撕大战。

神奇少女王凯歆“骗子归来”

我们先从大众最熟悉的神奇少女王凯歆讲起。

王凯歆曾因神奇百货项目为大众熟知。2015年时,她的人设还是个17岁天才CEO,带着神奇百货参加了北京卫视的创业真人秀《我是独角兽》,以一句“让你们赚够95后的钱”,引得现场五个资本大佬争抢。一个月后,这家成立不到一年的公司便获得了来自经纬中国领投、真格基金、创新谷跟投的2000万A轮投资。

但时间流转到2017年,王凯歆的人设已经变得离奇,负面缠身。非法辞退员工、涉嫌偷税漏税到私德被指摘,最后,神奇百货销声匿迹。17年7月她通过个人微信公众号发文《98年鬼才少女新项目》来袭,宣布再次创业,信誓旦旦的要投身“大健康产业”,结果不到一天时间,她的账号就因为涉嫌欺诈被微信平台封杀了。

至此,神奇少女王凯歆被资本圈内指责为“骗子少女王凯歆”。

投机本性不改 王凯歆转战区块链代投圈

但屡屡失败后,王凯歆并没有就此消失,近期又将视线聚焦在了当下最热的区块链上,成为了一名ICO代投。

2月16日, OKCOIN创始人徐明星直指王凯歆“诈骗”。徐明星透过微信朋友圈宣布,平台旗下全球通用积分OKB并未进行私募,没有任何人能拿到OKB额度。而此前,王凯歆在朋友圈公开称“OKB有货”。之后,经中间人牵线,王凯歆向徐明星道歉,称对接机构的渠道出了点问题。

这两日,王凯歆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当中,是因其在朋友圈接连发布多条消息,指控SpherePay项目中石一诈骗,侵占SAY资金。

王凯歆所说的SpherePay究竟是个什么项目呢?

SpherePay 2016 年在新加坡成立,是一家金融和生活服务公司。其自称上线以来,应用注册用户超过500万,月活 30 万,东南亚地区的合作商家数量近 1 万。而它的产品定位就是复制支付宝的核心功能。SAY是其公开发行的代币。

一面是SpherePay热闹的融资进展:

今年1月30日,36氪曾报道该项目的融资情况。称其获得1000美元融资,将再造一个支付宝。

3月5日,有媒体又发出报道称,SpherePay再获500万美元融资,水滴公司战略投资SpherePay。

另一面是SpherePay代币SAY价值上线后归零:

与接二连三的融资喜报相对应的,是其发行的代币SAY黄了。

2月13日,36氪报道SpherePay 宣布获「初链 True」投资,拟发行数字货币“SAY”。

这篇文章的最后一句话就是:“目前,SpherePay 的数字币“SAY”正在进行 ICO。”

之后,由于项目方内部存在重大分歧,投资人手里的SAY又被换成了新的代币SPH,但SPH上线交易后价值几乎归零。

非法ICO背后的维权乱象暴露出冰山一角

ICO本就是非法集资,代币破发自然也只能认栽,但在维权群里,投资者认为:“如果是投资判断失误造成的损失,可以自己承担,但是项目方跑路,就是一场赤裸裸的诈骗!”

那么到底是不是项目方跑路呢?

SpherePay官方甩锅:钱都被幕后操纵发币的人,石一拿走了

3月22日,SpherePay官网发布声明,原始代币SAY上市过程中,SpherePay核心团队与石一存在重大分歧,新的团队接手SpherePay (SAY) 项目,并发行新的代币SPH,代替原有的SAY,并对通过ICO和交易所途径购买的用户进行1SAY=1SPH的赔付。

SPH负责人称,石一拿走了基金会所有的钱,SAY投资人如需退币,请直接联系石一。

王凯歆:石一没退我币,而且他是多个ICO项目幕后操控者

王凯歆称她通过微信把打款截图、打币地址都发给了石一,却没有得到相应回复,微信也被拉黑。目前,王凯歆还在联系客服人员,尚未退币。

根据自媒体爆料,王凯歆曾提供截图,是石一曾询问她募资情况;另外流出的截图显示,石一曾多次要求下属尽快募集更多的ETH。

王凯歆还在朋友圈爆料称,石一又搞了一个项目—— DATx。投资者中也有消息流传除了SAY,CNN、DATx、OCN的幕后操纵者都是石一。

至此,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一个中国人,石一,他也被描述为整个事件的操纵者。

石一:我没跑路,只是投资了一个渣渣项目,王凯歆自己就是个骗子

对于王凯歆的指控,石一在朋友圈怒怼,称王凯歆是个骗子,且利用黑社会手段威胁他。

而对于SpherePay官方的指控,石一也给出了不同解释,称SAY是SpherePay发起的区块链项目,今年1月发起3月终止,大部分投资人从基金会购买的SAY已成功清退, SPH就是个空气项目,自己和SPH、SAY已经没有利益关系。

石一还表示,他和他公司投资的公司不下100家,这点钱不足以让他跑路。

疑问:中国人把持的新加坡项目?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石一回应中提到了项目前后两个负责人,陈恩勇和许力天,包括石一本人,都未在白皮书的团队介绍里出现,下面这张图是SpherePay官网挂出的团队成员。

还记得我们刚刚说过SpherePay是个新加坡项目吗?怎么最后绕了一圈都成中国人了呢?!

不管是投资人、代投人、还是所谓的站台人,在ICO被明令禁止的今天都应该想想想清楚,自己参与的项目究竟是不是在打着区块链幌子圈钱?

而对于之前各类游走在法律模糊地带的代投,SpherePay”冰与火“般的这场闹剧,只是刚刚掀开乱象的一角。

王凯歆在朋友圈发文,称其代投所涉及的金额,是SAY前CEO陈恩永利用个人钱包地址违规售卖,而非官方代币。还表示自己未参与孙高峰、Borix的违法行为中,实属被误导。

当一个“骗子”惯犯指责别人是骗子,并自称是受害者的时候,让这个原本就混乱的区块链ICO世界更加扑朔迷离。

发表评论
加载中...
  • 匿名 2个月前 (03-25)

    这个小婊子真是贼性不改

1 2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注册奖励 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