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证经济:市场经济的高级阶段

区块链与市场经济可谓天作之合,一个从技术出发,一个从交易出发,共同追求自由、平等、私有的价值观。当年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揭示了市场规律由一只“看不见的手”支配:他指导这种工业去使其产品能具有最大的价值,他这样做只是为了他自己的利益,也像在许多其他场合一样,他这样做只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引导着,去促进一个并不是出自他本心的目的。

“看不见的手”犹如史前计算机有条不紊地调动、配置全球资源在海陆空之间、大街小巷之间川流不息,形成一种近乎生物规律般完美稳定的社会秩序。但是,市场并没有这么完美,甚至很残酷。市场经常会失灵,自由竞争过于理想。比如信息不对称导致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柠檬市场出现,价格扭曲、品质低下,市场交易成本极高。一旦市场交易成本太高,达到零界点,自由竞争和自由贸易受阻,进而容易引发贸易摩擦、巨头垄断、价格歧视等。

凯恩斯,这位没有接受过传统经济学教育的经济学家,发明“有效需求不足”理论,并以此为基础创立凯恩斯主义,主张以政府之手应对市场失灵。后来,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论证,凯恩斯主义破坏性极大,有形之手常常帮倒忙。今天,人们包括经济学家都很难说清楚政府与市场的边界,什么时候该政府出手,什么时候任市场自由发展。

政府以其特殊方式影响市场经济:

一、垄断货币。货币作为市场交易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却不是以自由竞争的方式存在,长期由各国政府或货币当局独家垄断,且具有法偿性。货币是否应该被垄断,是否应该自由竞争?虽然哈耶克等经济学家提出此类疑问,但是就连自由主义经济学弗里德曼依然认为法币垄断会靠谱一些。政府或货币当局对货币供应量、利率、汇率、准备金的控制,对经济的影响,有时是决定性的。

二、政府支出。凯恩斯之后,大政府登上历史舞台,政府投资和支出在GDP中的占比非常之大,常常一度破坏市场博弈,引发挤出效应。由于国家竞争和福利国家体制,政府面临庞大的支出需求,并且呈现扩大化趋势。当年,美国里根总统上台,他很明确强调“政府才是问题”,推行供给学派经济学,但是财政赤字与支出依然居高不下(当时正处于冷战时期,“星球大战计划”占用大量军费)。

三、市场准入。工业革命前一百多年,欧洲国家流行小政府、大市场,自由经济带来了巨额财富。但是,英国十年爆发一次产能过剩性经济危机告诫人们,市场带来的资源错配和浪费也是惊人的。我们听过“倒牛奶”的故事,现实中,如果10家公司在楼下铺设10个自来水管道、10个煤气管道、10条电信网络、10条地铁轨道,让他们自由竞争,这是不可想象的。就像中国的共享自行车,红橙黄绿青蓝紫,颜色都不够用了,自行车坟墓堆积如山,让人心疼。市场准入,似乎是调节市场配置的一种有效手段。政府和市场之间,如何各司其职?

四、政府职能。政府行使职能本身,也在影响市场的供给与需求、投资与储蓄。政府加税、减税都在影响企业投资决策,税收转移支付影响市场消费选择。美国政府减税,有人跑到美国去投资。另外,政府行使社会职能同样影响经济。比如干预或鼓励生育,影响劳动人口供给;加大教育投入,提高劳动力素质;增加医疗保障和租房保障,影响医疗和房地产市场走势,同时也影响家庭消费支出。香港政府给居民提供住房福利,中产阶级可以安排更多的消费支出在旅游和学习上。

人们选择政府之手干预市场,相当于当年选择国家机制解决人类协作危机。国家为什么会出现?人类协作并非易事,交易的成本要远远大于掠夺,选择掠夺或怕别人掠夺的心理,导致人类之间的协作成本极高。最终,人们选择坐下来商量,成立国家机制,建立暴力机构,由国家来维持人们日常协作。但不幸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国家机制这一公权力,被掌权者沦为掠夺民众的暴力私权。但不管怎么说,国家还是人类最不坏的选择,因为“国将不国”之时风险更大。

政府也是如此,市场实在没有办法了,然后选择政府干预。但是,政府一旦干预市场就容易上瘾,毕竟像撒切尔夫人这样英明的政治领袖是罕见的。如今,几乎没有政府愿意放弃货币政策工具,多数政府都喜欢扩展性的财政政策,哪怕负债累累、危机重重。今天很多经济问题的根源,已经很难搞清楚,是源自政府,还是市场。

有没有第三种办法?

我想应该有,那就是技术。

市场失灵的主要原因是信息不对称,信息不对称包括信息不充分和信息不信任。由于信息不充分,工厂满负荷生产而不顾市场需求,19世纪英国屡屡发生的产能过剩性经济危机。在农业领域,由于农作物、畜牧养殖周期长、收割期短,加上信息不对称,经常导致产能过剩或不足。但是,今天产能过剩危机越来越少,主要原因是市场信息公开,特别是互联网引导的信息革命极大地提高了市场信息的透明度。企业和个人可以根据充分的市场信息做出相对科学的决策,抑制冲动、非理性行为。

技术的作用在于,可以尽可能拓展市场边界,降低市场的交易成本。一旦市场交易成本极高,就容易引来政府干预,进而以调控之手促成协作。但政府调控的主要问题在于公平性。技术实际上在化解市场与政府之间的矛盾、效率与公平之间的矛盾。目前,互联网是信息经济,解决了信息不充分问题,但是没有办法解决市场信息不信任问题和调控公平性问题。

我们认为,区块链是价值互联网,是互联网经济的下半场,主要解决生产关系的信任问题。本质上,区块链与互联网一样都是通过技术的手段,降低信息不对称,降低市场交易成本,扩展市场边界,降低政府干预程度,提高政府调节的公平性,降低资源错配率,促进价格机制发挥作用。

比如“柠檬市场”,由于信息不信任,在二手汽车、信贷、保险市场中都容易引发逆向选择,导致价格扭曲、次品泛滥和资源配置困难。这种市场失灵现象,很容易被政府干预。政府可以借此强化征信管理手段,建立全国个人及企业信用体系,垄断信用资源。事实上,政府垄断信用资源并不利于市场自由竞争,也无助于解决逆向选择问题。而区块链技术,借助分布式账本可以构建属于不可篡改的个人信用数据网络,个人通过授权使用,大大提高信息透明度和信任度,促进信用资产流转和高效交易,降低交易成本,解决逆向选择问题,扩展了市场边界,也降低了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度。

虽然经济危机依然不可避免的发生,但是危机的类型发生转变。从工业革命时代的产能过剩,到资产泡沫,再到债务危机,技术在预防和化解危机中起到的作用不可磨灭,而政府在危机中的作用存有争议。近十几年,次贷危机、债务危机、资产泡沫危机(债务推动)表现突出,根本上是信任危机(信用破产)。而区块链对此无疑有所作为。区块链网络可以大大促进信息的透明、公开和信任,通过分布式的个人信用数据,降低金融机构的资本错配率,抑制资产负债表扩张,降低坏账率,降低债务风险。

通证经济,是市场经济的高级阶段。在区块链技术的推动下,通证经济大大降低市场经济的信任成本,将市场交易的边界扩展到全球网络,实现资产全球自由流通和高效配置。市场失灵概率降低,市场机制健康运行,降低了政府干预市场的可能性;同时,区块链可以提高政府干预市场的公平性。例如,区块链可以促进税收征收、使用、转移支付更加公开透明;促进市场准入机制更加公平科学;促进财政政策和货币政府更加公正高效。

发表评论
加载中...
  • wljdmm168 2周前 (09-06)

    区块链真的可以化解经济危机的爆发吗?

  • 13634369838 2周前 (09-03)

    市场规律由一只‘看不见的手’支配。有时也会失灵,不要理想化。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