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围困难重重 留给以太坊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本次ETH大跌,虽因市场供给过多、需求下降之间的矛盾,以及项目方恐慌性抛售引起,但本质仍是以太坊长期性能不足造成的结果。长期以来,以太坊技术路线演进显得「迟缓、低效、低质」,Casper、Sharding等关键技术迟迟不见落地时间,DApp开发者的信心消耗愈发严重。

以太坊似乎已经来到历史上最危险的时刻。

从年初最高的1422美元,到近日最低的166美元,ETH的价格已经疯狂下跌88.3%,唱衰ETH价格将跌至两位数和以太坊走向崩溃的声音亦不在少数。

尽管Vitalik近期开始频繁为以太坊发声,称这只是亿万富翁之间的博弈游戏,但时至今日,这个说法几乎没有任何说服力了。

01需求与供给的双向矛盾

在以太坊诞生的这四五年,区块链2.0迅速成为主流,上万的智能合约与DApp基于以太坊进行开发。但从以太坊现状来看,以太坊的性能表现近一年来几乎没有任何提升,Casper、Sharding、Plasma等扩容技术迟迟未能开发完毕与部署,大量DApp无法规模化落地。据DappRadar网站数据,近期以太坊上所有DApp的合计日活都不到1万,较年初还略有下滑。

在所有统计范围内的800多个DApp中,日活跃人数超过50人的仅30个左右,而且活跃人数高的DApp类型以游戏、博彩、交易所占绝大部分,这三类DApp都具有非常强的投机性,而不具有实用性和真实价值,用户参与其中更多是来自利益的驱使。

DApp应用范围与落地效果的不达预期,始终在慢慢消耗着投资者的信心。「人们确实开始搭建DApp和软件,但市场已经超前发展了。投资者意识到这将是一场长期的斗争,因此有些人已经失去了耐心。」加密货币对冲基金Multicoin Capital合伙人Kyle Samani如此解释ETH价格下跌的原因。

据数字货币分析公司Autonomous Next研究数据,2018年1月至6月通过ICO募集的资金量达120亿美元,2017年ICO募资金额约为70亿美元,其中ETH是最常用的募资币种。

但是,进入下半年以来ICO项目数量也较年初大为减少,Token Fund们也相继面临募资难并暂停对外投资,加之DApp落地不如预期共同导致市场对ETH需求的持续下滑。而去年和今年上半年通过ICO募得大量ETH的项目由于对熊市的集体性恐慌和止损,也纷纷将手中的ETH转移至交易所中抛售,造成市场上ETH供给越来越多。

需求的下滑与供给的上涨产生的矛盾,是ETH价格下跌的最直接原因,项目方在脆弱市场环境中的恐慌性抛售则成为ETH价格形成崩盘的导火索。

更为严峻的问题是,ETH在以太坊生态体系中的必要性与合理性也受到了质疑。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Jeremy Rubin于9月初在TechCrunch上发文称,由于以太坊合约中没有硬性要求要用ETH支付Gas,未来可能会有越来越多DApp用户选择用其ERC-20代币支付Gas,导致ETH的需求进一步削弱,ETH价格最终可能归零。

尽管结论相当夸张,但该观点还是引起诸多讨论以及Vitalik的回应。Vitalik承认该作者的部分论证合理,但以太坊社区正在考虑两个提案,这两个提案都将对使用ETH支付的需要写在了协议层中,区块发起者可以用任何ERC-20代币收取费用,但区块发起者自己仍需要用ETH支付最低费用,同时可能还会有ETH销毁机制诞生,即进入通缩机制。

02技术路线演进缓慢

论及以太坊的技术改进,最知名的莫过于分片技术,可大幅提升以太坊的性能。具体而言,分片技术可以避免以太坊上每笔交易都要发动全网处理,而是仅让网络中某一部分节点/矿工处理。以太坊网络可以被划分成很多片,每一分片都能在同一时间处理不同交易,从而达到扩容效果。

Vitalik今年6月甚至还表示,采用分片等技术后,以太坊网络最终将能够每秒处理100万次交易,并且有潜力每秒交易超过1亿次。不过,按照以太坊基金会研究员Justin Drake今年7月的声明,分片技术将分两个阶段分别在2020年和2021年完成部署。

但毕竟,远水难解近渴,以太坊的自我拯救很难寄希望于一个两年后才有可能部署的技术。「很多基于以太坊的生态应用已经等不了以太坊的未来计划,逐渐转向其他基础公链。」NULS联合发起人冉小波透露。

在公链竞争尤为激烈的当下,主打高性能、低门槛开发和大规模商用的公链已诞生不少,比如EOS、Steller、NEO、BUMO等,它们从不同维度对以太坊形成围攻之势,共同争夺以太坊的开发者及DApp,目前已经有多个以太坊DApp宣布向EOS迁移。

以太坊价值的主要支撑点就在于其拓展性应用,一旦越来越多应用被分流至其他公链,以太坊的危机无疑会进一步加深乃至于无法逆转。

BUMO联合创始人李思成也表示,以太坊最核心的问题在于其核心技术路线演进的迟缓、低效、低质。「以太坊需要更好地结合分片、跨链、侧链这些技术,突破现有以太坊在交易延迟、交易成本等方面的瓶颈,这将决定以太坊的未来。」李思成继续说道,「但对以太坊社区的工作方式能否尽快、高质量地完成技术提高和改造,我丝毫不乐观。」

成立近4年多的以太坊,已经牵涉上万社区成员的利益。在冉小波看来,以太坊目前处于「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状态,修改任何主要技术都会面临一定的障碍,而新近入场的公链可以「轻装上阵」,「分布式结构使得区块链最初的架构非常重要,否则就会像以太坊一样在升级规划中陷入困境。」冉小波补充道。

「从积极的角度来看,这次大跌会给以太坊基金会们敲响一个警钟,让他们意识到市场留给以太坊的时间不多了。」ArcBlock创始人冒志鸿说道。

为数不多的好消息是,在7月底举办的以太坊核心开发人员会议上,有核心开发者称以太坊「君士坦丁堡」阶段的代码已经完成,接下来会有2个月的测试时间,并将在今年10月的Devcon4 ethereum会议前被激活。按照以太坊最初的规划,以太坊一共有Froniter(前沿)、Homestead(家园)、Metropolis(大都会)和Serenity(宁静)四大阶段,各阶段之间会以硬分叉方式进行升级切换。

前述开发者还称,本次升级内容包括提高以太坊虚拟机EVM的算术速度、重组区块哈希在以太坊网络上的存储方式、压缩合约交互方式以及增加以太坊状态通道,最重磅的则是引入PoW和PoS的混合链模式,即以太坊开启彻底转向PoS的缓冲过程。

假如「君士坦丁堡」能在今年10月如期上线,以太坊网络的交易速度与可拓展性有望得到进一步改善,但改善的程度以及能否得到市场的认可目前还很难确定,毕竟以太坊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底层框架导致的性能问题,如若是简单的修补尚不足以吸引和挽留庞大的开发者们。

总的来看,以太坊接下来所需要的是尽快提升运行性能、降低运行成本,赋予DApp开发者们充足的信心,满足开发者们尽快实现商业化落地的需求,但鉴于分片等核心技术开发缓慢、其他公链的围剿,市场留给以太坊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