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诉、推迟IPO,比特大陆上市之路遭遇变局?

作为矿机三巨头的矿霸,继嘉楠耘智、亿邦国际后,比特大陆在七月底传出要到港交所上市,曾一度引起市场躁动。

然而,按计划本该于8月底提交上市申请书的比特大陆,却迟迟未有行动。

近日,又传出比特大陆起诉比特微败诉,闹得沸沸扬扬的BCH分叉也让其矿池算力日渐下降,甚至还有推特网友跑来凑热闹声称要起诉比特大陆。

而在熊市之下,不仅导致矿机市场冷淡,比特大陆持有的数字货币也大幅贬值,不禁让人怀疑,比特大陆能如期上市么?

糟心事不断

近日,有推特网友称,有投资者威胁要起诉比特大陆,因其误报了财务信息并有重大遗漏。并且根据冲科技发表的一遍文章,指出比特大陆存在的四个问题:矿机大量库存带来的损失,BCH投资损失、没有新的矿机芯片、AI业务起色不大。

对于这个传言,一个叫Andreas的网友转载并询问比特大陆的吴忌寒,比特大陆是否会破产,还不无调侃的说“我想知道,为什么比特大陆这个金融领域的巨头,不雇佣推特上的这些天才少年做顾问?”

对于这个网友的建议,吴忌寒似乎颇有自信,不仅没有回怼要起诉的网友,还似有所指的回复了一句“把简历寄过来”,似乎对比特大陆的未来丝毫不担心。

尽管如此,但比特大陆最近的糟心事的确不少。

比特大陆去年以侵害实用型专利为由,状告比特微等公司,近日也被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判定比特大陆一审败诉。

此外,过去7天中矿池Coingeek(支持Nchain)、BMG pool(受Nchain控制)所掌控的算力已达到BCH总算力的46.2%。这意味,如果Nchain的算力继续扩大,那么这次分叉将势在必行,无疑又是给比特大陆沉重的打击。

糟心事不断,比特大陆上市一事似乎也停滞了,从公开信息来看,港交所的待处理发行人名单中至今未出现比特大陆的名字。

按原计划,比特大陆本该于8月末向港交所提交申请表,预计年底上市。目前来看,其IPO计划极有可能要推迟。

比特大陆以及嘉楠耘智、亿邦国际陆续选择在今年上市,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数字货币市场今年以来一直处于熊市,导致矿机市场惨淡,矿机商才要抓住窗口期尽快上市。

但与另外两家矿机商相比,比特大陆持有大量的数字货币。

一方面,熊市之下该部分数字货币已经大幅贬值;另一方面,目前嘉楠耘智、亿邦国际都已提交上市申请书,而比特大陆迟迟未有动静,政策监管趋严之下,比特大陆持有的数字货币如何界定,或许才是原罪。

上市路曲折

根据此前曝出来的财报,比特大陆目前持有102万个BCH,以及22000多个BTC,以及93万的LTC、31万的DASH和1097的ETH,财报中是以历史成本计价,价值高达12.1亿美元。

而实际上从会计的角度,数字货币如何计价一直没有达成共识,比特大陆财报按照无形资产计价,这种基于历史成本的计价方式是否能够提供与数字货币相关的价值和风险提示,值得商榷。

而数字货币的剧烈波动,以及相关会计准则的定义模糊使得数字资产的计价估价都十分困难。这对于要上市募资的比特大陆而言,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投资者也很难预估比特大陆的预期收益。

除此之外,港交所对于股东分布的规定是另外一个影响比特大陆上港交所的关键因素。此前就有投资人透露:“比特大陆要不是外部股东太少,完全没必要进行这轮(Pre-IPO)融资。

比特大陆融资计划书显示,本轮Pre-IPO投资前的股权结构中,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詹克团(Micree Zhan)拥有股权高达36.58%,而吴忌寒的股份为20.56%。

股权结构中比特大陆外部股东的占比,目前只有8.57%。港股对于上市公司的股东分布有明确的规则“持股量最高的三名公众股东实际持有的股数不得占证券上市时公众持股量逾50%。”

这个规定对于“集中持股”或社会持股少的公司都有较为敏感的审核,而按照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詹克团和吴忌寒两人的股权占比就已达到57.14%。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据该轮达140亿美元的估值计算,比特大陆最大股东詹克团所持股份价值为51亿美元,吴忌寒的股份价值将近29亿美元。

有业内人士称,一旦比特大陆顺利IPO,估值将远远大于此轮融资,目前比较一致的预期是上市之后估值将达到300亿美元以上,照此保守估计,詹克团持股市值将轻松超过百亿美金。而这个量级,在国内币圈将是绝对首富。

而从目前状况来看,比特大陆能否如期上市已经存疑,其持有的数字货币如何界定更是会严重影响到其整体估值。

到底值多少?

对于如何界定数字货币,目前各国相关会计准则的定义都十分模糊。

而不同的资产类别适用不同的会计准则,采用不同的会计处理方法,数字货币的不同归类将使相关财务报表列报的信息产生显著差异,从而影响到比特大陆的估值。

此前比特大陆公布的报表中就是将数字货币以成本价计入其他流动资产,且价格波动不计入报表,显然无法如实反映这部分的价值。

根据《财务与会计》的学术报告《关于数字货币会计处理的探讨》,目前关于数字货币的资产类别属性主要有四种观点:1、货币,属于现金或现金等价物,2、金融工具,属于金融资产;3、无形资产,4、存货。

一、根据此前发布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认为比特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明确比特币的本质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

因此,比特大陆手上的数字货币作为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进行会计处理,在现阶段尚不具备相应的制度环境和法律环境。

二、而把数字货币定义为金融工具,无论是我国企业会计准则还是国际财务报告准则都规定,金融工具是指形成一方的金融资产并形成其他方的金融负债或权益工具的合同。而数字货币本身并不是一项合同,且在获得方形成资产的同时,没有形成其他方的负债或权益。

因此,在现行会计准则下,数字货币也难以满足金融工具的界定,无法作为金融工具进行会计处理。

三、如果将数字货币定义为无形资产,根据我国企业会计准则,无形资产应当采用成本法进行后续计量,对于使用寿命确定的无形资产应当在无形资产寿命期内摊销并计提减值,对于使用寿命不确定的无形资产应当进行减值处理。

显然,成本法不符合数字货币的经济利益实现方式,对数字货币进行摊销或减值没有经济意义。

即便是用《国际会计准则第38号――无形资产》的备选方法——重估价模式,同样存在不能如实反映具有类似现金特征、金融特征明显、可用于交易性或投资目的项目的业绩。

四、而将数字货币作为存货进行处理,首先,基于历史成本的计量属性不能提供与数字货币相关的价值和风险信息;第二,可变现净值是实体特定价值,而对于数字货币而言,其在活跃市场上的市价信息对财务报表使用者的决策更加相关和有用;第三,“成本与可变现净值孰低”的计量方法,意味着会计只反映价值下降、不反映价值上涨,这与数字货币的现实表现不符,不能达到会计如实反映的目的。

不过,《关于数字货币会计处理的探讨》中提到,数字货币和商品经纪人持有的商品具有类似的经济实质,数字货币的会计处理可以参考商品经纪人业务的相关会计处理。

假设按照《国际会计准则第2号――存货》中商品经纪人业务的相关会计处理,用公允价值减出售成本的计量方法对其所持相关商品进行后续计量,价值变动部分计入当期损益。

根据财报信息,目前比特大陆持有的数字货币,熊市之下预估已亏损4.95亿美元,而根据公开信息,比特大陆2017年全年净利润位11.8亿美元,2018年预计利润不低于22亿元

参考商品经纪人业务的会计处理后,比特大陆2017年、2018年的净利润将会调整为6.85亿美元、17.05亿美元。

而如今比特大陆在AI芯片领域逐渐发力,将其定义为矿机公司还是半导体公司来估值,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目前国内政策监管趋严,市场也依旧熊市当道,这都无疑将会给比特大陆上市之路带来不确定性,能否如愿上市,估值又能达到多少,只能拭目以待了。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