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的价值在何处?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币不同。

币圈一天,人间一年,一种币能坚挺超过一年,就已经可以说脱离空气币的范畴,投资者会认真考虑这种代币所依托技术的真正价值,最典型的莫如比特币的数字黄金之名,黄金的稀缺、保值、通兑等诸多特性都被比特币完美复刻,除了比特币是数字的。既然比特币可以对标黄金,那么ETH该对标什么?难道是数字白银?按照现有数据,在CoinMarketCap上,现有8308种数字资产,总市值接近1万亿美元,但可惜的是目前BTC一家独大,占了总市值的62.6%。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ETH迟早会成长起来,就像每盎司黄金为1853美元,而白银只有25美元,现价BTC徘徊在3万美元,而ETH徘徊在1000美元,ETH的表现其实要比现实世界的白银强得多。

所以问题不在于ETH能否对标白银,而在于ETH能不能超越现实里的白银贵金属,我们可以换个角度去重新考虑下ETH的价值所在。

比如,把ETH看做石油,乍一看,这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东西,但是仔细考虑下二者的功能,就会发现这个类比是有道理的,两者共同的功能都是动力能源+化工原材料的角色,石油的能源角色自不用说,而我们日常使用的塑料制品与化纤制品也都是基于原油的二次开发。

而ETH的能源角色是Gas机制,消耗算力“油气”去进行金融结算驱动区块链世界的运转,而ETH原材料的角色更加典型,2017年的初始代币发行依托的是以太坊,2019年的DApp大火依赖于以太坊丰富便捷的API开发接口,更不要说2020年开始方兴未艾的DeFi,去中心化金融拥有重塑金融体系运作模式的希望。

这样一看,好像以太坊比比特币系统还要优秀,比特币所具有的支付、投资功能,以太坊统统具备,但为何两者至今还有接近30倍的价差?这就要涉及价值的真正来源,为了说清以太坊的真正价值,我们需要说明比特币的价值支撑,接下来,我们先从金银贵金属价值讲起,随后深入到数字黄金,最后解析出以太坊的最佳对标物。

当你排除所有的不可能,那么剩下的唯一选项,无论听起来有多么不合理,就是真正的答案。——夏洛克·福尔摩斯

共识即价值,认知即财富

货币天然是金银,金银天然不是货币,这句话引导了我们对货币、价值、商品的初步认识,马克思还会告诉我们货币的本质是充当一般等价物的商品,也就是一种特殊的交换媒介,所有商品在流通前先要和货币挂靠进行标价。

而黄金的稀缺性决定了货币天然是金银,黄金在地球上储量是稳定的,过去6000年人类大概开采了15万吨,而2019年白银储量探明为56万吨,而现有铜总储量是7亿吨,黄金的稀缺性足够让其价值甩开其他金属一个身位。

而更有意思的是,黄金不存在人工合成选项,现在的人工钻石已经足够和天然钻石一较高下,毕竟大家都是碳分子。但是按现有原理推测,金元素来源于中子星碰撞后产生的逃逸物质,这个条件形成之苛刻远非人力可及,当大家都认识到黄金的稀缺与难以作伪后,黄金是很珍贵的就存在取得共识的可能。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认为黄金的价值在于共识,即我们都认为黄金存在价值这个信念支撑了黄金的价值。

而在比特币兴起之初,很多人都会把比特币称为1637年荷兰的郁金香狂热,意指人们在普遍的不理性情绪驱动下,人们怀揣着我不会是最后一个接盘侠的信念入场,对某种事物进行类似击鼓传花的价值投资。

但是比特币是数字黄金而不是郁金香,郁金香易枯萎不便于保存、只有观赏价值,可以进行大规模种植,而比特币依赖于特定算法、完全透明去中心化,所产生的比特币是支撑比特币网络运行的奖励,而比特币网络可以对现实世界进行关联,比如拿比特币去买披萨,这种基于现实世界的数字表达,构成了比特币的价值,本质上是一种自发确认的一般等价物。

而在2019年比特币钱包地址突破3500万,而60%的比特币的持有人的目的是长期囤币,足以支撑比特币的价值,而我们在1.12号看到的1万美元下跌是价格波动,但是只要比特币的价值存在,那么终究会存在价值,最低限度,跑赢通胀就是赚。

以太坊需要一个好故事

黄金的故事讲了6000年,上至高官,下至平民,没有人会对黄金存在价值提出疑问,但他们会对比特币的价值提出疑问,因为不到10年的历程,不足以说服全地球人,而随着时间积淀,比如灰度持续加仓,ETF等模式被逐步认可,再加上散户数量的逐渐扩散,比特币拥有光明的未来。

那以太坊的故事又该是什么呢?人类总会只记得第一个登上月球的人叫阿姆斯特朗,世界第一高峰是珠穆朗玛峰,比特币基本是区块链的同义词,而ETH基本只留存在区块链的小圈子里,就像安娜出道遭受的是嘲讽,出生晚了几年可能永远就出不了圈了。

以下皆为抛转引玉,谁又能说以太坊一定不会长成参天大树呢!

首先是数字白银的叙事模型,而这个逻辑的起点是金本位的天然不足:数量和价值基本不变,一方面带来了保值的好处,但另一方面带来了交易的不便。2008年的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开启了QE核动力印钞机,在人们对财富贬值的恐惧下,中本聪应时推出了数量固定为2100万枚的比特币货币体系。

造成的后果是BTC存在几个“缺陷”,首先是比特币的TPS只有可怜的7这个个位数,基本就告别频繁交易这个场景了;其次,BTC还有个缺陷是绝对的PoW模式,按照中本聪的设想,PoW模式才能支撑足够的分散算力,最理想的模式是人人挖矿,但现实世界早已是矿场的天下了;最后一个是比特币较为封闭,不便于在其上搞点不一样的玩法。

其实对比特币这些“缺陷”更好称呼是特点,安心做好点对点的支付系统是中本聪的初心,现有的花样那可不是他的预期。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以太坊创始人V神的故事以后可以详述,今天只需明白以太坊基本就是比特币+这三个特点的产物。

以太坊是一个渐进通胀的模型,在总数膨胀的模型基础上,人们出于恐惧贬值的心理会倾向于交易ETH,交易频繁会促使生态变得繁荣,内循环也就做起来了。在TPS上,以太坊产生了L1和L2两种扩容模式,简单而言,L1去改变以太坊公链本身的程序设计,让其变得更快更便捷,但是这样一来,只要TPS不足以应对新情况就得重写一遍底层,L2就比较合理,思路就是链上加链,各管一摊,比如说主链负责底层信息的通联,侧链负责小额交易的验证,典型如BTC Relay,可以让我们通过智能合约的模式让用户在以太坊上验证比特币的交易情况。

这两点让以太坊变得灵活了起来,但还不够有“价值”,就是说也得保值一点,才配叫数字贵金属,这就要提以太坊的PoW到PoS切换模式了,按照以太坊开发计划,以太坊将在2.0阶段正式切入PoS模式,计划解决高额手续费和低效TPS两大难题,争取毕其功于一役,至于能否实现我们可以留待后文,但是PoS机制本身利于ETH的保值。

以太坊发展到现在,数字白银的叙事是站得住脚的,并且以太坊身段灵活,在DeFi的加持下,确实可以畅想下“数字石油”的叙事模型。

如前所述,数字石油的叙事有两个要素,其一是Gas费驱动交易,其二是原材料供给,而以太坊的世界,人们在其上不断进行二次开发,项目种类多元,有做借贷的Maker、Aave、Compound,去中心化交易平台(DEX)的Uniswap、SushiSwap,其他还有资产配置的Badger和yearn,一片繁荣景象。

而以太坊在其中的角色是底层操作系统,支撑着这些DeFi项目的持续运作,而这些项目之间又细分赛道互相竞争,但总会给以太坊的护城河添砖加瓦。

其实现实世界里白银每年总需求为2万吨,50%以上的用量是工业需求,而恰好以太坊的角色也是工业原材料,没黄金那么贵重,但也足够保值。

话说到这一步,以太坊的对标物是谁反而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把故事讲好,最后能被更多人接受,数字白银or数字石油,你又选择哪一个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