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被过度营销,其“钱景”和现实之间有着巨大的差距!

从华尔街到Crypto的资本大鳄都开始对STO(证券代币发行)有所布局。即使传统金融市场肯定了对Security Token未来可能存在的巨大发展空间潜力。我们也必须看到:ST的美好愿景与当前所应用的底层技术和实例的现实之间仍存在着一些巨大的(并且不断增长的)差距。

01

证券通证化平台之争

Security Token平台:

从目前的技术角度来看,证券通证平台架构相当简单,ST的发行程序及平台的未来发展也必须走规范的商业化之路,所提供的价值应该从简单的Tokenization,进化到更贴近投资者维度的Stack及更高的层次。

Securitize,TrustToken,Harbor,Open Finance和Polymath是目前ST平台的领导者,但很显然这些平台目前依然处于起步阶段。

“赢家通吃”:

在Security Token平台的竞争中,我相信只有其中极少数的可以在市场中脱颖而出。Security Token的下一阶段是将为初创公司提供技术和财务方面的更高标准。我不认为这个市场是一场“零和游戏”,而更像是一种“赢家通吃”的局面。

以太坊可能不是长期的SecurityToken的首选平台:

在2017年Utility Token的疯狂之后,现在大多数Security Token都是ERC-20标准的变体。但是,许多适用于以太坊Utility Token的具有吸引力的功能在Security Token方面基本上无关紧要。

诸如Token Soft今年7月份发布的ERC-1404。将所谓『可程序化的监管』实现为立即可以被运行的开源代码。但ERC1404只是在ERC20的基础上增加了简单的两个函数,一个告诉转账者该笔转账是否合规,另一个函数则负责解释其原因,为程序化的合规留下了空间.

以太坊的智能合约不一定适应于SecurityToken的发行

智能合约可能是实施Security Token的可怕方式,并不是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能被建模为智能合约,而且Security Token中使用的许多架构与智能合约几乎没有关系。因为以太坊的先入为主,智能合约成为第一代Security Token的默认选择,但对于更复杂的场景可能并非如此。

相反地,有一些区块链技术,如Stellar,EOS或Algorand,它们基于更动态更自然的技术架构。

02

Security Token的杀手级应用在哪里

很多人对Security Token充满了巨大的热情和期望,声称SecurityToken将是区块链技术的最大应用或下一个华尔街,如上图所述,Security Token将是十万亿美金的巨大市场。但是:

没有杀手级产品,SecurityToken可能会多年一直不温不火

如果历史告诉我们金融市场的一个教训,那就是许多有前途的金融产品几十年来一直无关紧要。举例来说高收益债券或垃圾债券junkbond。最初是起源于20世纪30年代,直至70年代,垃圾债券基本上无关紧要,直到70年代末迈克尔.米尔肯想出如何使用它们来为杠杆收购提供资金。吸引了诸多投资客包括巴菲特也在垃圾证券上大赚特赚,他曾说过:“购买垃圾债券证明是利润很高的一项业务。虽然普通股在跌了3年以后价格已经很吸引人,但是我们还是觉得很少有股票能够吸引我们。”所以,我们认为Security Token的爆发也需要一个“米尔肯时刻”。

Security Token的杀手级应用可能并不明显

在互联网初期,我们第一次发送电子邮件,我们无法想象Email将开启应用程序开发和一个全新的行业。电子邮件作为一个杀手级应用开启了一个波澜壮阔的互联网时代。

我们并不知道Security Token是否会同样,至少现在看来单纯的证券化并不那么紧迫和必要。今天我们正在着迷于类似于Tokenization的证券化模型,但我们能否发现一个加密经济的新的杀手级应用。

Security Token的基础设施:

我们今天研究的主要焦点应该是为Security Token建立正确合规的end-to-end的基础设施。债务协议,衍生品,保管,披露,分析,治理这些都是建立Security Token框架必要的模块要素,完备的Security Token基础设施可以帮助金融科技创业公司能够切实可行地创建可行的Security Token应用程序。

03

Liquidity Trap流动性陷阱

很多SecurityToken的鼓吹者都会声称证券通证将打开资产流通的便利之门。

资产流通的便利性体现在交易过程更加快捷,交易时间更加持续,交易范围更加广泛。比如:

7*24的交易时长,全天候交易时间。

链上托管,交易即清算,T+0的资产流通

SecurityToken将可能实现交易和清算的过程实现自动化,通过智能合约设计,交易即清算过程本身,大大减少资产交易时间。

然而,Liquidity流动性却是SecurityToken的最大挑战!

Mikko:Everything that adds to liquidity in good times pushesrisk into the tail(所有在牛市增加流动性的手段都在把风险推向尾部)

金融机构/市场作为金融中介,核心功能是配置各个主体的风险结构。对于初创公司来说,要实现IPO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而且其股权具备流动性需要一段时间。但金融创新可能只是把风险堆积到了尾部,将可能会陷入一个漫长的,无关紧要,痛苦而缓慢的恢复期。当流动性过高时,短时间会积累大量风险,而一旦泡沫开始破灭,将会形成踩踏和崩盘,譬如A股股灾和FCoin的“死亡螺旋”。

为大型机构投资者建立流动性池和产品应该是Security Token市场的关键重点之一,我们必须确保Security Token市场空间的长期可行性和流动性陷阱风险的防范。

04

可编程性及互操作性

Security Token有两个杰出贡献:Programmability(可编程性)和Interoperability(互操作性)。

Programmability可编程性:

如前文所述,ST基于的程序标准将允许我们将加密证券组合并分解为响应特定市场条件的新加密资产,同时,这里可编程性还与治理和合规性等方面相关。

在传统Crypto极客眼里,“Code is Law”,代码即法律。证券类通证在某种形式上甚为符合Cryptopunker所崇奉的。但证券类通证是先有“Law”然后才有code,此code(代码)非彼code(法则),Security Token与极客们的初衷大相径庭。

Security Token所针对的不仅仅是监管,KYC/AML,甚至不是流动性。Security Token要针对的是传统资产是:股票,债券,商品,货币或衍生品。这些传统资产及衍生物需要以加密协议的形式进行抽象。而且,除了现有金融产品的各类形态(ABS、MBS、各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