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通证2.0:基于区块链、协议、通证和交易所的链上治理

本文作者为Invector Labs首席科学家、天使投资人Jesus Rodriguez。本文将深入探讨与证券通证相关的链上治理模型。

考虑证券通证的一种有趣但略具争议的方式是将其视为监管的放大器。从本质上讲,证券通证提供了一个基础,使监管和合规流程能够以智能合约的形式在链上进行。如果我们采用第一篇文章中描述的想法并考虑两层的证券通证治理模型(第1层治理:负责与网络拓扑相关的治理决策。举个例子,将新的合规节点添加到网络或合并新的合规内容。第2层治理:负责与证券型通证转移相关的投票决策。KYC/AML审查、资本管制检查是第2层治理模型的示例。)我们应该假设许多tier2治理模型将变得更具可编程性。本文也写到了可编程式监管和证券通证的概念。

走向链上治理

如果我们都认为链上治理与证券类加密货币相关,那么下一个合乎逻辑的步骤就是弄清楚这个新的领域需要什么样的治理结构。当前,证券通证治理几乎是不存在的,也没有在通证层次进行编码。在未来,本文认为在证券通证体系结构中应该考虑四个基本的链上治理层级。

基于区块链的治理

对于证券通证,基于区块链的治理是最难理解的。部分原因在于,基于区块链的治理仅在我们拥有证券通证的专用区块链世界中才有意义(而不依赖于像以太坊这样的通用区块链)。在证券通证区块链中执行期(runtime)成为趋势时,它们必须执行不同的链上治理决策:

·添加和删除验证/监管节点

·分叉决策

·协议修改和路线图投票

·添加和删除证券通证基础结构节点(例如:托管帐户,清算中心节点......)

在当前的生态系统中,区块链治理流程的例子并不多。从市场中运营的区块链来看,Tezos和DFINITY的治理模型为我们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经验,可以推广到证券通证的范围中。

基于协议的治理

债务、衍生品、掉期、去中心化转账等领域的加密金融协议将在证券通证平台中变得更具相关性。我们可以想象下一代证券通证平台可以合并诸如Dharma(债务)、Airswap(去中心化转账)、dYdX(衍生品)等许多协议。这些协议可以实施不同层级的链上治理,而这些治理独立于其运营的特定加密证券。例如,我们可以设想一种债务协议,根据特定资产的表现自动调整对代币持有者的股息支付。这样的例子中,有几个可以在协议层次上解决的链上治理决策:

·在证券通证转账中实施特定信息的隐私保护。

·对协议修改进行投票。

·涉及买方和卖方的合规性规则(例如:买方和卖方都需要居住在同一个国家)。

·跨区块链证券通证转账(如果发生这种情况)

基于通证的治理

基于通证的治理是当前版本的证券通证平台最接近链上治理的模型。比起协议或区块链层次,在通证层次上执行监管和治理规则似乎更容易。但是,认为所有监管和治理都将在通证级别实施的想法似乎是有局限性的。无论如何,可以在通证层次启用大量的链上治理方案:

·身份验证

·通证分发和生命周期管理

·财务政策

·交易所集成

基于交易所的治理

最后,证券通证交易所也将承担一些链上责任。显然,基于交易所的治理应该局限于与特定交易所本身相关的方面,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重要。有几个有趣的链上治理模型可以在交易所层次启用:

·增加或删除加密证券

·审计和披露

·托管规则

·停止和监测交易

证券通证链上治理模型的风险

链上治理似乎是一个好主意,也是证券通证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一步。但是,链上治理模型也会引入可见的风险,根据证券法,这些风险是不可接受的。可编程治理为证券通证中的各种有趣的博弈攻击打开了大门:

·共谋攻击:此类攻击代表一组验证者聚集在一起操纵投票过程的场景

·投票抑制(disincentive)攻击:此类攻击依赖于让验证者无法在加密证券转账中投票,使投票结果更具可预测性和易受攻击性。

·内幕和价格操纵攻击:此类攻击依赖于非公开以及非关键信息来操纵特定加密证券的价格。

证券通证中的链上治理模型还存在许多其他攻击方式。尽管存在风险,但链上治理还是会成为下一代证券通证体系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忽视证券通证中的链上可编程治理和监管就是忽视区块链给加密证券带来的其中一项最大的好处。那样的话,我们还不如完全忽略掉区块链。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