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进币圈”杨宁:我玩不过他们

“你不知道是一年寒冬还是三年寒冬,也不知道要坚持多久。

这个时候才是真正考验人的时候,不管是投资人还是创业人。”

这是天使投资人杨宁在谈到资本寒冬时的观点。

当2018年踏足区块链领域、曾扬言要获取一万倍的回报的杨宁,在面对币圈寒冬时也只能惨淡退场。

考验人的时刻到了,杨宁却先离场了。

近日,根据火币官方公告,“因项目方存在实际锁仓的代币数额与白皮书中承诺锁仓的数额严重不符等违反交易所规则的情形,火币全球站决定在11月5日17时30分暂停CDC在火币平台的所有交易及充值服务。”

这个CDC项目正是杨宁在年初All in的区块链项目。

在CDC项目疑似卷款跑路没多久后,杨宁就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社区里有成员长期恶意操纵市场,自己也被收割了。

随后,在朋友圈高呼“离开骗子赌徒横行的币圈感觉真好”。

那么,他真的只是一个无辜的“被收割”的投资人吗?

显然不是。

事实上,杨宁曾多次对外宣称自己只是CDC的常务顾问,但在CDC消费链的项目白皮书中杨宁不仅在第一的位置,其职位更是总干事。

可以说杨宁便是CDC的创始人。

此外,根据区块律动的爆料,杨宁于上月底在法国买下了两个酒庄,还在朋友圈表示:“跟努力奋斗的团队在一起是种享受,去创造价值而不是去掠夺价值、转移价值”。

那么,他买酒庄的钱是哪里来,不得而知。

杨宁的投资经历可以说是一段不断在错过的过程。

年仅10岁的他在读完小学后随父母一同移民美国,并在美国完成了他的中学和大学的学业。

他的履历可以说是金光闪闪:不仅拥有美国密歇根大学电子工程学士学位,还拥有美国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学位。

斯坦福大学可谓是互联网创业者的摇篮,著名的雅虎和思科皆是由斯坦福大学师生合作创业的成果。

当时的雅虎网站正是由两个斯坦福大学的学生用学校机器制作的网站。

杨宁深受鼓舞,他坚信互联网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

当时还未毕业的他,与几个同学创立了机顶盒项目,希望让每个人都能通过电视上网。

但是,项目还未成雏形,微软就推出了“维纳斯计划”,这让每个人都能使用PC上网,机顶盒也没必要存在了。

随后,从斯坦福毕业的他决定与同学周云帆、陈一舟一同回国创业。

他们的第一个项目便是社区网站ChinaRen。

杨宁深谙互联网创业中的套路,他既谈得来融资,更懂得如何烧钱。

ChinaRen创办还不到一年,杨宁就烧掉了投资人近亿元。

这上亿元用来改进了自己的网站吗?

并没有。

杨宁花了几百万赞助登山队攀登珠峰,甚至还斥巨资在三里屯开露天晚会。

之后的日子便开始难过起来,恰逢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ChinaRen也难以为继。

杨宁只能以3300万美元的价格把ChinaRen和下属200多名员工卖给了搜狐。

又一次失败的他并不甘心于任职搜狐,他创办了基于无线互联网的内容供应业务的空中网。

互联网泡沫的破裂让资本胆战心惊,没有人愿意再向互联网砸钱。

只够注册费的他在香港见了一波又一波的投资人,却都一一落空。

眼看这个项目也要失败,杨宁得到了在德丰杰任职的同学的帮助,终于获得了投资。

2003年,伴随着移动彩信业务收费的红利,空中网获得大幅增收,2004年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

此次的成功激励了杨宁继续创业。

但是,他的“悟空搜索”在被百度搜索引擎抢占大部分市场份额后,也宣告失败。

之后的他,开始向天使投资人转型,除了曾带来千倍回报的亿航科技,其他的投资都平淡无奇。

事实上,在币圈还没有进入熊市时,杨宁就已经多次听过“比特币”和“区块链”等概念,但当时并没有进入市场。

随后在去年“94”事件发生后,他终于将目光转向这个惊动国家监管的不同寻常的事物。

在他看来,不同于人工智能的循序渐进,区块链拥有瞬间爆发的力量。

正如当年的互联网一样,能够影响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

“区块链就是当年的互联网,足以颠覆BAT。”杨宁如是说道。

目前互联网在用户和数据层面都被寡头所垄断,大部分有影响力的独角兽企业背后,皆有这些互联网寡头的参与。

如果不选择找这些巨头,那么必然会被资本挤出局。

区块链技术正是要打破这种被垄断、信息不对称的状态。

他还曾在演讲中表示,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还能够改变现在不平等的生产关系。

看起来,作为斯坦福电子工程的硕士,杨宁对于区块链技术的本质和理解都比较透彻,但是他的所做似乎与他的所说并不相符。

他多次以“顾问”身份站台的CDC项目白皮书称,消费链CDC致力于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的全球消费数据资产交易的公共区块链生态平台。

用于解决消费者和商家消费数据的账单价值动态评估、交易、使用、价值转换以及广告营销推广等问题。

消费链的玩法主要是收集用户购物后的消费小票,在用户将其识别上链后会获得相应的CDC币奖励。

换句话说,用户贡献数据便能得到相应的奖励。

但是,似乎并没有获得想象中的效果。

不少用户都反应在上传消费小票后,并没有获得相应的CDC币的奖励。

一时间,骂声不断。

此外,CDC在上币之前就风波不断。

今年3月,在成功通过火币HADAX票选后即将上币的前一日,有网友发现了CDC的合约地址出现了两笔高达6亿和7.5亿CDC Token的转账。

这两笔转账的Token数量已经远超出CDC所称的10亿Token的流通数量。

CDC项目的白皮书也漏洞百出。

网友称之为“全身是假、疑点重重、作假都不屑掩饰”的项目。

多家媒体都曾揭露CDC白皮书中存在造假问题。

除了CDC白皮书和DDM白皮书相似外,CDC的共识机制也有抄袭公信宝的嫌疑。

团队中的外国人也几乎从来没有露面,只有杨宁和赫畅作为中国区的主代理。

这一连串的消息也引发了投资者的怀疑,CDC的币价更是持续下跌。

为了挽回颓势的币价,CDC在ZB网推出买CDC送玛莎拉蒂的活动。

但是一位CDC投资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活动推出后,在CDC0.3元的价格投了10万元。

本可以在CDC涨势回暖时套利,对于CDC过高的增长期望,最终10万元只剩下3万元。

目前,CDC的币价早已趋近于零,etherscan.io也已查询不到CDC币的持币情况。

作为杨宁自己创立的项目,一直以“顾问”的身份频频站台吸引投资者进入,或许正是为了逃避作为创始人的责任。

一旦当币价趋于零时,又开始怪“黑庄”,怪市场规则不健全,怪币圈充斥着“骗子赌徒”,而把自己摆在一个受害者的角度。

这本身就是对于市场的不负责。

项目账务明细完全不公开,投资人钱款的去向也令人怀疑。

一方面自己在违反市场规则,项目不按照白皮书严格进行,以为在币圈“恶人可以相互制约”;另一方面却在呼吁市场缺乏应有的监管。

这才是真正的贼喊捉贼。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