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邦国际IPO被港交所叫停,涉及银豆网5.2亿非法集资案

寒意渐浓,币圈的年关恐怕不好过。

11月15日,Bitstamp数据显示,比特币最近24小时下跌约860美元,跌幅约13.8%,刷新日低至5398.01美元。与此同时,国内矿机巨头们的IPO之路也波折不断。近日,亿邦国际的上市程序被港交所叫停,据了解原因是其涉嫌参与非法集资。

11月14日,亿邦通信的一名商务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已在配合警方调查,“金融这方面的问题不方便再说什么。”

曾几何时,矿机巨头们上市前景一片光明,但如今看来,只有大潮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5.2亿交易卷入非法集资案

亿邦国际遭银豆网受害者追债

进入下半年,币圈的上市潮日益汹涌。“国内很多政策窗口期很短,在政策出现松动时如果不上,明年政策一紧就可能再也无法上市了。”一位国内矿机生产商高管曾这样对媒体表示。

作为国内三大矿机生产商之一,亿邦国际自然也没有错过这次机会,于6月24日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

此后仅隔不到一个月,P2P平台“银豆网”爆雷。7月18日,银豆网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李永刚失联,资金无法兑付,将停止运营。彼时,银豆网累计待还金额共计43.3亿元,待收出借人达23464人。警方通报称,银豆网因涉嫌非法集资被立案调查。

在银豆网受害者的维权过程中,亿邦国际与银豆网之间一笔5.249亿元的资金往来浮出水面,并改变了亿邦国际的上市轨迹。

据银豆网受害者指出,在去年12月至今年2月期间,银豆网实际控制人李永刚的妻子崔宏伟共向亿邦国际转入5.249亿元(人民币,下同)。今年3-4月,亿邦国际向崔宏伟转出3.8亿元,剩余的1.449亿元则去向不明。上述受害者认为,以上逾5亿元资金属于银豆网投资者,亿邦国际应予归还。

此外,在亿邦国际的母公司——杭州亿邦鸿发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变更记录中,发现了银豆网财务人员朱晓琳的名字。

通过企业信息查询系统“天眼查”发现,今年5月15日,朱晓琳的名字出现在杭州亿邦的投资人备案名单中,短暂停留后于6月4日退出。

在海淀警方通报中,逃至境外的“朱某某”指的正是朱晓琳。目前警方已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其发布红色通缉令。

那么,亿邦国际与银豆网的这笔巨额资金往来,究竟作何用途?银豆网受害者认为,一是用于虚增亿邦国际利润,以助其顺利上市;二是银豆网当时已陷入资金危机,实控人企图通过投资虚拟货币获得暴利,因此向亿邦国际购买矿机,但未料投资失败,最终导致平台爆雷。

对此,亿邦国际矢口否认。10月3日,亿邦国际副总经理汪红勇公开表示,崔宏伟打款1.449亿元是用于向亿邦国际购买云计算服务器。2018年3月份,崔宏伟再次打入3.89亿元定金,但不知订单总额和具体事项。同时,汪红勇承认朱晓琳是亿邦股东。

但银豆网的维权者提出质疑称,银豆网以1.449亿元购买云计算服务器交易,出价明显虚高,或有洗钱嫌疑。对此汪红勇并未做出回应。

11月14日,亿邦通信的一名商务人员表示,针对与银豆网的资金往来问题,公司已在配合警方调查,“金融这方面的问题不方便再说什么。”

另一方面,亿邦国际提交的上市文件显示,2015年—2017年分别实现营收0.9亿元、1.2亿元和9.78亿元,2017年营收的确暴增878%。亿邦国际将其解释为受益于比特币交易的迅猛发展。

从同期行业数据来看,另外两大矿机巨头比特大陆和嘉楠耘智也在2017年实现了营收大幅增长,比特大陆的增长率亦高达808.72%。因此,仅凭上述数据和材料,难以判定亿邦国际利用银豆网的资金虚增业绩。

但无论如何,卷入非法集资案已成为亿邦国际IPO路上的最大阻碍。银豆网受害人已向港交所递交申请书,要求驳回亿邦国际的上市申请,并向香港警务处报案。

11月1日消息,港交所已暂停亿邦国际的公开上市程序。随着警方介入,亿邦国际和银豆网资金往来的真相或将很快被揭开。

核心业务能力遭质疑

因“问题矿机”被告上法庭

除了被卷入非法集资案,亿邦国际的核心业务——矿机制造也陷入质量危机,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