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圈频现百万元年薪招聘,现金+股票仍难觅良才

张力(化名)正站在择业的十字路口。

近日,多则百万元年薪的招聘广告刷爆很多区块链人才的朋友圈。某区块链公司招聘普通区块链技术岗人才,包括了密码学研发工程师、区块链前端工程师、算法工程师、DeFI开发等职位,其中区块链系统专家月薪最高可达10万元,综合来看年薪已超百万元。

“诱惑力很大,确实有跳槽意愿,但未必会迈出那一步。”张力在与记者的交流时表示。33岁的张力在某科技公司技术岗工作近4年,算是技术岗“老人”。

在猎头眼中,像他一样纠结的人还有很多。睿展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合伙人郑娇莉从事金融科技类人才招聘多年,近几年频繁接触区块链领域人才,常年帮助企业“挖角”人才。郑娇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该领域人才流动一直较大。对于较为成熟的技术人才,很多都会向猎头表达‘想动’的意愿,但却在被安排的面试上犹豫不决。想的多、动的慢,占大多数。”

快到“碗里来”区块链公司百万元聘人才

近几年随着数字经济迈向快车道,使得区块链领域人才炙手可热,薪酬也跟着水涨船高。

事实上,自区块链被纳入到“新基建”后,行业对人才的渴望进一步加剧。据《2020年新基建人才报告》显示,至2020年底,新基建相关核心技术人才缺口将达420万。在新基建相关人才需求行业中,区块链行业的人才需求增幅达67%,为新基建相关行业最高。

记者从BOSS直聘上搜索区块链相关工作,发现诸多公司都有对区块链人才的需求,既包括腾讯、蚂蚁集团、京东等大型互联网企业,也有像欧科云链、趣链这样的头部区块链公司,还有些小型公司都在招聘区块链相关岗位。从招聘岗位来看,多集中于技术岗位,此外还有产品经理、销售等职位,据测算月薪平均2万元左右。

郑娇莉坦言,“目前,从我们接到的企业订单来看,区块链领域技术人才需求量在增长,实际上这个需求并不单指区块链企业,金融机构及互联网‘大厂’的需求量也都在增加。”

对于人才需求增长的原因,郑娇莉认为,中国经济增长以及政策对区块链技术的扶持是招聘需求量增加的重要因素,而随着企业及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进入快车道,其对人才渴望也会持续加大。

而对于吸引人才必不可少的关键因素,薪酬也正呈现上涨趋势。

记者发现,湖南区块链服务网络运营商BSN近日就在招聘管理型人才,具体来看,BSN区块链运营中心总经理,年薪200万元,分别是底薪48万元,目标激励152万元,超额完成目标另行奖励;另外招聘BSN区块链培训中心总经理与BSN区块链孵化中心总经理,年薪均为100万元。

“上述薪资水平在业内并不算高位。”郑娇莉对记者指出,成熟的复合型人才年薪普遍在100万元—300万元之间,年薪在200万元上下情况较为普遍。而业内算法类技术人才最贵。郑娇莉对记者举例称,例如普通算法工程师,工作经验较短的年薪也可以达到100万元左右,若有5年—6年工作经验年薪大概在100万元到150万元之间,有些算法工程师‘大牛’年薪可以达到500万元以上。

不过高薪资也意味着高要求,记者发现,在学历上普遍要求本科985/211类学校毕业;要求具有丰富的社会阅历以及管理、技术双重工作经验等已成为硬性条件。

高薪+股票或期权却难觅良才

而据记者深度调查后发现,一边是企业高薪酬揽才,一边却难以招到称心如意的人才。

“对于区块链这种复合型的技术,跨界型人才是最抢手的。目前对于‘不发币’的区块链企业,能找到合适的区块链技术人才很难,更为关键的是‘不好用,还奇贵’,这是当前做区块链应用企业碰到的普遍问题。”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夏平对记者坦言。

事实上,随着区块链技术应用落地的趋势加快,企业对“复合型”人才的需求更加迫切。记者发现,在当前应用最广泛的“区块链+金融”应用场景中,除了需要掌握区块链的技术原理,还需要通晓金融业务的运转逻辑。也就是说,区块链人才既要注重底层技术知识结构的构建,也要注重应用层业务逻辑的学习,才能真正释放区块链技术创新应用的价值。

“目前行业内的存量人才大多是从互联网等科技企业转型而来,缺少对区块链技术实质的理解。另外,包括高等教育体系、社会化培训机构在内的人才供给端,目前大多还停留在科普阶段。而行业本身又还处于早期发展阶段,成熟的实践型人才也不是很多。”北京青年互联网协会区块链工作委员会秘书长、欧科云链集团副总裁胡超对记者分析称。

不过即便有合适的人才,想要“挖走”也并非易事。

据记者调查发现,有些区块链公司的薪酬方案是现金+股票或是期权的形式,综合算下来薪酬也会更具诱惑力。市场面对高级复合型人才确实舍得下本。

上述说法也得到了郑娇莉的证实,她表示,市场面对高级复合型人才需求确实紧俏,有些区块链公司的薪酬方案是现金+股票或是期权的形式较为常见。

“有些较为成熟复合型人才已经成功踏出去参加企业面试那一步了,但最终未成功案例不在少数,包括多方面原因,例如新公司并未达到他的满意度,或是原公司努力在做‘加分项’,挽留成功。”郑娇莉进一步表示。

“要解决行业的人才问题与矛盾,科学制定职业岗位及人才培养标准是根本源头。目前各部门都在制定和出台一些区块链相关的职业和人才标准,这从根本上给区块链人才培养提供了指引。”胡超认为。

区块链教育有望“大步前行”

区块链行业的人才需求激增使得以往国内区块链教育普及速度的“小步慢跑”,难以跟上产业发展的“大步前行”。不过,该情况随着区块链教育的发展正在慢慢改善。

去年5月份,教育部印发的《高等学校区块链技术创新行动计划》提出,“到2025年,在高校布局建设一批区块链技术创新基地,培养汇聚一批区块链技术攻关团队”。同年7月份,成都信息工程大学作为全国首个获教育部批准的本科专业开始招生。根据01区块链、零壹智库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11月底,36所国内高校以开设学分课程及实验室的方式开展区块链教学研究。

记者了解到,在2020年以前,高校区块链课程多为面向高年级本科生和研究生的选修课。2020年以来,区块链逐渐成为部分高校专业的必修课,一些高校的本科和研究生阶段均已出现区块链专业。

“当越来越多的受过完善教育的区块链专业技术人员投身这个行业,才会使区块链技术有机会和大量的相关产业进行融合,推动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工信部工业互联网区块链重大项目评审专家陈晓华对记者表示。

不过陈晓华也指出目前行业的难题,“一是系统培养区块链人才的高校还较少;二是课程设置的专业性和理论体系不足;三是区块链专业相关师资力量缺乏”。“可以从四方面改善区块链人才缺口问题,一是鼓励更多高校开设区块链课程及专业;二是加大区块链教学资源建设力度;三是注重不同学科之间的融合;四是合理引导跨学科人才就业。”陈晓华建议称。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