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磊:熊市里,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好一阵子没有写分析了,今天也不想写,但架不住大家的“问候”,很多同学都有点急眼了,留言开骂了,吓我一跳。

其实大可不必啊,投资市场,需要的是沉寂与顿悟,然后将这种交替持之以恒,才是一个正确的投资者行为,着急是没有用的,写分析本身并不是我的工作,不需要完成什么任务,它是一种极其享受的过程,所以该写的时候肯定会写的,我也享受这个过程。再说,我都写了十多年了,停不了了。

那种天天问你观点,天天给你观点的,都很难是一个好的投资者和好的老师,因为思想的供给和需求,跟小说不同,是不需要连续性的,是要符合第一性原理的,你要是问得越多,你越得不到有用的答案。

今天也没啥可写的,纯粹是为了回应一下大家的需求,所以以下内容别太认真的看,基本上是拿起键盘,用不到一小时敲出来的一点随机文字。

第一段里提到了沉寂和顿悟的问题,那么什么是沉寂与顿悟的交替,以及将其持之以恒呢,很简单,比如价值投资的集大成者巴菲特,大部分时间里,不是做投资决策,而是坐在办公室喝可乐、调侃芒格、看书看财报;投机大师索罗斯则大部分时间里,忙着研究哲学、泡妞,而不是在操盘。

当然,仅仅是做一次这样的周期运动,是不够的,比如沉寂一次,然后行动一次,这个大家都能做到,但如果把这样的行为持续十年、二十年、五十年,谁能做到呢?你去看,巴菲特和索罗斯就做到了,只要是投资很成功的人,都是持续做这样的事。

我的意思不是让大家去学他们的一个周期,而是更希望大家修炼自己的心境,这种修炼不是中国所谓的佛家或道家这种修炼,而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积极性学习型修炼,不是修炼完了你发现自己头上有道光,而是发现昨天的自己就是个傻X,然后铸造自己的周期,并建立持续循环的能力。

对于大部分投资者来说,判断市场走势,和做出投资决策,实际上更多的是受外部性影响。初级投资者,就是那些受到身边的人影响的投资者,因为他们一旦投资失败,是能够自我解脱的,至少有人跟他一样。这是人类的天性,就是当自己痛苦的时候,知道有更多的人跟自己的痛苦一样,自己的痛苦就会被神奇的降低了。

如果更上一层,就是能够自己判断一些投资趋势的投资者了,至少是学了一些东西,比如看了很多分析,做了几年的投资,甚至从事着部分投资相关的工作,能够比较自信的做前瞻性判断。比如对货币政策、行业公司、技术指标、国际局势等等,都有了自己的一套认知,这个时候是投资欲望最强的时候。

大部分人会止步于这个阶段,但这个阶段是最危险的阶段,因为你已经成为投资界的一员,你不知不觉的被锁死在这个生态里了,所有的高手,都将围绕你展开攻击。

那么高手是如何利用你的弱点的呢?他们能看到你已经学会了判断市场,并因此而做出投资选择,就像一头小羊学会了吃草和奔跑一样,这就是你的弱点,你诞生了。

是什么让我们成为小羊的呢?抑制不住的选择欲!

举个例子,我把这个理论叫做掷硬币效应,如果你连续掷出十个正面,第十一次掷出正面的概率是多少呢?假设你是一个理性的人,肯定会说,依然是50%,但说归说,如果你因此要拿出真金白银下注,甚至要赌上你好几年的收入,你会押注第十一次是正面还是反面?我相信大多数人会押注正面,因为前十次都是正面,押正面的人越来越多且都赚了。当你学会计算、预测和选择的时候,你就会变得脆弱。

在投资股市的时候,还有一个理论,叫“裙摆理论”,意思是,经济繁荣时代,女性的裙摆会越来越短;经济一旦进入衰退,短裙则随之变成长裙。原因很简单,经济状况不佳时,男性收入不多,女性不再需要用短裙来吸引男性,同时,女性收入也不好,所以,情绪不高,会用长裙来把身体更多地遮掩起来。

如果用这个理论来做投资指导,就是当你发现,街上女孩子的裙子越来越短的时候,就应该赶紧买股票,反之则卖掉。你可能会问,按照这样的理论做投资,那不是傻吗,实际上你自己可以反思一下自己,每次你做投资决策的时候,其决策依据,可能比这个要傻一百倍。

最近两年我关注区块链数字货币市场比较多,裙摆理论在这个市场就特别明显,去年的时候,打开朋友圈,基本上都是很多女孩子跟同事一起晒各种打扮的,裙子越穿越短,而今年以来,随着行情的低落,基本上都开始晒跟家人一起的照片,裙子则越穿越长。如果按照这个来做投资,是不是去年买,今年卖呢?那如果是这样,实际上很可能就是买在最高点,而卖在最低点,亏得更惨。

比如还有很多投资者,会拿发行价、成本价等等,看得见摸得着的数据来做判断,实际上你去看当行情趋势性改变的时候,所谓的发行价、成本价、大师喊话价等等,都没有任何参考意义,因为你的博弈对象根本不考虑这些,高手们只看台风的级别和登陆地,绝对不会关心台风底下的人会用多少成本来应对,因为他们要利用台风发电,而不是负责你的安全。

我举以上一些例子的意思是,一个人的投资受各种认知和投资逻辑的影响,每个投资者都有充足的理由来做出决策,但如果无法跳出这一层,就好比一个人站在一个蚂蚁窝前,看蚂蚁在大雨来临前是如何搬家的一样,蚂蚁看上去有准确判断下雨的能力,但真正的生存优势,是逃脱头顶的那双眼睛和随时可能落下的大脚。这就不能仅仅靠预测来完成。

所以,在真正的巨大的波动面前,能够生存的能力,是超越预测这个级别的。预测所引用的理论就算是非常高级的,其模型就算是非常强大的,准确率就算是非常高的,也往往是滞后的。未来是一个随机数,对未来最好的预测,是应对随机的能力。

当然,预测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预测本身就是成长和修炼的过程,就是我开篇提到的,沉寂的过程,这个过程如果做不好,很容易就了此残生或误入歧途,比如搞出易经、二十四节气等等预测理论,或持续多年只看某些K线指标,实际上也属于了此残生的结局(了此残生这里的意思是指无法跨越和升级)。

我并没有贬低任何能够辅助判断市场的工具,哪怕用掷色子来做决策,我也是很尊重的,毕竟很多人因此活得挺好,但如果站在另一个角度,他们就好比你家门前补了一辈子鞋的老鞋匠,看上去轻松自如,靠熟练的手艺吃饭,但基本没有摆脱环境和驾驭选择的能力。

熊市里,除了亏钱之外,实际上更大的冲击是,信息不对称的加速放大,以及投资者对自我规划的失控,就像电影《一出好戏》,风浪之后,所有的角色要重新编排。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