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pp开发者憋了半年的委屈,都写在这里了

2018年,DApp可谓绯闻缠身。爱它的人整天围着它转,高喊它是未来,当前是修马路的时代,修完了大量的人就进来了。恨它的人整天斥责它,菠菜DApp全是在利用人性的弱点,这样下去整个区块链就要玩坏啦!

不过爱恨交织的DApp似乎有不为人知的委屈。纯白矩阵的CEO吴啸不失幽默地说,“我都不知道区块链游戏圈还有谁在做游戏。”投资DApp的吴郎也很委屈:“我踩过的哪些DApp投资的大坑,你就不要再踩了!”

-01-

DApp仅靠自己很难活下去

我们都以为,EOS的年度账单是这样的。EOS远远赶超ETH啦!

但,其实是这样的……10名开外的DApp所赚取的EOS,普遍不足20万人民币,这样的收入成果很难养活一支团队。

前10名的DApp全部都是菠菜类项目,也就是说只有混得很厉害的菠菜DApp才能活下去。

至于波场的情况与EOS几乎一致,毕竟波场上的DApp一出世便是菠菜世家。但是,当前大多数波场DApp也是“死亡”状态,近50%的DApp24小时的日活为个位数,很多波场DApp的代币都已经破发了。

以太坊的DApp几乎处于静止状态,日活用户不仅没有增加,甚至还有下降的趋势。另外,有一点点变动的便是1ETH的到来,这个资金盘游戏刚来,便冲上了榜单第一的位置。

一直以来,DApp市场能够赚到钱的,都只有极少数的头部。正是如此,头部DApp当然压力山大,可能昨天还沉醉在纸醉金迷的梦里,今天就要面临团队解散的危机。

从今天24小时交易量的排名来看,EOS上个月排名前10的项目几乎全部退位了。其中上个月排名第3的HONGBAO.ONE今天已经退到168位了。

波场的情况也是一样,DApp排行榜的更新也是每个月就彻底地换过一波。事实上,这与菠菜DApp的生命周期短密切相关。

对于DApp开发者而言,一方面如果不做菠菜DApp可能很难在短期内盈利,但是即便做菠菜DApp也有可能面临随时被淘汰的风险。此外,对于所有DApp开发者而言,他们都面临着黑客的威胁,以及偶尔散户维权的事件。

仅靠开发者经营DApp,并不容易。

-02-

“补贴”也不顶用

事实上,为了激励开发者,很多公链在前期就做了相应的激励计划。但是,真的能激励到DApp开发者吗?

在DApp领域走在前列的波场和EOS都有相应的“补贴”。

2018年11月29日,波场TRON宣布成立区块链游戏基金(补贴),计划3年内投入1亿美金在全球范围内打造区块链游戏生态。

EOS对于DApp开发者的补贴,主要是各个超级节点在扶持,他们会自发会组建社区,对接技术和生态资源。

另外,很多公链也动作频频。

比如,星云链项目对于DApp的扶持是星云链的原生功能,开发者可以定时领取自己部署智能合约所产生的激励(补贴)。

最近,ONT和IOST都在搞事情。例如,ONT在一周前就发布了DApp激励计划,其对开发者的补贴简直不要太好,例如用户在DApp上做交易产生的手续费将会有一半直接返还给开发者。

尽管公链都想敲DApp的“金砖”,但是现实的情况是,底层的开发者依然很难享受到好处。

DApp开发者半半告诉记者,“补贴也要看项目方,有些项目方有,有些项目方没有,像EOS和波场等大厂是没有(补贴)的。“

记者咨询了多个DApp开发者,他们均表示,不太清楚。吴啸也回答,没有。

事实上,在熊市的行情下,很多EOS节点自身都难保障,更别谈及去扶持其他的DApp项目了。

区块律动在11月末就曾报道一年就坐享亿元收入的超级节点,如今也是勉强收支平衡,还有更多的小节点处于亏本状态。

EOSAsia金马在某次采访中就表露,“我们节点除了人工成本(其实是大头),节点收益现在如果全部换成法币,就处在一个刚刚没有亏损的状态。所以,仅靠节点收益,算上人力成本,现在大部分节点是亏损的。“

事实上,虽然波场一直给人不差钱的印象。波场当前还在大力招人,5个人的活10个人来做。

此前,波场也因为DApp成绩表现极佳,引得众多小公链项目的羡煞,但是据了解,波场在早期对DApp开发者有补助,现在已经没有了。

不过波场对于头部的项目方还是很阔绰,DApp运营官雪儿透露,波场头给头部项目方两万USD的补助,有专门的人和EOS项目聊。

尽管在DApp上表现不足的公链今也在奋起直追,但是很尴尬的一幕是,DApp项目方似乎并不领情。

EOSBet亚太运营总监雪儿透露,“除了市值排名前10的币(公链项目)有社区基础,其他的(平台)都很尴尬,社区建设和补贴都不行。”

她还补充道,“一些项目会设置大奖赛,如果看到EOS上某个(DApp)项目好,就会去主动去联系是否愿意移植,通常会给与10万左右的补贴。”

但是,DApp毕竟是一场流量的角逐赛,DApp项目方和基础链都希望在彼此那里获得新的流量,社区建设和补贴都不行的情况下,10万元的补贴很难吸引他们移植。

所以,“补助”不仅要你情我愿,最关键的是,我们要互相看得上。事实证明,这比相亲还难!

-03-

80%的DApp项目方已经离场

在市场紧缩的情况下,如今创造空前繁荣的DApp赛道,其实际的生存环境其实很恶劣。熊市的生存逻辑本质上是互杀,负和博弈。

如果是牛市,市场可能是一级一级向下厮杀,通常的逻辑是,交易所杀项目方,项目方杀韭菜。

但是,熊市一来,赛道变得狭窄了,韭菜的数量急剧锐减以后,市场上甚至都没有了清楚的赛道边界,变成了各个头部联合起来向二级市场厮杀。

例如,菠菜类DApp诞生了大量“矿工”和“薅羊毛”群体,矿工是专门为游戏代币而来,薅羊毛则是掌控者成千上百假用户的群体,他们虽然玩法不同,但是目的都是为了捡便宜抢夺利益。

事实上,他们已经摸索出了一套菠菜DApp盈利方法,矿工要算准DApp繁荣的时机,找到恰当的时间进场和离场,然后在二级市场抛售DApp项目的代币,让此后的投资者接盘,赚投资者的钱。薅羊毛者则通过各种途径获得一手“糖果”等讯息,赶在第一时间去薅项目方的羊毛。

他们堪称整个生态中除了头部项目方之外最大的受益者。

有一个好玩的现象是,投资者被割多了以后,就看清了初期的这种虚假繁荣。他们当然也不会冒然接盘了。因此,当矿工群体知道“矿工”所占一款DApp的流量如此之大时,他们也很失望。

投资DApp的吴郎甚至为此写了一篇文章,总结了一些DApp的坑,告诫大家他踩过的大坑,大家就不要再踩了。

事实上,基础链对DApp项目方割韭菜的行为很清楚,但是在熊市,他们其实很欢迎这种能快速带来流量的做法。换一个视角看,这其实是DApp项目方和矿工一起割韭菜。

DAppReview报道,Cocos创始人王哲曾说,“别看现在这些区块链游戏开发团队都很积极,80%最后都会消失”。

事实上,这个预言已经兑现了。第一批DApp开发者已经离场,只有其中的小部分在坚持,而且这部分中有的项目也转移到波场和EOS的菠菜游戏,试图赚一些现金流。

细胞进化创始人吴啸不失幽默地说,“我都不知道区块链游戏圈还有谁在做游戏,2333333。”

-04-

总结

尽管2018年下半年,DApp为区块链创造了空前的繁荣,甚至有人毫不夸张地说,“菠菜养活了整个区块链行业!”

事实上,菠菜不仅没有养活整个产业,它依旧是“存量市场”里互吃的博弈,它引燃了“存量市场”的爆点,但是却没能俘获场外用户的心。其实用“存量市场”描述DApp市场是不正确的,因为DApp市场压根就还没有向外打开。

不过,对于区块链而言,DApp其实也是非常小的一个赛道,只是当前大家都围着它转。当区块链真正打开,DApp也将面临更为巨大的竞争,DApp的疯狂厮杀还未到来。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