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问V神:你关注的以太坊问题都在这里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及以太坊2.0核心开发者,在Reddit社区接受了一次在线有问必答访谈,为社区成员关注的问题排疑解惑,下文节选了最受开发者关注的10个问题。

一问:关于完全PoS系统的发行率,是否咨询过经济学家?更广泛地说,谁在帮助或建议以太坊2.0团队处理某些发行决策,这种决策对网络和社区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Vitalik Buterin:就我个人而言,我最感兴趣的反馈,实际来自潜在投资者。主要问题在于,是否可以对经济作出任何其他调整,并给予其固定水平奖励,这将令:

1.鼓励更多人参与验证;

2.鼓励很多小的单独验证者或较小的池,而不是几个大池。

二问:考虑到在未来几年内,以太坊2.0将“取代”现有平台,如果对是否该在当前的以太坊平台上开发犹豫不决,该怎么做?

Vitalik Buterin:我希望,一旦Serenity状态和执行模型得到巩固(参见https://etresearch.ch/t/a-minimal-state-execution-proposal/4445)”,将开始和开发者社区合作修改高级语言(Solidity、Vyper等)以及最佳实践。希望到那时,关于如何构建应用,将变得更清晰。至少,这是我的期望。

Justin Drake:今天在以太坊1.0基础上构建应用,对学习和原型设计而言非常有用。这对于组建一个符合以太坊社区理念(可能与比特币、Ripple、比特币现金、EOS、Tether等社区理念不同)文化团队而言,也很好。

三问:认为以太坊何时能够解决扩展问题?

Justin Drake:在阶段一(估计2020年左右),以太坊将拥有分片数据。即使在没有EVM的情况下,分片也可以用作TrueBit(和其他可选执行引擎)的数据可用性层。在阶段二(约2021年),将拥有可扩展的L1层。

四问:PoS的最新时间表是什么?

Justin Drake:预计信标链(核心PoS链)将于2019年底推出。理想情况下,规范应该会在第一季度接近完成,第二季度会推出跨客户端测试网,第三季度则是安全审计,第四季度则是主网发布。根据经验,12月发布会因为假期而难以实现。所以,2019年11月和2020年1月份是我认为最可能时间。

五问:假设有多笔32 Eth存款,我们可以在一台机器上运行多个验证者客户端吗?

Vitalik Buterin:是的!没什么能阻止你使用一台机器来运行多个验证器。你面临的唯一限制在于,分配给你验证的分片数量,会随拥有的验证程序数量而线性增加,所以如果有数千ETH,一台笔记本电脑就不够用了,你需要更强大的机器。

Justin Drake:简短回答:是的。长一点的答案是:你需要为每32 ETH注册一个验证器。在阶段0(只是信标链,没有分片)中,可以在一台机器上处理数千个验证器。

在阶段1之后,在一台机器上操作的验证器数量,取决于机器有多强大。主流笔记本电脑应该可以轻松地处理一个验证器,并最大可处理2-10个验证器。

计算资源与验证器的数量成线性关系,直到达到大约1000个验证器。在这一点上,作为一个超级节点(即每个分片的全节点)会有可扩展性优势。”

六问:Yoichi已离开以太坊基金会,关于以太坊2.0规范的形式证明,你们有何计划?

Justin Drake:我想说,当规范更成熟和稳定时,规范的形式证明是有意义的,可能在2019年中期。任何有兴趣在几个月内对以太坊2.0规范进行形式证明的人,请发送一份授权提案。

七问:从我对以太坊2.0规范的有限理解看,我认为分片将主要是独立的,而交叉分片通信会是缓慢的,并且需要多个步骤。考虑到这种拓扑结构,是否不打算以牺牲用户体验为代价来提高可扩展性?

Vitalik Buterin:交叉分片通信在基础层肯定会很慢,但是有更高级的机制可用于基础层,并实现快速的交叉分片通信,即使速度很慢,也允许任何交叉分片通信。请参阅https://ethresear.ch/t/a-layer-2-computing-model-using-optimistic-state-roots/4481,以了解具体操作方式。

八问:切换到以太坊2.0之后,当前运行的所有以太坊合约都会发生什么情况?

Justin Drake:最佳猜测是,以太坊1.0合约将长期保持不变(如10年以上),它们不会迁移到以太坊2.0。这可以通过做两件事来实现:

降低通货膨胀率(例如将其降低20倍,将PoW算力带到其他区块链,例如ETC)。完全消除通货膨胀(仅依赖交易费用)也是可能的(见下文的安全论证)。

使用以太坊2.0定期敲定(finalise)以太坊1.0,以反平衡降低的安全性,防止长期的51%攻击。这要求以太坊1.0节点成为信标链轻客户端,这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实现。

如果社区对以太坊1.0感到厌倦,一个炸弹机制(例如难度炸弹、发行炸弹、gas炸弹等)可以优雅地杀死它。另一种可能性是以太坊1.0成为以太坊2.0的合约。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但我愿意看到别人尝试说服我:)

九问:是否有来自任何竞争对手(如dfnity)的技术值得纳入以太坊2.0中,或者是否所有其他DApp/智能合约平台的工作,都是和以太坊2.0无关,或者说它们不够好?

Justin Drake:研究团队的部分工作,就是从研究论文和其他区块链项目中吸取好的想法。我非常关注技术上有趣的项目,如Dfinity、Coda、Zcash等。竞争对手当然也有好的想法,相互学习是游戏的一部分。

十问:以太坊君士坦丁堡这一升级经历了连续的延迟。而在以太坊2.0的阶段0和1中,为缓解这一问题,你们会做什么?

Danny Ryan:随着阶段0的规范进入一个更稳定的阶段,我们开始明确引入第三方审计、学术和形式分析。此外,我们正奠定跨客户机测试和模糊化的基础,这类似于以太坊1.0。

因为以太坊2.0的共识/系统层比单个PoW链要复杂得多,所以我们一直在尝试降低复杂性的简化工作。这是一项重要的工程设计工作,除我们的研究团队外,还需要很多参与方计划、构建、测试、执行和维护。我认为这是一股主要的力量,如此多的独立团队,具有不同的专业知识,我们已在加紧工作。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1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