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狼人杀:谁是狼人谁是预言家?

我们总是试图预测未来,也总爱在新年伊始做这件事。

在商业世界,每个“预言家”背后都带着自身的立场、认知和目标利益,他们在预言的同时,已经安放好在未来版图中自己的位置。

让我们来看看这些预言,它们来自于区块链世界的KOL。当时光流逝,最终他们会变为法官,或是成为狼人,吞噬对手,占领村庄,坐在最后少量胜利者的宝座。

/1/

Andrew Keys,他的预言为以太坊代言

2019年,仍有很多大嘴的KOL在给出自己的比特币价格预测,那应该先看看ConsenSys 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Andrew Keys在一年前说了什么。

Andrew Keys在2018年预测,到2019年,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资产总市值将超过20000亿美元。

看看当前全球数字货币市值吧:

截止2月11日,全球数字货币的总市值已经跌至1212亿美元,相比2018年1月8000多亿美元的高点已经跌去了85%。如果Andrew Keys一语成谶,那2019年数字货币总市值要反弹20倍。

再看看Andrew Keys对过去2018年的预测。

“2018年,以太币的兑换价将超过2000美金。以太币将继续赶超比特币,预计年内以太币的总市值就将超过比特币。”现实是,2018年的以太币从1月1300美元的高点一直摔到了100美元以下,如今正在120美元上下徘徊,与比特币的差距也越来越远。

从Andrew Keys的公司ConsenSys就可以看出一个“预言家”背后的逻辑。ConsenSys是一家基于以太坊的区块链技术服务公司,为企业提供区块链系统、应用工具和落地实践的服务,以太坊系统的未来代表着ConsenSys的发展空间,那么,看好以太坊对Andrew Keys来说是应有之义。

Andrew Keys还认为,“未来加密数字货币也将面临严冬,但不会是在2018年,因为这个行业还正处在它少年时期的春天里。”2019年年初火币创始人李林用这样一个词来形容2018——‘绝望之谷’。

一个月前,Andrew Keys又开启了新一轮的预测,但是只字未提数字货币的价格。

他最新预测是,2019年不会出现杀手级的应用,但会出现杀手级的系统。因为在过去一年,区块链平台中各个要素——浏览器、令牌、钱包、交换协议、数据馈送、物联网协议等都已经准备就绪,2019年区块链平台会和各个商业领域融合,在金融科技、音乐、医疗保健等垂直领域像“乐高积木”一样堆叠。

/2/

不知道的变数太多,宝二爷要输

预言者太多,曾经一大批比特币的布道者极度自信的预言:比特币的价格将超过10万美金,国内最典型的“大嘴”就是宝二爷。

去年11月时,宝二爷在接受采访时说,BTC今年回到1万美金没希望了,但一年半后BTC减半会导致BTC上涨10倍。

算算,熬过了2019这一年,比特币价格在产量减半的力推下应该进入6万美金啊,但此刻韭菜们已经历了2018的暴跌,且正处3000多美金的价格谷底,此刻会不会觉得10万美金的价格太过遥远。

宝二爷算了这么一笔账。比特币将连续经过5次产量减半,20年后,当宝二爷成了50岁老头时,价格就能到达100万美金。视频里,宝二爷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豪车内饰,说,到那个时候,每个人都到美国的硅谷去买一辆劳斯莱斯(到现在,鄙人也没弄明白买劳斯莱斯为啥要到硅谷去)。

不妙的是,今年新年还未开工江卓尔就透露了一条透支信仰的“内幕”:“在成功阻止区块扩容后,猜猜Core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你们估计都猜不到。

没错,就是增发比特币,修改2100万上限,停止减半。”

Core要停止比特币产量减半+修改2100万发行上限?江卓尔微博说,早就知道Core这个计划了,只是今天看到新闻,发现Core已经开始试水讨论了。

虽然江卓尔的推测有点逻辑推导、自圆其说,但关于比特币扩容带来的增发问题曾多次被社区讨论,如果2019事态当真如此被Core团队推进,未来20年大家都别想跟着宝二爷去美国硅谷买劳斯莱斯了。

/3/

2019,聪明的区块链预言家这样说

“人间一年,币圈一天”,这句话曾指代区块链世界的演进速度,如今看来,从区块链技术而言,人间一年,币圈也是一年。财富可以在数字货币泡沫中腾云驾雾、变幻乾坤,但技术只能是沿着既定的轨迹行进。

显然,人们对一个新兴行业的预测,往往带着对某种走势的惯性、对财富的欲望和激进。

但是,2018年,你看,一些变量让那些血脉喷张的预言落空了:

第一,泡沫本身。所有人都知道存在泡沫,但没有人知道它何时破灭,2018年ICO泡沫在Dapp没有出现突围时自动破灭了。一切结束得太快,属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

第二,政策落地。当监管层对于新事物的判断越来越明朗,接踵而来的政策破除了模糊地带,比如中国禁止ICO及相关的信息传播;美国将Token划分为Security Token和Utility Token纳入监管,关闭了借用数字货币海量无序融资的大门,掐灭了很多ICO项目的最后一丝幻想。

第三,技术创新本就是一个缓慢而渐进的过程。

公链开始大量使用侧链、分片技术来解决速度和效率问题;EOS开启了“不可能三角”的折衷方案,牺牲一些去中心化来提升区块链的效率,却引发了节点的腐败。用区块链底层技术创新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