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波战摩根:写在支付跨境爆发前夜

五一假期前一个平淡的周四,瑞波(Ripple)悄悄换了董事会成员。

根据瑞波发布的消息,SBI Holdings现任总裁Yoshitaka Kitao取代Takashi Okita,进入瑞波董事会,此举是为了配合瑞波“在亚太地区加速业务扩张的计划”。

“瑞波有一半客户位于亚太地区,正迅速扩大我们在该地区的全球业务,希望加深我们在亚洲及其他地区的客户群。”瑞波联合创始人Chirs Larsen说。

不只是在亚太地区,瑞波正在不断拓宽自己的边界。3月13日,瑞波的开发者生态基金Xpring和为游戏行业提供区块链技术平台的Forte出资一亿美金成立基金,帮助游戏开发者利用区块链技术,正式进军区块链游戏,以此拓展瑞波的代币“XRP”的使用场景。

瑞波这种跨越舒适区的突破和尝试,和他过去半年的焦虑是分不开的。

瑞波的焦虑是从2月14日情人节那天开始的。

2019年2月14日,美国最大的商业银行摩根大通宣布发行加密货币JPM Coin,主要用来实现跨银行和跨境即时支付,供其大客户使用。

“JPM Coin的推出是XRP增长疲软的一个重大原因。”有分析指出,相比于BTC、BCH价格的回暖,XRP的价格一直没有起色。过去半年内,XRP的价格一直在0.3美元徘徊。

而就在半年以前,瑞波CEO布拉德·加林豪斯还躺着自己的安乐梦里,他表示:“瑞波的前景是光明的,因为许多银行在2019年底使用XRP分类账。XRP分类账是一个开源代码库,每秒可执行超过1500个事务,他需要使用XRP币。”

如今,JPM Coin的围攻下,他不得不有所动作。

因此,瑞波不得不激进,不得不做出反击,不得不冲破舒适区、探索自己的边界。

威胁来了

摩根大通发币之后,金融业第一个想到的波及对象是瑞波。

就目前JPM Coin的使用机制,它更加接近基于瑞波协议的XRP,充当结算中间工具。

于是,瑞波和JPM Coin有着直接的正面冲撞。

2月17日,福布斯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摩根大通此举意味着在内部寻找基于加密技术或区块链的转移效率改进方法。“JPMCoin的使用过程与瑞波的xRapid服务几乎完全相同。”这构成了对瑞波、XRP和xRapid系统的威胁,

“摩根大通这一举动对于瑞波来说就是‘一记耳光’。”福布斯评论称。

要知道,去年瑞波还在舒适区做着安乐梦。去年10月,瑞波CEO布拉德·加林豪斯接受CNBC采访时称:“瑞波的前景是光明的,因为许多银行在2019年底使用XRP分类账。XRP分类账是一个开源代码库,每秒可执行超过1500个事务,他需要使用XRP币。”

这位CEO说这句话不久前还表示:“xRapid分类账将成为世界各大银行的重要工具,在2019年结束前,我相信数十家银行将接受瑞波。”

如今,战火已经点燃,战线是这位首席执行官亲手拉开的。

“摩根大通的项目没有抓住要领——推出了一个封闭的网络。”布拉德·加林豪斯对摩根发币评论称,摩根士丹利、花旗银行和西班牙对外银行等银行机构都不会用摩根币。

摩根大通没有回应,但用实际行动——数据做了反击。

今年4月,据摩根大通全球清算业务主管John Hunter表示,IIN(由摩根大通推出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银行间信息网络,于2017年试点推出)开发进展迅速,目前已有220多家银行签署了最初的服务协议,允许通过IIN共享支付数据。

而瑞波公开数据显示,其努力了5年,合作的银行数量才200余家。

摩根大通CEO Jamie Dimon还表示,JPM Coin是“由摩根大通的存款支持”的Token,专注代币的速度和易用性,尽管最终的支付将由用户在银行的资金来完成。

3月29日,据全球最大的求职网站之一indeed.com数据显示,在过去12个月里,摩根大通列出的区块链相关招聘比其他任何银行都多,同时其也是十大区块链雇主之一,前十名的公司包括德勤、埃森哲等咨询公司以及IBM和思科(Cisco)等技术公司。

在摩根大通的连续轰炸中,瑞波被迫转身。

中场战事

瑞波和JPMCoin究竟谁会更胜一筹呢?

市面上充斥着诸多声音。

加密货币评级机构Weiss Ratings发推谈及摩根大通扩大区块链银行信息网络的举措,并评论称“这仍不会成功”。

事实上,XRP和JPM Coin有3点不同:

汇率稳定性,JPM Coin是锚定美元的“稳定币”,XRP是浮动的;

JPM Coin是美元支付,XRP是多种货币及交叉货币支付;

JPM Coin面向机构客户,XRP面向全球客户。

根据BITMEX RESEARCH的报告,XRP的难点在于:

缺乏通货膨胀;

价格过于波动和投机;

普遍使用后,监管机构会关闭系统;

最重要的论点:为什么不直接使用美元?银行将建立基于传统货币的数字系统。

另一边,根据布拉德·加林豪斯的说法,在数字资产领域,流动性是成功的关键。

还有一种普遍被接受的观点是: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银行自主开发的内部解决方案,而不是借助瑞波的Xrapid支付网络。

根据统计,全球前八大海外银行84项区块链业务,其中有33项和贸易金融、支付相关,占比38%。

有趣的是,瑞波、JPM Coin还有诸多银行就像漫威英雄一样,挑战的都是同一个对手: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

早在2016年,SWIFT就开展了区块链实验。2017年,SWIFT曾联合34家金融机构进行区块链实验,其中包括了中国银行等28家机构参与测试。2018年3月,SWIFT发布其POC项目报告(POC即Proof of Concept,概念验证),并表示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区块链POC项目。该POC项目是在国际往来账户上使用区块链。

“美国如愿以偿成为了世界的主人,美元成了美国剥削全世界的工具。为了维护自身霸主地位,美国人甚至建立了名为SWIFT的国际收支系统,来提高以美元为重心的国际收支效率,迫使那些不肯屈服于美国金融霸权的国家受到经济制裁。”研究经济学的作家J.C.柯林斯表示。

跨境支付混战

JPM Coin的出现,或许代表了另一种声音。

此时这次跨境支付的混战,比拼的不仅是进度还有各自“军团”实力。

瑞波的优势或者本钱又在哪里呢?

一方面,瑞波因为XPR有着广大的用户基础,“如何投资瑞波?”上过2018年Google美区搜索排名的第四名,靠着疯狂上涨的币价拥有足够的受众群里,这是瑞波发展的双刃剑。

另一方面,瑞波股东包括Google Ventures和Andreessen Horowitz等一线风投公司,而瑞波在亚洲的布局则由财团SBI Holdings加持。

2016年5月,SBI Ripple Asia成立,这是由SBI Holdings和瑞波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其中SBI Holdings占股60%,瑞波占股40%。其主要业务就是向亚洲的金融机构和汇款转账提供商提供由DLT(分布式分类账技术)提供支持的下一代支付平台。

瑞波不仅正在加速抢占亚太市场,还进军区块链游戏,以此拓展XRP的使用场景。

3月13日,瑞波的开发者生态基金Xpring和为游戏行业提供区块链技术平台的Forte出资一亿美金成立基金,帮助游戏开发者利用区块链技术。

摩根大通因为此前积累也发展势猛。

去年11月,加入摩根大通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银行间信息网络(INN)的银行数量为100余家,如今这个数字变成了220,涵盖了拉丁美洲、亚洲、欧洲、中东和非洲在内的主要市场。

另一边,有人已经开始隐隐退场。

今年3月,数字货币支付公司Circle被传正寻求以股权和债务的形式筹集约2.5亿美元资金,一个说法是Circle去年5月获得比特大陆领投的1.1亿美元融资后,公司估值约为30亿美元,随着数字市场下跌,2月份的估值约为7.05亿美元。

无论如何,混战意味着竞争以及有利可图,是促进跨境支付发展变革的推动力。

如果说瑞波的出现,将跨境支付向上提高一个等级,此前在传统国际汇款里清算和结算是分开的,必然带来效率的降低,在区块链系统里,清算和结算是一体的,瑞波网关通过智能合约跟进,不需要不同银行对账,共同遵守一套协议。

那如今战事打起,会不会将跨境支付又提高一个台阶呢?

上月,世界银行(World Bank)发表了一篇博客,讨论更快、更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