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财经专访】HKDT总裁徐飞:亚洲本土稳定币HKDT是比USDT更稳的强稳定币

稳定币是一种具有稳定价值的加密货币,也是去中心化资产抵押发行的代币。稳定币诞生的背景是加密货币的价格波动巨大,其作为一种交换媒介,来连接数字货币世界与法币世界。

最近,Bitfinex挪用Tether资金填补窟窿的事件还在发酵,而Tether多次增发USDT再次引起投资者对Tether的质疑。据了解,2019年以来USDT实际增发量已经超过10亿美金,仅在4月就有10次增发。连续的增发与审计不透明也在不断透支投资者对稳定币市场的信心。而在近期扑朔迷离的市场中,HKDT无疑成为了稳定币中的一匹黑马,无论是在支持币圈应用场景还是实体场景中的应用,都表现出了不俗的实力。

近日,链财经记者专访了HKDT总裁徐飞,徐总就稳定币的增发及HKDT长远规划等问题进行了详细的阐述。

据公开资料显示,徐飞毕业于清华大学,拥有深厚的互联网和区块链投资和管理经验。曾任职于普华永道、软银中国、艺龙网;正和磁系资本、三链资本;2018年正式掌舵1:1港币稳定币HKDT。

以下为链财经采访徐飞实录:

记者:徐总您好,请问您是在什么机缘下进入区块链行业的?

徐飞:

在进入区块链领域之前,我是从事传统股权投资行业的,在做传统股权投资时比较关注技术领域的创新变革,这也是一个比较重视的兴趣点。

当我发现火热的区块链成为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的时候,我自己也利用积攒的资源,积极迅速的投入到区块链行业。

在初期我们做了一个自己的token fund,其中包括huobi capital等其它国内知名投资机构,而在经营token fund过程中我们发现了稳定币未来的机会,所以最终决定切入到稳定币这个行业里面来。

记者:我们知道目前稳定币市场种类繁多,咱们团队为什么会选择锚定港币来发行稳定币?

徐飞:

选择锚定港币来发行稳定币核心的因素有三点:

第一点是因为目前市场存在大量以锚定美金的稳定币,赛道过于拥挤,选择锚定港币来做稳定币是一个相对蓝海的赛道;

第二点的话就是港币的辐射区是在中国大陆及港澳,即大中华区及东南亚地区,而恰好我们HKDT团队的资源能力是与港币的辐射区相对匹配的;

第三点就是港币本身以及香港是有一个特殊的优势,具体的来说的话就是港币也是一种稳定币,也是一种锚定币,而它锚定的则是美金,所以港币的价格是非常的稳定的,并且香港金融监管局的首要目标也是维护港币对美金的稳定,而香港又是一个自由贸易港和全球主要的金融及资本中心,背靠中国大陆同时辐射东南亚。

综上三点决定了我们HKDT团队选择锚定港币来做稳定币。

记者:徐总请问HKDT的具体应用有哪些?

徐飞:

众所周知稳定币是具有非常强的货币属性,作为一个货币来说,它必然要包括:计价、交易媒介、支付、价值存储这四种属性。

但对于一个稳定币来说,至少会有两个大的方向可以去应用,一个是交易媒介,比如登陆交易所开通交易对,包括现在市面可以看到的现货以及之后将会看到的其他的衍生品,都会使用HKDT来作为一种交易媒介。

另一种应用则是将HKDT当成一种支付工具,在支付领域,HKDT将会接入游戏娱乐、电子商务、旅游等,我们整个HKDT的应用布局目前也主要是沿着这两个方向进行拓展。

记者:HKDT的目标愿景是什么呢?

徐飞:

HKDT的愿景是希望科技进步带来的红利可以惠及到更多的人。同样我们也希望将HKDT打造成亚洲最强大的稳定币。

记者:徐总您怎样看待近期USDT增发及bitfinex挪用Tether资金填补窟窿的事件?

徐飞:

由于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目前我们是不会武断的认为bitfinex挪用Tether的资金填补窟窿,而且我们HKDT也是希望整个行业能够迎来更加积极健康的良性发展。

我们认为随着加密世界的发展,稳定币作为加密资产的底层工具,包括以USDT、HKDT等为代表的稳定币,它们的扩张是为了适应加密数字世界的扩张,一个经济体的膨胀是需要更多的货币来支撑的,不然就会造成通货紧缩,整个区块链加密资产世界的发展,是需要一个稳定币的扩张来进行支撑的。

当然这种扩张是要有抵押物来支撑的,所以我们HKDT是锚定港币以1:1来进行增发,我们是强烈反对不以1:1锚定就进行增发。

记者:USDT的大量增发会对加密货币市场产生怎样的影响?

徐飞:

我们目前无法去获得确凿的证据来判断USDT超发,也有可能它是符合这个市场更多的需求,目前“增发”只是大家的种种揣测。

但总体上来说的话,增发是一种很正常的金融现象,本质上来说没有好与坏之分,只有适合与不适合,但是如果违背它最开始设计的机制的话,那它可能会对整个市场带来波动以及消极的情绪影响。

记者:徐总请问HKDT是如何解决合规、审计透明的问题?

徐飞:

从目前的市场来看只有美国纽约有相应的政策进行监管,对于世界其它的国家地区来说,目前是没有相应的监管的。

对于我们来说作为一个稳定币,本质上来说也是一个银行,大家对我们的信任是非常关键的,所以我们目前主要通过行业内自律的方式来进行自我的监督。

当然目前我们也在积极寻求监管,由于身处香港,希望香港监管局能够就稳定币出台相应的政策,我们也会积极拥抱及拥护监管政策。

记者:徐总请问HKDT与USDT相比有哪些不同的地方?HKDT是如何在众多稳定币中脱颖而出?

徐飞:

第一个最大的不同点就是USDT锚定的是美金,而我们HKDT锚定的是港币,这点则决定了USDT与HKDT辐射的人群、应用领域及策略都是不一样的。

第二点,USDT目前来看主要侧重于交易媒介这块,对于HKDT来说我们除了交易媒介外,我们也非常侧重于支付工具领域。

目前有一个观点,稳定币其实是法币在区块链领域中的一个映射,未来肯定会有一款稳定币会最大化的占有整个市场,目前美金还是在世界货币中占据主导地位,当然未来不排除人民币占据世界货币的主导地位,就此未来可能某一款锚定人民币的稳定币将会在众多稳定币中脱颖而出。

但从目前的角度来看的话,我们认为锚定港币的稳定币将会率先在这个市场中脱颖而出,而我们做出这个判断的依据主要是因为港币自身的特殊性。并且在锚定港币的稳定币赛道中,我们HKDT的先发优势是非常明显的,如果按照战略稳健布局及现阶段发展状况来看,HKDT是非常有可能在港币稳定币中脱颖而出的。

记者:徐总您认为未来什么样的稳定币能够存活下来?

徐飞:目前市场上存在3大类型的稳定币,有锚定法币的稳定币、锚定数字资产的稳定币以及算法算力的稳定币。在这三种类型中,简单的以运用中心化的方式发行的稳定币将是发展的潮流,特别是锚定法币的稳定币则具有更大机会及光明未来,其他类型稳定币过于复杂,普通的百姓难以理解。

从发行主体来看,目前市场上也是有三大类型的发行主体,像USDT是由交易所发行的,而交易所发行的稳定币成为跨平台的稳定币是需要具有极其特殊的天时、地利、人和的,目前这种条件已经无法复制。另一种则是由大型的互联网公司发行的稳定币,像facebook、腾讯、阿里这类的公司,在我看来那些拥有海量C端用户的互联网公司是非常有机会能够在稳定币领域取得非常显著及令人震惊的成绩的,因为他们本身就拥有一个很强大的生态体系,在这个生态体系中如果有一种效益非常高的工具型的金融产品,比如稳定币,它的整个生态产出将会上升一个量级。第三种稳定币发行方是需要有强大金融资源支持的项目方独立来开发的稳定币,就比如我们HKDT。

稳定币团队必须要有长期投入的一个过程,但目前市场上存在一些由VC支持的稳定币发行方,在我看来是不可取的。因为VC的商业模型与稳定币的商业模型是不匹配的,稳定币是一个长期高投入的项目,由于VC则是需要短期内获得高额的回报,所以目前来看VC发行的稳定币是无法长期存活下来的。在美金稳定币中如果USDT不犯什么大的错误,基本其他锚定美金的稳定币是无法撼动其领先的地位。而在大型互联网公司中,目前还是需要观察政策的影响。在独立的稳定币发行方中一定要锚定主权强势的货币才能获得更多的机会。另外这也和整个团队的运营有很大的关系,团队必须是一个极其复合型的团队,包括区块链、互联网、金融、财务、法务等这些综合以及拥有一个很强的资源能力及与行业高度匹配的团队才能在市场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1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