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CEO王小川:面对数字央行的挑战,一定是大企业之间形成联盟来推动

7月9日,2019(第十八届)中国互联网大会今日在北京举行,搜狗首席执行官王小川出席并发表演讲。

王小川表示,消费互联网开始走向线下的场景,互联网的力量越来越大之后,开始需要有家国情怀,不仅有更大的责任,它与国计民生有更多的联系。

他谈到,虽然之前百度出了很多事故,医院也很反对,但是用户习惯不是这么容易改变的。大家健康上的顾虑的时候,50%以上的人会去用搜索引擎。搜索引擎在今天扮演了去连接用户信息获取以至于跟医院连接里面很重要的一个责任,搜狗在这里面做的非常多的工作。现在我们每天健康的搜索量是超过了四千万次,比现在互联网其他大多数的做医疗的公司高很多。

他预测,在下一个阶段里面势必会存在互联网公司,利用互联网技术跟体制内的医院体系做到更大的对接,共建医疗体系,预计在未来5-10年之间会有新的融合出现。

王小川认为,在面对数字央行挑战的时候,今天的做法不是一个国家的能力独立发展这件事情,一定是大企业之间形成联盟来推动。

以下为王小川的演讲实录:

在十年前,当时跟一个在国家体系内非常资深的人交流的时候,当时他说你们互联网就像孙悟空,我就很好奇怎么像孙悟空?他说像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没爹没娘,就不是在一个体系里长起来的,我们才意识到我们从一个小众一个奇特的方式长到了今天。

那一年我们已经叫了互联网或者叫传统企业,当时传统企业不这么叫互联网,那时候我有一个朋友不是做互联网的,把我们叫虚拟经济,所以对互联网还没有这么大的认可。

我们今天一直在变迁,之前王坚讲的做广告模式已经叫传统互联网或者古典互联网,刚才提到To B和To C。所以,今天我的视角比较放飞,不再谈技术,谈5G,谈人工智能。

我看到一个趋势从消费互联网开始走向线下的场景,再往下互联网的力量越来越大之后,开始需要有家国情怀,不仅有更大的责任,它与国计民生有更多的联系。所以我今天分享在一个细分里面,就是互联网壮大以后,会有什么新的碰撞和机会?

医疗问题互联网谈的不算多,甚至在之前的一个报告里面会讲在医疗领域是伪赛道,之前很多VC投医疗,投分诊、会诊甚至都失败了,甚至开会说这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我也很好奇,这究竟跟互联网有什么关系?因此我之前做了很多工作,跟医疗主管部门跟医院的医生院长做交流,其实大家都有共识:第一个今天在医疗上总体是供给资源是不足的,就是全科医生离需要大家有获得感差5倍,我们需要在未来五到十年里面培养5-10倍的全科医生,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同时还有错配,我们去医院的时候有可能对自己病情不了解。之前有一个朋友跑去看脑科,其实是脖子神经和骨头的问题,或者说应该去小医院,结果去了大医院。

所以核心是做今天的医联体和三级诊疗,实际上是从三甲医院到二甲医院,到市级医院做这样的部署,能够把医疗资源最大化的供给做到。但是它还是不能解决医疗资源不足的问题,以及错配的能力还是有限的,大家到社区医院还是不放心。我们在交流的时候问你们怎么看互联网去做医院的呢?做医疗的呢?我发现他们有几个基本的观点。

第一句话诊断是需要发生在医院里面的,需要大型的设备,需要医生,离开医院做互联网是做不到的,5G来了好一点,但是主体还是在医院里面。另一件事会提到治疗也需要到医院,才有这样的设备。所以当我跟医院体系打交道的时候,他们认为互联网是没有关系的一件事,既不能诊断又不能治疗你能干嘛呢?谈到互联网医院这个概念的时候,也更多谈到传统医院它的互联网化,而不是跟医疗是什么样的关系。

互联网行业做了很多的探索,比如说今天像春雨、好大夫开始连接医生去问诊,帮助挂号,但是相对而言天花板比较低,瓶颈受限于医疗资源本身的不足。今天想到互联网去做好分诊或者问诊的工作,就像全科大夫一样他给更多的咨询建议做不到,因为自己专业知识的经验是并不足够的。

今天我们看到有效的切入点是在做这种专科的辅助,比如说你拍一个肺片或者做一个眼睛的检查,尤其是在今天AI发展的时候,在图像的处理里面是有非常大的突破。因此这里是扮演轻微的角色,并不称其为给广大用户、给全民的健康带来它的益处。我自己的思考会看到未来有一个角色是有意义的,那就是用户通过数字+工程师互联网公司可以做的工作,跟我们在线诊疗系统连在一块,就可以做到健康的管理或者分诊或者慢病的管理,怎么去理解?

我们看到发达国家其实是有家庭医生这样的能力的,他并不在医院里面,也不承担诊断、确诊的工作,也不承担治疗的工作,更多他能够更了解你每个个体能够给你做这样的建议,你有轻微的问题他可以给你做辅助的治疗,但更多是在慢慢提醒里面有他的作用。

所以我自己的一个预测,到未来在VC行业里面认为没有机会的一个分诊和问诊会有新的形式存在,核心的要点是互联网这样一种医疗能力,面向用户服务的精神是能够和医院体系的数据打通的,这是一个特别艰难的工作,但是我认为这个范式不断的转化,不断的To C、To C。

在下一个很大的阶段里面势必会存在互联网公司,利用互联网技术跟体制内的医院体系它做到更大的对接,共建医疗体系,我们预计在未来5-10年之间会有新的融合出现,这不是提上半场和下半场,而是我们的场景能够跟我们的最权威,但是体制内比较保守的能力能够更好的结合,否则会出现冲突。医院来讲它们说患者不到医院来,你不是一个病人它不对你产生这样一个服务,这是我认为往下会有一个互联网理想的角色里面在一个充足空间带来一个新制位置。

搜狗在里面为什么很关注呢?今天大家会有一个很明确的情况是说如果大家有健康上的顾虑的时候,50%以上的人会去用搜索引擎,虽然之前百度出了很多事故,医院也很反对这种事,但是用户习惯不是这么容易改变的。

我的搜索引擎也不能说开天窗,然后给你如果查高血压的问题对不起不给结果。因此在这里面搜索引擎在今天扮演了去连接用户信息获取以至于跟医院连接里面很重要的一个责任,这里面我也是想谈到我们在这里面做的非常多的工作。现在我们每天健康的搜索量是超过了四千万次,比现在互联网其他大多数的做医疗的公司高很多。而且,我们现在也有非常多的技术使提供全面内容,做轻度的分诊,包括分层技术。因此在我们这里面是很愿意跟行业一块能推动面向用户医疗服务的一个数字医生的承接作用。

另外一个话题也是超越了互联网大家可以看到,之前是牛鬼蛇神出来了,谈到区块链,有货圈、链圈,大家讨论怎么炒币把它变成发财的事情了。

我自己是搞技术,所以就非常的关心。今天像脸书主导了货币之后,国内震动。互联网在这样重大课题里面是有自己的角色的。

我先简单表达一下我对区块链技术的理解。区块链从本身完整视角里面它是技术+商业,甚至加上政治,比如说治理,是三位一体的一件事情,如果我们只谈技术,只谈商业或者只谈去中心化的理念,只是盲人摸象,只看到局部。

因此大家说对不起你看到鼻子,他看到嘴巴,没办法完整的看到。在这里面之前因为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理念里面有很多的局限性,我自己看到今天不管中国还是全球有若干的创业企业是走偏了,甚至带来伤害的。因为去中心化这件事情蛮有它的局限性,包括它的概念,做不好就像会有当年割资本主义尾巴,好像把中心化去掉了就天下太平了,当我们做区块链技术的时候,有点像咱们对共产主义很远期的事情。

这里面从技术专业分析区块链有三个不可解决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对去中心化而言是用户没法放到链上去的,基本放在空中对真实世界的人你没法用自己的帐户密码去认证你拥有的链上的资产,所以最后我们每个人是拿到一个钥匙,一个密钥去访问你的比特币钱包,因此这个对大多数而言是没办法使用的,普通消费者是不能把自己跟区块链做这样的连接。如果你拿一个密钥,这个密钥再丢掉就跟你没关系了。所以区块链的技术对普通消费者是非常远的事情。

第二,这种资产也很难放到链上去,以前有专家在讲这种房地产交易放到区块链上交易就会更便宜,但是没回答这个问题这个房子怎么放上去?所以就是空谈,只谈了商业,没有谈后面技术的逻辑。所以其实资产放上去也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或者有一些中心化的节点来做这样一个转化的。

第三件事情就是区块链本身的共识协议,共识协议建立之后就没法修改或者修改比较困难,我们之前用TP、TIP协议去走互联网的,今天很难在这个上面去做调整。区块链本身的去中心化有若干不可克服的问题需要简化,具体的做法不是去中心化,而是联盟的做法,是需要在企业之上形成大家的联合在线下经过讨论形成这样的共识,它不是一个企业或者一个国家去做的事情,是企业国家之间的联盟或者国家之上的联盟,指联盟之间他们中心化的能力去解决资产上链、解决资产认证、解决共识的问题,所以正确打开的用法是用联盟的方式去做。启动上像互联网一样,传统的做www信息浏览的,而不是一开始跑后面的电子商务、游戏,所以今天区块链走到现在最简单的用法是做支付或者做交易,在上面去做其他更多的确权认证的东西,其实离这个时代还是蛮远的事情。

现在国家也都非常的急迫关注这个事,更多需要民间的力量来参与。所以不是每个公司为自己的商业目的在做这个事儿,而是在中国在全球里面扮演自己的角色。全球未来能够看到大的博弈机会是美国、中国,美国脸书牵头做了这么一个支付系统,甚至叫数字央行,中国怎么应对?我会提到一些中国的现象和预言的机会。还有一个角色不可错过叫孙正义,推演的时候他控制全球的资源非常多。

因为在这样的时代里面,在面对数字央行挑战的时候,今天的做法不是一个国家的能力独立发展这件事情,一定是大企业之间形成联盟来推动,这也是形成新的碰撞,就像刚才我们谈到医疗里面民间的力量跟医院怎么去合作一样的,现在又到了一个新的需要智慧的地方,是我们大的企业在各个场景中间怎么能够通过合作能够去建立大的新制机制在国家允许下去做,所以很有可能是在大湾区,尤其是在香港注册以中国为主应对它的挑战,而且一定是大企业的合作和竞争来推动这件事情。这件事情也代表了互联网力量对一个国家的贡献。

最后我看到还有一个题目,开一个头,就在全球当中依然看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语言的障碍。所以我可不可以问在座的一个问题,现在全球以中文为母语的人口是多少?是20%是第一大,全球第一大语言是中文。英文是第几大语言?可能第二大,但是对不起,英文在全球使用人口作为母语上只是第四,印第语和葡萄牙语还更大,但是另一个分裂的地方我们是人口众多,但是在互联网95%的信息是用英文写的,100%的商贸活动是用英文沟通的。

这对我们中国而言带来一个挑战,怎么参与世界舞台对话这样的语言体系和想法其实是会受到抑制,刚才清华副校长说到我们写论文都要用英文去提交,用英文去阅读,提交付一次费,阅读付一次费,我们思想保障放到这样一个另一个语言体系里面去。搜狗我们作为一个很愿意在表达或者信息里面做贡献的公司,做输入法做搜索,我们看到这个问题,翻译问题的良好解决,以及中国进入国际舞台全面进去的很重要的要点。

纵观历史,每一次大的翻译进步以后都会带来文化的复兴,在学术论文的交流上,如果只是英文去做,对于我们现在在全球化里面还是有一些障碍的,所以为了更加的开放需要建立我们很强大的中文体系去平衡英文世界的力量。今天我给大家分享的力量不是在谈To B、To C,而是在于互联网在国计民生里面做怎样的贡献,也许多在贡献里面能够国泰民安,能够实现复兴梦。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33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1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