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赌徒遇上无赖——安徽天策爆雷 维权者遭分裂

2017年,比特币疯狂上涨,数字货币逐渐从小众走向大众,各种山寨币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彼时,“十倍币”、“百倍币”常作为项目宣传的噱头,巨大的财富效应吸引了各路投资者,企图抓住这一机遇实现财富自由。

与此同时,一个新兴产业---币圈代投应运而生,美其名曰帮投资者寻找优质项目,提供私募渠道,实则其中藏污纳垢。特别是2018年数字货币市场走熊后,一大批项目爆雷,各种跑路事件、维权事件层出不穷,其中自然也包括众多币圈代投。

近日,又一家币圈代投爆雷,据维权的投资者初步统计,已有200多人被骗超过3万多个ETH,它就是曾经在代投圈还颇具名气的安徽天策。

安徽天策爆雷

2017年底,比特币涨至创历史新高的19299美金一枚,数字货币达到最热的时候,张恒、程磊等人通过安徽天策以代投GOT的名义,募集了近8000ETH。

但据投资者反映,张恒、程磊等人当时并没有将募集来的ETH全部参投GOT项目,仅仅投了500ETH,剩下7000多ETH全部装入张恒、程磊等人的口袋里。

直至GOT项目发币,安徽天策的阴谋败露,于是谎称参加私募战略轮,需6个月以后才能发放。并给出解决方案,要么退ETH,要么等到2018年11月发币,而此时ETH已从9000元跌至3000元。直到GOT破发,安徽天策在二级市场买入发放给投资者,才算把这件事给压下来。

对比投资者的亏损,张恒、程磊等人却因此实现暴富,过上奢靡的生活,不仅购入豪宅豪车,据说两人还各自喜提小三一名。两人连同小三,甚至还有程磊的母亲在短视频平台上高调炫富。

据投资者反映,除了GOT项目,天策还曾在蒂芙尼项目上骗了投资者不少币。还是一样的套路,天策谎称有蒂芙尼的额度并晒出合同,在骗取投资者的币之后,又声称年底才能发币,从而拖延时间。

实际上,蒂芙尼最后并没有发币成功,而那张合同也是伪造的,募集来的币都进了他们自己的腰包。有投资者要求退币,甚至还要收10%的退币费。

GOT事件过后,安徽天策发布一篇声明,将安徽天策品牌升级为天策(TINANCE),并把业务拓展至比特币云算力,联合矿场,精品区块链项目,币额宝,数字资产/矿机抵押,知识大讲堂。

如此一来,不仅化解了GOT事件的影响,而且在一番包装后显得更有逼格,继续招摇撞骗。

天策号称在吉尔吉斯斯坦建设“全球5A级矿场”,通过售卖电力、出租算力等方式吸引投资者。在投资者投资天策矿场或者云算力之后,天策便以各种形式的借口告诉投资者矿场暂停运行。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天策给投资人的政府许可文件,竟是一张英文等级合格证。而在事情逐渐败露后,投资者终于反应过来,组成维权群开始维权。

组织维权被分裂

近期,有投资者直接去往合肥上门维权,发现募集来的币被程磊用来做合约,其中10000ETH最终爆仓归零。张恒代表天策出面协商,但最终并没有给出实质性的解决方案,以司法程序为由继续拖延时间,而程磊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

据维权者初步统计,维权群中200多人,被骗超过30000ETH,其中不乏上千个ETH的大户,而这只是一部分,目前维权群人数还在不断增加。

与以往的代投跑路不同,张恒并没有携款逃跑。一方面咬定自己没有币,一方面强硬回应如果报警,一分钱都没有。但据维权者追溯以太坊区块记录,发现所有代投项目资金在分散后又汇总到两个地址当中,账面上最终还有23000个ETH。

7月6日,维权群退推举群主“语&谦”“大宝宝”等数名投资人为代表,试图通过媒体曝光等手段推进维权进度。7月7日,某自媒体发布一篇《安徽天策暴雷:你与财富自由,只隔一层不要脸》,当天中午,张恒突然致电要与两位代表协商解决方案。

正是这次协商,最终导致了维权的投资者之间出现了分裂。部分投资者希望通过维权能够挽回一定损失,但另一部分投资者认为天策会退币、退钱,双方出现分歧。

在协商回来后,两位代表在群里发布公告,声称将天策从七月底开始basecoin分期退币,用矿场收益增加退币比例,其他项目按期发币,并由投资金额3000ETH以上大户成立监督委员会,监督方案实施。此外还要求删除上述自媒体文章。

对于两位代表带回来的协商方案,有投资者提出质疑,但两位代表却将有异议的维权者踢出群,300多人的维权群被踢到只剩几十人。被踢的受害者被迫建立新维权群,继续推进维权工作。

据被踢的投资者爆料,“语&谦”“大宝宝”二人在跟张恒协商期间,收取20万人民币以暂时息事宁人。后来二人辟谣,每人仅是收取一万块“差旅费”,并没有额外拿钱。具体收了多少,或许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

目前张恒已经被扭送看守所,而在维权群里,依然还有投资者在指责报案的维权投资者没有给天策20天的准备时间为大家退币,张恒被控制之后就没人出面还钱。

人性贪婪是原罪

天策的投资者最终能拿回多少币,很难讲。对于数字货币这类特殊的互联网金融诈骗案件,我国现行法律尚未推出具体可操作的规定。况且数字货币难取证,在报案地点、涉案金额等方面也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天策维权事件并不是币圈的第一次维权,也必然不会是最后一次维权。这不禁让人思考,为何币圈的投资者这么容易触雷。无非是被高回报诱惑,贪欲在作怪。

自从数字货币在国内火了之后,币圈的巨大财富效应让众多投资者迷失在其中。对于“十倍币”、“百倍币”的追逐让他们根本无暇去顾及项目的真伪,以至于拿一张假证书就能当作合同把投资者手中的币骗走。

就像前几年的P2P一样,为了追求高额的回报,砸锅卖铁投入其中,甚至还要把周围亲戚朋友拉进来,结果平台跑路,落得个倾家荡产,六亲不认。常常说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但在高利诱惑面前,有几个人能够保持理性客观。

这时候,他们已经不再是一个投资者,而是一个投机者,一个赌徒。俗话说,十赌九输,不否认有人因此发了财,但有几个人能够全身而退。

而当赌徒遇上无赖,结果可想而知。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14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