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前传:区块链如何改变了硅谷的创业和投资?

在Libra发布之前,来自FLAG公司的硅谷创业者们已经开始进行区块链的实验——他们要打破大公司垄断的数据和节点。

在Facebook发布Libra之前,许多人并不愿意正视区块链技术,但变化的确在发生——顶级的人才们辞去FLAG(Facebook、Linkedin、Amazon、Apple、Google)公司稳定的工作在车库里开始了“997”的创业,力图创造下一代互联网,而传统顶级风投在这个领域失去话语权,因为有更多新兴资本在代替他们。

这些变化或许最终只是昙花一现,又或许下一代的互联网确正在被创造。

1

创立的第一家公司被Apple收购后,Stephen Tse成了Apple的首席工程师,但他并不打算长期待下去,而是积极寻找第二次创业机会。他之前在大公司公司过——创办卖掉的这家公司之前,他在谷歌工作了4年,那是他从宾夕法尼亚大学读完博士后第一份工作,而在硅谷人的基因里,创过业之后,再也回不到大公司。

为了解技术社区都在想什么,他发起了一个“前Google人聚会”。每周四晚上在森尼韦尔城里的餐厅里交流专业知识和最新技术热点。聚会有时候多达80人,主题时常变换,一个法国籍VR创业者Nicolas带来了VR的讨论,Apple Siri的印度籍工程师Alok带来了AI未来发展可能性的讨论……直到一些人带来了区块链的话题,讨论持续了下去,大家开始为这一技术激动。在那个聚会上达成的共识是,相比互联网技术影响了数百万人,移动互联网技术影响了数亿人,他们认为区块链技术能在未来直接影响所有人,会打破现有秩序。

Stephen决定沿着这个方向去创业,Nicolas、Alok都成了他的第一批合伙人。2018年6月,硅谷每年最热的时候,几个人每天到Stephen Tse位于森尼韦尔家的车库里开始上班。

他们希望利用区块链技术重构数据传输和分享,从而创造一种去中心化的分享经济平台。在工程师眼里,数据比石油还珍贵,但是全部被互联网巨头所占有,而他们提出的模式完全是打破现有垄断。

无论从商业模式上还是技术模式上,都与现存模式背道而驰。简而言之,Google、Facebook的商业模式是提供免费服务给用户,然后将用户数据卖给有需要的买家获得收入,他们是用户和数据买家之前坚不可摧的中介,但不公平之处一方面在于坐拥的利润过于庞大,以Google为例,Alphabet第一季度营收为363.4亿美元,净利润为66.6亿美元。

而Stephen他们设想的分享经济平台,则能够去除Facebook和Google这样的中介——在区块链技术保障下,保证隐私安全得到保护,个人用户可以通过平台与需要数据的机构交换数据,获得现金收益,整个网络也是被分散的个人和机构所运营,不被任何中心化组织操控。而创始团队作为一个自发组织运行平台,类似于Linux。

硅谷许多极客们讨厌大公司,他们的口号是:“不要成为一个公司”,因为公司意味着缓慢和垄断。而区块链项目,从一开始就是开源的,而开源逐渐成为技术世界的共识——微软和开源系统Linux为敌了多年,几年前开始也资助Linux。

Stephen合伙人之一的Alok毕业于卡内基梅隆大学,这所大学的计算机专业尤其是AI研究在全美排名前三,他对于AI非常痴迷,原本在Siri做AI工程师,但他清楚地看到AI初创公司如何被大公司“扼杀”,“最主要的是他们有数据有算力,只要他们看到任何创业公司对他们有威胁,他们就会买下这家公司”,Alok说,“我想把人工智能从他们手上拿回来,并且交到每个人手上。当你翻阅关于这个问题的研究,让每个人都享有AI最大的障碍是是创造一个可以规模化的平台,而这正是我们准备做的”。

尽管区块链在许多人眼里是骗钱工具,但是在硅谷还是拥有一些信众,否则他们不会“背叛”原有的FLAG大公司——在硅谷,“Facebook”、“Linkedin”、“Amazon”和“Apple”以及“Google”被称为“FLAG”(旗帜),成为这些公司员工意味着高薪、稳定。Harmony团队工程师团队全部来自这些“旗帜”公司,有几个人为亚马逊和NTT工作了超过10年,现在他们希望做一些新技术。

技术上也是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本质是一个分布式网络,而网络上的每次结论,比如比如一笔转账的确认,都是需要多个节点共同确认。在6月28日,Harmony发布了主网,他们网络从一开始就有100多个外部节点,这个数据让区块链行业表示惊喜,但对于行业外的人来说,难以理解这个数据的珍贵,这意味着一种分布式网络的开始。在这个网络建立初期,Harmony设置一种抵押机制来运行节点,无论是抵押1万美金的个人还是300万美金的机构,最多都只能运行一到两个节点,“如果真的要致力于发展一个去中心化网络,在一开始时就就要保证权力是分散的”,Stephen Tse说。

Harmony毕竟还只是初创公司,团队还不到20人,他们的颠覆计划还不会被外界所重视,但是当Facebook参与这件事时,无论以如何顺从的姿态,都还是引来了极大的抵制。扎克伯格的计划就是和现有货币竞争。

2

就在美国时间7月3日,美国立法机构的四位主席联名向马克·扎克伯格等多名Facebook高管发出公开信,要求其暂停所有有关Libra加密货币的开发并举行听证会后。

6月20日,Facebook通过白皮书向世界介绍了数字货币Libra,Libra希望成为一种稳定货币,扎克伯格在公开信中称:”未来希望Calibra提供更多服务——例如按一下按钮即可支付账单,通过扫描代码购买咖啡,或乘坐当地公共交通工具而无需携带现金。”——看起来无害,不过是一个早已移动支付的应用场景,但是问题在于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基础上。

在了解Libra的野心之前,有必要先了解比特币的本质。比特币和传统货币不一样,第一次用技术提供了不依靠央行等机构发币的路径——它是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的计算产生,并且用整个P2P网络中众多节点构成的去分布式数据库来确认并记录所有的交易行为,使用密码学的设计来确保货币流通各个环节安全性。

比特币的出现是对现有中心化金融机构的消解以及对印钞所带来的通货膨胀的抵制。

假设一个中国人要给一个美国人转账,相比之前需要先把人民币兑换成美元,再通过两个国家银行之间的对接,比特币只需要向一个一串27-34位的字符转账,而且一切都是匿名的。

而比特币的另一个使用场景是在委内瑞拉。今年以来,委内瑞拉货币的日通货膨胀率大约3.5%左右,2018的年通货膨胀几乎是1,700,000%,这让当地人失去了基本的生活秩序。当地人把比特币这样的硬通货当作流通货币——去牛奶时通常会去一个叫LocalBitcoin当地的交易所网站,寻找比特币买家,按照当时汇率兑换一些货币,然后再用这些货币立即到店里买牛奶,以防贬值。根据彭博社报道,2018年4月17日比特币在本地市场创下了交易纪录,达到100万美元一天,交易量仅次于俄罗斯,位居第二,而俄罗斯也因货币不稳定陷入危机。

在跨国界支付和对抗通胀这两点上,Libra和比特币都是一样的,因此也不难理解所遭致的抵制。

7月3日的立法机构的公开信上说,Facebook项目可能“建立一个全新的,以这家总部位于瑞士的公司为基础的全球金融体系,其目的是与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竞争。”该委员会指出,它认为这样的行为可能会产生严重影响:“这会带来引发对于隐私、贸易、国家安全和货币政策的严重担忧,不仅仅是针对Facebook超过20亿的用户,还是针对投资者、客户和全球经济而言的。”

比特币自诞生起就带着对现有世界秩序的嘲笑,2009年1月3日,中本聪在创世区块里写下的第一句话是:“2009年1月3日,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而当天,英国财政大臣达林考虑第二次出手纾解银行危机的时刻。

但比特币一直是少数派的游戏,在硅谷,几年前拿比特币买披萨不是个笑话,在成为多数人的工具之前,数字货币抵制都是零散的,而Facebook是一个有着20亿用户的网络,不难想象,一旦投入使用,带来的影响会成指数级增长。

即便Facebook极力表现得顺从——假装自己只是买咖啡时候的交易货币,也邀请包括万事达卡、PayPal、Visa这样的传统金融机构,eBay、Uber等互联网公司成为他网络上的节点,一起治理网络,但是区块链的本质并不会改变。

3

一些权利的确在更迭。

硅谷项目在融资时,沙丘路的基金已经不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了。2017年下半年,ICO热潮掀起,硅谷的一些背景优质的项目被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争抢,当时沙丘路上包括红杉在内的传统基金都还没有设置直属的数字货币基金。一个硅谷项目透露,2018年1月他们向外界私募时,包括红杉在哪的传统基金希望参与当时的融资,但是红杉希望项目给他们一个月时间,快速地去融一个数字货币基金,但这个项目拒绝了,在他们看来,能够让红杉入驻当然有市场效益,但也并不值得为他们打乱融资结构。

背后的逻辑是区块链相信分散和平权。相比传统公司融资时往往几轮下来十来个投资机构架构,区块链项目在私募时就会介入40~50到家左右的机构和个人,在这样情况下,没有人有绝对的权利对控制公司。

无法否认的事实是,随着2017年数字货币价格持续上涨,一批新兴富人成长起来。他们或者是比特币早期持有者,或者投资过一些项目,获得不错的退出机会。传统投资往往需要以5年或者10年为单位,被投公司上市,投资人才会退出,而区块链项目则是以5个月或者是1年为单位就能获得退出机会,资本回报率十倍甚至万倍。在获得初期财富之后,这些人拿出部分利润投资,成立有品牌的个人基金,成为行业里重要的私募投资者。

另一方面,传统基金对于这一领域仍然谨慎。例如,红杉坚持以股权的形式投资了火币等交易所,而拒绝以币权的形式。

2018年,比特币价格从19000美金跌到年底的3000美金左右;到了2019年春天,数字货币再次复苏,比特币价格回升,许多传统基金仍然没有设置数字货币基金,但交易所找到新办法开启向大众的融资窗口。

以币安为例,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发明了IEO。E代表的是交易所(Exchange),表面这家公司加强了对项目的审核、尽职调查,生成一份类似于精简招股说明书的关于新币的报告,然后再把这些代币发给买家。

《华尔街日报》报道,在这些IEO交易中,交易所扮演着投行在IPO中所扮演的角色,在上市前对未来的IPO公司进行研究。币安的CEO赵长鹏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他的交易所有一个全职团队,仔细审查IEO系统上市的候选项目,包括项目的团队、技术、经济模型和战略等问题。

Harmony就是今年今年6月在币安平台上进行了IEO,而在IEO之前,他们接受了币安超过一个月的尽调,除了每日在文件和代码上的审核,还会派出技术副总裁和投资副总裁前往Harmony位于硅谷的办公室面试项目创始人和团队。

Jeff Dorman是资产管理公司Arca首席投资官,这家公司专注于数字货币投资,他说:“任何对IEO感兴趣的投资者都需要自己做研究而不是盲目信任交易所。”。前资本市场银行家Dorman表示,IEO是ICO向前迈出的积极一步。“交易所赚了很多钱,”他说,“他们有动力不杀死金鹅。”

可以肯定的是,从此次数字货币热潮中筹集到的资金还远远不够。数字货币数据和研究公司TokenData创始人Ricky Tan称,截止至今年五月,通过IEOs,ICOs和私募筹集的资金总额为12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100亿美元。

Harmony作为IEO项目融到了500万美金,团队都配备一定份额的币,但是Stephen和团队达成了共识,所有的币按照4年时间授予,而且是从2020年才可以卖出——除了上市时间短于传统创业公司,授予时间完全和传统公司一样。从这个角度来说,创业者的自律意味着行业进一步成熟。

如果区块链未来真正走入大规模应用,毫无疑问颠覆已经在发生,权利已经在更迭,而如果没有,那么的确有一群为此狂欢,一批真正的技术极客为此做过努力。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29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1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