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寒冬一周年,我拿了一手的归零币

随着比特币价格回到1万美元,人们对牛市的预期愈来愈强烈,行业似乎又变得热闹起来。

熊市中沉寂已久的社群,躁动起来。

只不过,他们频繁讨论的话题,不是谁谁谁又拿到哪个百倍币,而是自己买的币什么时候可以回本。

记者从多个代币投资人交流群获悉,发现买山寨币的不在少数,且不少是在2017年底和2018年初的高位入场的。然而,2018年5月之后行情急转直下,到8月初,数字资产整体市值规模从年初的8000亿美元高点跌至不足3000亿美元,跌幅近60%。比特币价格从年初的近2万美元跌至8000美元。山寨币普遍遭受大规模血洗,行业迎来至暗时刻。

如今,距离区块链寒冬已经过去一周年,数字资产总市值回升到3000亿美元。比特币价格也从去年8月初的8000美元回升至1万美元,然而,我们并没有感到一丝暖意,反而更加寒冷。因为相比去年8月初,比特币的市值占比已从47%已经上升到70%。也就是说,山寨币们的市值占比从53%下跌到30%。绝大多数山寨币们价格依旧选择继续掉头向下,中位数跌幅竟在99%以上,高位买入的投资人基本“归零”。

牛市不把钱当钱,现在满手归零币

所有人都在怀念2017年底2018年初的日子。

那时候,比特币价格涨到将近2万美元,以太坊价格涨到1500美元,几乎所有上了交易所的ICO项目相比众筹价都是10倍涨幅起步。

所有人都亢奋了,手里拿着大把ICO币的人们看着账户里小数点前不断增多的数字,每天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没“上车”的人们在拍断大腿后,果断参与这场史无前例的财富盛宴,疯狂“补习”区块链知识。他们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即使凌晨3点也不睡觉,认真在社群中聆听“大佬”们指点江山,分析当下的区块链革命形势。

记者接触了一个叫陈星(化名)的个人投资者,他就是那个时期的缩影,在牛市最疯狂的时候拿出10万元梭哈买了某个山寨币,期望赶上财富快车。

“那时候牛市市场非常热,有朋友非常看好,我就在OKEX钱买了BTC然后兑换成XXX代币。”陈星向记者回忆起当时买山寨币的情形。

当记者询问陈星在买入时是否会参考项目白皮书时,陈星说,“项目白皮书这些资料,不会做完参考标准,都是画饼。”

“这个币的创始人是什么耶鲁大学的,以前非常喜欢跟着v神开会。我一个朋友说,他在北京开会时,说他的ppt可以得诺贝尔奖。”

在名人效应和诺奖加持下,陈星毫不犹豫地在价格最顶点买入。

如今,这个币的价格(0.0745元/个)相比当初陈星买入(21.22元/个)时已经跌了99%,在OKEX、Bibox仍然可以交易,但24小时成交额只有100美元左右,网站无法打开,项目基本归零。

不过,不死心的陈星至今没有卖出,等着解套,“套现也没多少钱了,自己傻有什么办法。”

而如果要解套,这个币需要从目前的价格再涨300倍,基本无望。

山寨币们的黄昏

如今,比特币价格基本站稳1万美元,相对历史最高价近2万美元虽还有一段距离,但似乎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大。所有人都对比特币在2020年减半后创新高没有半点怀疑。

山寨币们,就没那么幸运了。

据蜜蜂查数据,有完整最高价和最低价日期记录的4519个币种中,这些代币价格在创下新高后,会普遍走向“归零”(价格相对最高价跌90%以上)。

有些“归零”之后还能东山再起。有些,可能永无出头之日。

2017年底和2018年初,山寨币们迎来狂欢,近3000个代币创出历史最高价后。然而,只有约500个代币此后走出新的高位,占比只有17%。

剩下的83%,至今的跌幅中位数超过97%,几乎“归零”。

(注:之所以用中位数,而不是平均数、最大/小跌幅,是因为有些代币由于交易量小,很容易产生非正常的波动,统计结果不能够客观反映总体样本水平)

以往,为了维稳币价,项目方常用的手段包括:币圈大佬站台、知名VC投资、学术大牛加持、社群打call……

放在2017年,以上任何一个手段拿出来,都可以轻而易取让币价翻几倍。

如今,“站台大佬们”被人人喊打、Algorand“开盘即巅峰”,被投资人调侃为“二狗币”、不少VC抱怨这茬韭菜越来越难割、社群卖力打call,币价该跌还得跌。

据专门统计“死亡币”的网站deadcoins统计,目前已有1735个币死亡。而据coinmarketcap统计,目前共有2432个代币在交易所公开交易。

而2018年底,上述两个数字分别是934和2070。

以此判断,代币的死亡率已经从2018年底的31%上升到目前的41%。

面对代币江河日下的现状,今年2月,数字货币集团(DCG)的首席执行官Barry Silbert就痛斥几乎所有ICO都是为了圈钱,其代币没有实际用途,并一阵见血地指出,大多数数字代币最终都会归零。

防不胜防的归零币

和“小鲜肉”陈星听朋友推荐买币不同,“老韭菜”博凡(化名)更加慎重,但是结果同样是“归零”。

“去过人家公司,见了CEO、CTO和其他管理人员,聊得都还不错,业务模型也不错,投资机构也不错,然后半年后归零。”

实际上,在此之前,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