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数字货币发展史:央行在下一盘怎样的大棋?

“如果你不能打败他们,那就加入他们的队伍”。

Libra白皮书的发布引发舆论轩然大波,所显露的支付性能似乎愈加印证了货币数字化才是货币未来这一命题的真实性。而一旦Libra正式流通,法币的地位将受到严重威胁,传统的货币政策也将遭受严峻挑战。

其实早在2014年,对国际金融一直保持着高度关注的国家便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数字货币的重要性,在严谨评估过后开始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央行数字货币(CBDC)的研发,Libra白皮书的发布则更像是一剂催化剂。

中国央行认为,数字资产必须置于央行监管之下,以防范潜在的外汇风险。而在其发布的2019年下半年工作计划中,央行表示将“加快研究中国法定数字货币”。

全球范围内的CBDC研发进展正逐渐浮出水面,数字货币的“国家队”似乎即将进场。

1

五年磨砺,央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经过十年的发展,数字货币在全球范围内流行起来,渐成潮流。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进行CBDC布局,包括中国、美国、印度、新加坡、加拿大、瑞典、巴哈马、乌拉圭和哈萨克斯坦等。其中,印度在加密货币法案的草案中纳入了数字卢比,新加坡正在进行一个名为UBIN的数字货币项目,加拿大银行在着手设计Jasper,美国则是在考虑发行FedCoin(联邦币),瑞典央行正在推进“e-Krona”项目,哈萨克斯坦在研究一种名为CryptoTenge对的与法币挂钩的数字资产……

除受Libra的影响外,各国央行推进CBDC研发进展的原因还有四:其一,解决支付效率问题,使交易速度更快、成本效率更高;其二,激发反洗钱程序的潜力,打击金融犯罪;其三,减少逃税、公职人员腐败等行为;其四,打击商业银行对零售存款的垄断权力。除此之外,CBDC一旦成功推出,将会赋予加密资产除投资和投机之外的功能,拥有像法定货币那样履行价值尺度、流通工具以及储藏手段的职能,同时为降低实体经济成本与提高效率等多方面赋能。而所有国家中,中国有望成为全球首个推出央行数字货币的主要经济体。

此前,《环球时报》曾表示,中国必须参与这一轮数字经济竞争。“随着全球数字经济竞争时代的到来,中国产业和监管机构都有必要就数字货币进行更多对话,理解甚至是鼓励数字货币。否则,中国有可能会在新的金融格局中落后。”显然,央行早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可以说,央行数字货币已经呼之欲出了。”CF40特邀成员、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于8月10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表示到。此外,他还透露,央行数字货币将采取“双层运营体系”,即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

为了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机构需要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早在7月8日的数字金融开放研究计划启动仪式上,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就曾表示,国务院已正式批准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而此次穆长春副司长的演讲则透露出央行数字货币原型已研制成功的消息。事实上,央行数字货币的成功研发并非一朝一夕所达成的,早在2014年,在时任行长周小川的带领下,央行便成立了专门的加密货币研究小组,负责制定数字货币DC/EP发行与操作的框架。五年磨砺,终将有所成。

2

一张一弛打造“中国式”数字货币发展史

更早之前,在外交部举行的中外媒体吹风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表示“G20关注新技术在金融领域的应用,包括数字货币、加密资产等等,中国在这方面应当说是做得比较好的。”同时他也提出,峰会在鼓励创新的同时,也要关注加密数字资产在消费者和投资者保护、反洗钱等方面的风险。

行业发展初期就是一个“诸雄混战”的局面,最易滋生犯罪事件,头部企业不能只顾着“开疆拓土”,更需“守土有责”,防范反洗钱等风险,时刻秉持着追求完美风控技术的匠心精神,以保障用户权益为重任,带动整个行业正向有序发展。

相信只要国家有需要,有责任感的头部企业家们会自发拧成一股绳为国家经济建设贡献一份力量。众所周知,央行对数字货币市场一直保持着较为严苛的监管力度,另一方面却在大力研发CBDC,就有人猜测这是否是在为法定数字货币的推行铺路呢?对于众多深耕加密资产领域的中小企业来说,又是否会迎来毁灭性的打击呢?

其实并不然,中国刚刚进入到财富型社会,民众对新兴事物的追逐都建立在贪婪的财富梦想之上,在没有相关律法的护航下,这使得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泡沫效应更加明显,出于投资者保护和社会稳定考量,政府自然要谨慎拥抱新兴行业。而央行层面所思考的是加密数字货币如何被大国所用,如何成为一个历史性的、重新改造世界经济并重构全球利益格局的工具,这便是CBDC的研究愿景。

一张一弛之下,看似是打压之举,实则是为了保证数字货币市场稳定健康地发展下去。目前市场上发行的大部分数字货币基本都具备的是投资属性,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则需要借鉴吸收传统货币和非现金支付工具两方面优点,重点突出的是支付属性,严格来说两种货币并非竞品,打压之说也就无从谈起了,相反,数字货币平台可以凭借相关经验为CBDC的研发建言献策。经济学教授张锐曾在一篇文章中表示,机构数字货币的开发与法定数字货币的开发并不是对立与排斥关系。

国家一方面可以在技术路线上引用“赛马”机制,从指定的数字货币研发机构中优中选优,或者进行技术上的多元有机整合,依托市场力量完成法定数字货币的开发;同时,国家还可以采取购买服务的方式,从已有技术成果的机构中采购现成产品,直接将成熟的私人数字货币改造与升级成法定数字货币。对此观点,笔者深以为然,强强合作一定会出现“1+1>2”的效果。期待在央行的主导下,中国能尽快推出自己的主权数字货币,助力我国数字金融早日走入全球化时代。

3

未来不可预判,未来终将到来

十年来,比特币因“法外之物”的属性被应用于各种黑色交易,也因强大的投资价值让众多投资者为之疯狂,其底层技术区块链一度被神话,成为赋能传统行业的最有效技术之一,以比特币为模型的众多数字货币相继涌现,“骗局”新闻一度占据众多媒体头条。随着时间的洗礼,泡沫逐渐消弭,市场渐趋冷静,行业也从最初的无序发展转为正向繁荣,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正向价值开始被各国和众多技术公司所重视。

不光各国进行CBDC的研发,跨国机构也开始布局数字货币。先有摩根大通推出“JPMCoin”,后有Facebook发行Libra白皮书,再有沃尔玛申请数字货币领域专利。可以说,随着国家和全球知名企业的入局,数字货币的发展正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作为一个新兴事物,数字货币缺乏律法的管束,因此各地为支持创新纷纷祭出监管沙盒。值得一提的是,各国监管和国际标准也正在加速制定中。

此前于日本大阪举办的G20峰会便首次提出支持FATF提出的加密货币监管指南,并称要“有效且快速地执行”,这意味着加密数字资产有望从国家角度的认可上升为国际角度的认可。十年前中本聪发布比特币白皮书之时,不知是否预料到了数字货币十年后的光景?再经历十年轮回后,流通货币是否又会完全数字化呢?未来不可预判,但未来终将到来。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17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1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