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m到底是不是个“小骗局”?

看客点睛:

*要了解Telegram的币Gram必须要了解它的创始人Pavel Durov(保罗·杜罗夫),一个有着自由主义思想的叛逆青年,相比于Pavel,扎克伯格的叛逆只是体现在套头衫上。

*当马库斯(Facebook的区块链负责人)乖乖坐在两会议员面前陈词辩护时,Pavel只会向他们竖中指,曾经他对普京就这么做的。

*Pavel有着被俄罗斯政府流放的经历,其对用户隐私有绝对的追求,这让Telegram无法调剂政府要求数据后门的请求,这种“不听话”会让Telegram成为一个另类——它诞生的数字货币Gram也是如此。

如果你感受过前不久Libra的那场热潮,你一定不会错过下一场,那就是Gram。

与Facebook公司发起的Libra有些类似,Gram是另一家社交平台Telegram发行的。不同的是,Facebook是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而Telegram排在十名开外,相对Facebook23亿的全球用户,Telegram只有2亿,但是这家公司和Facebook一样出名。

如果你已经在中国的币圈,可能你已经使用过中国版的电报群,它和微信最大的不同是可以组建20万人的群组——相当于一个小国的人口。

除这个区别之外,电报群的用户或许并没有意识到,Telegram竟然是一个加密技术和去中心化的先行者,2013年创办时,它就可以实现信息端对端加密,设有信息及时或定时销毁功能,第三方哪怕是Telegram的管理者也无法查看用户的信息。

但事情的另一面是,一些恐怖分子、贩毒分子和游行示威者往往更倾向于选择Telegram来沟通,包括在前不久香港的游行示威中,Telegram就是一项主要通信工具,因为政府无法监控到。

Telegram的这一特征背后是老板Pavel Durov(保罗.杜罗夫)的态度——他拒绝任何一方索要用户的私密信息,哪怕是政府。

Pavel是一个英俊帅气且极具个性的80后青年,出生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就读圣彼得堡国立大学体育学院。2013年在他就和哥哥尼古拉.杜罗夫(Nikolai Durov)共同创办了俄罗斯最大的社交网站VKontakte(简称“VK”)。

后来,普金政府意识到社交工具在游行示威群体中的力量,亲近普金政府的公司mail.ru开始秘密向VK其他股东收购了公司48%的股权,虽然Pavel说这并不合法,因为他和其他股东享有这些股权的优先购买权,但他并不知情。

迫于压力,失去控制权的Pavel辞去VK CEO职务,出售股权,变卖自己的所有资产,带着精锐的技术团队离开了俄罗斯。媒体称为“放逐”。

之后,Pavel生活在哪里谁也不知道。最初,他告诉人们,Telegram的总部在柏林,也有人认为他生活在伦敦,后来有媒体发现他们的数据中心在纽约州水牛城,后来那里也人去楼空。

Pavel也在电报群中建立了自己群组,里面有16万人,他在重要时点或者自己想说点什么时出来发出一大段的文字。

在今年6月发布的一条信息中,他说自己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不抽烟、不喝咖啡、不吃肉、不吃药、不吃快餐食品,一年前,他在饮食中加入了更多的限制条目,不吃谷蛋白、不吃奶制品、不吃蛋、不吃果糖,而这些健康哲学是为了保持创造力和头脑的清醒。

为了锻炼意志力,他会冬天在芬兰或瑞士的冰水里游泳。“如果你时常在有一层薄浮冰的湖里呆上几分钟,当你要开始一项枯燥但是又必须的项目时,就不会再那样拖延了。”

在那次信息发布中,他说为了锻炼自己的意志力和自律能力,他打算在未来一周内只喝水,不再进食任何的食物。

和扎克伯格最大的不同是,当Facebook的Libra到处寻求支持来适应美国政府的监管干预时,Pavel选择了拒绝,他被认为是自由主义意志者的代表,这也让他卷入了政治漩涡。

2019年3月10日,15000名俄罗斯民众举行了抗议俄罗斯“独立互联网”的示威,举的竟是Pavel装扮成圣人的肖像,一些抗议者还挥舞着用纸片折成的纸飞机——Telegram的LOGO。曾经因为安全和隐私保护被普金政府打压的Pavel成为了捍卫信息自由和隐私安全的精神领袖。

在VKontakte公司被俄罗斯联邦人员调查时,Pavel已经意识到自己卷入了不必要的政治中,他意识到自己和哥哥的电话通信很可能是被监听的,离开俄罗斯后,哥俩儿决定创办一个真正保护用户隐私的社交工具,这就是Telegram。

当俄罗斯当局要求Facebook关闭一些反对者的页面时,扎克伯格同意了,Pavel在推特上嘲讽,“Facebook既没有勇气,也没有原则”,他说自己永远也不会接受政府的这些要求。

Facebook收购的WhatsApp也在2014年针对安卓文本启动端对端加密。Pavel多次讥讽它,说WhatsApp糟透了,它永远不可能保护用户隐私。

Telegram的用户在迅速增长。2014年1月24日,Facebook收购WhatsApp之后的5天里,Telegram的用户增加800万,这主要来源于用户对Facebook数据安全的担忧。

2018年3月,Telegram的月活跃用户已经达到了2亿。Pavel声称每天Telegram的用户增长50万。在今年3月14日,Pavel表示,在过去24小时里,又有300万的用户注册了Telegram。

2018年1月,Telegram决定开发自己的公链TON并发行数字货币Gram。Pavel的哥哥尼古拉是一个程序员和数学家,他曾多次获得国际数学奥赛和国际信息学(计算机)比赛的金牌,他为Telegram开发了MTProto协议,也被认为是Telegram的区块链技术平台TON(Telegram Open Network)白皮书的作者。

2018年初Gram开启了私募。虽然有华尔街的金融大佬拒绝向这个自由意志的青年投资,但知名的美国风投Benchmark和Lightspeed Capital以及许多俄罗斯投资者还是参与了Gram的私募。很快,Gram完成了1.7亿美元的融资,这成为了当时全球融资额最高的爱西欧项目。

加密货币分析师Tone Vay评价Gram,“我认为Telegram的Gram代币就是一个小骗局。”

的确,Gram和Libra不同,Libra锚定了多种法币,是一个稳定币,但Gram没有和任何资产权益锚定,充其量就是未来可以在2亿Telegram用户中使用的“空气币”。

Tone可能并不了解Pavel的背景,这是一个遭受过监管压力并向政府说不的自由青年。在2014年俄罗斯进攻乌克兰期间,俄罗斯安全部门要求Pavel交出一个乌克兰活动家的信息,Pavel在网上贴出收到的文件全文。

这种反馈惹恼了普金,最后才有了后来的收购事件。在俄罗斯,政府的压力让Pavel感觉到了人身威胁和隐私的重要性。这种经历让这个叛逆青年彻底成为了一个自由意志者。

如今,Telegram按照非盈利组织的运营,不向用户推送广告,而Telegram的收入主要来自于捐赠。目前最主要的捐赠者就是Pavel自己。

Pavel的资金主要来自于VK公司的股权转让。当年Pavel兄弟二人持有VK公司的股权据推测有4-5亿美元,而每月,Telegram团队需要大约100万美金的开支。VK公司被侵占的经历也让Pavel兄弟决定不会出让Telegram的任何股权。

Telegram的代码是开源,区块链早期从业者霍炬曾经研究他们的代码,评价“设计的协议MTProto极其优秀,兼具数学和工程之美,它的加密基础非常完善,同时又在工程上很出色”,在Github上,Telegram每个项目代码的贡献者数量很少,但质量非常高。

如今,Telegram终于有了第一笔来自外界大额的资金,这就是ICO的资金。一个曾经受过政府驱逐、不会出售任何股权的叛逆青年会像Facebook那样走完全合规的路线吗?断然不会。既然Telegram不会顺从政府向他们打开数据的后门,这就关闭了与政府之间的最后一道大门,前面的握手言和也变得可有可无。因而,Telegram也不会像Facebook那样去建立一套介于数字货币与传统金融之间的合规模型。

Facebook的Libra与多国法币价值锚定,形成一套币价稳定的机制,用于Facebook 23亿用户之间的转账、支付。Gram也是如此,它将用于不断增长的Telegram用户,用于他们对商品的购买、支付,还有一些有趣的小功能,比如对未来的事件进行一些小额押注。

Gram是Telegram的代币,带有深刻的Telegram特性,那就是安全、隐私、自由。那些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资产和流动的用户可以选择Gram付款。它既不与资产权益挂钩,也不与法币绑定,相对于众多空气币,这只是一个有支付场景的“空气币”,是一个更纯种的数字货币,仅靠共识支撑。

但自由是一面双刃剑,更多的贩毒者、恐怖分子也会倾向于聚集在Telegram。Pavel曾经发出这样的声音,Telegrams是重加密和隐私导向的,但我们不是恐怖分子的朋友。在隐私保护的另一面,他也选择向政府打开了一扇窗,如果政府提供证据可以证明恐怖分子的身份,他们愿意提供他的信息。

按照Gram爱西欧时的承诺,在10月31日前,TON的主网要上线,Gram的币要能够在TON的主网运行。而在上个月末,就是TON测试网测试阶段,节点受邀下载代码并开始内测。能否在10月31日之前将TON运行起来,这对Telegram来说似乎并无太大悬念,因为Telegram很难将17亿美元这么一大笔资金退回,这些资金可能已经部分用于技术研发和试运行,Pavel即使有资金退回这笔钱,也不会傻到自断Telegram在区块链行业的后路——尤其是一家自带去中心化基因的公司。

据TON中文社区发布的信息,早在2018年年初,Gram就在Lbank、Biss、BiHODL、CoinBene、CoinEx、BitForex、Liquid、Xena、Cross Exchange、TONBUS OTC上线交易,但在这些交易所购买的都是Gram期货,在TON主网上线后可以转换为现货和交易。

我们查找了一下这些交易所,在Lbank上有Grams/ETH的一个交易对,价格大约在1.13美金,而在Biss上最新成交价为1.83美金,但基本上没有流动性。2017年12月,Gram以0.37美元的私募价格出售给传统投资机构,到2018年1月以1.03的价格出售给数字货币的投资机构。在主网上线后,除了那些被约定长线持有的投资者外,普通投资者可以直接进行交易。

届时,Gram价格会不会因为东家是一家特殊的社交平台而大幅上涨?不知道。但我们知道的是很多人都对Libra抱有足够多的热情,这让Gram显得太过低调。Gram是一个典型的支付工具,未来将在telgram平台和Gram钱包中被使用,一个工具应该如何运行,恐怕Pavel还没有向外界交代得足够清楚。

骂Gram“小骗局”的不会只有Tone一人,后面还会有人继续怀疑Gram是空气币,但我想说,这个“小骗局”很精彩,期待Gram的续集。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4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