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发项目换马甲?买区块链手机送IEO份额

没有人能想到,即将走入尾声的IEO还能和新零售结合到一起。

第六期Huobi Prime,火币尝试引入“新零售”玩法。日前,火币公布最新一期IEO项目Whole Network,不同于往期项目的规则,火币在其公告中美其名曰:将上币的选择权回归给投资者。

但就在细则公布后不久,这期尚未发生的火币IEO,就遭遇了一场口水战。

先是买手机就能插队补票上车的规则,引来持仓大户的不满;随后,Whole Network项目被扒出实为“二进宫”,一年前曾以锐角矿机的身份发行过AAC代币,据计算,AAC已经跌去超99%,几近归零。

从IEO到卖手机,火币正在遭遇一场考验,这一次,能成功渡劫吗?

借IEO卖手机,讨伐声四起

9月2日,火币公布其IEO板块Huobi Prime最新项目——Whole Network(NODE)。

不同于往期的根据持仓量兑换IEO中签号的规则,在这期项目中,火币搬出新玩法——通过购买手机获得IEO签号。

火币在规则中写明,购买三角形手机(acute angle phone)即可以300HT的价格参与价值3000 HT额度的IEO,即最大可获得3个签号来参与抽奖。

这款名为三角形的手机,官方售价为3699元,预计联合火币prime 6打新价为2999元。

在其白皮书中写道,该款区块链手机运用区块链思维,将用户使用手机所产生的价值进行回报,让每个用户都成为品牌的贡献者和获益者。从而实现用户的行为价值,构建一个共识、共创、共赢的行为价值网络,即Whole Network全网,Node系列手机是Acute angle硬件系列推出的第一款硬件产品。

新规则要求,在9月10日至9月11日之间,三角形手机需要售出5000台以上才能获得本期Prime上币资格。如果无法达成,则取消本次上币活动。

介绍中写道,三角形手机是专为区块链从业者、交易爱好者、入门用户打造的“炒币神器”,为用户解决区块链应用下载、行情监测、资产获取、安全支付等痛点,每部手机都是节点,可以通过在网络中的贡献获得相应的代币奖励。

简单来说,这部区块链手机内置了几个币圈应用,还推崇“使用即挖矿”。

将IEO与卖手机搭配在一起,火币公告刚刚推出不久,就引发了吃瓜群众们的热议。人们对这款打着区块链名号的手机评价并不高。

有人在看了三角形手机的配置后认为这部噱头满满的手机并不值得购买:“贴了区块链的牌子,卖几年前卖不出去的陈货。”

经过查阅三角形手机官网发现,该手机使用的是安卓9.0系统,运行内存为6 GB、硬盘内存128 GB、最大扩展容量256 GB。

自媒体熊熊荟PLUS以“堆砌配置”的角度评价分析,其报道认为,在同级别处理器、内存、分辨率等配置,小米和华为仅需要约1500元。

媒体区块律动BlockBeats在其报道中也对这一配置评价称:已经是2017年以前的手机配置。

“配置一般般,没什么亮点,不过有没有亮点其实也不重要。”一位业内人士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一手机放在市场上销售,若以3000元的卖价肯定无人问津。最大的噱头,还是火币给出的3000 HT的IEO额度。

事实的确如此,即便三角形手机的大饼画得再好,更多的人只是把这款手机看作是火币IEO的补票上车机制。

“买手机的不是看上了手机,而是看上了3000 HT的额度,(换算成法币是)1万2千刀的额度啊。”一位投资者认为,这一模式并无持仓成本,如果是大量持仓HT的方式,跌一个点就是少1000块钱,3个点的跌幅就足够买一个手机了。

“手机是不想买了,搞这个活动损害长期持有者的利益,早知道还囤什么火腿,花三千块就能买到的盘票额度,火币欠一个解释。”不断修改的规则,也让投资人们感到不悦。

火币则将这一改动评价为:尝试将优选的权利交给HT持有者,根据HT持有者对项目的参与度来决定最终是否上币。

创始团队为“二进宫”,此前项目几近归零

巨大的市场争议之下,三角形手机的背后团队被挖了出来,引发了新一轮的舆论风暴。

一份在网络中广为流传的截图显示,Whole Network三角形手机团队中,有六个核心成员与此前的三角新矿机(Acute Angle Cloud,代币AAC)团队重合。

种种信息正在向韭菜们确认,两个项目隶属于一个团队,三角形手机系由三角矿机(也称“锐角矿机”)的原班人马打造。Whole Network及三角形手机团队创始人高胜利在个人介绍中的叙述也表示,自己不仅是三角矿机的创始人,也是三角形手机的创始人。

在2017年末至2018年初时,三角矿机曾经红极一时,但又在泡沫消退中陨落。

彼时,区块链+硬件模式大行其道,IMO(Initial Miner Offering,指首次公开发行是通过销售专业矿机的形式)炒得火热。先有IPFS以单笔2.5亿美元融资成为2017年最火热的明星项目,后有传统互联网公司迅雷入场,做出了人人疯抢的挖矿硬件玩客云。

三角矿机也是这波区块链+硬件风潮带火起来的一员。

三角矿机有双重身份,既可以用做电脑主机,也可以用来挖矿。当时,使用三角矿机挖矿即可以加入Acute Angle Chain,用户提供闲置资源来提供CDN服务,并获取AAC回报,AAC总量10亿,45%是挖矿产出。

三角矿机正式上市售价为699美元,在2018年期间,三角矿机曾在CES展前记者会CES Unveiled、澳门纷智峰会、东南亚区块链高峰论坛等场合亮相。

据报道,1月12日,三角矿机在官网预售,原定12小时的预售,在单人限购5台的前提下,20000台三角矿机在19分钟内售罄。1月份在CES展出后,联合创始人林炳宏就曾透露,“目前预定的台数就已经超过了5万台。”

“你说当时AAC最火到什么程度?最高的时候,锐角矿机还有人出一倍的价格收。我身边还有人卖了一辆玛莎拉蒂来参加AAC私募的。”AAC投资者航航向这样形容AAC的火爆。

“2017年我参加AAC私募,一个ETH募5000个AAC,AAC的私募成本价在1.5元左右。”一位曾经参与过AAC私募的投资者透露,当时三角矿机被看作是中国版的IPFS,各种风都在吹向AAC,所以自己也参与了AAC私募。

但AAC的币价却没如想象中持续上涨。

2017年12月25日,锐角币(AAC)在KEX交易平台首发上线,有报道数据显示,AAC上线首发200万枚,首发价2.1元,仅一秒就抢购一空,币价也快速稳定在了3元。

2018年1月8日,OKEx交易所正式上线AAC,更是让众多用户激动不已。

但这样向好的币价并没有持续多久,AIcoin数据显示,2018年1月9日AAC币价达到最高点0.868usdt,随后开始瀑布下跌。

经过计算,从币价最高点至今,AAC已经跌去99.6%,已然破发。在闲鱼等平台上,二手三角主机的售价多为400元至600元左右。

“现在挖矿收益最多就是抵个电费。”多位闲鱼卖家坦言,多机器挖矿效益还行,单个矿机挖矿收益的确并不理想。

一些卖家更是直白:除了币价低,挖矿没念想外,就算是买来做普通电脑用,(三角主机)配置低功耗低,也干不了大活。

不仅仅是矿机投资者,一些私募大户也苦不堪言。不仅在AAC上没挣到钱,还遇上了行业的瀑布期。

当时项目们私募常用ETH,2017年末至2018年初,也是ETH交易量暴涨、价格最高点时期。1月之后,不仅仅AAC的价格在跌,ETH也在瀑布,2018年第一季度期间,ETH下跌了近70个点。

当问及当时投资收益时,一位私募大户感叹:“亏啊。团队靠谱,但做事不算靠谱,币价实在太低了。”

为了降低自己的持币成本,航航在1块时加仓抄底,随后币价稍有反弹,但仍没高过成本价。紧接着,币价跌倒1毛,航航继续抄底。再往后,航航再没见过高于1毛的AAC。

上轮韭菜盼手机拉盘,这轮散户恐手机滞销

回顾三角矿机和AAC此前在市场上的表现,或许只能用“糟糕”二字形容。

但AAC创始人高胜利算得上是个硬件发烧友,其官网个人介绍显示,在任职ViewSonic美国优派期间,高胜利曾主导研发全球首台虹膜手机V55和全球首台百度云Rom平板电脑7Dpro等。

区块链+硬件打得火热之时,就连罗永浩也信誓旦旦说一定会做区块链手机。如今,把区块链+挖矿硬件做砸了的高胜利,却卖起了区块链手机。

前一次创业中,币价跌到谷底、不拉盘等都成了韭菜眼中的原罪。团队“二进宫”的消息传出后,市场上出现了不少质疑的声音。

有人质疑高胜利的团队是在做新项目圈钱,旧项目却任其衰败;也有人批判AAC是伪需求、伪矿机。

事实上,这次新项目NODE的模式也绕不开“硬件挖矿+代币经济”。

老韭菜们更是对新项目动力不足:“被咬过一次,可不敢再搞这个了。”

对此,高胜利给出官方回应,承认三角矿机和三角形手机均是由三角形生态推出,但否认三角矿机已死。他将AAC的失败归因于早期投资人缺乏合理锁仓、参与挖矿的用户需要回本变现和2018年底大熊市等因素。同时,高胜利表示三角矿机仍在持续运营、维护、更新,2019年第四季度上线AAC的二代主机,将采用燃烧机制和通缩效应。

高胜利的现身说法让上轮韭菜们产生了新的盼头,他们开始期待NODE上线火币为萎靡不振的AAC输血:“AAC以后可能和NODE合并成一个代币,拿稳了。”

当然,依旧有人不买单:“拼装和破主机,高价卖出,又发个币,一地鸡毛。现在发手机又要发新币,这就是骗子团队。”

但若真要想NODE为AAC输血,上火币,是当务之急。

一部分投资者开始担心,日活交易本就不足,5000台手机,真的能卖得出去?

这样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

在三角形手机的官网中,目前官方挂出来的与三角形手机相关的微信社群已经开到了第19和第20群。

但记者在加入了数个三角形手机社群后发现,三角形手机微信社群的1群和3群均未满500人,第十九群目前也不满百人。

三角手机为火币系孵化,收益渐少的IEO会有人买单吗?

无论是三角矿机的AAC还是三角形手机,三角系与火币都颇有渊源。

2018年间,即便是AAC的价格不断下行的趋势下,AAC还曾通过火币的投票上币通道HADAX火币上币。

当时的一则报道中表明,AAC是当时火币HADAX系列中上币的明星项目,曾在2月20日、26日两度登陆Huobi Talk直播间。

一份公开的数据显示,当时AAC以24127269票获得了第八名,根据统计,参与投票人数为7551人,投票费用为3619万余元。

彼时火币HADAX的上币投票所得的HT均是归火币本方所有,投票支付的HT不予退还。也就是说,这3619万余元是一笔有去无回的上币费。

此外,三角形区块链手机的微信公众号,2019年8月21日,火币Labs举办“火币Labs世界好项目孵化计划启动仪式”,三角形区块链手机作为首发项目公开展示。

当日,火币掌门人李林、火币Labs总经理杨锦炎出席活动。一位在场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李林当日对三角形区块链手机赞不绝口,一度直言,如果不做火币交易所,一定会去做一款区块链手机。

在三角形手机的官网宣传中,虽明确表明了其手机产品页面所有展示的信息与火币无关,但其8月22日披露的资方中,火币资本出现在Whole Network一众资方之首。

既是火币孵化的项目,又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在筛选时优选由自己孵化的项目,于情于理,这都是无可厚非的。

那回顾项目本身,区块链手机的功用到底有多大,真的能为行业带来新的爆款吗?

2017年至2018年区块链+硬件极速的发售热又降温,说明消费者们疯狂购买硬件的背后,更多是为了投资、薅羊毛。

此前,记者曾对全球手机、硬件厂商以及区块链初创公司推出的区块链手机做过相应盘点,部分老牌厂家如长虹、联想等众多厂商已涉猎这一板块。

但这些打着区块链名号的手机多是雷声大雨点小,而往往跑在用户需求前几公里的厂家,对这一领域还是相对保守。

这样一来,产品出圈的几率又有多大呢?

白皮书中,Whole Network和它的名字一样,愿景和野心无限大,想要成为全球首个承载用户行为价值的物联网公有链,又要做“行为价值网络”,与参与者创造未来的商业价值。

“我觉得白皮书说的无限好,但实际能落地百分之多少比较担心。”一位资深项目分析师也对此表示担忧。

这次事件也再度引发了对火币IEO上币项目的争议。一些投资者认为,火币每期筛选的项目,质量都不够好。

“不但没有吃到肉,还惹了很多骂名。“有分析人士这样概括火币的尴尬处境。

记者统计了截至9月6日中午,火币、币安、OKEx三大交易所的每期IEO收益率情况及最高涨幅。

经统计后发现,币安、OKEx的IEO收益率波动比较明显,不仅有跌破IEO发售价的情况,收益率也多超过100%。火币5期IEO项目收益率反而情况相对稳定,现收益率暂未出现跌破IEO售价的情况。但在收益上,其仅RSR项目收益率超过100%,LOL超过80%,其余项目收益多稳定在10%至30%之间。

也就是说,火币IEO虽表现平稳,但也表现平平。

IEO之所以备受关注,还是源于其在熊市中带来的五倍、十倍的造富效应。不同于普上币,大多数人都默认,IEO的本质是用来赚钱的。

“IEO项目也没人关注项目本身如何,能不能赚到钱才是核心问题。”一位长期研究平台币的分析师在分析过三大交易所的各个IEO项目后得出观点:火币的IEO项目在二级市场的做市能力不太行。

项目方的做市能力会直接反馈到币价上,IEO的币价则将直接影响交易所的口碑。

“但如果只关注二级市场做市能力,背调上做的不行,发现不了项目方明显存在的劣势,例如团队背景造假、同时运作多个项目等等,就很有可能被友商抓住把柄疯狂对事件进行放大,这样的话肯定会对公众情绪造成影响,反而加大了其二级市场做市的难度。”上述分析师说道。

存量用户不断收紧,投资者对于IEO的要求也越发苛刻。这样一来,IEO很容易形成反面作用,销毁用户。

因此,币圈需要新玩法破局,没落的IEO,亟待救世主。

但谁也不知道,把卖手机和IEO结合到一起的创新,究竟是一场力挽狂澜的救赎之行,还是濒死挣扎的荒唐之举。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9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1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