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跌之王”量子链,如今币价较最高点跌去97.7%

曾被视作国产三大公链之一的量子链,已陷入危局。

与历史最高点相比,量子链币价跌去了97.7%,并成为了自2017年年末起所有主流币种中的“暴跌之王”。

在低迷的币价走势中,量子链渐渐失声。量子链背后的团队在做什么,也成为了许多投资者心中的谜。

DApp生态贫瘠,公链推广不力,转型阻力重重……量子链要想突围,难上加难。

“大量项目和概念被证伪,不切实际的计划和假大空的项目会逐渐失败。”量子链创始人帅初的这句话,也许将成为量子链自己的墓志铭。

01量子链危局

9月11日,“国产公链代表”公信宝,被曝遭警方查封。

一天后,公信宝海外团队宣布,公信宝国内主体公司正“配合有关部门工作”,从侧面印证了消息的真实性。

公信宝是国内最早期的公链项目之一,曾与NEO、量子链并称国产三大公链。如今,公信宝前途未卜,而三大公链之一的量子链(Qtum),也早已陷入危局。

何为量子链?

量子链上线于2017年。白皮书显示,这是继比特币、以太坊之后的“第三种区块链生态系统”。它要打造的,是价值传输协议与去中心化应用开发平台。

量子链采用PoS机制。其最新官网数据显示,量子链在全球拥有5088个节点,“数量仅次于比特币、以太坊”。

作为一个公链项目,量子链早在2017年10月就已主网上线。然而,在DApp生态这一公链最核心的指标上,它的进展却并不理想。

在DApp圈内,量子链的DApp信息未被任何主流数据平台收录。Qtumeco.io站点数据显示,目前量子链上的DApp数仅为24个。而在2018年末,财经网援引赛迪研究院数据称,量子链的DApp数量为25个。

这与主流公链平台相差甚远。DappReview数据显示,目前以太坊平台的DApp数量在2000量级,EOS、波场的DApp数量在500上下。IOST、本体等公链平台的DApp活跃度,也远超量子链。

相比DApp,量子链的另一大特色,在于它拥有一大批“生态伙伴”。

以太空链为例,这是一个在2018年1月进行ICO的区块链项目,其“愿景”是在2022年前发射72颗卫星,将卫星作为区块链节点,并实现加密“量子通信”。

太空链项目选择的区块链平台,就是量子链。2019年初,太空链宣布,已经将量子链节点送入了太空。由此,量子链拥有了首个进入太空的区块链节点。

然而,这个所谓的太空节点,只是一台运行着量子链程序的树莓派硬件。进入太空后,它无法联网,也不能处理交易、验证区块。换言之,太空链此举不具备任何实际意义。

更令人惊叹的是,这颗搭载量子链节点的卫星,名为“少年星一号”,是由多位中小学生,而非由量子链、太空链参与原型设计的。

“宣传目标是造卫星,结果却是搭了小学生的‘顺风车’。”有人调侃道,“这是真正的‘放卫星’。”

相比平平无奇的项目进展,量子链的币价走势则跌宕如过山车。

进入2019年,量子链的币价由年初的2美元左右,一路涨至7月初的近6美元。

然而,在此后的两个多月里,量子链的币价又开始一路暴跌,如今又回到了2美元左右。

“反复收割。”有网友如是评论。

在2018年年初,量子链币价曾一度达到87美元。由此计算,量子链的币价自最高点已跌去97.7%。

也有区块链媒体称,“量子链(QTUM)尽管跌了98%,但依然稳健”个中讽刺满满。

02创始人争议

量子链的背后操盘者,究竟是谁?

量子链白皮书显示,量子链代币Qtum总发行量1亿枚。其中的20%由团队及私募投资者持有;29%由量子链基金会持有,用于商业拓展与学术研究。

这意味着,量子链49%的筹码都集中在项目方手中。控盘,并不难实现。

量子链的创始人,是在国内比特币圈子小有名气的戴旭光。相比“戴旭光”,他的另一个名字——“帅初”,在币圈更加知名。

帅初,是戴旭光在阿里工作时起的“花名”。在这些名字之外,早年,他还曾使用过Patrick Dai、Patrick Shuai、Steven Dai等多个名字。

Patrick源自拉丁语,有“出身高贵”之意。就像很少有人以“帅”作为名字一样,Patrick也不属于华人常用的英文名字。

“帅初个人极度自恋,在公开场合喜欢穿紧身衣凸显身材。”一位接近帅初的人士表示。

在量子链最初版本的白皮书中,帅初自称毕业于中科院,获得了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

但随后,有人曝光他并未在中科院获得博士学位。此后帅初才改口称,自己在就读博士期间中途退学。

类似的争议在帅初身上并不罕见。2015年,帅初曾与合作伙伴张红共同创办了区块链企业“快贝科技”,负责技术开发。不久之后,他离开了这家公司,开始创办量子链。

量子链上线后,快贝官方曾发文痛斥帅初,称其任职期间内开发的“链”四处抄袭,完全无法使用;在离职时,帅初也拒绝交出公司域名与苹果开发账号,致使快贝无奈更换域名。

抄袭,也是令量子链备受批评的原因之一。量子链上线后不久,就有开发者在审阅其代码后表示,量子链的代码大量抄袭比特币,并借鉴了点点币等PoS币种的共识机制。

帅初对此的解释则是:“开源项目没必要重写全部代码。”

除此之外,帅初的另一大争议,在于“四处站台”。在2017年ICO火爆时期,帅初曾被媒体曝光为墨链、菩提(Qbao)、社交链、清真链、太空链、海洋链等多个项目站台。其中,大多数项目上线交易所当天即破发。

此后,帅初回应称,文中提及的数个项目,连他本人都是第一次听说。

但很快,有人指出,量子链官方公众号曾发布文章宣传上述项目。帅初的回应毫无说服力。

以太空链为例,该项目白皮书曾将帅初作为团队成员之一展示。此后,太空链因币价破发备受争议。帅初则回应称,量子链曾购买过太空链的Token,并接受太空链使用量子链作为底层技术。除此之外,双方合作有限。

“我个人当时口头同意,可以无偿免费提供一些区块链技术方面的顾问。除此之外,没有特别大的关系。”帅初对媒体表示。

然而,太空链与卫星技术合作方签订合同的过程中,使用了量子链的主体公司。此后,太空链卫星发射升空,卫星上印的也是量子链的Logo。“其实Qtum是真的在造卫星。”帅初写道。

“有好处就站台、蹭热点,出了事就撇清关系。”量子链投资者张满评价。

“复制代码”“四处站台”“破发之王”……帅初身上被贴上了种种争议标签。在此之外,“看不懂”,成为了很多人对于帅初乃至量子链的评价。

“凡是打着‘纳米’‘量子’‘基因’‘超导’‘太空’等旗号宣传的保健品,都是骗局。”在币圈,这句话可能也不例外。

在曾经轰动币圈的“李笑来录音门”中,李笑来曾坦言量子链就是空气币:“我是第一个帮他卖空气币的人,帮他卖了六个月。”

“现在回过头来看,他真的是一个牛X的忽悠者。他讲的没人听得懂。”他如此评价帅初和量子链。

此后,李笑来曾回应称,他录音中所指的“空气币”应该加上引号。然而,他却并未对“听不懂”给出任何解释。

就是这样一个连李笑来都听不懂的“空气币”,在最高时创造了600亿市值,并一度成为国产公链的“希望之光”。

03沉寂

如今,在层出不穷的公链项目中,无论是生态建设、币价还是声量,量子链都不再引人瞩目。

“2018年漫长的熊市,把我们那一批投资者都洗出去了。”张满表示,“现在很少听说有人会买量子链,有人甚至以为这个项目早死了。”

他自2017年年末开始陆续购入Qtum,又在2018年Qtum自顶峰滑落后陆续抛售,现在总的来说,“没赔没赚”。

与许多在量子链上倾家荡产的投资者相比,张满显得格外幸运,但他自己却从不这样认为。“毕竟同期我投的大多数项目,大多是赚钱的。”他说。

“对于投资者而言,最可怕的不是项目方拉盘砸盘、割韭菜,而是项目方不做事、不发声,也不跑路,就在那里干耗着。”在张满看来,现在的量子链,就在“干耗着”。

百度指数显示,量子链目前的搜索指数,已不及巅峰时期的十分之一。

非小号数据则显示,量子链目前市值排名32位。而在市值排名前32位的数字货币中,量子链较历史最高位跌幅高达97.95%,位居第二。

值得一提的是,排名第一的大零币(ZEC),其最高价格出现于2016年上市之初的炒作期,而非2017年年末的币圈牛市。若以上一轮牛市顶峰计算,量子链是当之无愧的“暴跌之王”。

量子链和帅初现在在做什么?这成为了许多投资者心中的未解之谜。

2018年年末,量子链团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量子链已经对项目方向进行调整。量子链业务重心已转向企业版,即为企业提供区块链服务,而公链、DApp生态业务已不再是重点方向。

“DApp也许是个伪概念。”两天前,他说。

Github数据显示,进入2019年之后,作为开源项目的量子链,代码提交频率明显降低。

到了今年3月,有网友表示,好久没有看到帅初了。有人说,帅初赚够钱了,已经“功成名退”。

“之前帅初为空气币、辣鸡币、归零币站台,割了不少韭菜,应该是不好意思经常冒泡了。”还有网友表示。

但他认为,等牛市来了,帅初会再出现的。

果然,帅初又活跃了起来。不久前,他还就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发声表态。

关于帅初的最新一则消息,是9月17日,他在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主办的第五届区块链全球峰会上,介绍量子链2.0的进展。

他称,量子链曾基于比特币的网络移植了智能合约,“所以是唯一个跟进比特币重大创新的平台和项目”。

他还称,量子链2.0会围绕的,是“怎么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区块链应用开发者、更好地服务于经济建设所搭建的基础框架”。

网友的预言,似乎应验了。

音符

2018年年初,帅初曾经在朋友圈中写下自己对区块链行业的思考。直至今日,一些观点仍然值得所有从业者深思:

“行业慢慢进入长跑期,产品比概念更重要,但是很多团队没有专业的管理和产品经验,跑不过这个时期。”

“不切实际的计划和假大空的项目,会快速挥霍完项目资金,逐渐失败。”

“大量项目和概念被证伪,媒体和投资者被教育,人们对待新项目小心翼翼,并开始保守。”

在区块链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帅初,显然深谙这个行业的本质。而量子链究竟是帅初口中“不切实际的计划和假大空的项目”,还是能度过长跑期的选手?

在他的心中,这个问题应该早有答案。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13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