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数字人民币猜想:如何应对跨境自由流动?

文章的目的是从数字货币的应用特点出发,严格参照央行官员近期发表的一系列讲话和文章内容所披露的信息,对数字人民币的应用方式及其社会影响,在一系列基础性的问题上做出推断式猜想。

在本篇文章中,方宏进将分享关于“数字人民币跨境自由流动”的看法。

能把数字人民币带出国吗?

如果我持有一定数量的数字人民币,想保存在我自己的数字钱包里带到国外去,或者通过网络直接把一笔数字人民币点对点转到一个境外朋友持有的数字钱包里,这违法吗?有人管吗?或者进一步,有人会知道吗?

这是对数字人民币应用方式进行系列猜想时最令我困惑不解的问题之一。

众所周知中国对资金的出入境都是进行管制的。除非得到特别准许,一般人出入境最多只能携带20000元人民币或者等值于5000美元的外币,超出部分如果被海关查出,极大可能会被罚没。

同样无论是人民币还是外汇要以电汇等形式汇往国外的,除非是资本项目下的汇款,简单说是外商来华投资企业挣的合法利润之类的钱,经审核通过是可以汇出境外的,其他类型的对外投资或采购汇款,就必须经过一系列严格的申报审核批准流程,管理非常严格。而一般个人一年内最多只能以人民币购买5万美元汇往国外,要想多汇也必须有特殊理由申请,需要得到监管机构特别批准。

那么监管机构是通过什么办法对资金出入境进行监管的呢?简单说就是两个方法,一是对账户上的资金进行境内外隔离,二是对现金进出境严加管控。

企业和个人都可以通过很多办法在境外银行开设账户,但是就算你有境外银行账户,你也没办法自行将你境内银行账户上的钱转到你境外银行的账户上,同样你想从你的境外银行账户向你境内的银行账户转款也不行,没有特别准许的手续,境内外的银行都不会给你办理这样的业务。

你如果试图不经申报自己偷偷携带超过允许额度的现金出入境,被查出来不但带的钱会被罚没,还有可能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那么有没有在账户上和现金上都没有跨境行为又实现资金跨境流动的办法呢?有,《刑法》上有,写清楚了这是刑事犯罪。每年外汇管理部门协同海关和公安机关都会对此进行打击,这就是地下钱庄采用的俗称“对敲”的跨境汇兑方式。

(下面的描述有点像绕口令)在地下钱庄以信用进行担保下,有境外资金需要的机构把自己境内银行账户上的资金转给有境内资金需求的机构,同时在这一境内账户上收钱的机构把其在境外银行账户上的等额资金,转给在境内给其转款的这个机构在境外银行的账户上,双方同时在境内外都拿到了自己需要的资金,而安排这一交易过程的地下钱庄则获取了手续费和换汇费用。仅从表面上看,这一交易确实没有在境内外的银行账户之间发生资金往来,也没有实体现金被人在国境两侧搬进搬出,即便如此监管机构还是能够通过境内银行帐户之间异常的转账行为挖出地下钱庄,违法者会被处以巨额罚款以及5到10年的刑期。

但是还有一种可以绕开银行账户监管和现金出入境监管实现资金跨境流动的方式,至今还可以正常操作,就是近几年开始出现的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买卖交易。

你要在境内买比特币,先去那几家声称都已搬到国外去了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注册登记,然后提出要拿多少人民币买比特币,他们一定给你推荐一位他们担保可靠的所谓场外交易人联系你。你把你的人民币转到这位场外交易人国内的某个银行账号上,几十分钟后他就会把参照人民币兑换美元牌价换成的USDT存入你在交易所开设的账户里,只要每次金额别太大,这个场外交易过程基本可以顺利完成。

尽管USDT是由高度不靠谱的Tether公司发行的,但是过去几年还是基本保持了其价格与美元现金几乎相同,用USDT这款数字化的稳定币可以购买比特币等其他数字货币。

其实如果是出于资金转移的目的,你只要用人民币换成了USDT,不管是放在你在交易所开的账号上还是你自己的数字钱包里,你的钱就已经算是出去了。眼下USDT虽然声名狼藉,但是由于没有其他更有信用保证的稳定币替代它(我个人强烈希望数字人民币在此领域实现良币驱逐劣币),所以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接受USDT的。你只需找到一个境外信得过的人,把你的USDT直接打到他的数字钱包里,他就应该可以把等额的美元转入你境外的银行账户里,收多少手续费就看他跟你的交情了。

为什么2017年“九·四”禁令发布后没有把这一条曲线购买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货币的通道堵死?这是一个大家可以反复琢磨的趣味题。直接解释是有关部门不能承认比特币之类的加密代币是货币,因为这会触犯铸币权仅能由国家所有的国际政治共识,所以大部分国家央行都把比特币等当成“虚拟商品”,你可以脑补为网络游戏里那些能够买卖的装备。既然比特币以及USDT等数字货币都是些个“玩意儿”,不是钱,那就不需要禁止人们在境内买卖了,央行只是三令五申不允许金融机构协助这类买卖转账而已。

你在境内买比特币或者USDT,然后在境外卖掉换成美元或者离岸人民币现金,也没有经过境内外银行账户之间的往来,也没有携带现金实体出入国境,所以实质上也是绕开了管制的方法,实现了资金的自由进出。

但是真要想通过买卖加密数字货币来往境外倒腾资产,还是很不方便很不安全的,一是因为额度大了就很难找到场外交易人接手;二是中间环节多万一碰上骗子都没地儿说理去;三是比特币这些非稳定型代币的价格上蹿下跳没准谱,拿在手里一夜之间跌没个20%太正常不过。所以这一资产跨境转移形式到现在还没有成为必须重点打击的对象。

但是如果数字人民币来了,情况将会出现巨大变化,会不会成为跨境资金转移新的重要工具呢?这里我们必须先充分考虑数字人民币带有的三个特征。

第一,不管是否完全采用区块链技术,数字人民币必定是数字化的,除了具有中国人民银行信用背书、价格锚定人民币现金、发行和监管中心化等几个法币数字货币的特征外,它还会拥有其他数字货币的大多数应用特点,特别是点对点支付、不可双花、转移纪录不可删除和篡改等,所以它应该是可以直接跟其他数字货币或资产进行交易的。

这一特征决定了数字人民币在一般使用形式上,会跟其他数字货币一样,回到我们今天要猜想的问题上,就是数字人民币应该可以方便地用于购买其他数字货币或资产,而一旦其变换成其他数字货币或资产,现有监管手段还怎么继续实施呢?

第二,央行此番筹划数字人民币时,特别考虑要保护使用者的匿名性,所以采用了术语叫做“松耦合”的模式,使得拥有数字人民币不一定依赖银行账户,个人可以放在自己的数字钱包里持有,可以在两个数字钱包之间点对点支付转移,无需在第三方注册登记备案,无需委托第三方代付结算。

这一特征决定了数字人民币的持有者和使用者是匿名的,回到我们今天要猜想的问题上,这意味着既然无法知道一笔数字人民币到底是谁持有的,那么它在不同钱包中移动,你就怎么判断它是否出境了呢?

第三,央行官员在公开阐述数字人民币所具有的功能时,特别强调数字人民币上不会附加任何使用要求的智能合约,就像不允许在一张人民币纸币上注明只能用于买青菜、不能用于买大米一样,数字人民币必须具有普遍使用的价值,这既维护了其无限法偿性的信用,又有利于人民币的国际化。

这一特征决定了央行不大可能发行两种数字人民币,一种是在中国境内以境内人民币兑换的,另一种是境外以离岸人民币兑换的。

回到我们今天要猜想的问题上,国境线是一个地理标示,国境线外开设的银行与国内开设的银行非常容易区别;人民币现金如果是实体性的,就是一捆捆的现钞的话,它放在国境线哪一边也是可以辨认的。但是如果换成了数字人民币,特别是这些数字人民币本身没有标明是在境内兑换出来的还是在境外兑换出来的话,把它存储在没有国别区分的网上账号上,或者是一个硬盘钱包里带着出去周游列国,我们是否已经失去了判断它是境内还是境外的基本依据了呢?

模拟到现实操作中,假设我在国内某一家银行的柜台上,用携带的人民币现金或者从我存款账号上提取的现金兑换出了一笔数字人民币,直接存入了我的数字钱包。回家后我再把这笔数字人民币分成若干笔存入我自己开设的其他几个数字钱包,因为开设这些数字钱包可以是匿名的,这样的话那家银行纪录的我兑换的这笔数字人民币,就跟我当时提供给他们的那个数字钱包地址就没有关系了,我可以矢口否认此后接收了这些数字人民币的数字钱包属于我。

如果没有网络限制,我可以直接用那几个数字钱包里的数字人民币,到注册在境外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购买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货币,甚至可能届时会有交易所开设数字人民币兑服美元现金的服务。我如果有境外银行账户,我可以把这些美元转进去。我如果没有境外银行账户,也可以暂时将其换成不大靠谱的USDT,暂时放在我自己的数字钱包里备用。

就算有网络限制,我也可以在自己出境旅游的时候完成上述操作,或者把我的数字人民币点对点转到境外我朋友的数字钱包里,让他帮我完成上述操作。

总之,只要无法限制我用我自己的钱在境内兑换数字人民币,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着当我兑换出数字人民币那一刻,它就已经是国际化的了?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47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