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在说DCEP,央行数字货币究竟跟你有什么关系?

10月28日,黄奇帆宣告:中国人民银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学术顾问、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首届外滩金融峰会全体大会“碰撞与融合——数字化浪潮重塑全球金融生态”上发表演讲,对央行数字货币DCEP作了解读,阐释了对于区块链、数字货币、跨境支付等问题的看法。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DCEP与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可以怎么用它。

目前除了中国,还有哪些国家的央行尝试或者已发行CBDC(央行数字货币)。

DCEP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普通人如何获得DCEP?

1、DCEP是什么?

DCEP本质上就是一种数字支付工具。DCEP全称是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DC指的是数字货币,EP指的电子支付,即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工具。其功能属性与纸钞完全一样,只不过是数字化形态。

央行发行的DCEP的定位是纸钞的替代品,也就是数字版的纸钞。既然DCEP是纸钞的替代品,那么纸钞所涉及的支付场景,原则DCEP也能够实现。比如DCEP可以在无网的状态下完成交易。

2、DCEP有啥好处?

传统纸币、硬币在发行、印制、回笼、贮藏各环节成本非常高,还要投入成本做防伪技术,并且流通层级较多,携带不方便,货币的演变必将走向虚拟化、数字化,所以在环保一方面也起到一定作用。另一方面就是传统纸币、硬币流通层级较多,不易携带,数字货币则反之。

黄奇帆指出,DCEP使得交易环节对账户依赖程度大为降低,有利于人民币的流通和国际化。同时DCEP可以实现货币创造、记账、流动等数据的实时采集,为货币的投放、货币政策的制定与实施提供有益的参考。

3、普通人该如何获得DCEP呢?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设计了双层运营投放体系,而不是由人民银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的单层运营体系。

所谓的双层制度,是指中央人民银行和商业银行这两层的运行体系,上面一层是人民银行对商业银行,下面一层是商业银行或商业机构对老百姓。具体实施过程,即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商业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大众。

零壹财经指出,商业银行长期与用户直接接触,是相对央行所具有的极大优势。如果央行与商业银行紧密分工合作,不仅能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业银行积极性,也能够顺利提升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

4、普通人如何使用DCEP?

DCEP可以在无网的状态下完成交易。部分解读说,即使手机不能联网,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实现转账,也就是支持离线支付。

就像你用现金,别人是看不到这个钱是谁用出去的。DCEP则依据实名程度分级开放交易额度,认证度低的可以小额交易,认证度高的额度放宽,分级管理实现一定程度的匿名,可以保障普通用户的隐私。也就是说,小额使用,钱包只需要绑定手机号;如果要提高转账限额,要进行KYC认证。比如使用微信零钱,累计超过一定额度,就有另外的要求。

DCEP和支付宝微信有何区别?

DCEP和支付宝与微信有哪些区别呢?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是纸币的数字化吗?

第一,DCEP是M0的替代,支付宝和微信是M1和M2的替代。

M0,就意味着像使用现金一样,不需要绑定银行卡,可以直接点对点的支付,就像发信息一样方便。

大家可以先了解下M0、M1和M2的概念:

M0,指流通中的现金,也就是中央银行发行的纸质货币。

M1,指狭义货币,为M0与非金融性公司的活期存款之和。

M2,指广义货币,为M1与非金融性公司的定期存款、储蓄存款、其他存款之和。

把这三者的关系简单地概括一下就是:

M0=流通中现金

狭义货币(M1)=M0+可开支票进行支付的单位活期存款

广义货币(M2)=M1+居民储蓄存款+单位定期存款+单位其他存款+证券公司客户保证金

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属于M1或者M2的领域,而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注重对M0货币的替代而不是对M1、M2货币的替代。

目前M1和M2货币在中国已经基本实现了电子化和数字化,支持M1和M2的各类网络支付手段基本能满足经济发展的需要。

零壹财经指出,但在M0货币端目前仍存在三大比较突出的问题:第一,现有M0的匿名性使其存在被用于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等风险;第二,互联网支付基于银行卡账户紧耦合的模式无法满足公众对匿名支付的需求;第三,目前我国仍存在银行账户服务和通信网络覆盖不佳的地区,当地公众对M0货币(现钞)的依赖程度还比较高。

因此央行发行注重替代M0的数字货币是既符合国情,又顺应对小额高频支付的需求(根据不同级别的钱包设定交易限额和余额限额),同时还能有效防范M0货币被用于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等风险。

第二,结算机构不同: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是用商业银行存款货币进行结算,DCEP是用央行货币进行结算。

这也意味着两者的稳定性和安全性不同。央行只有一家:中国人民银行(The People"s Bank Of China,英文简称PBOC)。商业银行是不够稳定的,如果商业银行运营破产了那么支付宝里的“钱”,就成为这个商业公司的“债券”,破产清算这个公司的资产,算成真正的钱后,按“债券”比例给你。

第三,支付宝微信是互联网支付,而DCEP可以实现双离线支付。

就是到了没有网络的地方,支付宝微信用不了了,DCEP还是可以,这一点很多人觉得不重要,其实很多地方的小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在地下停车场扫码付费的时候,信号是非常令人着急的,这个小需求是很重要的。

第四,支付宝微信的目的是移动支付,DCEP的目的是控制法币地位,节约发行成本。

以上就是DCEP的基本介绍,以及DCEP和支付宝微信比特币的异同,通过这些比较我们可以更好的理解DCEP。

DCEP跟比特币有什么不同?

比特币是个去中心化的货币体系,所有的价值和价格都来自于共识。DCEP则是国家央行发行的法定货币,每一块钱都是央行背书,在国内,你出去买东西,只要纸币是完好无损的,对方就不能说不接受人民币。

黄奇帆在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上详细说明了DCEP和以比特币为首的虚拟货币的区别,黄奇帆认为以比特币、Libra为代表的数字货币的出现,使得货币迎来了数字化时代,但是“有部分企业试图通过发行比特币、Libra挑战主权货币,这种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的货币脱离了主权信用,发行基础无法保证,币值无法稳定,难以真正形成社会财富。本人不相信Libra会成功”。

DCEP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区别,在于前者拥有主权信用背书,而后者不具备信用背书,央行数字货币的本质还是法币,在法币环境下,央行不仅是货币发行的决策者,同时也是货币体系的强大背书。

根据黄奇帆的演讲,DCEP可以总结得出以下四个特点:1、DCEP的价值只与人民币挂钩。2、DCEP具有无限法偿性。所谓无限法偿,指的是无论支付的数额大小,收款人都不能拒绝接受。3、DCEP不需要账户就能实现价值转移。DCEP无需联网,只要在手机上装有DCEP数字钱包,互相碰一碰,就能实现价值转移。4、资产的高度安全性。DCEP由央行直接发行,不存在商业银行和企业倒闭的问题。

除了价值来源之外,DCEP和比特币的底层架构很可能是不一样的。

中国央行发行的DCEP究竟是何种底层架构,目前暂未有公开资料显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演讲中透露,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小组最开始研究央行数字货币的时候,作过一个完全采用区块链架构的原型,但基于现有技术,无法达到零售级别的高并发要求。所以,最终央行层面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也不依赖某一种技术。

除了中国,还有哪些国家要发行央行数字货币?

世界银行集团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今年7月份初曾发布一份报告,报告指出:迄今为止,有近70%的央行都在研究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简称CBDC。

据Axonomy不完全统计,厄瓜多尔、乌拉圭的CBDC已经宣告失败;另外,还有突尼斯、塞内加尔、马绍尔群岛、委内瑞拉等4国已发行CBDC;有包括中国在内的7个国家正在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有3个国家正在研究;但也有包括美国、俄罗斯、德国、日本、欧盟在内的几个发达国家暂时对推出央行数字货币态度冷淡。

根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各国央行数字货币发展现状如下:

已失败

厄瓜多尔:2015年2月,厄瓜多尔推出了厄瓜多尔币,受到央行直接监管,并维持汇率稳定。但运行后的一年时间,厄瓜多尔币的流通量只占到整个经济体的货币量的万分之零点三不到,得不到民众使用的厄瓜多尔币在2018年4月份宣告停止运行。

乌拉圭:2017年12月,乌拉圭央行试点推出全球首个法定数字货币项目e-Peso(电子比索)。乌拉圭央行在6个月的比索数字化试点后,决定不再继续使用电子比索,并取消了所有已发行的数字比索。

已发行

突尼斯:2015年10月,突尼斯推出了政府及央行背书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

塞内加尔:2016年12月,塞内加尔推出央行数字货币eCFA,同样基于区块链技术,享有与塞内加尔官方货币非洲法郎(CFAFranc)同等的法律地位。

马绍尔群岛:2018年2月,马绍尔群岛议会通过立法正式宣布马绍尔群岛通过ICO的方式,发行新的国家数字货币SOV。为避免通货膨胀,其初始发行总额为2400万单位,其ICO筹集的部分资金将用于约5.3万名公民的医疗保健费。

委内瑞拉:2018年2月委内瑞拉宣布发售“石油币”,石油币的价值与油价挂钩,发行参考价60美元,发行量为1亿。委内瑞拉政府希望石油币能够帮助委内瑞拉完成经济转型,缓解通货膨胀,委内瑞拉政府宣称通过石油币募集了60亿美元,然而关于石油币的公开信息却少之又少,也没有在公开市场上交易。

正推进

瑞典:2017年初,瑞典央行Sveriges Riksbank就央行数字货币开始了“e-Krona(电子克朗)”项目,计划将其作为现金的补充。瑞典央行计划将e-Krona用于消费者,公司和政府机构之间的小额交易。

乌克兰:2019年2月,乌克兰央行宣布已经完成了本国数字货币“e-hryvnia”的试点计划。

立陶宛:2019年2月据Cryptovibes消息,立陶宛央行将于今年发行央行数字货币“LBCoin”,目的是测试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据该银行董事会成员Marius Jurgilas介绍,这是一枚纪念币,发行数量有限。

巴哈马:2019年5月30日,巴哈马中央银行(CBOB)与交易提供商NZIA.io签署了数字法定货币系统开发协议,以建立和实施Project Sand Dollar。

东加勒比:2019年3月消息,东加勒比中央银行(ECCB)即将对基于区块链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进行试点,并计划在2020年全面推出该货币。

乌拉圭:乌拉圭中央银行去年4月完成了零售CBDC的试点计划,作为更广泛的政府金融包容性计划的一部分。国际清算银行(BIS)表示,该试点于2017年11月开始发行,测试电子比索转账,通过使用短信或电子比索应用程序的移动电话,即时和点对点进行转账。但是此技术没有使用区块链。测试时发行了2千万枚电子比索,测试结束后全部销毁。该计划目前正处于评估阶段,然后才能做出进一步判定和潜在发行的决定。

泰国:泰国银行(BOT)已完成其CBDC的第二个测试阶段,称为Inthanon项目。从去年8月开始,第一阶段的重点是开发一个概念验证分布式实时总结算系统(RTGS),该系统在分布式总账上使用CBDC。第二阶段于2月开始,现已完成,旨在进一步探讨如何在两个特定领域使用DLT。第一个领域是“BOT发行的债务工具在分布式账本上的标记化,以实现其生命周期活动和交付与支付结算”,第二个领域是“将监管合规和数据核对功能纳入支付流程并记入在分布式分类账上,以提高流程效率并降低运营和合规风险”。该银行将很快进入第三阶段,旨在试用一个“基于DLT的RTGS原型”,扩展系统与其他系统连接,以支持跨境资金转移交易,范围还将涵盖监管和合规性。

研究中

挪威:挪威央行Norges正在研究如果发行CBDC是否能为客户带来好处,Norges已将研究重点放在发行CBDC上,想以此作为对客户现金的补充。

今年2月,挪威央行行长Oeystein Olsen表示,挪威央行最终可能会发行一种数字货币。

巴基斯坦:巴基斯坦国家银行(SBP)正在考虑到2025年推出CBDC,SBP副行长Jameel Ahmad表示,央行目前正在研究数字货币概念,以促进金融包容,提高效率和减少腐败。

加拿大:加拿大央行工作报告指出,引入央行数字货币可带来经济效益,目前众多国家的央行考虑发行CBDC的一个关键问题在于,现金和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是否可以共存,如果可以,那么如何保持最优的货币政策。

新加坡: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和加拿大银行联合开展了一项使用CBDC进行跨境跨币种支付的试验。MAS今年5月表示,这两国的中央银行将其各自的国内实验性支付网络,Jasper项目和Ubin项目,连接在一起,而这两个项目是分别建立在两个不同的分布式账簿技术平台上。该试验是与埃森哲和J.P.摩根合作进行的。前者支持加拿大Corda网络,而后者支持新加坡Quorum网络。

瑞典:瑞典央行于2017年春季开始致力于e-krona项目,以应对多年来不断减少的现金使用。根据央行网站描述,电子克朗作为让公众获得现金的数字形态,使得国家保证货币的价值。虽然“没有决定是否发行电子克朗”,瑞典央行证实,它“正在继续调查发行电子克朗以增加竞争力的可能性,并以此方式更好地准备迎接新的数字支付市场”。

其他国家态度

美国:2018年12月,美联储在一份报告中表示,虽然他们欢迎加密货币,但他们不认为央行应该建立国家加密货币。

欧盟:2019年3月,欧洲央行理事Yves Mersch与波兰华沙出席会议时表示,欧元体系目前没有令人信服的动机去发行央行数字货币。

德国:德国央行行长Jens Weidmann表示,中央银行在引入数字货币时一定要小心谨慎,因为其可能会在危机时破坏金融体系的稳定。

日本:日本央行副行长雨宫正佳曾表示,日本央行短期内没有发行数字货币的计划。

俄罗斯:俄罗斯央行负责人Elvira Nabiulina在Skolkovo学生会议上表示,发行属于央行的数字货币项目无法立即启动,但央行正在考虑发行。

印度:印度政府目前正在审议一项题为“禁止加密货币和规范2019年官方数字货币法案”的加密货币法案草案。该法案建议允许政府创建数字卢比作为法定货币,并将数字卢比定义为“由储备银行以数字方式发行的货币,经中央政府批准为法定货币”。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27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