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chain公链“烂尾” 转投交易所

区块链项目Usechain传出“团队解散”的消息后,创始人曹辉宁通过媒体辟谣,“基金会没有解散,因合作业务未能达到预期,从2019年11月5号起Usechain基金会与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解除合作。”

公开信息显示,深圳优学链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曹辉宁,占股99.5%的他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这么一看,曹辉宁担任创始人的Usechain基金会“炒”掉了他的公司。

Usechain币价缩水,节点空缺,推广停滞,尽管该项目的节点方和私募投资者都表达了对团队运营的不满,但“没有解散”的基金会无暇顾及它发起的这个公链项目,转而将目光瞄向了更重运营、竞争更激烈的交易所赛道。

基金会“炒”掉创始人公司

当一些公链谋划着抓住国内政策利好的“历史机遇”时,Usechain传出了“团队解散”的消息。11月8日晚7时许,一张微信聊天截图传至网络,未显示信源的一方称“曹辉宁在未提前通知的情况下解散了公司全部员工”。

相比区块链项目Usechain(USE)本身,这两年以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的身份频频露脸于链圈的曹辉宁更知名,他是该项目的创始人。2018年,Usechain启动,宣称要用区块链的方式让“链下真实世界的身份与链上镜像世界的账户相关联”。

“团队解散”的消息传出后,USE币价在短时间内急速下跌,跌幅达40%。

很快,曹辉宁通过媒体辟谣称,Usechain基金会没有解散,“从2019年11月5号起Usechain基金会与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解除合作。”

按他的说法,Usechain只是终止了一个合作。被解除合作关系的深圳优学链科技公司,注册时间为2017年9月30日,公开信息显示,这是一家涉及区块链业务的企业,运营内容包括社交媒体、商家促销、广告推广、电子商务等,其中也提到要用区块链“将用户身份、交易数据和信用体系相结合”,做去中心化资源共享生态系统。

有意思的是,在企查查上检索,深圳优学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学链”)的法定代表人正是曹辉宁,他还担任该公司的董事兼总经理,占股99.5%,为该公司的实控人;Usechain的联合创始人兼CSO(首席安全官)孙宝红也出现在该公司的核心成员名单中,担任董事,该公司的官网域名也直接用了Usechain。

从公开信息看,优学链与Usechain的关系紧密。结合曹辉宁的说法,这是Usechain基金会“炒”了创始人的公司。

该项目超级节点方人员陈宫(化名)透露,优学链只是承担了项目的部分运营工作,这家公司的主要活动由Usechain的COO徐智文负责,项目、团队、基金会都没解散,只是解除了徐智文运营团队的劳务关系。

Usechain早期的公开资料中,徐智文被列在团队信息简介中,担任Usechain运营总监。信息显示,他拥有近10年互联网行业、信息安全领域综合管理和市场经验,曾任北京云江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巧的是,和曹辉宁一样,他也有长江商学院的履历,是该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

曹辉宁对解除合作的原因解释为“合作业务未达预期”。陈宫也认为运营团队确实不到位,“很显然,两年来,项目的推广、社区建设远未达到预期,否则项目不会落入深闺无人识。”

21个超级节点仍空缺11个

2018年年初启动的Usechain赶上了加密货币市场的牛市顶点,采用了RPOW共识算法,设计通过21个超级节点来验证交易。

那时,也正是公链井喷式诞生的前夜。IOST、ONT这些如今还在市场上活跃的公链项目都推出于这一期间,当年6月,EOS主网上线则掀起了另一波Dpos机制的公链狂潮。

与很多赶着风口抓紧上交易所的区块链项目一样,Usechain也在无主网的情况下先发了币,并在2018年8月登陆了二级市场。

从市场反应看,Usechain的Token USE的市场表现不尽人意。非小号显示,截至11月12日中午,USE的年内跌幅为51.39%,历史最高价为0.017元,最低价为0.002元,上线交易所后3个月是它的交易密集期,进入2019年,10个多月的交易量走势平平。

截至11月12日晚7点,USE报价0.0039元,24小时涨幅为29%,较历史最低点出现了反弹。

作为USE的早期关注者,陈宫不仅仅是投资,还加入了项目的发展,他自己做了一个超级节点。但如他一样愿意支持这个项目的节点却不多。

陈宫说,Usechain的21个超级节点中,还有10多个空缺。从Usechain官网公告可查,目前该项目的超级节点加上预备节点仅有10个。

不仅是节点冷落,大部分的对外推广渠道也在几个月停更了,官方电报的中文群几乎无人维护,官方微博在今年7月1日停更,微信公众号也在7月5日未再发文。

USE的微信群里有160多人,也有人回复。在询问相关“团队解散”问题时,运营人员称“曹教授已辟谣,团队并未解散”。至于其他事宜,对方未作回复。

参与USE私募的早期投资者赵云(化名)曾投入了10多万元,因为信任团队一直拿着,“如今只剩零头了。”

“微信群里也没人做声,反正没音讯了。”赵云对项目不再抱希望,连维权的欲望就没有,“之前有加维权群,后来退群了,就当归零了。”社区不作为,赵云觉得团队拿了钱不做事,“没有监管,他们就乱来。”

无论是对外披露进展,还是对持币用户的维护,Usechain显示出状态如一片死水。

公链路径未完转向交易所

如果按照官方公布的产品路线图,今年,Usechain第四季度的任务是完成主网原生Token的强制映射,就是将利用以太坊智能合约发行的ERC20代币转化为USE币。之后的路线是“落地应用,内置更多金融功能”。

Usechain的官网上未显示主网登陆口,非小号上提供的区块站网址显示,目前交易所流通的代币依然是基于以太坊发行的ERC20代币,强制映射似乎没有全部完成。

目前,市面上能看到的Usechain应用产品是一个App,功能仅支持转账以及游戏,当初立项时想要实现的“身份信息、电子商务、社交媒介等应用的连接”均没有踪影。

USE目前登陆的交易所仅4家,其中一家名为Taurus EX的交易所为Usechain基金会战略投资。

公链的产品、社区走向了一潭死水,但该项目的区块链布局未止步,曹辉宁担任创始人的Usechain基金会将资金注入了交易所,其战略投资的交易所TaurusEX(金牛交易所)于今年8月上线,产品包括币币交易、合约交易及法币交易等,同时发行了平台币TC。

曹辉宁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投资金牛交易所的初心是区块链金融应用,“金牛把金融衍生品交易、提升交易效率和保护匿名性看做发展核心,战略投资TaurusEX并不是新的方向,是能和Usechain一起,实现区块链的金融交易应用落地。”

这么看来,原先要做身份镜像的Usechain要和TaurusEX紧密相连,连原先的USE社区群命名也改成了TC×USE。

业内周知,相比公链,交易所才是金饭碗。公链的故事因为运营不佳讲不下去之后,更重运营的交易所能否如Usechain所愿?

2018年年底的一项数据显示,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数量已超过12000家。今天,CoinmarketCap收录的资产数量仅为4700多个。

已成红海的交易所赛道,留给Usechain基金会的时间还剩多少?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13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