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锁比特大陆:横跨比特币产业链上的隐形帝国

全球每十台比特币矿机,就有七台出自这家公司。

全网每挖出十个比特币,有一半以上来自它的矿场。

从籍籍无名,到国内芯片设计公司收入榜眼,它只花了三年时间。

由于它下了高达十五亿美元的订单,台积电2017年三季度的运算业务同比大增四成,高管又惊又喜地感叹“人工智能讲的震天响,结果还比不上比特币”。

它是比特大陆,一家成立不到五年的中国公司,也是比特币产业链上的隐形帝国。

“恶棍”吴忌寒

换做五年前,吴忌寒一定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被区块链的权威媒体Coindesk冠上“恶棍(Valient)”的称号。

那时候,他以QQagent的ID活跃于币圈,被尊称为“比特币布道者”。

他是第一个将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的论文翻译成中文的人,还是中文比特币社区“巴比特”的联合创始人。

在2014年底接受采访时,当吴忌寒回忆起为什么要翻译白皮书和宣传比特币时,曾经吐露过肺腑之言:

”主流中文社区对比特币的评析和解释其实都是偏悲观的,他们不太能够理解一种总量受限的货币对公众所具有的意义和价值,他们普遍会将比特币视为一种金字塔的游戏,或者说一种传销的陷阱。

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能够很好地诠释出比特币的经济价值,同时能够向公众解释出它的基础技术原理,在当时而言会显得比较稀缺。

我们也感到了一种责任,需要站出来,去把一些事情讲明白。”

他有非常充分的理由去这么做。因为那时候,比特币已经让他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在2011年接触比特币之前,吴忌寒是一个并没有技术背景的北大经济学毕业生,从事的是风险投资领域的工作。

据他所说,是因为投资的敏感性让他注意到了当时只流传于技术圈的数字货币,于是在那一年,他陆续将所有的储蓄通过淘宝和Mt.gox交易所换成了比特币。

打开价格图,2011年初,1比特币只值0.3美元,而到了2013年年底,价格飙升至了750美元。

全仓的投入加上2500倍的涨幅,足以让年轻的吴忌寒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也给了他理由全身心投入到这个行业中。

起步

刚辞职的时候,吴忌寒曾经订购了当时一家国内主流矿机厂商的预售芯片,结果发货延迟让他蒙受了巨大损失。但塞翁失马,他也因此发现了这个行业的商机。

那个时候害得吴忌寒焦头烂额的矿机厂商应该是ASICMiner,中文名“烤猫”,与其创始人在圈内的ID“Friedcat”同名。

烤猫是最早尝试将矿机从FPGA转向ASIC技术的团队,在成功推出基于ASIC芯片的矿机后一时风头无双。

2012年烤猫成立时,曾利用比特币发起过IPO,原始股价格为0.01比特币/股。短短一年后,烤猫每周的分红就达到0.038枚比特币/股,股价则飙升至5比特币/股。

值得玩味的是,吴忌寒也大举参加了烤猫的IPO,买入的15000股相当于3.75%的股份。如果他没有卖出的话,2013年时每周可以坐收500个比特币的分红。

然而,烤猫的故事在2014年底戛然而止。

由于二代芯片的开发受阻,加上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和另一家中国公司嘉楠耘智的阿瓦隆矿机相继问世,烤猫无论是从矿机出货量还是算力都出现了断崖式的下跌。

而给其致命一击的,是创始人烤猫在2015年初的离奇失踪——迄今这还是币圈的十大未解之谜。

烤猫公司的整个故事似乎就是币圈的缩影,仅仅两三年的时间,就走过了整个起承转合。

然而,这个故事其实还没有彻底结束。

消失的烤猫留下来一个价值连城的比特币钱包,两年以来一直静静的躺着。但就在2017年7月底,这个钱包里突然转出了17360个比特币。

由于转出时间恰好卡在比特币第一次的硬分叉前,圈里人都纷纷猜测,这次交易是为了转去一个支持硬分叉的钱包,以便领取免费的、分叉后的比特币现金(BCH)。

那么问题来了,是谁在支持着这次硬分叉,以及由此诞生的比特币现金呢?

垄断

2013年吴创办比特大陆的时候,另一个联合创始人叫詹克团,是比特大陆的“技术大脑”。

詹比吴大了整整十岁,清华大学和中国科学院毕业后,一直在从事集成电路的设计工作。他与吴忌寒在2010年因为一个机缘巧合相识,并在三年后受后者力邀共同创建比特大陆。

“我花了两个小时阅读维基百科上有关比特币的内容,我意识到比特币是具备发展潜力的,所以我毫不犹豫决定加入。”

——詹克团回忆他的加入历程

之所以邀请詹,是因为吴忌寒的心里很清楚,比特大陆的起步已经比别人晚了些许,若想在矿机界取得立足之地,必须要有自己的过人之处。

因此他给詹克团的唯一要求,就是要在最短时间内开发出可以高效运行比特币加密算法的ASIC芯片。

詹不负众望,仅仅用了半年时间,就研发出代表55nm挖矿芯片最高水平的BM1380。

为什么能做到?除了詹自身的技术实力之外,在他加盟比特大陆时,还带来了一整支拥有高速低功耗芯片设计经验的团队,而这些经验恰恰是开发矿机芯片最需要的。

量体裁衣的团队加上正确的产品思路,比特大陆在2013年11月推出的第一代矿机Antminer S1大受市场欢迎。

但真正将其带上矿机霸主地位的,反而是比特币的寒冬。

2014年初,当时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中心Mt.Gox发生欺诈和盗窃事件,比特币价格在短短三个月内遭遇腰斩,并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从最高点1100美元,一路下滑到最低的200美元。

彼时,整个挖矿行业哀鸿遍野,没有人愿意付出昂贵的电费来挖掘一个价值不断下降的数字货币。

在这一次的“大整顿和清洗”中,烤猫消失了,美国的ButterflyLabs被联邦贸易委员会(FTC)起诉了,另一家龙头企业KnCMiner破产了。只有比特大陆,还在不断的迭代矿机。

2014年4月,蚂蚁S2矿机量产销售;

6月,第一版28nm芯片BM1382研发成功;

7月,搭载28nm芯片的蚂蚁矿机S3量产;

12月,蚂蚁矿机S5量产;

2015年8月,第四代比特币矿机芯片BM1385发布;

11月,蚂蚁矿机S7量产。

于是,等到2015年下半年比特币价格逐渐回暖,矿工回归时,他们惊奇的发现,这个市场上的选择几乎只剩下了蚂蚁矿机。

2015年12月,詹克团在接受彩云比特的专访中承认,全网算力的暴涨大多来自于刚发布的蚂蚁矿机S7——短短两个月间,这款矿机销售额就达到了4亿人民币。

回头看,S7的发布正是比特币矿机界的分水岭。在此之后,虽然嘉楠耘智和Bitfury还在负隅顽抗,虽然时不时还有外来者如Halong的搅局,但矿机行业大局已定,比特大陆正式进入垄断时代。

延伸

如果吴忌寒仅仅满足于矿机制造,那只能说他是一个不错的商人。真正展现出其战略眼光的,是在比特币寒冬中同步进行的其他行动。

第一件事就是建矿池。

2014年9月2日,比特大陆低调完成了对雪球(Snowball.io)云挖矿平台的收购,并更名为算力巢(HASHNEST.COM)。

乍一看,从购买矿机转为购买算力的“云挖矿”是一个解放矿工的业务。但实际上,把算力卖给矿工的矿池才是稳赚不赔的角色。

矿池从此变成了房地产商,出售算力后快速回收现金流,再去开发新的矿场。但和房产商不同的是,比特币矿池的建设周期短、需求大、供给少,生意自然更加好做。

就好比,如果全中国的土地都被两三家房地产商包场,他们会赚到怎样的盆满钵满?

2014年11月14日,比特大陆上线蚂蚁矿池(Antpool),算力当月就跃居全球第三,并在四个月后成功登顶。

但吴忌寒的“野心”不是登顶,而是垄断。

它接连在2016和2017年推出了新矿池BTC.com和ConnectBTC,并投资了ViaBTC,还和另一个币圈大佬江卓尔的BTC.TOP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2017年全球矿池算力份额变化,比特大陆系从年初的30%快速扩张至年底的60%。

这些矿池各有各的卖点,为了标榜独立性,他们还经常会推出针对竞品的促销活动拉拢矿工。

但如果深挖下去,现在全球60%的算力背后,其实都有比特大陆的身影。所谓的挖矿行业去中心化,已经成了一个伪命题。

吴忌寒是真的理解了比特币的实质——对于限定总量,发行手段公开透明的比特币来说,谁掌握了挖矿权,谁就相当于拥有了发行权。而发行权,对于货币来讲是最为关键的权利。

除了连横合纵,还有一个让比特大陆旗下矿池份额暴涨的原因,是在2015年3月推出的算力理财产品PACMIC。

简单说,PACMIC将云挖矿和保本理财结合了起来——这大概是中国人才能想出来的主意。既保本又有10%以上的年化收益,2015年8月份推出的PACMIC三期产品,当天就售出了3500份,按当时币价计算相当于300余万人民币。

更重要的是,利用自己的金融背景,吴忌寒成功的将比特大陆从出售房屋的“传统房产商模式”,转化为自持物业对外租赁的“SOHO模式”。

这样一来,不但矿池的算力份额快速上涨,充裕的现金流还让公司可以在线下进行轰轰烈烈的圈地运动。

2015年,比特大陆的矿池和亚马逊AWS、奇虎360云计算基地一起,入驻宁夏中卫云基地。

2016年,比特大陆发力矿场建设,并向内蒙古、新疆等地延伸。

虽然2017年起中国政府对数字货币行业的政策开始逐渐收紧,各地纷纷传出清退比特币矿场的新闻,但吴忌寒似乎对此并不以为意。

“正常经营的矿场并不会被关闭,央行联合地方政府关闭的主要是偷电的矿场。而且正常经营的矿场还对当地经济起到了促进作用,帮助一些小水电厂还了贷款,这种可以算是精准扶贫。”

——2018年初央行勒令关闭矿场的消息一出,吴忌寒向媒体发布了一份声明

危机

说归说,事实上吴忌寒还是嗅到了一丝危机的气味,而他对此也做出了两手准备——一手出海,一手转型。

从2015年起,比特大陆陆续在旧金山、以色列和荷兰等地设立研发中心。这时候公司的海外战略,还可以解释成为了贴近区块链的前沿发展。

但2018年一开年,公司的海外布局陡然加速,短短20天里接连在瑞士的“加密货币谷”设立分公司,在新加坡开建地区总部。与此同时,还传出公司正在加拿大魁北克地区寻找适合的地点设立矿场的新闻。

海外战略向开展实体业务转型,这显然与国内的政策变化轨迹不谋而合。

除了出海之外,吴忌寒为比特大陆选择的另一条出路,是人工智能。

2017年11月,比特大陆发布了旗下的AI品牌Sophon,以及自研的全球首款张量加速计算芯片(TPU)——BM1680。

Sophon之名,取自科幻小说《三体》里的智子。在小说中,它是三体人锁死地球科技的工具,也是监视太阳系的工具。

而这一品牌的中文名算丰,则代表了“算天地玄空,丰认知智能”,与中国古代的易经暗暗契合。

科幻与玄学并重,这一品牌似乎承载了不同寻常的期许,吴忌寒和詹克团是想要利用自己在ASIC芯片上的领先优势,在深度学习领域与Google、Nvidia和AMD一较高下。

可实际上,算丰第一个落地的应用场景,却是国内政府最需要的安防。

1月4日的战略沟通会上,比特大陆的产品战略总监汤炜伟表示,希望可以利用刚刚发布的智能视频分析服务器算丰SS1,助力新疆自治区安防建设,为新疆的安防事业贡献力量。

而新疆,是比特大陆最大的矿池所在地。

野望

回到最开始的问题,为什么吴忌寒在Coindesk评选区块链行业年度十大人物的时候,会被冠以“恶棍”的称号呢?

事实上,他已经不再满足于做一个比特币的布道者了。

为了如何扩容比特币这一问题,他一改这几年在圈内保持的神秘大佬形象,开始频频活跃在各种社区和社交平台上。

比特币为什么要扩容?又该如何扩容?关于这个话题可以再写一篇万字科普文,我们需要知道的,是这件事情让以比特大陆为代表的矿池和交易所派,和传统的技术社区派彻底决裂。

在中本聪的构想中,比特币的核心是“算力民主”,因此像扩容这样的重要决议,每个拥有算力的人都应当有自己的投票权(One CPU one vote)。一个方案能不能成功,就看它的支持者是不是够多。

然而,中本聪一定没有预料到的是,这场扩容之争的最终胜利者并不是自己钦点的比特币维护开发团队Bitcoin Core,而是矿池和交易所。

因为矿池的出现让算力变的集中,而类似PACMIC这样理财产品更是导致算力的拥有权和使用权出现了分离——算力不但没有去中心化,反而愈发的集中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坐拥全网60%算力的比特大陆系,就成了拥有一票否决权的“比特币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也正因为此,尽管Bitcoin Core团队和技术社区极力反对,比特大陆投资的矿池微比特(ViaBTC)依然成功的在2017年8月1日实施了区块的扩容行动,也就是圈内熟知的第一次硬分叉。

分出来的克隆竞争币叫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简称BCH),正是烤猫的钱包要去领取的币种。

硬分叉后,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池第一时间上线了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的挖矿切换选项,图片来源:比特大陆官网

为什么吴忌寒为了推出比特币现金,不惜与Bitcoin Core团队决裂,成为整个技术社区的众矢之的,甚至在被各方质疑后恼羞成怒,在推特说出“Fxxk your mother if you want fxxk”这样有辱斯文的话?

答案在他接受的一段采访中不言自明:“比特币现金就是比特币现金,比特币就是比特币。比特币现金有自己独立的路线,对以后的前景和未来发展,有不同于比特币的理解。在比特币分叉之前,跟比特币有一段历史渊源,但是分叉之后就是自己的独立社区,仅此而已。”

——吴忌寒向《财经》杂志描述的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的关系

从这一刻起,这个曾经的“比特币布道者”,有了更大的野望。

只是五年前那段为什么要宣传比特币的肺腑之言,却随着隐形帝国的建立消散在风中。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