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观察:音乐区块链,走出乌托邦

2014年年末,著名音乐家D.A.Wallach在《连线》杂志发布了一篇名为《摇滚明星的比特币》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表示:"通过运用这些网络的技术突破,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将人类历史上有关音乐的数据第一次系统地组织起来,更为重要的是,这可以彻底重塑艺术家和版权持有人的收入方式。"

Wallach设想了一个具有两种功能的新平台。一个功能是"包含准确、实时、全球数据,包括信贷、所有权等信息的通用、权威数据库"并且"任何人都可以访问";另一个功能是平台将作为所有音乐使用费和版税的即时、无摩擦的支付路由基础设施。他也设想过比特币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但是Wallach也承认:"这个计划中有非常多的操作细节超出了本文的范围"。

Wallach不是第一个呼吁建立一个全球性、权威的全球音乐数据库的人。在此之前,中心化机构曾试图建立一个通用的音乐数据库,但最终都失败了。

2008年欧盟委员会牵头开启的Global Rights Database(全球版权数据库)项目。在2010年时,该项目已有超过80家机构参与其中。但是在2014年,该项目停止,并留下了1370万的债务,据报道称该项目的停止是由于Collection Societies(收藏协会)的退出。类似的是,由收藏协会组织建立的国际音乐联合会(International Music Joint Venture,一个多方参与数字版权管理组织),以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国际音乐注册局(International Music Registry)等项目也都以失败告终。Wallach利用比特币的准确性、即时性、全球性、开放性、可访问性和无摩擦支付的特性,将区块链想象成变革音乐行业的新模式,在这个努力过但失败的地方可能会带来新的成功。事实上,让区块链结合音乐产业并非易事。

2015年10月,音乐人Heap与一家基于以太坊的区块链音乐初创公司Ujo Music合作,在区块链发布了Heap的新歌《Tiny Human》。在这首歌曲被下架时,Heap仅售出222张,每张售价0.60美元,总收入为133.20美元。这首歌的销量之所以受到抑制,部分原因是它只能用ETH购买,这意味着听众必须购买以太坊区块链系统中的加密货币。即使对于那些精通技术的人来说,体验过程也并不总是尽如人意。

2017年年末,资本开始关注区块链技术,相关区块链音乐项目也层出不穷。这些项目大都宣称要构建一个良好的音乐生态,颠覆传统音乐产业利益分配模式,让音乐人而非中间机构获得更多的作品价值。然而,随着区块链泡沫退却,许多由资本催生的项目并未兑现其宣称的商业模式,逐渐销声匿迹。

技术瓶颈

早在2014年,以太坊问世之前音乐行业结合区块链就已经开始流行了。现在以太坊问世已有数年,但该技术还在原地踏步。我们一次又一次地从各行各业参与区块链计划的人那里听说,该技术"还没有到达黄金时期。"。

狂热者经常想像或宣称区块链技术很成熟,但是在实施区块链的过程中还有非常多的技术挑战。

英国版权机构PRS for Music的首席执行官罗伯特·阿什克罗夫特(Robert Ashcroft)表示,"在互联网时代,音乐行业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元数据的问题。歌曲文件中很少携带关于创作人、演奏人、制作人,以及谁有权使用等相关信息的元数据。

因而,音乐结合区块链首先面临的是每天可能要处理的数据量为数TB,而每年的数据量可能为PB。所有这些数据都必须移动并存储在某个位置,这在金钱和时间方面也有成本。

大卫·杰拉德(David Gerard)指出,区块链不适用于音乐产业。首先,他认为没有一个单一的区块链能够完成这个规模的任务,因为音乐数量实在太多了。据估计,iTunes中估计有数千万首歌曲,并且Spotify(流媒体音乐平台)每天有十几亿次播放,音乐需要多重区块链的结合,并且需要协调。

除了元数据本身非常庞大之外,还有所有数百页合同中需要被编码的细节。比如区块链的参与者是谁?谁将保留所有这些数据的副本?谁来为播放歌曲执行的智能合约来支付计算资源?实际上,根据技术分析师亚历克斯·德·弗里斯(Alex de Vrie)的研究(2018年):据估计,比特币(目前是实现最全面的区块链)消耗的能源几乎与爱尔兰国家一样多。正如扎克·齐默(Zac Zimmer)和内森·恩斯门格尔(Nathan Ensmenger)等科技史学家所指出的那样,围绕所有这些TB级和PB级的数据展开争论会产生环境"成本"。同时包括其他技术挑战:安全威胁、虚拟货币系统崩溃、非虚拟货币系统的影响、洗钱、逃税和虚拟货币的价值波动。

当然,最终可能会出现针对技术问题的解决方案,但是技术无法解决介于现存的音乐世界和理想化的音乐世界之间的社会问题。实现设想中的区块链所面临的社会挑战令人生畏。正如开放音乐倡议的核心成员维克·纳曼(Vicki Nauman)在SXSW西南偏南文化节(South by Southwest)上指出的那样:"元数据面临的最大的潜在业务问题是如何获取激励,使得每个人都致力于解决问题"。

利益难分

对一个利益相关者有利的事情可能未必对所有人都有好处。国际唱片业协会曾指出:"艺术家和唱片公司面临的真正问题是,世界上一些最大的数字服务商声称不受版权限制,不向艺术家和唱片公司支付公平的音乐市场价值。"

区块链若想结合音乐产业成功,必须有音乐家和艺术家能适应和有意愿开始在这些新平台上分发他们的作品。艺术家虽然具有强烈的动机,至少在理想情况下,减少中间人可能会给艺术家们更多的控制权和更多的收入;但是对于中间人来说,其动机更加复杂。一位专家表示:"受益于缺乏透明度的组织将拒绝任何会导致提高透明度的事情。"

此前中心化机构尝试建立统一数据库的失败,从侧面证明不同利益诉求者很难就某项协议达成一致的意见。对于唱片公司而言,它们与音乐创作者的关系是一种雇佣关系,唱片公司会给音乐人提供各种必须的资源。而对于科技公司而言,音乐只不过是其达成目的的一种手段而已。

另外,即使中介机构和艺术家参与其中,目前也尚不清楚谁将负责建立和监督用于音乐支付的区块链网络,而在现有行业中很少有加密货币专业知识体系。尽管不乏希望提供专业知识和技术的新中介机构,比如Ujo Music、Dot Blockchain Media、PeerTracks、Resonate、Revelator、Aurovine等,但是他们对需要劳动的问题讨论较少。比如谁输入所有元数据?后面的目录呢?一些人想象音乐家会快乐地输入所有准确的元数据,也许是因为那些人不会上传音乐,但是熟悉音乐家争吵的经理们可能会嘲笑这样的想法,即艺术家可以被要求用所有必要的元数据来编码他们的歌曲文件。另一些人则设想将数据众包,在"无摩擦"自动化循环中,指向非特定的人(也许是粉丝)。

在这些设想的场景中,音乐实际用户数量可能有限。鉴于区块链技术糟糕的用户体验,是否会有大量用户使用还很难说;另外,听众可能担心的一个潜在问题是区块链所承诺的透明度。一些听众不希望他们的听歌习惯,甚至是他们的购买习惯暴露出来。

逻辑"陷阱"

如果所有这些利益相关者都可以达成一致,他们仍将需要就条款以及如何执行这些条款做出艰难的集体决策。在音乐作品进行数字化之前需要"最小化的可用数据",即要求利益相关者商议出关于行业版权最至关键的数据。

什么才是"关键"可能是最容易做出的决定之一,但随后什么是"公平"则要复杂得多。"公平"的概念充满争议,并且区块链解决方案的道德和治理层面需要进行一些相当彻底的解决方案。例如,什么是确保准确的元数据公平的方法?谁有权在理论上为没有所有权的平台写入信息?谁有权解决所写内容的冲突?上诉程序是怎样的?

乐观主义者设想了一种技术,其中每个人都有权向区块链上写入信息,有效地自我发布音乐,虽然这使人们能够确保自己的信息和条款准确无误,但同时也为他人的错误和恶意输入不可靠的内容敞开了大门。此外区块链技术还没有解决归属问题,即被录入分布式账本中的内容归属所有权在谁那里的问题。

梦想中设想的不可更改的智能合约也带来了社会挑战。如果公平标准太易变而无法自动化怎么办?科技与法律学者Karen Levy指出,智能合约的概念从根本上误解了法律合约如何植根于社会环境中的。那种认为存在一个机器逻辑将会永远知道如何处理所有给定情况的神奇仙境的想法是可笑的。机器不能理解意图,也不理解诸如什么是合理使用、什么是拙劣的模仿或大杂烩之类的抽象概念。就从创建用户生成的内容之类的东西而言,认为全部都可以用这种方式处理的想法是不合逻辑的。

还有,业务逻辑本身就是非逻辑性的,也不是固定的。因此将其写入永久性区块后自身也会产生问题。价格、条款、使用权甚至所有权都可能随时发生改变。不仅有市场力量在起作用,而且还有情感因素在起作用。使用逻辑去判断的想法在表面上听起来很聪明,但是对于解决冲突和其他人为因素带来的复杂后果却没有任何真正的思考,这些都是人类的产物。

从梦境中醒来

随着商业模式问题与技术问题逐渐呈现在人们眼前,人们开始从理想主义、乐观主义中走出来,从认为区块链可以成为一种万能的解决方案转向更加平衡的心态,转向解决技术可以解决的细节问题而努力。

一部分早期的创新者也开始缩小了他们的目标。Wallach指出我们必须缩小预期目标的范围,并从十年或二十年的时间尺度看技术。对于这项技术我们只是刚刚起步。

在Heap的"Tiny Human"实验一年后,她的区块链合作者Ujo Music发表了一篇道歉文章,其中写道:"我们真的想解决你们所有的问题,但我们只不过是几个目光炯炯的技术专家,拿着一把特殊的锤子,在寻找合适的钉子。"

伯克利音乐学院的反思音乐(Rethink Music)项目则在他们其网站open-music.org上这样描述:

"开放音乐倡议"旨在寻求创建一个用于统一识别音乐版权持有者和创作者的开源协议。他们称这个"开放和可互操作的数字版权管理平台"并不是区块链,而是受到了"区块链启发"。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12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