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的救赎:不敢错过区块链 后悔将Libra定义成货币

看一下Facebook位于加州门罗帕克园区办公室的内部设计,你会有一种感觉:装修好像只搞了一半儿。办公室头顶的房梁纵横交错,管道和通风口直接从胶合板的墙面伸出来,照明线路、火警设施还有房屋支撑结构悬在头顶天花板上,所有的东西都裸露在外,一目了然。

这种“装修了一半儿”的情况不是因为公司缺钱。虽然Facebook曾卷入泄密丑闻,但它的利润丝毫未受影响——最近这个季度,Facebook的利润再创新高,达到61亿美元。事实上,这种装修风格专门体现了总裁扎克伯格的设计哲学。扎克伯格有一句话总挂在嘴边:Facebook的发展永远只完成了1%,所以室内的风格刻意体现出这种“永恒的未完成状态”。

这种极其朴素的风格在52号楼身上体现得尤为应景。正是在52号楼的办公室里,Facebook曾设计出大胆的数字货币提案——发行专属的加密货币Libra。“未完成”的内部装修让人们不得不引发疑问:Libra办公室未来会继续存在,还是被迫关门?

Facebook Libra引发全球数字货币竞争

2019年夏秋之交,Facebook推出的加密货币遭遇世界各国各机构的激烈反对,引发巨大争议。这种情况下,哪怕Facebook关闭甚至废弃整座大楼,坚定表示从此与加密货币一刀两断,在外界看来都无可厚非。但公司似乎不想轻易放弃,打算继续推行,工程师们也将继续奋战在这座楼里。

Facebook的目标是创建一种货币,以一篮子国际货币作后盾,包括美元、欧元和日元等,并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与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不同,Libra货币与多种国际货币挂钩,是一种价格相对稳定的数字货币——“稳定币”,且这种货币可全球通用。构想出炉后,Facebook就召集了20多家公司组成Libra协会(联盟内各成员公司技术相对独立)。联盟立下的目标是:参与制定一种超越于国家之上的货币,让金融服务惠及17亿“无银行账户”的用户,每个人都能无障碍地享受全球电商的服务;同时让货币在全球的流通更轻松,成本更低。联盟的合作者谁都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但Libra的消息一经传出,批评家们便从中嗅出了一丝威胁的意味。项目还远远没有发行,就在国际社会引发了轩然大波。Libra协会董事会成员兼支付服务商PayU法务总顾问Patrick Ellis调侃称,按照这个态势,Libra恐怕已经成为“全球最出名的无产品创业公司了”。

其实,这种麻烦的端倪早就有了。2019年春,早在Libra项目首次官宣前,Paypal前总裁兼Libra协会负责人David Marcus就跟美国财政部秘书长Steven Mnuchin介绍过Libra的愿景。据熟知此次对话的人透露,Mnuchin给出的意见是:“我非常不喜欢你们搞这个东西。”

自2019年6月,Libra项目正式公布后,舆论不断扩散。美联储主席Jerome Powell表示,Libra可能会造成隐私侵犯、洗钱猖獗、消费者权益受损、金融稳定性降低等问题,他对此“表示担忧”;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称,Libra“不存在任何约束力或可靠性”;印度高级经济官员对Libra的可行性不予看好;法国经济财政部长Bruno Le Maire认为,Libra“威胁了国家主权”,并带头在欧盟倡导要禁止Libra。到10月中旬,Libra协会中七个重要成员,包括支付系统巨头Visa、MasterCard、Paypal和Strip等,面对舆论压力,已选择退出Libra协会。

各大金融监管机构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在它们看来,Facebook还存在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此时又发布Libra全球数字加密货币无异于给公司添乱。其中最大的问题是,Libra货币如何遵照实名认证和反洗钱规则,避免滥用现象的发生。鉴于Facebook在其媒体平台监管方面一不重视,二无成效,各大监管机构不敢指望加密货币一经发布会有什么改善。虽然接受采访的安全专家称,通过网络追踪现金流可以解决问题,但不足以打消人们的疑虑。美国众议院议员兼加州民主党资本市场小组委员会领导人Brad Sherman说:“现在不法分子巴不得期待Libra货币赶快发行。可以肯定的是,Libra货币会让恐怖主义、贩毒团伙、人口贩卖组织,尤其是偷税漏税者的非法活动更加方便。”

批评者认为Libra还会威胁全球金融稳定。目前Facebook在全球有28亿用户,如果大家都开始使用Libra货币了,那美元和其他法定货币的地位,还有世界各大央行的主权势必会被削弱。到时候更大的威胁是,Libra协会能够授权任何一个私人公司代表委员会调整Libra的后备货币篮子。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的经济学家David Andolfatto说:“我不希望看到一个全球公司能有这么大的力量控制全球货币。如果是这样的话,除非选耶稣去管理公司。我们不能完全信任几个普通人掌管这么大一个机构。”

10月23日,扎克伯格出席了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会上他遭遇了严格的盘问。听证会结束后,他不得不承认说:“我也不太确定Libra货币能不能发行。”

尽管如此,Facebook以及Libra协会似乎并没有放弃。Libra协会目前仍有21家公司、创企、风投企业以及非政府组织,董事会成员包括美国第一大打车应用开发商Uber、第二大打车应用开发商Lyft、正版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Spotify、跨国电信公司Vodafone和比特币交易公司Coinbase等。而且联盟仍希望Libra能在2020年发行。在扎克伯格众议院听证会两天后,Facebook子公司——Libra钱包Calibra的首席执行官的表现却非常乐观。Calibra公司有多个会议室,其中一个以好莱坞著名喜剧演员Bill Murray的电影命名(电影名字叫《天才也疯狂》)。在这间会议室里,Marcus坐在他的位置上接受采访。他手臂一边搭着椅背,一边说道:“我是个比较乐观的人。现在世界人人都在谈数字货币,为什么数字货币这么热?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构建数字货币框架的日程可能需要更久。”

确实,自从Facebook的Libra计划受挫,全球发行数字货币的角逐似乎刚刚开始上演。各大银行、科技公司和政府(尤其是中国政府)都在搞数字货币试点。Libra项目的一波三折或许能让后来人的摸索之路更好走些,至少监管机构开始明确他们的标准。同时,Libra自己在经历一系列猛烈批评后也在不断调整。

为什么Facebook需要Libra?

在科技圈儿,有一个概念叫“平台危机”。所谓“平台危机”就是指另一家公司可能抢走你的用户,或者你推出的一款新产品可能让你的用户流失,从而给公司业务造成损失。

加密货币资产管理公司Bitwise的创始人Hunter Horsley表示,如果想知道扎克伯格内心的危机感到底是什么,不妨参考一下Facebook 2014年以20亿美金收购虚拟现实设备制造商Oculus的案例。当时,不管是Oculus还是虚拟现实,都还称不上大众主流(现在也谈不上主流),但他们未来的潜力都对Facebook造成了一定的威胁。如果全球的人开始通过虚拟现实在网上聊天或者点赞,Facebook的主导地位势必会被动摇乃至削弱。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直接收编,及时抓住下一个浪潮的机会以避免被动。

Horsley说:“从历史上看,一个公司的消亡往往是因为没有及时适应新变化。”

对Facebook管理团队而言,作为数字货币的数据库创新基石,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在2017年呈现出一股不可阻挡的发展势头。就在这一年,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价格开始了连续数月的攀升,不禁让人咋舌。公司领导层意识到推出加密货币能帮助公司很好地打入金融服务领域,Facebook也想努力在行业内获得发展动力。近些年,Facebook目睹了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在金融领域的突然崛起(腾讯的微信支付和阿里的支付宝)。这些科技公司在传统银行的体系外成为新兴的金融巨头,以另外一种方式跟人们的日常生活发生联系。(2018年,中国的移动支付交易额共计38万亿美元)Facebook也想搭上加密货币的新快车,在金融领域获得类似的成就。

2017年,Morgan Beller还是Facebook企业发展部门的初级工程师。她对当时市场上的区块链创企做了大量的研究和沟通工作。之后,Beller发送了一封备忘录,建议公司高层要抓住难得的机会在区块链领域占得先机。她跟领导强调,如果公司继续观望可能会陷入被动。最终Beller成功说服Marcus。Marcus当时是扎克伯格的高级副手,也是硅谷界最早的一批比特币“信徒”。

2017年的年终假期,扎克伯格和Marcus深入探讨了加密货币的形势。Marcus说,他跟扎克伯格吐槽了现存金融体系存在的诸多问题,比如跨国支付费用昂贵、债务偿还过程繁琐、支付系统各自为战、支付金额贫富分化等等。

一旦使用区块链,Facebook可以摆脱繁琐的中间环节,绕过以银行为主的发卡机构和转账机构,省去一笔手续费。David Marcus在老东家PayPal任职期间无法搞成的事,Facebook可能搞成。早在Paypal供职期间,Marcus就意识到互联网金融应该纯粹且无国界,符合自由主义理想,而不是由一个个相对独立的市场组成,市场与市场之间还存在转账成本和延迟。到2018年5月,当Marcus全权领导区块链团队时,扎克伯格在研究隐私、去中心化系统和密码学,这些都是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的基本原理,这是他2018年的新年计划。一年多之后的2019年3月,扎克伯格发表了一份以隐私为主题的宣言,宣言中他谈到,决心要在Facebook的各种服务产品中(比如WhatsApp、Messenger和Instagram)采用高强度的加密技术。

公众纷纷表示,该宣言一旦成真,将对广大用户产生影响。但区块链专家看到了其他迹象:一个全球技术巨头的领导人正逐渐朝着区块链平台方向转移。数字货币创业公司Circle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eremy Allair表示,扎克伯格开始意识到区块链技术不仅是“数字货币方面的事情”,它关乎承载信息交流的基础设施结构。换句话说,错过区块链技术平台,Facebook伤不起。

Libra,一次宝贵的创收机会

Libra对于Facebook来说,还是一个宝贵的创收机会,当然,创收的方式可能超出观察家的预料。

一直以来,Facebook的收入主要来自广告。而Libra可以提供一个非常诱人的渠道,即Facebook能针对用户的金融数据出售广告。对此,以太坊联合创始人Joseph Lubin批评称,通过这个渠道,Facebook能将用户的Libra信息与其他所有相关信息链接起来,Facebook要做到这一点,几乎唾手可得。但Facebook坚定表示,Libra配套的Calibra数字钱包系统非常安全,任何企业都无法突破系统,大范围收集数据。换句话说,就是Libra用户的购买历史无法进入Facebook的市场引擎,至少在默认情况下,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当然如果用户授予了权限,数据还是会进入Facebook市场数据库。)

Marcus说,Facebook不可能从中介费方面赚钱,在数字货币中,支付平台收取的转账成本直接是零,就跟现在的电子邮件和社交媒体的消息发送一样。

既然如此,Libra项目的变现方式到底是什么呢?首先,Libra协会各成员可以通过股息的形式从储备金中收取利息。当储备金不断增加,发展到一定程度,就能产生巨大收益。

Facebook营利的另一种方式就是创建一个让广告商更加受益的市场。理论上讲,在Libra系统中,用户可使用Facebook的App进行无缝支付。比如你在Instagram上看到一款非常喜欢的裙子,直接点击“使用Libra购买”即可,不会烦人地出现“请绑定你的银行卡信息”的页面。Gartner咨询公司的分析家Avivah Litan表示,中断的交易越少,意味着广告的转化率越高,广告直接创收的频率也越高。反过来,更多的广告商就愿意投标。

只需要通过Facebook的App软件,用户就能轻松转账,Libra和Facebook借助这种方法能轻松嵌入全球用户的日常生活。如果你想海外转账无需高额手续费,可以使用Libra;如果你想通过数字钱包接收即时支付,也可使用Libra;如果你想在Spotify上购买更多优惠歌曲,或者在Uber和Lyft上享受更多的打车折扣,还可以使用Libra。

除此,Libra的最大潜在影响是能让未来的经济不断向好。Libra协会董事会成员兼新兴市场非营利微贷服务商Kiva的首席战略官Matthew Davie指出,“这不仅仅是你在买蓝瓶咖啡的时候能省钱的问题。”Davie设想的是,所有人都能加入全球金融系统。这意味着商业机会能进一步得到拓展,甚至Facebook的Calibra未来有一天还能提供贷款服务。贷款服务是金融行业中一个重要的利润增长点。

马库斯:后悔把Libra表达成新型货币

Marcus表示,现在可能有些追悔莫及的就是Facebook自己还没彻底搞清Libra项目就不得不跟公众做解释。Marcus说:“我们收到最多的批评是‘你们为什么所有问题都还没考虑清楚就迫不及待地公布消息?’”。据Marcus的解释,之所以酿成这个结果,也是形势所迫。Libra团队在与各合作伙伴会面(比如支付平台、科技公司、银行和监管机构等)时,大量关于项目的消息已在媒体上不胫而走。在Facebook多方征求意见时,Marcus以为让公众知情可能是一种比较妥当的做法,Facebook甚至有可能夺回舆论阵地。

但是,舆论还是失控了。隐私丑闻、数据泄漏以及虚假信息,这些都点燃了公众的情绪。Marcus表示目前他只后悔一点:“如果事情能重来的话,我应该把Libra说成是一种新的支付系统,这样风险更小。”Marcus说,他不应该把Libra表达成一种新型的货币,“没想到这么一说,招致了更多的舆论压力。”

目前Libra协会中,很多支付平台纷纷撤离,项目陷入低谷。早知道是这种情况,把Libra定位成一种新型的支付系统,可能不会这么被动。2019年10月4日,面对监管压力,Paypal宣布退出Libra协会。10月8日,两位参议员致函Libra协会中的几家大公司,主要是Visa、MasterCard和Stripe,劝说他们重新考虑,等Facebook给出清晰的解释,再加入不迟。当时Libra协会计划10月14日在日内瓦的一家酒店开会,几家大公司酒店的房间都预订完毕。但10月11日,这几家公司表示监管和舆论的火力太猛,突然提前退出。

Marcus说:“考虑到目前的压力如此之大,联盟的大小股东退出也情有可原。”如果Libra项目最终获得监管机构的通过,这些退出的平台,比如购物平台eBay、旅行平台Booking Holdings,还有拉美电商平台Argentine fintech Mercado Libre肯定会在它们的支付选项中添加Libra支付,也肯定会重新加入联盟。Marcus说,中途退出的合作方们“现在可以说是进退自如了”。对此,Paypal首席执行官Dan Schulman最近表示:“以后情况如果有所好转,我们之间的合作机会还会非常多。”

没有Libra,Calibra也大有可为

目前Facebook面临许多障碍(其中有不少需要立即解决)。虽然Libra项目陷入僵局,但其仍然可以围绕Calibra创建数字支付业务。数字资产管理公司CoinShares的首席投资官Meltem Demirors说:“Facebook应该明白,公司还远远没到无路可走的地步。”

Bitwise的创始人Hunter Horsley认为,Calibra可以整合传统的支付平台,比如Paypal,Visa和Stripe,让公司在金融方面先取得进展。而且大部分加密货币专家和企业家都表示,希望Calibra能整合进更多现存的数字稳定币。

有些合作项目离实现仅有几步之遥。Facebook最近与Coinbase和Circle展开了低调的合作,计划加入两家联手的Centre联盟,Centre联盟发行的USD Coin也属于数字货币,与美元挂钩。此外,Calibra还能与Gemini、Paxos和TrustToken等创企合作共同发行稳定币。

今天,稳定币只是专门用于加密货币交易领域,投资者也只是把加密货币交易看成是一种现金等价物。但区块链支持者认为,稳定币的稳定性有助于其成为未来数字支付的理想媒介。加密货币钱包创新企业Abra的首席执行官Bill Barhydt说,稳定币只锚定单一的货币,“从合规的角度看,这不失为一条清晰的发展路径。”他补充表示,或许Facebook“一开始就应该这么搞……这样最起码能消除很多主权问题。”

即将到来的全球货币竞争

要想最后成功发行,Libra需要让监管机构相信,私营公司发行的数字货币不会对政府货币造成威胁;而且足够稳定,不会引起突发性全球金融危机。Libra协会一直想证明一点:它们能提供完备的储备金作后盾。每一枚流通的Libra货币都有等值的低风险资产作后备,这里的资产包括各种货币,当然还有政府发行的短期国库券(Libra协会成员提供的初始资产最低能买进1000万美金)。

理论上说,有了完备的储备金,Libra在金融恐慌面前才不容易受到波及。Marcus还提到,今天人们生活中用到的很多“钱”,比如支票、信用卡和忠诚积分等等,背后依靠的储备金要比过去少很多。Marcus说:“就连芭斯罗缤冰激淋店的礼物卡都比Libra背后的钱多。”

美国之外的监管机构很快也会对Libra作出评价。Libra协会表示,不久将在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申请金融系统的许可证。今年4月,总部位于瑞士巴塞尔的金融稳定委员会组成的特别工作组将提供一份报告,对类似Libra的“全球稳定币”的金融风险进行评估。美国财政部和欧盟都有类似的评论,目前还在形成中。

如果以上任何机构给出反对意见,对于Libra项目而言,无疑都是致命的。但如果Libra能获得通过,最多也是在特定的几个国家推行,不可能扩展到全球。Libra协会可能会在一些金融环境友好的地方搞试点,比如瑞士、新加坡、以及东南亚和非洲等几个新兴的经济体。

在美国,国会拥有最终的发言权。有的人普遍对科技巨头持批评和怀疑态度,要让他们回心转意不太可能。有记者问美国国会议员Brad Sherman,Libra项目接下来怎么做才能缓解他的担心。Sherman突然大笑起来,然后回答:“魔鬼就是魔鬼,你让魔鬼精心打扮一番,就能升入天堂吗?”当然,有的人对Libra的调整持开放态度。Patrick McHenry议员与Sherman同在众议院的金融服务委员会供职,他认为Shermand的担心有些“过头”了。他相信Libra项目最终仍然有实现的可能。他补充道:“我们不能因为担心风险,就直接制定法律把人家业务给废掉。”

目前Libra项目还处于等待期,联盟需要一个总经理专门负责所有运营事宜,同时希望会员数量能上升到100个。Marcus希望项目能在2020年顺利推出,但同时他也明白:“最终的决定权并不在我们手里。”

如果Libra陷入僵局,其他公司很可能会捷足先登。据Libra项目的资深人士透露,前不久刚刚退出Libra协会的PayPal正在物色新的合作人选。很多金融科技创企,例如Square、Robinhood和SoFi已经把重心放在比特币等去中心化加密货币上。另外,摩根大通以及富国银行等老牌大银行正在测试各自与美元挂钩的数字货币。观察家们意识到,谷歌、亚马逊和微软等科技巨头提交数字货币申请只是时间问题,虽然目前,大家对各自的汇率都讳莫如深。

就在各大私营企业观望Libra项目最终如何收尾时,各国中央银行也有所震动。中国人民银行发行人民币版数字货币的试点马上开始。法国央行也计划在2020年第一季度实行区块链数字货币试点。欧洲央行、加拿大央行等成立特别行动组,纷纷加速数字货币的研发工作。2019年夏,已经离任的英格兰银行总裁Mark Carney也高调呼吁,要“考虑推出全球性数字货币”,像Libra一样与一篮子国际货币挂钩,但必须由央行主导。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所有金融科技领域的力量,不论是政府银行还是私人企业,或多或少都开始涉足数字货币。瑞典央行自2017年也开始研究瑞典国家数字货币的可行性,央行的高级经济师Gabriel Söderberg说:“Libra项目这件事让人们意识到事情的发展真的非常快。央行的人开始明白时不我待,而对于商业领袖来说,时间就是金钱。”

番外:中国数字货币计划

当扎克伯格去年10月在国会出席听证会时,他说道:“世界趋势是不会停下脚步的。”事实上,在本篇成稿之时,作为美国经济最大的竞争者,中国即将推出国家数字货币,成为区块链领域的头号大国。

根据中国《财经》杂志消息,中国人民银行推出人民币的数字货币版本,即“数字货币电子支付”,计划于2019年底正式公开发行。据说央行将与几大国有银行和电信公司先开展小范围试点,以深圳和苏州为先。(目前,《财富》杂志还未收到来自中国央行的回应)

中国央行数字货币依托区块链技术,将创建专属中国的数字货币版本。据了解,新发行的虚拟货币可与应用广泛的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平台兼容。用户可使用数字货币支付方式购买产品和服务,涉及的领域包括交通运输、教育、医疗、零售等方面。《财经》杂志指出,中国政府可以清楚了解数字货币在哪些领域最受欢迎。

自2014年起,中国人民银行已经开始积极研究数字货币的构想,但真正推动中国政府加速数字货币计划的动力跟去年6月Libra项目有关。那么Libra给了中国政府哪些危机呢?中国政府凭借数字货币可以密切关注市场货币供给、严厉打击资本外流,同时政府可以增加在新兴市场的影响力,因为新兴市场一般也是加密货币的高需求领域。归结到最后,政府可以对市场进行有效监管和控制。

在国会听证会上,扎克伯格暗示了Libra项目某种程度上有助于制约中国在数字货币方面的影响力。但对Libra持怀疑态度的人也看到Libra背后的风险。康奈尔法学院从事金融监管研究的教授Saule Omarova说:“私人企业的权力与政府一样在未来都可能过度膨胀。”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5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