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区块链渗入农村:五旬老大爷透支4张信用卡疯狂买币

“咱们农村有很多野菜,尤其这个香椿特别好吃,特别香。”杨大爷砸吧砸吧嘴,满桌饭菜热气腾腾,媳妇、儿子、儿媳还有4岁孙女,一家人围桌而坐。

这是在北京市怀柔的一个小村庄,我和同事驱车70公里来到此处。

将近60岁的杨大爷,在怀柔农村附近国企上班,只是一位物业管理的普通员工。

席间表面一片祥和,背后却是我和儿子儿媳设好的“一庄局”。

这一切,都缘于杨大爷陷入一种传销币,中毒太深。

他相信到了2020年,自己的一枚币就是一套别墅。

“有风水先生给我算了一卦,我接下来肯定会飞黄腾达,看来看去,不就是这个币嘛。”

杨大爷笑开了花,在座的我们却深深地忧虑。

01父亲的反常

自从接触了传销币,杨大爷身上有了诸多奇怪表现。

比如,每天的凌晨1点钟,闹钟响起,杨大爷都会准时起床,打开手机,开始各种操作;

“每天下班回家后,我爸就把自己闷在房间里。”儿子小杨继续回忆,“在炕上听里面的音频,听啊听,听得心潮澎湃”;

像许多瘦削的农村大爷一样,杨大爷在饭桌上很少说话。但一谈到买币,瞬间变得精神抖擞,眼睛开始闪光。

尽管每月收入不到4000元,杨大爷累计投入近6万元炒币。

儿子不肯给钱,他就透支4张信用卡。小杨表示,几万块其实也赔得起,就怕老父亲再沾上高利贷,那就真的是无底洞了。

杨大爷所陷入的这个区块链传销组织,遍布河南、山东、黑龙江、吉林、湖南等地,专门针对中老年人下手。

自2015年12月8日启动,目前已有100万“会员“,势力还将进一步扩大。

小杨特别希望借助媒体来曝光这种传销币,让父亲回复往日正常的生活。

02暴力拆解K商品

这些常人难以理解的行为,都是因为杨大爷陷入了一种传销币——K商品(K特币)。

K特币最早出现于2015年12月,这个传销组织把自己的“传销炒币”产品总称为“GMK“,所炒的币就是K特币。

2016年中旬,央视曝光GMK等模式是传销,后面又改名为“TCD”。

K商品推广模式前期靠拉人头入单(传销),后期靠炒币盈利(还挺有社群意识)。

总之一句话:我们是全球最牛逼的币,集合了所有币种的优点。

TCD中国区总监王立清、王立平孪生兄弟,2015年获得中国好声音(一个出了很多吸毒歌手的地方)安徽区冠军,现在成功跨界到区块链。

歌手转为布道,也算是降维打击了。

儿子小杨向记者展示一个视频,情绪非常激动,愤怒地说,“跟个狗一样!他们那是没给我讲,要给我讲,我上去就来一拳。”

可别小看了K商品,不光有网站、钱包、github上传代码,还有商学院。

这里有上百个讲师,这些大叔大妈24小时轮流贴心地解答“K商品家人们的“投资”问题。

每天下午1点和晚上七点,准时演讲分享课程,N个群同步转播打鸡血。活跃的群回复以及整齐的队列,秒杀多少商学院。

这是他们众多“忽悠招数”的其中一个罢了。

搭上了区块链的东风,再配上传销,闻起来都是暴富的味道。

但是,K商品的目标群体是中老年人,给他们上课讲区块链,忽悠他们买币?这究竟怎么做到的。

03杨大爷入局

时间回溯到2016年12月,家住“北京七环”怀柔农村的杨大爷,在邻居马大姐的介绍下开始入坑:“老杨,我这有个发财机遇,来钱快,你感兴趣不?”

马大姐是杨大爷的好友,邻居中的热心肠。她平时喜欢喝茶唠嗑串门,在村子里还有些威望和说服力。

都说“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其实“农村路也滑,人心更复杂”。

杨大爷一听发财,顿时来了精神。

马大姐接着说:“我给你先入单,这入单名额可不多了(说入单名额稀缺有限,是拉人入单的常规手段)。一单才2000块,少抽两盒烟,少玩两把牌呗,也不心疼。请老师给咱讲课,慢慢你就明白了。”

“‘入单’是什么?”杨大爷有些疑惑。

“其实我也说不太清楚,不过咱有老师,给你上课你就懂了。”马大姐斩钉截铁地说。

“2000块还能赔得起,万一真发财了呢?”渴望暴富的杨大爷,心里一掂量,顾虑就烟消云散了。

K商品宣称,只要入单2000元,每天分红1.8美元,连续分红130天。发展“下线”还有源源不断的提成。

为了解释这超高的收益率,他们对外宣称:“不相信这种收益率的人,一定是很落后了,当初听说比特币的人,早就翻了2万倍。”

“而如今,比特币价格已经很高了,玩不起,不划算。这个K商品比比特币、以太坊更优秀。”

有了前期的入单,接下来就是培训洗脑,有线上分享,还有线下活动。

他们深知老年人的心理弱点,讲大趋势,讲政策。

杨大爷入单也慢慢增多。

儿媳妇告诉记者:“我爸接触1年半了,到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是区块链。就是跟他们讲趋势,讲国家政策!”

这群见证着改革开放迅速发展的中老年人,深知机遇的重要性。

在互联网时代下,他们研究能力相对缺乏。正是抓住这样的心理,最容易被“国家支持”、“未来”、“趋势”这套说辞忽悠住。

K特币大量利用央视、人民日报等权威媒体对区块链和比特币的报道,来说服中老年人承认这种趋势。

“我爸甚至还跑去泰国,参加了K商品在曼谷举办的会议。”

儿子小杨跟记者描述了父亲和其他群友一起出国,参加了上万人的集会,“就是去给你上课,看看矿机、见见创始人,给‘贡献’大的人颁奖,继续买买买。”

记者就此事向杨大爷求证。

回忆起泰国之行,他笑得合不拢嘴,脸上的褶子又深了几分,满满都是骄傲和自豪:“会场就在泰国总理办公的旁边,我们迟到了,泰国警察还开路呢。”

儿媳补充道:“我爸回来还告诉我们,会场有上万人,都是全国各地的‘K商品家人’,还有不少是外国人呢。不同地方穿的衣服还不一样,咱北京片区的穿蓝色衣服。”

区块链项目出国集会,一方面显示自己的国际化,贴上“高大上”的标签,另一方面,也逃避了国内的监管。

还有一点,这些农村中老年人,大多没有见过世面,他们出国参会,有参与感、自豪感。

经过泰国之行,杨大爷对此更深信不疑。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拿了他们的身份证,给儿子儿媳“入单”。

杨大爷还背着家人,不跟其他炒币者“张扬”,偷偷地从别人手里,又买了1万块的币。

儿子小杨和儿媳妇,看到父亲如此深陷其中,都不敢给他更多的钱。可是没想到,尽管每月工资只有三四千元,来自农村的杨大爷,还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办信用卡套现。

儿媳妇对此表示,自己感到十分震惊:“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些群友教他的。我们家有POS机,咱爸找我老公,要刷卡套现。追问下,才知道他办了4张信用卡。套现四五万,全拿去买币。”

小杨和儿媳妇已经不敢想象,如果接着往下发展,父亲是否会拿着身份证,找到高利贷贷款……

想到这里,他们对邻居马大姐的怨气,又多了几分。

04深陷骗局

50多岁的杨大爷,依旧坚持每晚半夜1点钟起床,准时登陆神秘官网。

儿媳妇解释说:“就是把各种代币换积分,积分又换代币。就是自己耽误自己时间,让你自己玩。规则设计得跟天书一样,还说能拿积分换手机、换汽车、换各种东西。”

经过一年半的折腾,小杨说:“我爸还真是去换了部手机,说是跟华为合作的定制机。结果到现在一年了,手机都没影呢。后来K商品的人又说,那个手机不好。”儿子小杨补充道。

家里人多次试图劝杨大爷,不要越陷越深。

杨大爷总是摆摆手,特别胸有成竹,只留下一句话:“等2020年,到时候我就挣钱了。不然你们不会相信我。”(官方反复强调2020年1个K特币将达到人民币14万元)

有一段时间,他拼命劝说父亲抽身。杨大爷总是回答:“我不听你的,到2020年,我就指着把K特币卖了。”

儿子追问:“你卖给谁啊。”

父亲总是回答:“到时候炒上了,有的是人愿意买。”

儿子心里非常清楚,父亲身边的人都是工薪阶层,人家踏踏实实地挣钱,没有发财梦。自己明知道这个东西是骗人的,怎么往下传。

“爸,要不我们先把币换出去一点,回本了。剩下的就投里面。”

父亲非常坚决地说:“那不行!我币少了啊!”

儿子和儿媳,对于父亲炒币的这六万块钱,已经认栽了,他们最担忧的其实是父亲美梦醒来的那一天。

“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父亲那么骄傲自信的事情,最终成为泡影,他会不会担心家人怎么看他,身边的人怎么看他,他很要面子的,到时候就很麻烦了。”

“钱是其次。听说很多老人家,打个麻将,一下子太激动,就心梗过去了。咱爸到时候,接受不了怎么办。”

这成为了夫妻俩最大的担忧。

05疯狂背后的原因

杨大爷如此疯狂,背后是一颗温柔的心。

天天听各种视频、音频,每天半夜1点起床登陆官网做各种“任务”,跑泰国参会,偷偷拿儿子儿媳身份证“入单”、还开4张信用卡套现……

儿子小杨明白父亲,行为如此疯狂的原因:“我爸一直都觉得亏欠了我。”

“18岁开始,我就自己去北京闯荡,没花过他的一分钱。”小杨点燃了一根烟,然后又长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他觉得自己不像其他父亲,没给孩子留下什么财富。”

所以,杨大爷特别想通过自己的本事,给孩子留下一笔让人骄傲的财富。

杨大爷不止一次对小杨说:“儿子,你就等着吧,等到2020年,我就给你开辆豪车。什么奔驰宝马,保时捷卡宴啥的。”

人活一辈子,总想给孩子留点什么,K特币寄托了杨大爷这最后的希望。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19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