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的潘多拉魔盒

历史就是一座森林,永远在展示不同的景观。在阳光下,在阴雨中,春夏秋冬或野火复生后,它永远在那里,炫耀自己,也隐藏各种秘密。而且,每一个进入森林的观察者,从不同的入口,怀着不同的心境和目的,与不同的伙伴,都会有全然不同的感觉,这就是历史的魅力。有太多不自量力的学者和人物,信心满满地做出无数论断,宣布历史的真相,却又瞬间成为被遗弃的历史。因此,保持起码的敬畏和谦卑,是敢于点评历史是非臧否人物的道德底线。金融史更是如此,金融的驱动和滋润与人类的需求和欲望强烈地彼此裹挟着,使之成为文明史中最为隐秘和撕裂的环节,人们往往说不清道不明就将之推向阴谋论而心安了。

最近十年里,次贷危机、比特币和天秤币成为重新观察金融史的全新高地,也成为检点金融理论和政策的试金石。互联网和大数据正在迅速侵占和替代当下人类文明的全部生态环境,更为重要的是颠覆和改变了几千年来累积形成的社会基础。当我们还在挣扎着焦虑着理解每天的技术和商业冲击波时,必须清晰地了解,我们据以成长和把握现实的基本认知体系和分析逻辑与工具都在迅速瓦解中。主张理论创新的同时,需要接受主流理论的破产。这对于习惯于修修补补并努力自圆其说的古典学派而言,实在是一个痛苦而难以接受的过程,而新一代人则没有这个心里障碍。

龙白滔博士便是这样一个新金融人,或者说是主流金融的门外汉,野蛮人。我注意到他是在老友朱嘉明约我参加的一个天秤币研讨会上。美国脸书公司拟发行的天秤币横空出世,震惊全球金融圈。美联储和欧洲央行等迅速做出打压的姿态,以为是一个干扰法币的商圈技俩,继而又试图招安以夺回丧失的普惠金融道德高地,进退失据几个月,至今仍无对应章法。大洋彼岸的中国则突显罕见的景观,央行高屋建瓴正式打出数字货币的旗帜,不排除与民间合作。民间学者则拔帜登场纷纷提出各种技术方案和理论设计,与国外同行一争高下。龙白滔博士的发言和论文对通证经济、货币全球竞争、中国数字货币实施等都有别具一格的诠释,特别是锋芒直指传统金融理论与政策的诸多根基如货币起源,令人印象深刻。

货币源于交易是一个老生常谈,从亚当斯密到马克思一脉相承,在中国似乎已成定论。但在当代学者看,这是无法证明却可以轻易证伪的想象力论断。人类早期历史从来没有后来附加的所谓理性和文明,暴力和强权是真正的驱动力。即便到当下,文明、法治与规则也是非常脆弱的外表,轻易可以被蝴蝶效应和黑天鹅破局的。货币源于权威,基于政治,这是活生生的历史与现实,与阴谋论无关。基于交易的货币起源模式主导了主流经济学货币学和政策学,让刻意排除了一系列现实约束的数理模型优美地展现在商学院课题和教科书里,也导致了当年诺贝尔得主控制的长期资本公司和次级贷款组合的恶性癌变,我们记忆犹新。而基于权力赋能的货币起源说则被遗弃,从而使得“货币中性”和“货币面纱”成为规范,给予央行和数理学者更大的空间来解释和调控市场。货币这个精灵被人为阉割,似乎被人类理性最终驯服了。

且慢。吕底亚的狮币、春秋战国的刀布币、宋代交子和会子,法国指券、美国绿背、墨西哥鹰洋、民国袁大头。。。所有这些所谓的支付工具,除了描述的价值尺度和收藏手段外,还带来了巨大的额外能量,通货膨胀只是一个大而化之的货币说法,商业周期,市场崩溃和政权兴亡往往都用金融之外的因素解读。我们太习惯于认定金融和货币仅仅是工具了,货币能量被大大低估。

互联网、大数据、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环境下,数字货币时代突然展开,给我们全新的视野。比特币的点对点(P2P)交易是区块链的基础功能,算法技术成为所谓人类理性的竞争对手,数字货币可能如潘多拉魔盒一样释放太多能量,我们也许无法预测或理解,这才是新货币学和金融学的魅力。对于功成名就的主流学者们,龙白滔这类人的观念和逻辑过于杂乱无章,浅薄外行,咄咄逼人,甚至不屑一顾。他们还沉浸在几十年前求学时代的认知水平,不再关注最新网络媒体上的新货币观念,享受在课堂、电视和论坛上循环往复地自我强化权威地位,爱惜自己羽毛。

我也算是学金融出身,也从事金融市场多年。创建中国金融博物馆以来,深以为之前所有金融认知几乎全面被淘汰,需要重新学习和理解。有幸认识了一批年轻人,为国内最早的比特币和区块链等书写过许多序言,有了先睹为快的体验。龙白滔看得起我,希望我能写序,这是对我这个即将落伍者的一个鞭策,欣欣然。祝愿有更多年轻的学者关注货币与金融,参与再造金融理论。我也特别向同时作序的朱嘉明致敬,他年轻时曾爆得学术圈大名,后来深入研究货币思想史,留下足以进入历史的巨著,如今又在数字资产领域披荆斩棘。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4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