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比特币穿越回到金本位时代

以一个国家的货币作为全球货币,对于世界人民来说,是否公平?全球货币应否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货币?Libra是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货币吗?能够成为Libra记账节点的都必须是获得许可的跨国大公司,Libra的全节点并不像比特币网络那样可以随时进入或离开。因此,比特币相对美元稳定币Libra,更符合世界人民的利益。

2009年金融海啸期间,伯南克领导的美联储,为了不要重蹈1930年大萧条的覆辙,实行了直升机撒钱式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因为美元在国际贸易的核心货币地位,是很多国家法币的锚定标的,世界各国随之跟随,导致今天很多国家的楼价高企,物价飞升,但大部分人民的工资收入和相关福利却没能同步增加,一些地区的民众对政府滥发货币的埋怨之声不绝于耳。有人又开始怀念政府每发一枚货币都必须有足够抵押的金本位年代。

众所周知,美国在1973年宣布结束金本位货币政策,布雷顿森林体系随之崩溃了。部分原因如文章『为什么美联储在各国强烈反对之后仍力挺Libra』提到的那样,随着战后社会生产力大幅提高,社会流通商品价值总量暴增,但黄金储备的增长量受到开采能力的限制,远远跟不上印钞量,美元不得不放弃金本位,增发进入流通,才能支撑起市场的流动性。但是,比特币的最小单位聪是小数点后的8位数字,到2140年,比特币的供应量上限将会达到2100万亿聪的上限,目前的22万亿美元供应量相比2100万亿聪比特币的供应量,显然是小巫见大巫,比特币的可分割性将会令它能够克服黄金供应量受限的弱点。

然而,这依然克服不了“特里芬难题”。1960年,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特里芬(Robert Triffin)在其《黄金与美元危机——自由兑换的未来》一书中提出,布雷顿森林体系存在着其自身无法克服的内在矛盾:“由于美元与黄金挂钩,而其他国家的货币与美元挂钩,美元虽然因此而取得了国际核心货币的地位,但是各国为了发展国际贸易,必须用美元作为结算与储备货币,这样就会导致流出美国的货币在海外不断沉淀,对美国来说就会发生长期贸易逆差;而美元作为国际货币核心的前提是必须保持美元币值稳定与坚挺,这又要求美国必须是一个长期贸易顺差国。这两个要求互相矛盾,因此是一个悖论。”这一内在矛盾在国际经济学界称为“特里芬难题(Triffin Dilemma)”正是这个“难题”决定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不稳定性和垮台的必然性。

在金本位下,法币的发行必须要有足够的黄金做抵押。这样就存在货币金融政策不可能三角。如上图,三角形里面,其中只有两个是可以同时实现的。例如一个国家采用了a,就可以维持联系汇率和资本自由进出,其代价是失去货币政策的独立自主性。这是香港正在实施的货币金融政策。香港是一个资本可以自由流动的地方,港元以一个固定的汇率和美元挂钩,只可以在一个很窄的范围内波动。

实行联系汇率的好处是可以增强投资者和本地居民对港元的信心,港元和美元一样成为硬通货。弊处是香港政府失去了调整货币政策的独立自主性。无论香港经济繁荣或衰退,美国每次加减息,香港大概率要跟随,失去了因应本地经济以货币政策作出宏观调控的自由。结果是就算香港在资金泛滥的情况下,香港需要实施紧缩政策来控制过热经济,但却无法履行。在楼价飞升的市道,要买楼的市民只能望楼兴叹。可以想象当年实行金本位货币政策的美国,面对国际贸易失衡、国内大通胀和财政赤字飙升等问题,浮动汇率等财金政策可以更有效地帮助政府实施宏观调控。

之后美国利用石油贸易解决了特里芬难题,重新巩固了美元在国际贸易中的主导地位。美国首先和最重要的产油国沙特定下协议,所有的石油交易都要用美元结算。由于沙特是OPEC中最大的产油国和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其他国家也很快跟随采用美元进行石油交易,石油美元体系从此确立。出口石油的国家将收到的大量美元通过购买美国国债的方式再借给美国政府。“石油美元”也巩固了美元成为国际贸易结算货币的地位,这也导致如中国、日本等因出口制造业而积累了大量美元的国家央行,同样通过购买美国国债的方式将美元借给美国政府。

越来越多“石油美元”和“贸易美元”大大增加了美国国债的需求,不断反身加强了美国国债的流动性和安全性,令美国能用更低的利率借到更多的钱。美联储同时循环地放松和收紧货币政策,当货币政策放松的时候“洪水泛滥”,令世界各地的股市和资产价格飙升,货币政策收缩的时候则令股市和资产价格暴跌,导致哀鸿遍野。美联储主席和各成员的发言成了世界金融从业员的“圣旨”。象日本那样靠人民的勤劳和智慧累积的财富,被一纸“广场协议”而引致资产泡沫爆破,令辛辛苦苦奋斗获得的财富灰飞烟灭。这样悲壮的故事重复地在不同的地区上演:亚洲,拉丁美洲,欧洲......

从20世纪70年代早期起,美国债务总额开始飙升,这正好跟美国放弃金本位、建立“石油美元”的时间点相吻合。美国财政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财年美国国家债务总额新增1.2万亿美元,达到创纪录的22.72万亿美元,相当于本财年GDP的106.5%。

我们不禁要问,以一个国家的货币作为全球货币,对于世界人民来说,是否公平?全球货币应否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货币?Libra是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货币吗?能够成为Libra记账节点的都必须是获得许可的跨国大公司,Libra的全节点并不像比特币网络那样可以随时进入或离开。因此,比特币相对美元稳定币Libra,更符合世界人民的利益。

从比特币最初始的价值1万比特币换2个价值30美元的Pizza(约等于0.003美元/个比特币)到目前约1万美元/个比特币,在需求远远大于供应的情况下,比特币的价值上涨了3百万倍。这得益于中本聪的通缩模型设计和PoW共识机制,令比特币网络成为首个成功解决了双花问题的去中心化货币记账系统。

在没有特定条件的限制下,基于人们对比特币储值功能的认同,假如比特币穿越回到金本位年代,政府无法像禁止黄金流通一样禁止民众使用比特币进行点对点支付,比特币成为全球货币被世界各地大范围使用,象黄金一样成为硬通货,成为某个恶性通胀地区货币的完美替代品(比如现在的委内瑞拉),根据论文『Cryptocurrencies,Currency Competition,and the Impossible Trinity』的论述,上面提到的货币政策不可能三角就会象香港一样触发限制,结果是央行的货币政策不能再保持独立。那么,政府会不会谨守量入为出,谨慎理财的大原则?

这也许是和共产主义一样的理想状态,在复杂多变的世界贸易和各国之间激烈的竞争之中,还有在虎视眈眈随时寻找机会兴风作浪的金融大鳄把持下,比特币能够起到制衡的作用已经很不错了。看到这里,你有没有感受到中本聪的伟大贡献?理解到他突然隐身于茫茫人海的苦衷?你还会相信CSW(奥本聪)的鬼话连篇吗?

回到现实,我们不能排除像委内瑞拉这样的强权国家全面监控比特币的流通,打击比特币支付,假如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比特币的命运又会如何呢?

相对于黄金,加密货币具有能够点对点支付和容易分割的优点,令其天生具有轻易穿越国界和躲避监管的特点,特别是那些匿名的加密货币。因此,现在很多中心化的交易所和钱包等都要求客户KYC才能交易,很多链上的分析工具也为监管机构追踪链上数据提供了很多帮助。政府还有能力控制互联网,如果断网了,比特币将会怎么发展下去?

假设委内瑞拉政府切断互联网,把其国内所有比特币的网络节点的互联网沟通途径都切断了,委内瑞拉国内的比特币网络会成为孤岛。但是,如果国外有人偷偷带了一只带有最新比特币全节点资料的U盘到委内瑞拉国内,这个国家所有的全节点会立马同时同步到最新的比特长链上来。事实上,现在比特币全节点的资讯已经可以在全球范围内通过卫星接收了,理论上就算断网,比特币用户只需要一个卫星接收器就能同步最新的比特币全节点资讯,除非委内瑞拉把比特币的卫星打下来。

总结,比特币最初始价值除了被收藏家喜爱之外,还因为它具有可以远距离转移财富的内在价值。比特币因此被处于危机中的民众作为一个安全,去中心化的价值传输途径。之后,因为其能够解决双花问题的PoW共识机制、去中心化的理念和类黄金属性被越来越多不想自己的财产被恶性通胀侵蚀的加密货币爱好者所追求,令求大于供,这是比特币能够成功的重要因素。监管加密货币的难度在于,和黄金不方便携带的特性不同,加密货币可以实现远距离的价值传输,对于比特币的用户,他们只需要一个卫星接收器就能同步最新的比特币全节点资讯,并进行点对点交易。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8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