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注币安云背后,赵长鹏的“开放”式野心

"理论上来说,我们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人建立自己的交易平台。”近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接受彭博社专访时表示。

赵长鹏所说的正是在2月17日所宣布推出币安云,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一站式解决方案。

同样是在2月17日,张健的一封公开信宣告了FCoin的垮台。如果将时间倒回到2018年,可以发现,正是在FCoin因交易挖矿风头正盛时,OKEx推出了“数字资产交易所开放共赢计划”,币安推出了“数字资产交易所联盟计划”、火币则推出了火币云交易所。

可以说,三者阻击FCoin的行动也正是三大交易所云服务的肇始。

“2018年提出的‘数字资产交易所联盟计划’时,我们隐约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对的方向。历时近两年,最终我们把这个‘计划’变成了一个更具体,可操作的项目,那就是‘币安开放平台’。”

币安官方表示,“币安开放平台”将为合作伙伴提供更加本地化的交易平台构建方式,提供包括现货交易和期货交易功能、本地银行API集成和点对点进行法币与数字货币交易等服务。

在合作的形态上,一是经纪商(券商)模式,另外一个就是币安云(独立交易平台)模式。

经纪商(券商)模式适合一些有用户基础,有流量,有一定的团队基础,可以更轻更快的接入交易服务,甚至你的用户不需要感知到币安。

币安云则为全球范围内希望从事区块链资产交易的企业提供全球支付、数字货币交易等相关的解决方案,同时也支持部分功能的定制化。

可以说是无数个独立的交易平台的基建方,流动性提供方。

一直以来,交易所都被认为是加密货币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因此,涌入交易所的资金和资源也非常巨大,在交易所成为香饽饽之后,除了火币这样的头部交易提供云服务所外,打着“开交易所就找××”的公司也多了起来。

同样是提供云服务,币安的竞争力在哪里?

在币安官方看来,虽然目前业已有很多提供技术服务的公司,但是市场依旧存在巨大的市场空白。

币安的优势在于更懂全球市场,且具有很强的品牌认知度,更重要的是有非常好的交易深度和流动性。

“过去的两年我们经常接到全球各国寻求合作的信息,但没有成熟的合作模型,也看到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创业者举步维艰,现在我们有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这将改变行业未来的格局。”

对于币安云,赵长鹏似乎也非常乐观和期待,事实上这也并不是其职业生涯中第一次从事云业务。

在彭博社的采访中,赵长鹏表示,在未来5年内,币安云将取代币安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成为最大的营收来源。

总而言之,对于整个交易所赛道而言,币安云的推出,一方面标志着在云服务的赛道上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的出现,另一方面,在币安云服务的赋能下,一批交易所新生力量的涌现也不是没有可能。

对于币安自身而言,从短期业务层面来看,币安能够通过云服务将触手伸得更长更广,触达全球各地的用户,获取更多的流量和更稳定持续的收入。

从长期战略层面来看,币安云背后藏的则是币安以及赵长鹏“开放”式的野心,而这或许是币安押注的重要原因。

扩张、投资、慈善,进击的币安

回顾加密货币领域创业公司的发展,币安可以说是成长十分迅速的公司。

如果说早期的币安是借助特殊的历史机遇迅速崛起的话,如今的币安则凭借完善的产品服务,全球化的布局,以及币安慈善等社会公益事业在加密货币领域站稳脚跟、赢得口碑。

数据显示,币安2019年日均交易量超过等值28亿美金;全球用户数量超过1500万;用户覆盖全球180+国家和地区;BNB市值排名跻身全球前十,持仓用户高达100万+,应用场景扩展至180+。

从产品和业务层面来看,2019年币安推出IEO模式,在熊市之中点燃了火焰,引发IEO大战和一波小牛市的到来。

加密货币数据网站Cryptorank的数据显示,从2019年1月17日至2020年1月17日,在所有发行IEO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中,只有币安和Gate.io收益率为正。其中币安IEO项目的整体收益率最高,为74.87%。

除了新模式的推出,在基本盘上,币安补足了合约、OTC业务,打通了交易所上下游领域所有主要业务。

C2C方面添加了VND,且零交易费;支持Visa卡买币,新增用挪威克朗、克罗地亚库纳购买BTC、ETH、BNB、XRP;合约业务方面,据CoinGecko数据,币安合约交易量与BitMex交易量占比最高达到80%。

此外,币安链在2019年历经4次系统升级,币安DEX至今也已上线121个交易对。

从对外扩张方面来看,在经历了“退出美国市场”风波之后,针对这个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市场,币安开设了Binance US向美国用户提供服务。

目前日交易量超过2500万美金,已超过本土交易所Gemini,同时不断在美国各州取得牌照。

对外投资方面,收购期权平台JEX、数据分析平台DappReview、投资衍生品交易平台FTX等数十家公司,不断丰富产品与业务形态。

从团队层面来看,币安聘请摩根大通、TradingView高管加入,领导欧洲、拉丁美洲等地区的业务增长和发展,为全球化拓展奠定人才基础。

除了在业务层面的探索、团队层面的奠基之外,作为加密货币企业,币安同样也在积极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

在疫情严重的当下,币安慈善基金会捐助1000万人民币物资,成立“疫情防控工作小组”,驰援武汉。

可以说,币安这家成立于2017年的公司,正在从一个初创公司向一个成熟企业迈进。

“开放”式野心

在由一个初创公司向成熟企业转变的过程中,不得不去考虑更长远的发展,币安瞄准了“开放”这一关键词。

事实上,赵长鹏也在新年第一场AMA中也明确提出了“开放式平台”这一概念,表示币安正在从中心化平台过渡到“开放式平台”,未来将朝向去中心化平台演化。

以币安云为例,币安会让小团队以较低的门槛开展币安同样的业务。简单来说,币安将技术、安全性和流动性等顶级资源开放给合作伙伴。

“如果类比腾讯或者阿里等其他开放平台,阿里云让大家不用自建机房,币安让创业团队不用自建交易平台。任何加密货币行业的公司都可以通过币安云开通交易服务。”

此外,在币安官方看来,“开放”这个战略与币安的全球化模式高度契合,币安拥有全球最多的法币币种入口。在目前已有的申请机构中,其中很多都拥有强大本地资源,可以和币安强强联手。

同时,币安和合伙伙伴分利,同时触达了更多的流量通道,做大行业,实现多赢,最终实现价值的自由流动。

币安提出了“开放式平台”这个概念,同时也在关注去中心化这一方向,但在一些人看来,不论是币安经济商计划,还是币安云都是“去中心化”外衣下的中心化,是存量市场博弈的一种手段。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比特币出现到今天也超过了10年,如果没有交易平台的出现,你可以想象这个行业会怎么样?可能只有少部分程序员在参与的社会实验。在去中心化和其中心化上,很多人被字面的意思困住了。”

币安官方表示,币安链和币安DEX是去中心化的,如果没有一开始中心化的币安出现,也不会有去中心化的币安出现,币安开放平台是中心化的币安交易平台向着去中心化迈出的重要一步。

从2011年开始,腾讯就将“开放”写入基因,开启“开放”的征程,而通过近10年的发展,通过开放战略和去中心化的发展模式,腾讯发展壮大成为巨头。

用马化腾的话来说说,腾讯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彼此共建的新生态,正从“一棵大树”成长为“一片森林”。

对于币安而言,其正在效仿腾讯等巨头公司,通过开放式平台,去中心化的形式,在加密货币这个信仰去中心化,市值仅有3000亿美金,但未来却无比广阔的市场进行开拓。

币安和赵长鹏的野望或许不仅仅是“让世界上任何人建立自己的交易平台”,而是要通过自身的力量,促进加密货币领域的发展壮大,助力整个区块链行业的健康持久发展。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24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