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货币借贷的危机时刻

01场外借贷惨状

抵押10个BTC,借出价值6个BTC的USDT;用前述USDT再买6个BTC,转手将这6个刚买的BTC再次抵押,借出价值3BTC的USDT;再用新借出来的USDT买3个BTC...如此反复。以上是散户矿工瓦特对冲挖矿风险的一系列循环操作,这在圈内被称为连环仓。也就是这样的连环仓,让瓦特在3.12踩踏事件中只剩下0.5个BTC。

瓦特在2019年初开始比特币挖矿,彼时正是机构型矿工大肆布局矿业的时候,作为入场较晚的散户矿工,他认为自己最好的选择就是将体量不大的矿机托管在朋友云南的矿场里运转,定期交电费。

「传统挖卖提是看天吃饭,矿工囤币才能保证稳定收益,而抵押借贷是对冲行情波动带来风险的手段之一。」他说,除抵押借贷外,交易所的杠杆交易和期货合约也是对冲挖矿投资风险的方式。

瓦特最早就是通过开合约来对冲风险,一般只开2倍,后来才开始在吴忌寒的Matrixport进行借贷。除Matrixport外,他所在的20人矿工小群中有人选择RenrenBit,也有人选择贝宝,大多是市面流行的中心化借贷平台,业内人士也称前述平台为CeFi或者场外借贷。

其实,瓦特在选择借贷来对冲挖矿风险时曾有风险预判。他说,以抵押之初的计算方式,BTC市场价格只要不跌破6000美金就有缓冲时间,但极端行情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用来补仓的BTC在链上堵了一天,被平台强平后才到账。」

强平作为加密货币借贷商的风控手段,一般发生在借贷双方约定的债务期限达到之前,所以此次极端行情下的强平操作引发了不少用户不满,也有媒体认为此操作在合规上存在争议,深链就曾发文表示,根据《物权法》第211条规定,质权人在债务履行期届满前,不得与出质人约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时质押财产归债权人所有。

不过,瓦特告诉记者,他不埋怨借贷商,「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能够幸免,面对市场的系统性风险平台也很冤,只希望未来可以效仿股市推出熔断机制,稍微应对下极端行情。」

然而,系统性风险来自于市场频繁加注高杠杆,瓦特作为助推高杠杆型泡沫的一份子是直接感受暴击的一方,而借贷商作为平台链接借贷双方,处境更尴尬。

「作为人类有史以来流动性最好的资产,比特币在全球资本市场流动性危机时首先受到巨大冲击,也是这次暴跌的主要原因。」RenrenBit CMO梓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而据RenrenBit准备金显示,在此次暴跌后平台资管规模的较二月相比大幅下降,甚至可以用腰斩来形容。

不仅如此,RenrenBit还被质疑缺失自动平仓机制导致投资者遭受损失。「自动平仓功能都没有,还收15%服务费,放个贷还会亏,反映出机制设计的问题,而且暴跌的时候用户哪有空来操控借贷单。」网友寒冰掌在微博说道。

梓岑针对质疑表示,不仅是数字货币借贷,股权质押同样也存在极端行情下质押物不足值而出现的「穿仓」风险。由于C2C借贷具有「借投双方撮合」的特性,平台在清算规则中将决定权交由用户,是对借投双方各自风险和对应权益的综合考量,RenrenBit会通过强化风险提示和信息提醒等手段来最大限度地降低用户资金风险。

目前BTC已经回弹至6000美金之上,但市场情绪依旧不高,不少矿工群已经沦为广告阵地。虽然瓦特所在的那个20人小群里里每天都有被巨亏刺激得胡言乱语的伙伴,有的称父母要杀害自己,有的则要去做三和大神,但这在瓦特看来只是暂时的,因为不管是真失常还是假疯癫,只要牛市一来自然就会恢复正常。

02 MakerDAO的尴尬

汤洪波与瓦特一样是借贷平台用户,但主要在链上操作,也就是DeFi借贷。瓦特选择借贷是用来对冲挖矿风险,而他则是利用借贷服务进行稳定币理财和套利。

但与瓦特不同的是,3.12瀑布中,汤洪波不仅没有遭受损失反而有所收获。「前段时间手里囤了不少DAI和USDT,而暴跌则带来DAI的突然溢价,为我年初定下纯靠稳定币理财加套利来实现年化30%的收益目标做出巨大贡献。」他说道。

不过在行情的巨大冲击下,幸运的汤洪波只是极少数个例之一,多数借贷商与借贷用户都未能逃过此劫,境况窘迫。

据DeBank整理数据显示,3月12日,DeFi产品总清仓量达到了惊人的2327万美元。其中,借贷平台MakerDAO、Compound和dYdX是重灾区,清仓量分别达到了1021万、620万、448万美元,此外MakerDAO更是出现大概500万美元的坏账。

由于ETH价格在12日剧烈下滑,MakerDAO大量贷款跌破抵押门槛,且系统未能及时平仓清算,致使许多抵押贷款订单出现抵押资产不足以偿还债权人的现象,坏账即由此产生。

在后续的解决过程中同样问题不断,MakerDAO为了清偿不足以还款的坏账,决定举办线上拍卖会会出售MKR代币,以换取50000个增量DAI用以偿还,但由于拍卖过程完全缺乏竞争,部分清算人以0 DAI的出价赢得了拍卖。根据The Block研究分析师Matteo Leibowitz的说法,清算机器人并没有正确设置gas价格,因此,这些机器人程序产生的交易未能及时得到验证,无法参与拍卖,从而出现前述状态。

可以看出,这次暴跌事件暴露出MakerDAO等多个借贷平台在清算机制、抵押率设定等方面存在严重问题,同时以太坊的链上性能不足在极端行情中也会严重制约产业生态的发展。

不过,截至3月23日,平台已拍卖7635.07枚MKR,募集资金430万美元,虽然还有104万美元的资金缺口,但此次危机的补救预计很快就会接近尾声。

「这次对MakerDAO考验很大,整体上看团队的做法还是比较理性,他们清楚自己是在做生意而不是单纯做技术,所以才会通过新增USDC稳定币作为抵押资产来提高市场上DAI的流动性,虽然USDC的中心化属性会被有所质疑,但从成熟的商业角度出发来看,上述做法是合理且符合当下所需。」原力协议CEO雷宇解读道。

据DAppTotal数据显示,MakerDAO在3月12日的锁仓总值从2月的高点持续下滑,一度回到2019年年初的状态,可谓一招回到解放前,所以DeFi借贷平台的复原之路将是未知。

虽然DeFi领域在2019年末被普遍看好,借贷领域也小有成绩,但底层公链交互难、可抵押资产单一、产品操作繁琐等问题一直存在,新伤加旧疾前路仍不明朗。

不过在梓岑看来,行业也不必过分执着于去中心化借贷,虽然DeFi是以太坊社继爱西欧之后锁住流动性的「一剂良药」。但至少目前,去中心化质押发行还始终摆脱不了黑天鹅魔咒,一方面是行情看涨时几乎不受控制的滚雪球式的泡沫堆积,另一方面是受到区块链基础设施性能的极大限制,面对极端行情时清算效率又无法保证。

但不管是CeFi还是DeFi加密货币借贷最终的边界都将是合规,而谁能在现行的法律规范下尽可能大范围地扩展业务才会在未来真正有所突破。

其实,行情瀑布前加密货币借贷可谓是一门正处风口的好生意,从2018年的兴起到2019年的高潮,两年内增长迅速,终是遭遇了满是荆棘的2020年。

但回头看,加密货币市场就像一条瞬息万变的巨流河,不管是链下还是链上,都需要对这个24小时全天交易且流动性极大的市场充满敬畏。

交易所宕机也好、矿机大批量关停也罢,亦或是借贷困局,它们均在反映加密经济本身的结构性缺陷。尽管行业已经历多次行情大瀑布,但3.12事件似乎比以往更令人沮丧,这不仅在于它的24小时跌幅达到历史之最、恐慌情绪尤其强烈,也在于众多被寄予厚望、高歌猛进的衍生产业陷入危机,这些种种给了行业一记响亮的耳光,让众人瞬间从幻梦中惊醒并意识到产业早期的脆弱特质。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4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