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币圈一姐何一,你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

币安是家神秘的公司,从成立到发展成为世界第一大虚拟货币交易所,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币安的服务器地点是未知的,办公地点也是未知的。相比之下,币安CMO何一的曝光度可以说很高了。被称为币圈一姐的何一,五年前就加入了币圈,你对她有多少了解?

何一思想独立,对笃定的事情充满信心和勇气,在她16岁的时候,只因看了一本关于丽江的书籍,就独自一人从四川老家出发踏往丽江。

17岁的时候何一考上了大学,课余时间基本上都在参与各类的社会活动,她形容自己是在不断的与世界发生关联。

何一曾经在学校里担任艺术系的班主任,学生们对她的态度是既喜爱又敬重。对待学生,何一前一分钟还是知心姐姐,后一分钟就可以一脚踹开逃课学生的宿舍大门,把人揪到教室去。

研究生期间何一选择的专业是心理治疗,并且她也考取了心理咨询师的认证,在中科院心理咨询中心担任助理咨询师。在那一段职业经理期间,何一考虑到在中国传统的“家丑不可外扬”习惯之下,心理咨询师在国内的发展很难收到认可,于是摒弃了这份工作。

有一次朋友拉着何一一起去参加电视节目组的主持人公开招聘,和大部分剧情一样,朋友没有被选上,而何一幸运的被挑中,在旅游卫视做了两年的主持工作。(好俗套的剧情......)

光看何一精致的外表与妆容打扮,大多数人很难想象何一还是位户外运动的好手,既可以跋涉在近膝深的泥水中,也能在狂风暴雨的夜里露营扎寨,抑或攀爬高山和戈壁跋涉。

何一在职业道路上最感谢的“引路人”是中国青年天使会会长麦刚。在一次麦刚组织的私人聚会上,何一结识了OKCoin的徐明星,在徐明星大谈比特币时,何一感受到这是一次全新的机会,在后来参观了OKCoin的总部后,何一立刻决定加入数字货币的浪潮中。

在OKCoin期间,何一多次帮助公司化解公关危机,挖来了赵长鹏作为公司的CTO,将OKCoin的广告搬上了纽约时代广场,被人民日报报道,OKCoin的交易量提升占据到国内交易量的60%。

2016年赵长鹏和徐明星的争论战中,何一选择逐步退出了OKCoin,由于签署了竞业协议,不能马上再在行业内任职,受聘到一直播担任集团副总裁。

何一在一直播期间,赶上了国内直播行业的风口期,成功推出秒拍、小咖秀、一直播等多款互联网流量爆品,将一直播打造为直播第一品牌,估值200多亿人民币。

2017年7月,赵长鹏邀请何一一同创办了币安,作为币安的联合创始人,何一对国内市场政策的把握十分到位,在9.4法币交易成为众矢之的时,币安的币币交易开启新的交易战场,从名不见经传的小交易所迅速攻城略地,成长为首屈一指的数字货币交易所。

何一不仅被尊称为币圈一姐,她的微信签名也自诩为币安首席客服,经常出现在telegram币安群中做答疑解惑。

何一在telegram群里十分活跃,经常在币安有新闻的第一时间回答网友疑问,并怼各个媒体。

何一没有twitter账号,她的微博粉丝量达到11万人,与之相反的是赵长鹏的微博粉丝量只有区区两万多人,而twitter粉丝数量达到了16万人。可以看出币安是一家男主外女主内治理的典型。

何一的性格较为随性,近几周随赵长鹏一同到非洲与马耳他、百慕大、乌干达政府领导会面,穿着都十分随意,包括穿着毛衣、带破洞的牛仔裤。

何一最为有名的言论莫过于“我吹过的牛都实现了”,细细深究的确不难发现,在何一职业生涯道路上,从主持人转型成为数字货币交易市场CMO,再到赶上互联网直播风口,接着帮助一家小交易所成长为世界最大交易所,何一的这10年走的顺风顺水又充满着传奇色彩。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