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链圈到币圈:区块链狂潮里的众生相

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几家咖啡店里,车库咖啡虽然不像它的邻居3W那么著名,但也充满了传奇色彩。从外面看起来,这家数百平米大小的咖啡厅更像是一个创业空间。开业7年以来,这家咖啡店每年365天,每天24个小时,接待了数万名试图在互联网行业打出一片天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李笑来、赵东、吴刚、宝二爷、赵国峰等“币圈大佬”的出没也让这家咖啡店名声在外,甚至被称为币圈的“延安”。

比特币的疯狂上涨也带动了这家咖啡店的人气,创业者、投资人、技术专家和头脑活泛的普通人每天聚集在这里举办大大小小的沙龙,最多的一天,这里连续举办了三场活动,其中包括一堂主讲人自称持有数万比特币的投资建议课、一个“基于全新技术和理念”但白皮书照抄了EOS的新币发行Meet Up,和一场“知名区块链企业”高层亲自出动站台说明区块链技术前景的“传教”,这位高层在演讲中斩钉截铁的告诉观众们,虽然我们还没有开始开发,但我们一定会抢到“后区块链时代”的霸权。

这家咖啡厅里出没着各种各样的试图攀上区块链,或者说虚拟币这趟疾驰列车的“冒险家”,但他们之中的大多数最后都会像聚集在交易大厅中的股民一样,盯着比特币价格的走势惊呼或叹气。最终来得越来越少的人才是最后的胜利者,这些人有的远走海外自己发币割韭菜,有的全国游走宣教布道,有的则在这场大冒险中输光了家产,失去了这里的入场券。

面对全新技术的众生相在区块链的这场狂欢中表现的淋漓尽致。2016年4月,A股共有12支“区块链概念股”,现在则高达55支,两年时间,A股被认为拥有区块链概念的上市公司总数翻了4倍多。有14家上市公司集中在2018年1月前后发布了“区块链”相关的公告,强力拉升了一波股价,这其中包括一家声称自己的区块链业务已经开始盈利的上市公司。在两个涨停板后,这家依靠向比特币矿池售电实现“区块链业务盈利”的企业股价迅速下跌了近三分之一。另一家“蹭热点”的上市公司被停牌,不得不发布声明称自己“无任何区块链相关技术产品及业务收入,也没有开展任何实质的研发活动”。

肖伟是个沉浮股海十几年的老股民,最让他念念不忘的是3年前抓住了“妖股”暴风科技的33个涨停板,身家翻了五倍。1月的区块链狂潮中,他连续吃进六支区块链概念股,又小赚一笔。“我根本不懂区块链,但能赚钱就行”,老肖笑着说,“你给我讲讲,比特币现在还能赚钱吗?”

A股区块链热潮发轫于美股区块链概念的火热。2017年1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区块链概念公司Longfin在上市第一周内,股票价格便由最初的5美元上涨至收盘价72美元。仅12月18日当天的半个交易日,涨幅便超过了400%。在经历了4个交易日的连续暴涨后,该公司股票涨幅一度达到27倍。

另一家主营软饮料的企业Long Island Iced Tea Corp(长岛冰茶)也没有让机遇白白溜走。这家公司在改名Long Blockchain Corp(长区块链)之后,股价在一天之内翻了五倍多,市值突破一亿美元。

虽然单纯的蹭热度会给股价带来一波利好走势,但往往来得快,去的也快,但也有不少企业在认真布局区块链,并将利好体现在了市值上。

相比其他国内企业,迅雷也经常被当做区块链概念股的标杆。2017年10月,迅雷发布了涉及区块链概念的玩客币,股价从4美元一路上涨,最高涨到27美元,成为中概股中区块链概念的龙头股。仅仅与区块链沾边就已经让迅雷的股价暴涨,其他二线互联网公司便也开始纷纷效仿起来。

美图在今年一月发布了一份17页的白皮书,重点解释了KYC、人脸AI、美图认证平台等若干概念,核心技术信息只字未提。在质疑声中,美图又上线了代币钱包产品作为美图区块链布局中首个落地的应用,但却反响平平。

曾被称为“中国Facebook”的人人也试图搭上这班快车,在宣布成立RRcoin基金会后两天股价暴涨近8成,第六天即被监管部门约谈,迅速回归沉寂。

只要与互联网沾边的企业,似乎都想在区块链上插一脚。在传统PC和手机市场上屡屡受挫的联想推出了一款号称区块链手机的Lenovo S5,号称在“系统底层用上区块链技术”,但具体用在哪、怎么用,都还没有人知道。实际上,在这款手机上市之后,宣传内容中根本没有与区块链有关的任何内容。

与联想相比,长虹推出的区块链手机R8麒麟似乎更有诚意一些:“基于POW共识算法、设备指纹技术、LBS位置服务进行挖矿,获得的优客币可用于UIC应用市场下载收费APP及应用程序中的增值服务付费。”而更具体的问题,诸如优客币基于什么链、由谁运营、如何分配,甚至如何解决手机性能不足的问题都没有得到官方的解答。事实上,刨除“挖矿手机”的概念,相同配置的手机价格只有R8麒麟的三分之一而已。

基于POW共识的节点能够移动化吗?这一点并不肯定,但除了长虹目前还没有相关的案例。从计算能力、耗电量、要求网络支持等方面看来,将矿机移动化可能并不是一个好选择。芯片的计算能力在POW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基于POW共识的比特币大热之后,“矿场”和“矿池”的诞生就在情理之中了。矿工会集结各自的电脑运算能力共同挖矿,之后再按照贡献程拆分收益,而该聚集处就称做“矿池”。

目前全世界有58%矿池集中在中国,消费了数额惊人的电量:全球比特币挖矿用电量约20.5太瓦时,这相当于全球总耗电量的0.13%,或者全世界159个国家的年度用电量总和。若全球的比特币矿工自成一国,该国的电力消耗排名可排到全球第61名。

比特币价格大涨的另外一个后果就是,挖矿的成本也越来越高。王楠是一家小矿场的老板,最近打算把矿场整个打包卖掉。2017年,他的矿场拥有五百个矿机,一昼夜能挖到2.5个比特币,今年年初则骤降到了0.45个,而用来挖矿的显卡则在2017年内价格猛涨。以京东销售的微星GTX 1060(6G)为例,去年3月的售价是2100元,目前的售价是2700元,增长了近30%。

淘金热里,卖铲子的人赚的最多——专业的矿机生产商业在挖矿的热潮中获得了快速的增长。提供了全球80%以上矿机的比特大陆,去年经营利润据估算为190亿-253亿元人民币,与美国半导体巨头英伟达去年的经营利润相当。

在泥沙俱下的虚拟币热里,除了挖矿,创造自己的虚拟币也成为了潮流。2017年,全世界共有902种虚拟币进行了ICO,其中有142个融资失败,276个跑路或消失,113个即将消失,这意味着去年进行的所有ICO中有46%已经失败。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全身而退,仅失败的项目的融资总额就已经达到了2.33亿。但很显然,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不会是最终的倒霉鬼,ICO项目依然火爆:今年前三个月完成的74个ICO项目中有76%处于破发状态,平均回报率为0.9倍;56家交易所上的ICO项目平均回报率为0.45倍。郑爽从投行离职之后也加入了ICO项目的圈钱狂潮里,他依靠着在投行工作积攒的人脉,很快仅靠着白皮书就募集到了400多万人民币。在募资结束之后,他就把基金会转让了出去:“有的是人愿意接盘。”

当然,也有并不想依靠“讲故事”融资赚大钱的项目。凌晨1点,在热闹了一整天的车库咖啡渐渐平息下来之后,张砾还在埋头苦干。4个月前,他加入了一个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区块链创业企业,正在和位于硅谷同事沟通智能合约的技术细节。他挺满意现在的工作状态,也并不在乎被人用怀疑的目光审视。之前,他曾为BAT这样的巨头工作过,但适应不了复杂的流程和办公室政治。这会儿,他活动活动肩膀准备回家:“这边讨论的气氛很舒服。”

在创业大街的东侧不到800米,是和中关村一同崛起的海龙大厦,张砾的办公室就在那里。这里在2016年之前都是中关村高新技术产业的象征之一。两年前,海龙电子城停止营业,成为了创业孵化中心,引领中国电子类产品消费风潮的景象难再见。这个陈旧的巨大建筑无意中包涵对整个互联网行业的讽刺和感伤,深于一切语言、一切啼笑。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3 10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