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夏丰:“头号玩家”是下一代的未来,区块链是90后的现在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每一代人都有不同的时代机遇。改革开放是50后、60后的机遇,互联网是70后、80后的机遇,区块链,是90后的机遇。

生于1991的夏丰是众多年轻创业者和投资人中的一员。他高中后开始留学,UCL工程硕士毕业。2017年初的上海,夏丰和一位留学期间同学共同成立了Spark Capital,专注于区块链项目的孵化与投资,曾参与ELA,VEN,ELF,HSR,Genaro,Appex,Penta,Oben Pai等项目的早期投资。

先买币,再进圈

几乎每个“链圈人”“币圈人”的成长都要接受比特币的洗礼。2013年到2015年,夏丰接触到一些挖矿人,当时买币还不需要实名认证,夏丰投了一部分钱加杠杆炒币,有赢有亏。2013年的一天,夏丰在学校机房里一边写作业,一边和日本同学聊起当时暴涨到300多美金的比特币,感慨“买不起了”,与此同时,他又坚信“加密货币肯定是未来”。很多人问夏丰如何选择靠谱的币种,他总是很简洁的回答:“排行榜前十随便买。买下之后至少半年不要去管,不要抱着投机的心态炒币。”

2016年底,毕业回国不久的夏丰认识了国内几位如今已是币圈大佬的朋友,开始利用杠杆买币、挖矿、看项目,“很幸运的进入了区块链项目的投资”。

2017年2月,一家位于四川深山里的比特币矿场被被媒体报道之后引起巨大反响,彼时夏丰与合伙人投资的矿场已经运营一年并有了不错的回报。挖矿是区块链领域中的实体行业,常规做法就是建矿场,买机器,付电费,能否赚钱和赚多少钱取决于币价、电价,以及机器的算力,矿工们都是“逐电而居”。国内的矿场先是从城市里纷纷转移到四川、新疆等地的低电价地区,去年11月份,国家开始逐步引导矿场退出,又有很多人将矿场转移到西亚、加拿大等海外阵地。对于夏丰而言,只需照章办事,老实挣钱即可,他将更多的精力投在了对区块链项目的筛选、孵化和投资。

2017年的夏天还没到,区块链项目已经开始爆发。成立Spark Capital基金至今,夏丰与合伙人一共投了40余个项目,最少的也有3倍回报。唯链(VeChain)是Spark Capital在2017年9月4号规定出台之前投资的项目之一,为Spark Capital带来了超过百倍的回报。上线火币交易所的明星项目亦来云(Elastos),为Spark Capital带来了几十倍的回报。夏丰告诉记者,“区块链还是在整个行业早期,项目如果不能在行业发展进化的过程中提升自己的技术,调整自己的定位,很可能走不到最后。大部分项目已经在二级市场退出,约有个位数的项目预计将长期持有。”

100倍回报项目背后的投资逻辑

平均回报30多倍,单个项目回报最高达100多倍,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夏丰认为,所有的投资行为,遵循的是相同的投资逻辑。

首先要有好心态,接受风险存在的事实。区块链领域充满风险,目前的主流成功项目仍以数字币为代表。数字货币的玩法日新月异,尤其是ICO、IEO,可以说无迹可寻,况且现在全球数字币的总值,还没有几家顶级互联网公司的市值高,而区块链领域中BAT这样的神级企业还没有出来。这意味着未来的巨大的扩张与变化空间。

第二要看团队的技术能力。技术能力是区块链项目的核心。Spark Capital孵化过一个广告行业的区块链项目,团队来自硅谷,用区块链技术打通广告分发中间环节,在这个项目生态中用代币作为奖励,让所有环节的参与者都能受益。第一次见创始人的时候,夏丰发现这个团队竟然连社群都没有,甚至根本就不知道需要做社群。夏丰告诉他们,必须要玩社群。

第三,看项目本身的社群能力。社群的用户量、活跃度,是区块链项目最重要的参考标准。比如明星项目亦来云,主要由传递价值的虚拟机、去中心的运营商和区块链三部分组成的。项目创始人陈蓉曾就职于微软,联合创始人韩锋是清华大学量子物理博士,2014年参与创办了亚洲最早的区块链组织DACA协会,还是《区块链—量子财富观》等区块链专著的作者。团队技术背景强大,项目也吸引了大批粉丝。夏丰建议,在项目早期GitHub上尚未公布代码的阶段,可以重点参考项目在Twitter、telegram平台上社区的活跃度。

夏丰表示,“不相信存在绝对的去中心化,也不相信存在绝对的中心化。”虽然“去中心化”已经被认为是区块链的核心特质,但很多创业者并没有很好地理清楚项目是否真的需要去中心。经历过这么久的沉淀,不合逻辑、生搬硬套、投机取巧的伪区块链项目会大批死去。

夏丰总结,投资是追求回报的,因此团队必须要务实,“不能只嘴上说想要做什么,认为能做成什么。判断项目,技术或社群能力平衡最好,单边很厉害也会考虑投。如果技术很强完全没社群,投后会帮助项目做社群、做PR。”

十年后出生的孩子也许会成为网络生物

PokemonGo,风行的时候,已经有00后小朋友们为争抢精灵而在现实生活中发生冲突。而在诸多大型游戏世界里,虚拟物品已经成为资深玩家的真实财产,甚至成为一些人的信仰。

尽管90后是伴随着互联网鼎盛期长大,比前几代人更早的体验虚拟世界,但在90后这代人的思维中,很多人仍然不认为数字币是一种资产,还没有成为完全的互联网生物,20后却可能将互联网变成一种常规生活方式。夏丰认为,10年内会有这样的场景:AI、AR、VR等技术高度融合,带来科技与生活的高度融合,“未来人们可能会在互联网环境中泡更长的时间,用数字币在虚拟世界里追求精神的满足,并且很习惯的用数字币为物质需求买单。”

夏丰所关注的区块链应用领域,包括区块链底层技术,金融衍生品、物联网等多个领域,他提到,也非常关注区块链技术在游戏领域的落地,期待能够出现一种或若干种能够在一些游戏联盟里通用的数字游戏币。记者采访时,他表示刚刚聊过做游戏币的项目。在国外,已经有人开始创造类似于《头号玩家》中的“绿洲”,在游戏中加入VR设备,并接入与现实互通的货币系统。当人工智能能够替代人类做很多常规性的基础性工作,相信人们能够在虚拟世界中开发并享受到更多的极致体验,甚至用智慧和创造力在虚拟世界中谋求到一份工作。

对于很多人讨论的“实物资产上链”话题,夏丰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的愿景,但现阶段为了上链而上链没有意义,比如房产上链等,“可能是百年以后才能完全实现。当所有资产数字化,实物上链才有意义。”

合格投资人教育和大胆直觉,一个都不能少

在夏丰看来,币圈、链圈玩法和传统投资、金融圈都不同,拥抱区块链早的人只是多一些经验,同样是在摸石头过河。也正因为新领域需要创新,所以做投资过程中也不必刻板的循规蹈矩。

夏丰体验到区块链投资的好处后,开始呼吁很多传统行业的朋友参与进来,然而绝大多数人认为风险很大,觉得“虚拟资产不可控”。这让他迫切感觉到了“合格投资人教育”的必要性。在项目一端,夏丰体会到的是为项目做投后服务时所面临的诸多问题。

市场总是伴随需求应运而生的。今天币圈里的很多人都曾经是股民,借助区块链的大势,大家开始向投资的上游走,这批人急需专业积累。夏丰认为区块链圈里也会出现优秀的FA和投行,从白皮书到社群建设,每个环节都会越来越细节化,系统化。

夏丰总结自己在投资方面的优点是“胆大心细。”看的项目多了,就会形成一种有益的直觉。夏丰直言,他看项目会做很详细的尽调,问很多也许创始人根本就没想到的细节问题,追根究底地问,狠狠地问。“比如这个项目的用户细分到什么领域,创始人对用户做过哪些具体的分析,打算用什么办法来迅速落地,如果出了状况准备怎么办,等等。”很多项目就是因为创始人想的太少太浅太过理想化而放弃,事实上有的项目也正如夏丰所料,最终没有做出来。另外,夏丰庆幸自己有一个非常互补的合伙人,做决定非常慎重。常常是夏丰面对新项目很激动的跃跃欲试时,曾任某PE机构合伙人的伙伴会淡定的泼来一盆冷水——一个负责点火,一个负责泼水,完美平衡。

偶尔,夏丰也会思考,如果当初自己去金融机构打工几年再进入区块链行业,是不是会更好?新事物总是需要时间的印证,但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当结果出来的时候,时机往往已经过去。所以,他感激自己当初有果断选择区块链领域的魄力。

发表评论
加载中...
1 2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