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队”参选EOS 俄罗斯神秘区块链势力登场

很多人都知道,今年年初的时候,工信部公布了首个国家级的区块链标准《区块链数据格式规范》。

为什么工信部会在今年3月发布这个标准呢?一方面是因为区块链确实火热起来,另一方面的原因其实是在区块链领域各国都已经开始制定标准了,并且正在争夺区块链国际标准的先发优势。

早在去年冬天,国际标准化组织(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以下简称ISO)就曾召集各国研讨制定关于区块链和分布式记账技术的标准。

2017年11月,东京ISO/TC 307会议上,中、美、法、德、俄、日等多个国家的代表出席了会议。近日,根据纽约时报的爆料,不止中国派出了国家队级的代表参与会议,俄罗斯更是祭出了国家特工这样带有强烈政治色彩的人员参与了会议。

技术委员会(TC)是ISO中最重要的组织形式之一,一般来说当有一个新的技术出现的时候,会有一个ISO的理事国站出来发起一个新的TC,然后所有有兴趣的成员国都可以派出代表加入到这个TC参与讨论和标准的制定。

TC 307在ISO中的描述是一个致力于「区块链技术和分布式账本技术的标准化」的TC,在TC 307下设置有等6个工作小组,目前正有8个区块链相关的技术标准正在被开发,他们分别是:

·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基本术语和概念

·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的隐私和个人身份信息(PII)保护概述

·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安全风险和漏洞

·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的身份概述

·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参考框架

·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分类与本体

·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智能合同

·区块链和分布式分类账技术系统中智能合约的概述与交互

ISO是一个非政府组织,并不是每一个国家都会派遣固定的政府部门来参与每一个TC。中国在ISO中主要的派遣代表是中国国家标准化管委会(SAC),在TC 307的成员列表中这一身份也被确认。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提到中国在去年11月于东京举办的这次会议中派出的实际人员来自于财政部。

但比起中国派来相关领域的官员,显然俄罗斯代表团拉风的多,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两名参与了这次TC 307会议的他国代表匿名表示俄罗斯派来的代表团团长Grigory Marshalko根本不是俄罗斯的官方标准化组织GOST R的官员,而是来自俄罗斯的国家情报部门FSB的一名特工。

FSB在俄罗斯的地位就大约和美国的CIA,英国的MI6差不多,之所以没有后两者有名是因为这个组织1995年才「改名」叫FSB,在此前它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KGB(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

而且,这位来自FSB的俄罗斯哥们在这场会议上对着一群技术人毫不掩饰自己的官方背景,甚至张口大谈:「你看,互联网已经属于美国了,那么区块链将属于俄罗斯。」

纽约时报并没有报道是哪个国家的两位代表透露了TC 307上的这一秘密对话,因为按照ISO的规定研讨会的内容应该是保密的。目前ISO官方并没有针对这一报道做出任何回应。

EOS超级节点里的俄国国家队

无独有偶,记者在对所有参与EOS超级节点选举的节点参选者进行梳理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来自俄罗斯的超级节点有着与俄罗斯官方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可以说就是俄罗斯在区块链领域的国家队——Distributed fund。

看到这个名字,你可能会以为这是博时资本创始人肖风在2015年创建的那个「分布式资本」,但如果你对比过两家公司的官网和投资组合就会发现。Distributed fund和分布式资本没有任何关系,是一家Base于俄罗斯的纯外资区块链投资公司。

Distributed fund的创始人名叫Ilgiz Gimaltdinov,毕业于莫斯科国立大学应用数学系,并于2009年在同一专业上取得了博士学位。

Ilgiz Gimaltdinov早年的职业经历一直在计算机行业与金融行业之间穿梭,而他的每一段金融行业经历都与俄罗斯官方有关。毕业之后,他首先加入了一家名为NetCracker的企业级信息管理系统开发商,随着该公司被日本厂商NEC收购。他加入了信贷欧洲银行俄罗斯分行担任初级研究员。

一年之后他加入了俄罗斯一家本土软件创业公司AIKOS担任联合创始人,该公司被认为是一家多平台的软件外包开发商,承接了大量Copy to Russia创业项目的开发和部分俄罗斯政府与教育机构的开发需求,一干就是四年。

结束创业生涯之后,Ilgiz Gimaltdinov加入了俄罗斯外贸银行(VTB)任首席线上销售官,俄罗斯外贸银行由俄罗斯央行和财政部联合成立,在1998年上市后俄罗斯政府相关部门一直持有其96%以上的股份。

在VTB任职期间Ilgiz Gimaltdinov创建了区块链技术咨询公司Finforge,根据官方介绍该公司的主要关注ICO、金融转型、新式用户交互、分布式技术等,累计投资了22个相关项目。

在Finforge的合伙人中,有多名成员有着与Ilgiz Gimaltdinov不相上下的「暧昧」背景,比如Finforge的首席数据科学家Eugene Akintev在加入Finforge之前供职于俄罗斯国资上市公司JSC RUSNANO;而Finforge的另一位联席CEO在投身于区块链行列之前,供职于俄罗斯科学院原子能安全开发研究所的研发工程师。

Finforge结束营业的同时,Distributed fund成立,从两者的官网和投资组合上来看,Distributed fund是Finforge的全新名字,Distributed fund的投资组合与Finforge高度重合,但所投项目从22个上涨到了33个,其中除了有0x、kyber network、seele等国外知名项目以外,还有量子链、亦来云等中国项目。

而更为神奇的事情是,在Distributed fund成立的同时,Ilgiz Gimaltdinov被俄罗斯国家经济和公共管理总统学院(RANEPA)聘请为客座教授。

RANEPA的前身是成立于1977年的国民经济学院,主要被应用于前苏联及俄罗斯的官僚队伍培养。目前俄罗斯80%的地方官员和60%的中央官员毕业于RANPA。

然后,最暧昧的一个证据来了,根据Distributed fund官网对自己办公地点的描述,其总部位于莫斯科的特维尔斯卡亚街7号。

去过俄罗斯旅游的朋友应该对这条街的名字,这条大街位于莫斯科的核心区,拿北京来类比的话大约相当于长安街。而7号是个什么概念呢?就是距离红场的步行距离只有500米,距离克林姆林宫的直线距离只有800米。

而且最关键的是,根据Google地图显示特维尔斯卡亚街7号是前苏联旧电报大楼的所在地,同时也是现在俄罗斯电信与大众传播部(Ministry of Communications and Mass Communications)的办公地点。

当然,在这栋楼里还有一个小的联合办公空间,但是我们并没有在这个办公空间的名录里找到Distributed fund的身影。

还有一个侧面证据支持Distributed fund与俄罗斯电信与大众传播部有关。Ilgiz Gimaltdinov这哥们儿还在2014年的时候完成了终身大事,关于她老婆的背景,嘿,你猜怎么着?她老婆Irina Gimaltdinova就是这个俄罗斯电信与大众传播部的员工。

看到这里,你以为是俄国李笑来抱上官员千金成功洗白的故事?

事情可能比你想的还要复杂,因为根据Irina Gimaltdinova的LinkedIn信息显示,她自己其实是一家时尚创业公司的CEO,而加入俄罗斯电信与大众传播部的时间,与Distributed fund成立的时间、Ilgiz Gimaltdinov成为RANEPA客座教授的时间刚好吻合,也就是……今年1月。

除此之外,Ilgiz Gimaltdinov在社交网络上并不算活跃,但是有一条信息值得注意。在2017年1月,Ilgiz Gimaltdinov曾在FB上转推了一条MMM产品(骗局)在尼日利亚关注度超过Facebook的新闻。

大家都知道MMM骗局起源于俄罗斯,并且其创始人Sergei Mavrodi曾因诈骗罪被俄罗斯判处监禁4年。但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2016年之所以在中国会兴起MMM潮是因为Sergei Mavrodi在出狱后发起了MMM-2011的新型模式,这一新型模式可以规避俄罗斯针对MMM的监管措施。

换句话说,视具体的形式而言,MMM骗局其实并不一定在俄罗斯违法,而且俄罗斯政府也无意打击俄罗斯境内组织的面向其它国家开设的MMM盘。

而在Ilgiz Gimaltdinov转发的这条新闻中也没有将MMM直接定义为一种骗局,只介绍了MMM在尼日利亚的发展程度,并简要引用了尼日利亚当局的态度(摇摆不定)。

而Ilgiz Gimaltdinov的转发语更令人寻味,其转发语直译为:「来自谢尔盖·马夫洛蒂(MMM创始人)的一个强大的Fintech产品征服了新的国家,我们现在不止出口资源啦。😀」

要知道,😀表情在Facebook上是没有中文语境中🙂的反讽意味的。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获取

注册奖励 88 CFC